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育智囊機構稱高考排名-ATAR系統已過時

一教育智囊機構表示,澳洲衡量大學入學標準的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系統已經過時。(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四分之三的大學生錄取都不依賴於高考排名,一教育智囊機構表示,澳洲衡量大學入學標準的ATAR(大學入學排名積分)系統已經過時。一些中學生不惜選擇較低水平的課程以獲得高分ATAR排名。該機構呼籲對ATAR系統進行徹底改革。

澳洲廣播公司報導,維州教育智囊機構米切爾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在一份新報告中,對ATAR系統的相關問題提出了質疑。

研究發現,近年來,大學招生在衡量學生能力方面一直在脫離ATAR系統,衹有四分之一的本科生是根據ATAR排名錄取的。相反,大學越來越側重能力測試、面試、成績組合、試考、過橋課程、論文和獎勵分計劃,以確定學生是否適合某一課程。

報告發現,自2016年以來,有131,555名學生沒有經過典型的ATAR申請過程,比之前增加了9.1%。這包括中學生和成年學生。

米切爾研究所確認,ATAR制度扭曲了學校和學生的表現,歧視低收入家庭的學生,而不是評定學生的實際能力,從本質上真正反映他們的實際排名位置。

作為全國學生成績評定卡的ATAR系統於2010年使用,旨在讓各大學的錄取更加公平。

但2016年,僅四分之一的學生是通過ATAR積分進入大學的,74%的本科生都是通過非ATAR積分的評估——能力測試、專業考試、成熟度評估、面試,甚至學校校長的推薦入學的。而2014年通過ATAR積分進入大學的佔三分之一。

米切爾研究所表示,ATAR排名已經產生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影響,現在已成了教育改革的障礙。

米切爾研究所主任奧康諾爾(Megan O’Connell)認為,盡管大學有一個綜合的選擇標準是好的,但ATAR已經造成了壓倒性的影響,擾亂了學校層面的決策。

「學校用ATAR的積分結果來推銷自己。它縮小了學生在最後幾年的選擇,因為這些選擇是根據他們將獲得的ATAR積分而製定的,它的面太窄。這意味著學生們的學習不夠廣泛。」

奧康諾爾表示,在學校層面,ATAR已經將學生們的學習選擇扭曲得太久了。「我們看到學生們選擇或不選擇某些科目,是因為這可能會減少他們的ATAR積分,」她說。

報告稱,2001-2015年,選擇較低水平數學課程、以獲得更高分數和ATAR積分的新州學生增加了9%。

奧康諾爾說,有三分之二的中學畢業生仍在使用ATAR系統,但這一趨勢也在下降。她認為是對ATAR是否已經過時進行全國性討論的時候了。「ATAR確實有它的作用,而且建立有著良好理由,」她說,「但是,我們是否有辦法修改ATAR,或者考慮從中學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平穩過渡?」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學學額的按需分配,也使ATAR系統的使用受損。

在政策的變化下,政府是按學生的人數提供經費,這意味著大學的名額沒有上限。奧康諾爾說:「現在不需要限制大學招生名額,使得各大學正以不同的方式挑選學生。」

但新州中學校長協會認為ATAR仍有存在的必要,該協會主席普雷斯蘭德( Chris Presland)說,ATAR在某些方面是有用的。「ATAR是一種快速、廉價和低水平的評估學生能力的方式。」

但他不認為廢除ATAR會影響學生的中學學業,「有許多不希望得到ATAR積分的學生,仍然很認真地對待他們的高中畢業證書(HSC),因為那是他們以後的文憑,」他說,「我們已經知道了一段時間,ATAR不僅不是大多數學生進入大學的主要途徑,而且它也不是一個預言大學成績的特別可靠的方法。」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高等教育項目主任諾頓(Andrew Norton)認為大學可能會通過非ATAR評估降低入學門檻而錄取更多的學生。他認為ATAR是有用的,因為能使既聰明又勤奮的學生脫穎而出。「我們不想放棄ATAR,因為這是一個有用的預測工具。」

責任編輯:簡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