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自由日 媒體人談中國新聞自由大倒退

人氣 1780

【大紀元2018年05月04日訊】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中共官媒控制下的新聞人們感嘆,中國目前的新聞自由度與1989年相比,出現大倒退。

據自由亞洲電台5月3月報導,在「世界新聞自由日」當天,多位中國媒體人表示,記者因獨立報導公共事件,遭到傳喚、拘留、綁架甚至被死亡的事件,時有發生。有關強徵強拆、環境污染、官員腐敗、政府人員以公權力壓制民眾維權等事件已成為中國新聞界的禁區。

在中共的壓力下,記者們無法真正履行一名記者的職責,忠實報導客觀事實。

一位曾因撰文揭露官員腐敗而被羈押數月的中國調查記者,5月3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中國記者的「禁區」很多,諸如宗教、軍事、間諜、強拆、涉貪以及群體性事件,這些都不能報導。

江蘇南通環保志願者徐勇,因揭露企業環境污染,需要經常與記者打交道。他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去年5月,他和網易記者去河南武陟調查當地的污染情況,被廣源紙業的保安和當地公安抓到派出所傳喚、盤查。

他說:「一般群體性事件,他們(記者)都不敢報導。我們當地的垃圾焚燒廠,因為當地政府用欺騙的方式建造,引起了公憤,很多老百姓(因此)鬧事,這些事件新聞媒體幾乎是不報導的。」

甘肅一位資深媒體人武先生說,近三十年來,中國新聞界不自由已成常態,「因為傳媒現在已經被奴役、被肆虐、被踐踏,(記者)動輒被抓、動輒被不自由、動輒以莫須有弄(抓)起來的比比皆是,比方前年(2016年),甘肅武威的張永生,說是在洗浴場被抓了。」

2016年1月25日,甘肅《蘭州晨報》的記者張永生、《蘭州晚報》的雒煥素和《西部商報》的張振國,因深度報導甘肅不久前發生的「巧克力女孩」事件,被當局先以「涉嫌嫖娼罪」,後以「敲詐勒索罪」逮捕。後在社會輿論的強烈質疑下,當局不得不放人。

三十年前,在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時代,中共政府體制內有人提出新聞立法的建議,但在「六四」之後,有關新聞立法的建議被無限期擱置。

武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傳媒不立法,傳媒人就沒有自由而言。另外在這種體制和制度之下,傳媒不可能有自由,新聞不可能有什麼所謂自由。」

4月25日,總部位於法國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公布的「2018年新聞自由指數」報告顯示,在180個國家中,中國新聞自由度排倒數第五名。

報告指出,近年來,中共大規模使用新科技審查和監控,使得外國記者越來越難在中國開展工作。中共去年拘押了52名專業和非專業的新聞工作者。普通中國人,可能僅僅因為在網絡上分享當局所不樂見的信息,就被投入監獄。

報導說,中共箝制新聞自由的現象每況愈下。中共控制新聞和信息的模式,以及公然打壓公民抵抗的做法正蔓延到周邊其它國家,特別是在越南和柬埔寨。#

責任編輯:文樸

相關新聞
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 中國維持倒數第五
世界新聞自由日 中共頒新規加緊網控
中共操控港媒 香港新聞自由跌至史上新低
政府推出反間諜法修正案 保護新聞自由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疫情與中共:紐約警局背後紅色因素
高鶚補續之年齡錯謬及深度削弱
【新聞看點】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為何飆升
【紀元播報】26省市遭洪災 官媒承認三峽大壩洩洪
【紀元播報】蓬佩奧:華為正失去和全球電信商生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