甘楠:「中國靈魂爭奪戰」(二)

人氣 169

【大紀元2018年02月06日訊】

撒旦馬列,朝陸孑孑。
傳統盡毀,祖宗猥褻。
道德底線,非人魔跌。
九二神功,蕩滌心悅。
胖蜍妒毒,妖黨供鱉。
九九七月,黑幕迫揭。
電視報紙,謊言蓋地。
法徒上訪,反應真況。
或天安門,直接表陳。
重重阻撓,被打被抓。
越嶺翻山,步行騎車。
風餐露宿,突破盤查。
面對善良,加害病狂。㈠
上訪無效,插播真相。
吉林松原,民眾震撼。
公安部導,長春戒嚴。
抓捕五千,法徒魔難。
虐殺八子,十人刑判。㈡
十八年來,迫害不斷。
開水燙死,毒針毒死。㈢
灌食導死,迫疾致死。㈣
害至截癱,生殖電擊。㈤
「冰凍」「開鎖」,肆意槍擊。㈥
活摘變本,生死之間。㈦
面對生死,公檢獄監。
做人邊緣,生死邊緣。
法子抉擇,忠義浩然。
勇氣貫宇,堅定毅力。
源於大法,大法真理。㈧

注:

㈠面對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謊言抹黑,法輪功學員首先想到了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還有很多人選擇直接到天安門廣場以最質樸的方式喊出自己的心聲。

明慧網報導,在法輪功被非法取締後的10天之內,數十萬學員不顧重重阻撓,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當時,因為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鎖了,他們中許多人是採用了步行、騎自行車的方式,穿山越嶺,趕赴北京。

一名吉林白山的婦女,在坐車去北京上訪的途中被員警在遼寧截住,並被沒收了所有的財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從漫天風雪的塞外,沿路要飯,走到了北京。

一位年邁的農民在北京被捕時,打開自己的包袱,將幾雙穿爛的布鞋送到員警面前,他說:「我走了這麼遠才到這兒,就為了說一句心裡話:法輪功好!政府錯了!」

北京公安內部消息稱,從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全國各地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2001年夏天,北京市公安局通過計算北京市街頭出售的饅頭數量的增加,估算當時來到北京市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超過百萬。

面對法輪功學員善良和信任政府的上訪舉動,中共變本加厲地迫害,將一批又一批的法輪功學員投入冤獄,因為江澤民下令「3個月消滅法輪功」,「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

㈡2002年3月5日晚,長春30萬有線用戶、上百萬觀眾,看到了被中共封鎖的法輪功真相;同時,在距離長春市約150公里的松原市,大概有十幾萬人看到了《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電視片。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19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長春傳出,由於祛病健身和淨化人心效果顯著,以驚人的速度在大陸民眾中口耳相傳。法輪功1995年傳至海外,至今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億萬不同族裔人士的喜愛,但唯獨受到中共的迫害。

大約有15位法輪功學員參與了長春真相插播,他們是:劉成軍、雷明、張聞、劉偉明、侯明凱、劉海波、孫長軍、梁振興、李德海、魏修山、周潤君……

3月6日晚,出門去打聽結果的劉成軍回來了。他哭著說:「感謝你們哪,成功了。公共汽車上都在說法輪功真相的事。說一支線播了20多分鐘,另一支線播了半小時。自焚真相都播完了,老百姓看明白了,縣城轟動了!」

這次電視插播,猶如一道震撼電波,刺破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鐵牆和黑幕。隨著消息的傳開,整個長春和松原都沸騰了。人們互相打電話,奔相走告;還有人說,法輪功平反了。

然而,江澤民對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下達了「殺無赦」的命令。

長春全城戒嚴,公安部主導大搜捕。據統計,此次警察抓捕了5,000多位法輪功學員,包括大多數並沒有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

長春法輪功學員劉海波於2002年3月10日晚從家中被抓,家中5,000元現金和身上的錢被搶走。警察當著他妻子和2歲兒子的面,打斷了他的腳踝。一位現旅居澳洲的姓霍的警察披露,淩晨1點多刑訊到最後,他看到兩個警察把一個高壓電棍插入劉海波的肛門裡電擊內髒。幾分鐘之後,警察開始叫喊:「劉海波沒心跳了!」後來警察對外稱其死於心臟病,屍體被秘密火化。

劉成軍在3月23日半夜被抓,後被非法判刑19年,在獄中受盡酷刑折磨。2003年年底,劉成軍已經奄奄一息。家人在吉林市中心醫院見到他時,他全身都是傷痕,整個人骨瘦如柴,眼窩深陷,心腎重度衰竭,說話很吃力,幾乎發不出聲音。

看到家人來了,他艱難地用手指著一個看護他的犯人說:「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們要善待他,救度他。」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被感動了,淚水奪眶而出,那個護犯眼裡也噙滿了淚水。

2003年12月26日淩晨4點,經過21個月的煉獄摧殘,劉成軍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屍體在7小時內被強制火化。

這次由公安部主導的電視插播事件大抓捕中,至少8人被酷刑虐殺。插播者中超過10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他們之中至今還有不少人仍在獄中煎熬。

這些血淚故事在明慧網上屢見不鮮。更多的法輪功學員採取了懸掛真相橫幅、黏貼真相展板、面對面口講的方式告訴世人真相,他們同樣遭到了殘忍迫害。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18年來,至少4,15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分佈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

由於中共封鎖網路,並且迫害還在繼續,這個數字僅是冰山一角。

㈢18年來,在江澤民的「打死算自殺」、「殺無赦」等密令下,中共各級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員警對不願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包括毒打、電刑、火刑、開水燙、烙鐵烙、逼坐「老虎凳」、鐵椅子、強姦、輪姦、電棍插陰道、掐乳房、強迫墮胎、吊刑、銬刑、槍擊、虐殺、對絕食抗議者強制灌食濃鹽甚至糞便、長時間剝奪睡眠等令人髮指的刑罰。大批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

蓋春林,男,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南口前鎮居民、法輪功學員,2005年4月17日被綁架,19天後即被迫害致死。家人看到蓋春林遺體臉上有燙傷,扭曲變形;右胸有燙傷。驗屍結果顯示:食管都燙熟了,用手一擼都掉皮,心尖變白色。法醫鑒定,蓋春林是被開水燙死的。

張付珍,女,原山東省平度市現河公園職工、法輪功學員,2000年11月進京為法輪功請願,被平度市610警察強行扒光衣服、剃光頭髮、成「大」字形綁在床上。警察強行給她打了一種毒針。爾後,張付珍痛苦得就像瘋了一樣,在床上掙扎著死去。整個過程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辦公室的大小官員都在場觀看。

明慧網2013年12月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至少234位元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生前被施加了精神病藥物或有毒藥物。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下稱「追查國際」)2004年單獨針對中國精神病院進行的調查發現,僅山東、北京、河南省、河北省4地的42家精神病院或精神科中,90%表示曾關押過法輪功學員。其中25家承認,法輪功學員沒有精神病症狀,關押他們只為強迫轉化,手段包括使用藥物。

㈣李秀梅,女,大連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12月3日晚被綁架,關在鐵籠子裡一宿,雙手被銬在鐵籠子上。警察還時不時對她打罵。

在大連姚家看守所,李秀梅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在被迫害致死的前兩天,她被拖去灌食,回來時,她精疲力竭、臉色青紫、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她們掐著我的鼻子,捂著我的嘴,使我上不來氣,想憋死我。」還說:「灌的東西中有藥,使人昏迷。」第二天(2001年12月16日),李秀梅又被拖出去灌食,再也沒回來,被迫害致死,時年58歲。

潘興福,男,德才兼備,1998年被評為黑龍江省電信系統跨世紀人才,後任雙鴨山市電信局交換中心副主任兼友誼縣電信局副局長。2002年初,潘興福被非法判刑,先關入黑龍江七台河監獄,後轉至牡丹江監獄。期間,被酷刑摧殘、被強制做奴工,後患胸腹積水、肺結核。2004年7月奄奄一息之際,才允許家人將其抬回家,後於2005年1月31日含冤離世,年僅31歲。

㈤曲輝,男,大連海港理貨員、法輪功學員,2000年4月13日被關入大連勞動教養院,被迫害致高位截癱。2014年2月19日,歷經13年臥床與傷痛抗爭的曲輝含冤離世。

曲輝生前描述了在大連勞動教養院的遭遇:「被摧殘過的(法輪功)學員橫七豎八地倒在走廊裡,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呻吟,那種景象慘不忍睹。我晚上9點也被拖到那個陰森恐怖的房間裡,員警對我的折磨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8點。電棍不知換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處打傷,臀部肌肉被打爛,膝蓋打腫,頸椎被打斷,口吐鮮血,並多次昏迷……」

這種泯滅良知的迫害,造成了曲輝頸椎骨折、生殖器被電擊折磨潰爛、全身癱瘓(除了面部五官能動之外,哪都不能動)、全身高度水腫,多處皮膚裂開、高燒、不能呼吸、氣管切開插呼吸機、不能排尿插導尿管、大便失禁、全身多處褥瘡(其中骶尾部褥瘡達20mm*20mm,深達骨盆,脊骨暴露在外面泛黑色),散發著惡臭。

而因迫害造成的中樞神經的損傷引發的高熱抽搐,一直伴隨曲輝多年,抽搐劇烈到整個床、房間都在顫抖。

㈥陳愛忠,男,河北省法輪功學員。在北京東北旺看守所,警察將其衣服全部剝光,銬在院裡,雙腳深深插入雪中,被冰凍了一個多小時。腳下的冰雪化成了兩個水坑,腿、腳凍傷,失去了知覺。警察還用高達30萬伏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他身體敏感部位,致使他幾次昏死過去,上身、大腿內側、臉上、胳膊上大片水泡連在一起;雙腿腫脹、血呈紫色,造成殘廢,從此無法站立。

在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陳愛忠遭到酷刑「開鎖」,即一犯人一手將兩手指使勁抓緊,另一犯人把一把帶方楞的牙刷頭插入陳愛忠兩手指中來回轉動,手指間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陳愛忠被迫害得雙手雙腳全部殘廢。

2001年1月9日,陳愛忠被秘密送往唐山荷花坑勞教所。9月20日,年僅33歲的他被荷花坑勞教所奪去了年輕的生命。

陳愛忠一家六口有五人被中共迫害致死。弟弟陳愛立、妹妹陳洪平分別在2004年和2003年被迫害致死。父母陳運川、王連榮兩位老人被迫流離失所,不幸相繼離世。

姜洪祿,男,黑龍江密山市公路管理站職工、法輪功學員。2002年2月12日大年初一,姜洪祿上街講法輪功真相,員警孟慶啟開槍將其腿打斷。

中共警察甚至用槍威脅孩子。

邢桂玲,女,吉林長春居民、法輪功學員。邢桂玲於2015年控告江澤民,她在控告書中說,從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回家後,警察和街道辦事處還三番五次到家騷擾,逼迫她放棄信仰,「警察多次將家裡門砸壞,甚至用槍威脅我的兒子,我被迫流離失所」。

邢桂玲被迫離家後,警察還強行待在她家中,企圖抓捕她。這導致邢桂玲的丈夫戢景昌身體狀況急劇惡化,於2002年8月26日含冤離開人世。她說:「孩子失去了父親,又無法得到母親的照顧。孩子和我都承受著身心上的煎熬。」

㈦「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這是2009年,遼寧省錦州市一位在現場擔任持槍警衛的目擊證人向「追查國際」披露的內容。

2002年4月9日下午5點,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裡,兩個軍醫(一個瀋陽軍區總醫院軍醫和一個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年輕軍醫)將一名三十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在人完全清醒、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摘取了她的器官。此前,這位女法輪功學員已經經歷了一周的嚴刑拷打、強暴等等,傷痕累累。

2006年3月,原遼寧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員工安妮,作為第一名證人,向海外媒體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追查國際」通過上萬通電話調查,至今獲得60個調查錄音、1628份資料證據,證實:自1999年以來,江氏犯罪集團控制全國勞教所、監獄、集中營,與軍隊、政界、司法界、醫學界、貿易界、黑社會聯手,形成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殺人網,出售器官、活體試驗、販賣屍體、販賣活人牟取暴利。特別是軍隊、武警醫療系統大規模涉入,達到了隨意攫取、殺人如麻的地步。

2016年,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華府公佈最新獨立調查報告。調查顯示,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手術量為6萬—10萬例,這些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學員。

㈧迫害持續18年至今。今年「十九大」期間,以「十九大維穩」為名,大陸至少10多個省份、直轄市頻頻發生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事件。其中,南京法輪功學員馬振宇在2017年9月19日再次被綁架。

馬振宇,原中國資訊產業部南京第十四研究所技術骨幹、雷達總體主持設計師、任四部主持設計師,曾設計完成重大軍工電子產品。

馬振宇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身疾病痊癒,尤其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讓他找到了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生答案。修煉後,他工作更加任勞任怨,家庭其樂融融。他忠厚寬忍,樂於助人,曾擔任南京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的站長。18年來,這位優秀科研工作者只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一次次非法關押和迫害。

2009年4月30日他被非法抓捕前,曾留下面一席話:

「面對從上到下,從單位、街道到公、檢、法、監獄等系統的不間斷地、沒完沒了的迫害,或者是你堅強起來,豁出去生死不怕,也許能保持一點人的尊嚴;或者你當一條狗,像行屍走肉一樣,甚至助紂為虐。否則,你想保持一點思想、一點良知、一點做人的底線都不可能。」

「他們每次都把我逼到生死的邊緣,做人的邊緣,使我不得不豁出性命。在這樣的國度裡,堅持信念何等之難,甚至想堅守做人的最後一點底線,也得以生命為代價。是什麼使我這懦弱的人有了如此的勇氣?是法輪大法教給我不同層次的真理,給了我生命的勇氣,給了我堅定思想的毅力。」這番話也許代表了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的心聲。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江澤民其人》:電視插播
【歷史今日】長春電視插播震驚世界 江澤民恐懼
電視插播真相 七旬黃敏冤獄20年 妻子告江
長春電視插播真相者魏修山生死不明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新聞看點】美中關係或顛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拍案驚奇】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許家印跌慘了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