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
為了拯救更多的中國人和防止病毒在世界蔓延,美歐政府可以參考美國白宮前戰略策略師班農的三點建議,尤其是打開防火牆,讓中國人看到真實的信息。
當下,新型冠狀病毒不僅在武漢乃至全中國肆虐,而且飄出了國門,走向了20多個國家,為了防止疫情快速蔓延,多國紛紛以中止與中國的航線、撤僑、禁止中國人和在兩週內去過武漢的外國人入境等措施,加以防範。 中國的鄰國日本於1月29日接回首批在武漢的僑民後,因僑民中有8人確認感染,這使得日本國內被確認感染人數驟然升至20人,日本也由此暫時成為海外第一大災區。日本隨...
中共對ECMO技術的研究和在器官移植領域的廣泛應用,武漢排在前列,而其上萬例器官移植背後隱藏的是一個巨大罪惡:殺人,殺害無辜的中國人。中國古語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多行不義必自斃」,今日新冠狀病毒最先在武漢出現並感染者眾多,焉知與這樣的罪惡沒有關聯?!
對於中南海最高層,如果能將兩次大瘟疫、地震等災禍視為上天對自己的警示,並進而修正自己的錯誤,解體禍國殃民的中共,則不僅完成了自我的救贖,而且利國利民。反之則踏上一條不歸路。
還有消息稱,2003年中共中央政府的11名高官死於SARS。據來自北京的消息人士稱,死於SARS級別最高的官員是原中共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宋文中中將。他和妻子蓮學雙雙死於SARS。中共官方的資料稱宋文中死於2003年4月26日,死因是「因病醫治無效」,終年73歲。據說,宋文中從其發病到死亡僅僅一個月時間。
生活在如此政治氛圍下的中共各級官員,內心應該都充滿了恐懼,因為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也會成為槍下之鬼。這也是越來越多的官員從體制內辭職,或者外逃、轉移資金並將親屬安排在國外的原因,也是諸多中共高層在海外尋找退路的緣由。
中共莫要忘記的是,顛倒黑白可以暫時成功,但卻逃不過事實的審判,真相終會還原,而在「天滅中共」的聲音中,中共以及所有的追隨者正在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
越來越多為中共效命者赴美被拒簽,無疑是對那些仍忠心耿耿聽從中共指令的官員、學者、媒體從業者、司法人員等的警示,也是在給他們機會三思。如果他們繼續一條道緊跟著中共走到黑,那未來就不僅僅是簽證被拒簽那麼簡單了。
只是焚書又焚人的中共,最終的下場與納粹會有兩樣嗎?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中共將打壓法輪功、新疆少數民族的手法,即祕密審訊、祕密殺害等,用在香港抗議者的身上,他們將凶多吉少。而中共將他們殘害後,一定要毀屍滅跡,焚燒顯然是一個最佳方式。在毗鄰的廣東某地建造火葬場也就順理成章了。
中共的霸凌和對文明世界野蠻地挑釁,正在讓全世界看清中共極權統治的本質與危害,正在讓全世界看清中共的強大帶給世界的不是和平而是毀滅,而美國川普政府已吹響了反共的集結號,越來越多的全球「反共人士」正集結在其麾下。
霍夫曼說得好,軍隊不可能也不能違背人民的意願,軍隊也不應是黨和國家領導層對付內部矛盾、維持自身統治的工具。
沒有人否認,今天的中國也走到了歷史的緊要關頭。中共在香港和大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而手裡掌握軍權的軍隊高層如何選擇,同樣是關鍵。
榮毅仁的經歷和最後對中共的認知、選擇,當代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不妨仔細思量。
習出於防止禍起蕭牆的目的而拿下江派大員家人,甚至江派大員,極有可能觸發中共政局在戛然間發生變化,而這樣的變化極有可能將成為解體中共的助力,並改變中南海高層的命運。
森田集團背後極有可能涉及中共軍方、警方,而其與所羅門群島簽訂租島合約也就不簡單了。
只是謊言說多了,惡事做多了,不論是人還是政權的公信力就沒有了。今天的中共就是如此。從上述大會中共遭到的冷遇看,西方國家政府、公司、個人都在與鎮壓人民的中共刻意保持距離,不願意為中共「站台」,而且中共高官的承諾根本無法讓他們相信。
中共非常恐懼將在黨內引發震盪,進一步瓦解各級官員對中共的忠誠度,並在黨內形成「棄黨」、「反黨」態勢,從而加劇中共政權危機。
歷史上所有不義的政權,所有以暴力統治的政權,下場都很悽慘。中共難道會是個例外?而香港人的抗爭就是一個推翻中共的催化劑。
最近一週,除了香港抗議、港人被暴力抓捕、被強姦、被自殺引發世界的關注外,傲慢的中共針對美國企業的威脅和封殺,以及相關企業對中共的叩頭亦引起了廣泛的熱議,那就是面對金錢、市場和良知、正義,一個企業、一個人、一個政府該怎樣選擇。
身在自由世界的人們需要認真地思考。如果不想臣服於中共的淫威下,那就像賀瑞普一樣,大聲對中共說「不」,無數個「不」將成為埋葬中共的重要推動力。
中共通過打壓NBA,為自己在國內外增加反共力量,這樣的愚蠢只能說明在往末日之路上狂奔的中共,真的精神已經錯亂了。
無論是此前針對中共軍方高級將領的制裁,還是此次針對中共公安系統和公司的限制,都已在中共黨內、政府人員心中產生影響。
今年7月,美國之音的報導指出,全球質檢與合規檢測服務商啟邁(QIMA)最新調查報告,有高達80%的美國企業與67%的歐盟國家的公司正尋求離開中國。另外,日本媒體則報導,蘋果、任天堂等50多間跨國企業陸續宣布將生產線撤離中國。
中共的色厲內荏,美國和世界都看在眼中。在川普總統將宗教自由放在聯合國這個大舞台上後,必將有更多信奉民主人權的國家領導人緊隨美國,對中共的罪行公開譴責。當世界正義的聲音越來越洪亮,窮途末路的中共還能往哪裡去?
可是一個對於自己的道路、理論、制度有自信的政權,卻防民甚於防川,害怕自己的人民到了極點。這哪裡體現出來自信呢?體現的恰恰是不自信。
要知道,他們與之前被中共下獄的安邦吳小暉、明天系肖建華一樣,共同點都是通過與中共權貴的合作做強、做大。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了解了中共相當多的黑幕,甚至幫助中共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在他們被中共利用完,價值不多後,被卸磨殺驢也是註定的結果。
不僅當權者要為發生的罪惡承擔責任,而且那些缺乏勇氣說真話者,助紂為虐者也將被後世唾罵。
當他們意識到中共對於世界金融市場構成的巨大危害,他們針對中共的將不會限於交戰正酣的貿易戰、科技戰、網絡戰和低級別的金融戰,中美金融戰極有可能升級,美國政府不僅會在定義中共為匯率操縱國基礎上發力採取措施,加強對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的審核,而且為中共輸血的美國和國際財團,也會考慮如何與中共脫鉤。在經濟上斷供的中共靠加印鈔票能維持多久?
看來,中共還是心有餘悸,有些擔心國際社會對其的制裁。但中共對形勢估計的並不充分,似乎真的不明白自己這樣做的嚴重後果。從古到今,凡逆天意、違民心者都沒有好下場。
共有約 94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