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光洩洪後無人問津 災民面臨生活困境

人氣 11043

【大紀元2018年08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山東壽光連日洩洪導致壽光市全城被淹,災情嚴重,可有當地民眾表示至今不知是洩洪所致,更不用提政府補償問題了。

洩洪不告知 災情嚴重不關心

8月19日、20日,因受颱風「溫比亞」影響,山東青州、臨朐等地下起了大暴雨,上遊冶源、黑虎山、嵩山三座水庫連續、同時、大量泄洪。19日以320立方米/秒的泄洪,是7月31日泄洪量的近4倍。

已經洩洪後,壽光市部分村的村民才得到需要轉移的通知,「說彌河上游會來水,但水流量不算大」;19日下午又得到通知,說水流加大了。

壽光市某村子的王老漢(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至今都不知道是洩洪所致,活了70多年了,「第一次見這麼大的洪水,我20多畝玉米地全毀了」。他還以為是天災。

8月26日,中共濰坊市防汛抗旱指揮部通知稱,8月26日23時起冶源水庫會泄洪。可是王老漢說都到今天(採訪當日為28日),他和家裡人都不知道會有這個洩洪。

與王老漢同鄉的另一位年輕村民鄒先生(化名)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有洩洪通知,「即使有,他們也不會告訴,更不會具體告知。」

據中共濰坊市政府8月23日通報,災情致壽光市13人死亡,3人失蹤,逾50萬人受災;共有9999間房屋倒塌,20多萬個蔬菜大棚受損,直接經濟損失達92億人民幣。

暴雨襲擊期間,上游三大水庫又同時洩洪,導致山東壽光多個村莊被水淹沒。(大紀元資料室)
暴雨襲擊期間,上游三大水庫又同時洩洪,導致山東壽光多個村莊被水淹沒。(大紀元資料室)

王老漢表示,自己種植的玉米出售價格是一斤8毛錢,一畝地大概產出1200斤左右的玉米,一畝地能掙1千多元,20畝地,至少有2萬多元的收入。

「這水一來,全毀了。什麼都不剩了。」王老漢說,「我還以為是洪水來了。政府連過問都沒有,更不要說補償了。」

曾經歷2016年河北邢台洩洪事件的河北獨立時評人士田奇莊對大紀元表示,今年壽光受災事件發生後,竟然沒有聽說有什麼領導人前去看一看。「之前有作秀的,現在連去都不去了,作秀都不做了。中共政府對老百姓根本不上心。」

「我懷疑,在洩洪上,在懲戒方面根本沒有什麼嚴厲的舉措。」田奇莊說,「水庫放水導致人員傷亡,沒看到政府或者水庫管理者決策者被追究責任。」

王維洛:中國的洪澇災害或許都是人禍

旅居德國的著名中國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水利工程師王維洛博士,曾表示具體到中國大陸某一個地方、某一個具體的洪水,可能都是人禍。

他曾說,有的人就是找碴子,說天不下雨,哪來的洪災。但是,在同樣下雨的條件下,如果我們的政府在抗災的行為上能做到好一點,就不會造成這麼大的災害,從這點上來說都是人禍。中國的洪水災害,是大災還是小災,不在於洪水的大或小,往往在於政治家對災害要報大,還是要報小的需要,是由它這個需要來確定的。

王維洛還說:「一方面,我是供水的,我要把水蓄高,到了乾旱的時候,我可以供水、我可以賣水、可以提供灌溉、用水來發電,而另一方面,等到把水庫快蓄滿的時候,水庫已經沒有空間可以來防洪了,但下面的老百姓還指望你來防洪、指望你水庫蓄水防洪:洪水來的時候,不是要你洩洪,要你蓄水、把洪水都攔在水庫裡。」

這次壽光的洩洪也是如此。田奇莊表示,因為對洩洪後果沒有嚴厲的懲戒機制,水庫決策者考慮的是讓水庫裝滿水,這樣第二年有足夠的水去賣。「水庫已經私人承包化了,他們考慮的是經濟效益。洩洪的時候應該是得到政府相關部門的批示。」

田奇莊表示,他們都是有責任的,但是在中共這樣的體制下,根本看不到實質的懲罰。

他說,中共統治的中國,老百姓國家主人地位根本沒有體現。執政黨和政府的權力過大,根本不考慮公眾利益。更不像中國古代,不僅天子在災情過後要反思自己,相應官員主動請辭,而且有真心為民的官吏為老百姓解決問題。

「它們(中共)只會喪事當成喜事辦。不告訴你災難誰是責任。你說真相,它說是負能量。它只要歌功頌德。」田奇莊說。#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山東壽光成排污榜常客 「毒氣」籠罩居民區
「大蔥毒死羊」案種植戶獲刑 網民:誰賣的藥
中共洩洪釀數十死 政府公然造假 嚴封輿論
【翻牆必看】中共推升人民幣暗示什麼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新聞看點】美大選辯論 川普2招或擊拜登軟肋
【時事縱橫】蓬佩奧訪梵蒂岡 聚焦中國宗教自由
【珍言真語】梁家傑:親共派要摧毀香港法治
【珍言真語】香港網媒:我們猶如戰地記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