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報告揭祕涉足中共統戰的海外各組織

美國會報告曝光中共海外統戰工作系列文章(二)

中國和香港問題專家分析認為,中共高層在香港問題上沒有獲得真情報。(Getty Images)

人氣: 446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報導)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週五(8月24日)發布報告說,中共的統戰工作在中共外交政策的作用日益增強,中共利用「統戰」工作來拉攏和消除可能反對共產黨的政策和權威的力量。

這份名為「中國(共)的海外統戰工作」的報告說,負責統戰工作的中共統戰部雖然主要關注境內反對派團體,但其在海外也有重要任務。統戰戰略使用各種方法來影響海外的華人社區和外國政府以及其他行為者,使他們採取行動或採納支持北京優先政策的立場。

獨立分析人士格里爾(Tanner Greer)稱,統戰工作的「全部目的」就是要拉攏組織和個體,動員或操縱他們來協助黨。

篇一介紹了USCC報告中有關中共統戰工作如何針對華人的章節,本篇將介紹涉足中共統戰工作的各種組織,包括學生學者聯誼會。

中共統促會和友聯會

USCC報告說,除了統戰部外,很多中共的軍事和民間組織都在「積極開展統戰工作」,要麼直接為統戰部工作,要麼在更廣泛的政協領導下工作。

報告指出,中共人民政治協商會議(CPPCC)是「在中共領導下」的諮詢委員會,是中共監督統戰系統的最高級別的實體。據中共政府官方網站上的信息,CPPCC自1954年以來一直是「愛國統一戰線」的一部分。軍事和文職官員通過政協的外部友好小組委員會協調外國影響力行動。

這項工作的廣大參與者強調,雖然統戰部和政協等部門明確參與實施統戰工作,但該戰略是「全黨的優先事項」。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統促會)直接隸屬於統戰部。其在全球90個國家有至少200個分支,僅在美國註冊的就有33個。

報告說,統促會聲稱是代表中國僑民社區的最傑出群體之一,也是動員國際華人社區支持北京政策的領導組織。

此外,前中共解放軍總政聯絡部還利用一些前線組織,比如友好聯絡會或文化協會,作為其開展海外宣傳活動和蒐集情報的更廣泛任務。

比如,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簡稱友聯會)就是這樣一個前線組織。它起到執行情報蒐集和中共宣傳及感知管理活動的雙重作用。

報告指出,友聯會目前可能直接向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報告。該組織的網站稱,友聯會與外國政府機構、政黨和軍政要人建立友好聯繫,推動中國(中共)政策、成就和目標。對此,澳洲剛卸任總理特恩布爾的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認為,這就是將中共的信息外包給那些「利己或天真」的中間人。

友聯會還與中共國安部、民政部和外交部都有更多的聯繫。它是部署祕密情報收集者的平台。除了向國外派遣情報收集者外,友聯會還贊助外國軍隊和退伍軍人團體、商人和前政治家前往中國,通常包括與精心挑選的解放軍人員接觸。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友聯會支持成立了「三亞倡議」。USCC在其2011年度報告中說,中共利用美國的退役將軍來影響美國的對華政策。「三亞倡議」的美中退休將領交流活動會邀請退休的美國軍官到中國參訪。中國(中共)通過「皇家旅遊」的方式,向這些美國特別訪客提供在中國做生意或者合夥的機會。而這些退休軍事人員將中國(中共)官方的文宣和政策信息傳遞給美國國會和五角大樓,並進行遊說工作。在2008年2月,「三亞倡議」項目中的中方人士要求參與該項目的美國前高級軍官說服五角大樓,延期發布即將公布的有關中共軍事建設的報告。

國家民主基金會在其2017年12月的報告「銳實力:崛起的威權影響力」中提出,中共影響力行動的目標群體往往錯誤地認為,媒體、學術和友誼組織往往獨立於中共運作,但實際上大多數這些中國實體在海外都明確地服務於共產黨的目標,執行官方或非官方指導方針,避開採取可能違反中共指導方針或危害中共政權目標的立場。

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

USCC報告中所披露的另一個涉足中共的海外統戰工作的組織就是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

根據研究員James Jiann Hua To的說法,在天安門大屠殺之後,中共政府增加了針對國內中國大學學生的思想工作,並對海外華人留學生積極施加「集體管理和域外影響」。

中共的這些努力促成了CSSA的創建。自成立以來,已經得到了中共大使館的強烈支持。自此,CSSA開始在美國激增。現在在美國至少包括142個分支。USCC報告引述《外交政策》的調查研究說,CSSA充當中國留學生的社交中心,表面上是「幫助中國學生適應外國生活,將中國學生聚集在一起,展示中國文化」。但實際上CSSA還接受來自中共的指令,這些指令通常來自中共分散在各地的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

USCC報告指出,記者和活動家們表示,CSSA經常與中共政府協調,並參與制止言論自由的行動以及對中國學生維權者進行騷擾、恐嚇和監視。

CSSA還曾被指涉嫌工業經濟間諜活動。在2005年,法國知名日報《世界報》(Le Monde)披露,比利時魯汶的一個CSSA,是中共在比利時經濟間諜網絡的前線。該間諜網絡有數百名中共間諜在歐洲各個企業工作。

2005年7月,比利時一位中共特工投誠,指證所謂的CSSA,實質就是「歐洲戰略情報暨安全中心」監控兩年多的間諜組織的「掩護性組織」。該特工本人就是比利時魯汶大學CSSA的成員,在歐洲的大學和公司待了十年。

該投誠特工把數百名中國間諜在歐洲企業界活動的詳細情報上交了比利時政府。他表示,以CSSA為掩護的遍布歐洲的中共間諜網,主要任務以工業經濟情報為主,也蒐集異議人士的情報,上報到北京和安全部。

根據一位前美國情報官員的說法,在外交辦事處的中共情報官員是CSSA成員的主要聯絡點。在很多案例中,CSSA成員直接與海外的中共安全人員合作。在2010年代中期,美國反情報官員認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CSSA成員正在向中共國安部舉報其他中國學生的活動。

美國以外的其它國家大學的CSSA成員也起著類似角色。

大紀元此前的報導曾引述前中共駐法國使館隨任人員陳穎女士的話說,有重要事情發生時,使館教育處的外交官便會聯絡學生會的頭目,安排活動以配合使館的布署。

華裔澳洲學生記者喬斯克(Alex Joske)表示,由於他的報導,他受到了CSSA成員的騷擾。他認為,CSSA積極擁護中共加劇「中國留學生與其所在大學社區分裂」的心態。

報告指出,CSSA接受中共政府的資金,來倡導北京的外交優先事項,對來自中共大使館和領事館的指示給予回應。《外交政策》今年早些時候發表一篇調查性報導,通過採訪CSSA成員以及查閱大量文件,從幾個方面披露了CSSA和中共使館之間的詭異關係。

喬治城大學CSSA的預算文件顯示,該CSSA其年預算中的大約一半都是從中共政府那裡收到的。證實了中共政府與中國學生組織之間的聯繫。外界其實早有懷疑兩者之間的關係,但往往非常困難去證實。

中共向各個CSSA提供的資金數額不同。自由之家東亞高級研究分析員庫克(Sarah Cook)說,其它政府一般不會向學生團體提供這樣的資金。

報告指出,雖然中國不是唯一為海外學生組織提供支持的國家,但其使用CSSA來政治性動員學生支持北京的外交政策目標並加強對中共的支持,遠遠超出了一個國家對文化和教育活動的資金支持。

根據喬治華盛頓大學CSSA向其成員所發出的短信,以及參與的學生證實,中共使館通過CSSA幫助組織、動員學生參加歡迎中共領導人的活動。

《外交政策》的調查顯示,喬治華盛頓大學CSSA在2015年10月15日發表了一篇活動總結稱,最後篩選了約700名學生參加歡迎中共領導人的活動,「每個名字、學號、郵件地址全部經各名部員之手篩選送達至大使館」。

雖然這個活動對外宣稱是「志願者活動」,但《外交政策》從喬治華盛頓大學一名參加活動的中國學生那裡獲知,被動員的學生每個人會收到一定的「辛苦費」,幾個月之後經由CSSA發放。

《外交政策》還披露了更多的類似例子。

根據三名CSSA成員透露,有些情況下,領事館將資金直接存入CSSA財務主管或其他負責人的帳戶上,而不是CSSA的官方帳戶。有的CSSA還設立了一個獨立的,非官方的銀行帳戶來接收使領館的資金。無論在哪種情況下,大學的管理部門可能很難意識到該CSSA從一個外國政府接收到資金。

外交政策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June Teufel Dreyer表示,中共的官方海外中文和文化教育組織孔子學院也對CSSA的政治活動給予補貼。

CSSA除了與中共政府有資金聯繫外,中共大使館或領事館對其監督也讓外界擔心CSSA的獨立運作的能力。

這種關係的性質似乎涉及直接從屬和政治指示,而不僅僅是一種合作關係。比如,在2017年的宣傳視頻中,喬治華盛頓大學CSSA主席明確表示,該大學CSSA 「由中國(中共)大使館指導」,並與大使館「合作」。

「改變中國」(chinachange.org)英文網站的主編曹雅學斷言,所有的CSSA都是由中共政府成立的。前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外交官陳用林披露,大部分CSSA都是由「中共政府安置」。西南CSSA的章程說,所有的主席候選人都必須首先得到中共駐洛杉磯總領事館的批准。

西南CSSA在2003年成立,該組織本身並不隸屬於任何大學,但卻負責監督加利福尼亞州、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夏威夷地區的大學中的26個CSSA。

USCC報告指出,田納西大學CSSA雖然在其章程中將自己描述為非政治性的,但卻要求要想成為該大學CSSA成員的來自香港、澳門和台灣的學生,必須支持中共的「國家統一」和「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這一規定表明,CSSA的目標不僅包括慶祝與中國(共)有關的節日,還包括明確提倡北京的外交政策優先事項。

並非所有的CSSA成員對來自中共的控制感到滿意。《外交政策》報導稱,多名CSSA成員,包括兩名現任主席說,他們對來自大使館和領事館日益增長的意識形態壓力感到不安。自從2016年以來,這種壓力變得更加明顯。當時中共教育部發出命令,命令學校向各年齡段的學生,包括海外留學生灌輸更多的「愛國愛黨」的思想。

一些CSSA負責人告訴《外交政策》說,中共領事館官員向他們施壓,要求他們提交遵照中共政府要求的證明,比如活動的照片等。

報告稱,CSSA經常試圖隱藏或掩蓋他們與中共政府的關係,通常會在他們英文版本的網站上漏掉一些有可能讓外界抓住把柄的關鍵詞語。他們的英文網站通常是由CSSA所在大學的管理人員審查。

比如,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CSSA現有網站稱該組織「由海外國際學生自發建立」,但該網站2015年的存檔版本顯示,它之前稱該CSSA是中共駐洛杉磯領事館的下屬組織。

追蹤中共審查的「中國數字時代」資深編輯Sandra Fu透露,在CSSA對達賴喇嘛抗議活動之後,人們開始挖掘其與中共政府的關係,於是他們把網頁改變了。

一些CSSA還試圖隱藏他們與中共政府的財政關係。2017年6月,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CSSA主席在微博上發貼稱,他們每年從中共使領館收到6000美元,但之後她又將這個貼刪除。表明他們試圖隱藏這一支持。#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8-27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