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始於延安的中共特供制度延續至今

人氣 11594

【大紀元2017年06月29日訊】在當今的中國,當老百姓們呼吸著有毒的空氣,吃著不是農藥超標就是轉基因的食品,喝著淨化標準遠低於西方國家的飲用水時,中共高官不但不承擔造成如此後果的罪責,反而安然享用著各種特供:特供米麵、特供蔬菜、特供菸酒、特供茶葉、特供藥品、特供水,甚至特供空氣。而這樣的特供制度並非始於今日,早在延安時期就已經開始,且在中共建政後持續至今。這樣的特供制度再一次揭穿了中共官員是「人民的公僕」,不過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九等」

1934年,在國民黨的圍剿下,中共北上逃跑,其後蝸居在西北的延安。當時,中共對外營造出其清廉、為民、自由的形象,吸引了國統區眾多不滿國民黨、懷有浪漫情懷且尋求「美麗與溫暖」的青年前往延安,畢業於北大的王實味就是其中之一。王實味來到延安後,進入魯迅藝術學院的馬列學院編譯室從事翻譯工作。

然而,通過親身經歷和觀察,王實味發現了延安存在的諸多問題,並寫下了為自己招來殺身之禍的一組雜文《野百合花》。在文章中,他除了批評「革命聖地」缺乏人際之間的溫暖外,還直言不諱的批評等級制度:「我並非平均主義者,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卻實在不見它必要與合理——尤其是在衣服問題上(筆者自己是有所謂『捕耗服小廚房』階層,葡萄並不酸)。」

他感嘆道,一方面是病人喝不到一口麵湯,青年學生一天只得到兩餐稀粥,「另一方面有些頗為健康的『大人物』,作非常不必要不合理的享受。」

王實味披露的應該是中共最早的特供制度。據說,當時延安有嚴格的等級供給制,其中小灶僅面向部長級別及以上的官員或十年以上黨齡者。

另據大陸《南方週末》2014年4月23日的《蕭軍不滿延安等級制度致信毛澤東》一文,在延安工作生活一年多的作家蕭軍,經過親身的體會與觀察,對延安的一些現象,產生了很多憤慨與不滿。例如,嚴格的等級制,導致了革命者之間生活水平的極大差異:普通作家每天的伙食很差,總吃小米粥、窩窩頭,營養不足且吃不飽;機關總務人員常有西安搞來的香菸與食品享受,等等。

蕭軍的不滿流露在其《延安日記》中:「自從到延安以來,一直是被不愉快追襲著。」「我怕這裡的:醫院、傳達室、戲院、飯館……這表現著官僚、凌亂、卑俗、無教養……啊!醜惡到這裡來集合了!」

「遇見毛澤東的老婆騎在馬上,跑著去高級幹部休養所去了。這裡連個作家休養所也沒有,無論哪裡的特權者,總是選擇最好的肉給自己吃的。」

其後因妻子分娩,1941年6月24日他在醫院聽到了更多醜惡的事情:「李伯釗自帶小鬼,每天做飯五次,罐頭、牛乳、蛋、香腸等應有盡有,饅頭也是白的。據小鬼說,楊尚昆買雞蛋總是成筐的,每天早晨以牛乳、雞蛋、餅乾代早餐。毛澤東女人生產時,不獨自帶看護,而且門前有持槍衛兵。產後大宴賓客。去看病人時,總是坐汽車一直開進去,並不按時間。一個法院的院長女人住單間,彭家倫女人生產也住單間。各總務人員總是吃香菸,買二十幾元錢一斤的魚,各種蔬菜由外面西安等地帶來……雖然他們的津貼各種是四元或五元。我懂得了,這卑污的存在原來到處一樣,我知道中國革命的路還是遙遠的……」

顯然,早在延安時期,中共各級掌握權力的官員們,就在利用手中的權力,在現有條件下,獲取物質上的享受,而這樣的特供制度伴隨著中共進駐北京更加變本加厲。

毛時代高官們的特供

中共1949年建政後,幹部的特殊階層也日漸形成,各式各樣的「特供」有增無減。先是公安部下設立了中南海特需供應站(對外稱北京飯店招待所),下設一室四科,管轄包括巨山農場在內的數個生產基地,這些基地專門為中央領導人生產和加工優質副食品。各生產基地設備先進,連豬舍和養牛場均聘請蘇聯專家設計建造。

1955年,北京市政府成立了特種供應領導小組,並在北京東華門三十四號建了一個面向高幹的特供點,門口只標示著「三十四號供應部」,服務對象是副部級以上官員,同時承擔外事任務。

網絡有文章披露,「三十四號供應部」的國產名優特新產品是應有盡有,主要經營全國名優菸酒、糖茶、罐頭、飲料、中西餐調料、禽蛋、肉類、水產海味、糧油製品及進口商品等l60O多個品種餐,飲部宴會需要的茅台酒、五糧液都從這裡採購。這裡的黃花魚,一斤0.46元;黑崩筋大西瓜八分錢一斤!個個像籃球那麼大。

除此而外,這裡還供應從國外進口的名牌家用電器、手錶、香水、呢料、朱古力、白蘭地、威士忌、衛生紙巾、珠寶首飾等等。俄羅斯產的頂級黑魚子醬、法國產的鵝肝醬在這裡只不過是尋常之物。

中共的高官不僅享受著緊缺和優質商品的特供,而且還仿照蘇聯,享受著祕書、警衛、司機、勤務、保姆、廚師以及醫療和專車、住房等特殊待遇。比如幾級可配廚師,幾級可配勤務,幾級可配警衛,幾級可配祕書,幾級可配專車,包括不同級別官員享受何種檔次和牌子的專車等都有具體規定。

以住房為例,上海市1956年就按照行政級別將各級幹部住房劃分成了十幾種待遇標準。特甲級可享受200公尺以上的「大花園精緻住宅」;特乙級可享受190至195公尺的「大花園精美住宅」;1級可享受180至185 公尺的「大花園精美住宅」;2級可享受170至175公尺的「獨立新式住宅精美公寓」……

三年「大饑荒」  中共特供琳瑯滿目

由於毛發動的「大躍進」以及中共官員的浮誇和欺上瞞下,中國農民的口糧也被迫交公,中國在1959年至1961年間爆發了三年大饑荒,餓殍遍地,餓死了至少三千萬人。中共妄圖以當時發生了自然災害而推脫自己的罪責,但真相顯示,那三年中國發生的自然災害並不嚴重,而且也沒有蘇聯人逼債,餓死那麼多中國人的罪魁禍首就是毛和中共。

然而,就在大量中國人被餓死,大批中國人吃不飽的情況下,中共中央卻特別批示對高級幹部和高級知識分子進行「特需供應」。據鳳凰衛視報導,由於商品匱乏、食物短缺,中共中央令全國各地以「政治大局」為重,壓縮當地人民的基本需求,全力以赴支持北京。

為此,60年代初,中南海除了繼續在北京東華門三十四號向高幹供應菸酒糕點糖果副食等外,還對高官們實行食品補貼。

1960年5月,北京百貨大樓亦成立了「特需部」,專為高級官員和家屬提供當時稀有的食品和商品。挑選商品的房間設在百貨大樓四樓七號房間,裡面呢絨綢緞、名酒好煙、高級食品、各地名貴土特產,應有盡有。他們在這個店裡享有各種特權:買東西不拿票證,價格低廉,還可賒購達四萬元。

在毛時代,北京的特供商店只能憑中共老幹部證才能進去,而特供的背後正是特權。那些認為毛時代官員和老百姓同甘共苦的人,那些相信毛時代沒有特權的老百姓,顯然是過於天真了。

毛享有的特供

 身為中共最高黨魁的毛澤東,享有的特供更是全方位的。據網文《揭祕:毛澤東不為人知的奢靡生活》披露,毛喜歡吃的食品,都是從全國各地運來的。如毛喜歡吃長沙東方紅漁場的活魚,就安排專機每週定期往返「北京—長沙」,專為其空運活魚。想吃武昌魚的時候,就從武漢空運活武昌魚。

玉泉山農場則專為毛生產大米,據說那裡的水特別好,以前是宮廷飲用水,現在澆灌毛的水稻。毛喜歡的蔬菜、肉類、牛奶,由巨山農場供給。還有一些食品,如臘肉、冬莧、空心菜、辣椒等,則從湖南專門運來。在冬天,有些蔬菜從廣東運來。

有時毛想吃反季節蔬菜水果,北京的玉泉山農場就專為其試種了幾樣平時他愛吃的反季蔬菜和瓜果,如苦瓜、青椒、木耳菜、南油菜、無籽小西瓜等等。

有一年初夏剛至,天氣較熱,毛提出要吃桔子,但時間不對,老的沒有,新的要等到9月才能上市。報告上去,不知什麼原因,毛火了,駁斥道:「現在正是摘桔子的時候,怎麼會沒有,我要吃,叫他們去辦。」結果還是沒有鮮桔子,只好用罐頭產品替代,毛自然很不高興。

在大饑荒期間,毛曾宣布他要「跟全國人民同甘共苦」,不吃肉了。可笑的是,不吃肉的毛卻依然吃魚。

而毛喜歡喝的麥片粥,是專門從香港購買的澳大利亞麥片。為避免過海關時被打開檢查,就用情報部門的船從海上運進來。

還有毛喝的龍井茶,產在一座特別的小山頂上,在每年最適宜的季節,採下來送進北京。毛抽的特供煙,有「中華」、「熊貓」、「雲煙」等牌子,以及四川什邡捲菸廠特供煙生產小組製造的雪茄。

至於毛用的瓷器,也是專門為其燒制的,稱為「毛瓷」。1974年,醴陵專為毛特製了一批瓷器,然後就沒有再造了,這就是 「毛瓷」珍品中的一部分。經瓷器專家鑑定,該批薄胎釉下雙面五彩花卉瓷器晶瑩剔透,似玉泥嫩肌般溫潤可人,各項指標皆展示出醴陵瓷的獨特韻味和成就。

此外,毛在中南海還有私人游泳池,在全國各地有五十多所別墅,其出行的專列是從德國進口,自帶發電機,有空調,有全套辦公設施和醫務室,在當時是最先進、最舒適的。

毛還將紅衛兵抄家得來的數千冊古書據為己有,用紫外線照射消毒後,擺在其自己的書架上。後來,因為毛患白內障視力不好,於是成立了一個「大字本」小組,負責將毛要看的書,特別注釋後,排成大號字編輯出版,專供毛看,等等。

文革後持續迄今的特供

文革結束後,中共的特供制度並未消失。1989年震驚中外的學生運動爆發並被鎮壓後,中共中央政治局於7月曾通過一份文件,要求取消特供食品,但至今都沒有落實。而隨著中國社會德的全面滑坡、隨著食品危機的日漸嚴重,「特供」已經蔓延至市縣鄉,各級官員都在利用他們的權力建立自己的「特供」產品供應圈。

北京某農場負責人曾向《中國新聞週刊網》稱,目前僅北京市就存在大大小小多家有機農場,這其中的部分農產品基地就在為特供食品服務。如北京二商集團是目前掌管為(北京)中共中央特供食品的幾個主要部門之一。該集團旗下的大紅門肉類食品有限公司及北京月盛齋清真食品有限公司分別給中共政府及其客戶提供豬肉及羊肉。它還有一個特殊的供應室,室內不計成本地精心控制著溫度及環境條件。

報導還稱,位於北京的留民營新世紀養雞場曾被選定為中共「兩會」代表提供雞蛋。據農場人員透露,他們對農場的水和飼料的質量及雞的健康都非常慎重,相關部門的政府官員定期會來檢查該農場的環境。

另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2008年毒奶粉事件後,有個名叫祝詠蘭的女官員公開宣布:2005年4月,中共國務院成立了一個「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專門為中共94個部委高官提供優質有機食品。而那些特供食品分別來自於「國務院後勤基地、中央警衛局農場、武警邊防後勤基地和遍布全國13個省市、直轄市、自治區的生產基地」。祝詠蘭正是這個龐大機構的主任。她在盛大的中共中央特供產品授牌儀式上表示:特供食品的條件非常嚴格,重點在「安全性」和「營養性」,都是真正的有機食品,蔬菜水果家畜一律在自然環境中生長,不使用化肥、農藥、激素、無污染,不使用化學添加劑、防腐劑,不使用基因工程技術。一個環節不達標就不能入選為「中央國家機關特供」產品。

小結

近些年來,一些大型超市也開始出現有「特供」標誌的商品,但其與真正的「特供」商品並不一樣,據說,這些所謂的「特供」商標 是可以用錢買來的,而老百姓趨之若鶩也是因為認定「特供」商標是質量保證的標誌。

或許是為了整頓市場,也或許是為了掩蓋真相,中共政府於2012年初對市場上的「特供」食品進行了打擊,但這並不能掩蓋中共官員享有特供的事實。

一個問題是:當一個國家的老百姓連乾淨的食物、乾淨的水、乾淨的空氣都只能有一小部分人享用的時候,這個國家的統治者還能擁有多少民心呢? #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專家評論:即使反腐也為中共特權
專訪胡星斗:中共特權壟斷 損國害民
林保華:中共特權階層的老少分化
「中共特供」食品要求嚴 百姓死活無人管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中共「網格化」抗疫的真相
【紀元播報】駁伊朗病毒謊言 蓬佩奧列五大事實
【胡乃文開講】牙齒不好怎麼辦?刷牙漱口妙方 讓牙變白變堅固
【新聞看點】封城76天血淚 武漢變調解封
【直播回放】4·8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逾42萬
【拍案驚奇】中共病毒症狀異常 川普要斷世衛金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