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真實的中共:年輕人烏托邦夢碎

作者:李靖宇

人氣 1503

【大紀元2018年03月26日訊】談到中共在陝西省延安的「整風」政治運動,就必定要提到王實味

1937年、1938年,成千上萬的知識青年,懷著對共產主義烏托邦的崇仰奔向延安,延安一時充滿年輕人的歡聲笑語。這些熱血青年大約有四萬人,很多只有十幾、二十歲,是中共以民主、抗日的名義把他們吸引到這塊「革命聖地」來的。

王實味就是投奔延安的其中一位知識青年。他20歲就讀北京大學時就加入了中共,1937年10月來到延安後,他先進入魯迅藝術學院,後調入馬列學院編譯室,參與翻譯馬列作品。馬列研究院改名為中央研究院後,王實味轉入中國文藝研究室任特別研究員。

1942年2月始,王實味陸續在《穀雨》雜誌、《解放日報》及中研院《矢與的》壁報上發表著作,其中《野百合花》這篇文章最出名。在文章中,王實味寫出了延安存在的階級制度和官僚作風,他以「揭露一切骯髒黑暗」的士大夫精神抨擊在延安「首長至上」、基層領導沒有文化素養、動輒用政治帽子壓制人的現象,並要求擴大黨內民主,建立友愛、平等精神。

因為這些文章,《解放日報》報社受到整肅。王實味把更直接的想法寫到牆報上,大聲疾呼人們要用自己的頭腦思考:「我們還需要首先檢查自己的骨頭,向自己發問:同志,你的骨頭有毛病沒有?」「你是不是對大人物有話不敢說?要了解,軟骨頭病本身就是一種邪氣,我們必須有至大至剛的硬骨頭!」

可悲可嘆!王實味不知道共產黨最想打擊的就是「硬骨頭」的知識分子,他秉持中國知識階層耿直敢言的精神給共產黨提出建言,哪裡知道這將引來殺身之禍!

一天晚上,毛澤東打著燈去看王實味的牆報文章,看到激動的人群邊看邊稱讚王實味,沒人看毛澤東一眼。回來後毛馬上說,「王實味在延安挂帥……他是總司令」,「我們打了敗仗」,「思想鬥爭有了目標了」。

4月7日,中央研究院開始批鬥王實味。院內原先支持、同情王實味的大多數人,很快轉變立場反對他。許多人被嚇得不知所措,紛紛反戈一擊,或痛哭流涕檢討自己立場不穩,上當受騙,或義憤填膺,控訴王實味一貫「反黨」、「反領導」。一些人甚至提出與王實味「勢不兩立」,要求組織嚴懲王實味。

之後,中央研究院對王實味發動更加猛烈的批判,無限「上綱上線」。王實味藉病拒不與會,更不承認自己寫的那些文章有問題,後來被人用擔架抬到會場接受批鬥。這時的王實味,真正領教了共產黨是多麼殘忍,他灰心了,放棄了抵抗。

6月,王實味找上中央研究院黨委負責人,提出要退黨,要走「自己所要走的路」。但是,共產黨絕不會給他這種自由。

時任中央社會部部長的康生捏造出了一個包括王實味在內的中央研究院潘芳等人的「五人反黨集團」。10月23日,罪名上報並由毛親自批准,將王實味打成「隱藏在黨內的反革命分子」,開除他的黨籍。

1942年年底,王實味被隔離審查;1943年4月1日,康生的中央社會部正式逮捕了王實味,將其關進了社會部看守所。

一段時間後,一貫拒絕認錯的王實味,突然胡亂承認自己是托派中央委員兼中央宣傳部副部長,還參加過托派的「十月社」等。審訊他的人說,王實味精神出問題了!

他的消息傳出來後,中共為了「闢謠」,放王實味出來見外面的記者。一個記者的描述是:「一個臉色呈死灰色的青年……出來背書似地向記者們痛罵自己。」另一記者寫道:「我在他眼神當中看見了無數的恐懼,看見了巨大的恐懼。」當時王實味對記者反覆說:「我攻擊毛主席應該被處死。我應當被槍斃一千次。但毛主席寬宏大量,他不希望我死。他讓我工作。我勤奮地工作,這才了解到勞工神聖的偉大。我對他的仁慈感激不盡。」這就是後來的王實味。

1947年7月1日夜晚,在山西興縣,一名中共幹部將王實味帶到黃河邊的一處偏僻山隅,從他身後用大刀將他砍死。因怕被認出,王實味被亂刀砍了近百次,血肉模糊的屍體丟在枯井內。

最後,中共不但消滅了王實味的肉身,也毀滅了他的靈魂。王實味何錯之有?錯只錯在他身為知識分子,基於純真與理想,誤信了共產主義馬克思理論,追尋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烏托邦」。

身為知識分子,王實味的故事非常典型。一般二十歲左右的大學生,處在懵懵懂懂、衝動不羈的年紀,最容易一頭栽入某個理想中,為了這個絕對的目標投入一切。而共產黨馬克思義仇視既有社會秩序,鼓吹暴力革命推翻政府,建立「平等烏托邦」的一套說詞頗容易獲得年輕人共鳴。

然而,所謂烏托邦只是共產黨拿來粉飾門面的面具,「人間天堂」是不存在的。人就是人,人世間註定會有各種苦難,絕不會是天堂。就算是真的來到了天堂,那兒是純真純善、無私仁愛的世界,也絕不會與以仇恨起家的共產黨有任何關連。

無奈,王實味們抱持至真至純的理念,對人性至善的追求加入中共,最後卻慘遭虐殺。這就像是惡魔路西法披上天使的外衣,一旦遭到它的外貌迷惑,隨後面對的就是邪靈的血盆大口:一個人只要還有人性、還有良知,不肯放棄對真理、對至善的追求,其人的肉身跟靈魂就會被共產黨無情絞殺,成為嗜血邪靈的祭品。

這個悲劇告訴我們:共產黨絕不可信,一旦在哪個地方聽信於它,隨後面對的就是共產黨的張牙舞爪,鐮刀斧頭當頭砍下。

如果當時的中國知識分子看懂王實味的一生,說不定更能認清中共,從而使中國免除近七十年、直至今日的紅禍。可惜,知識分子們仍不斷上當,聽信中共的欺世大謊。#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林輝:延安整風的恐怖與《東方紅》出現
丁抒:雙百方針與延安整風
楊寧:始於延安的中共特供制度延續至今
中共對知識分子的欺騙(1)延安圈套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