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發言人:香港處生死存亡時刻 勢必守衛

人氣 1895

【大紀元2019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俗話說「巾幗不讓鬚眉」,在此次反送中運動中,香港女孩勇往直前,衝在最前線,扭轉了人們對港女拜金、自私等觀念。年輕女孩邵嵐可以說是其中典型的一例。

20歲的邵嵐是「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發言人、香港城市大學的學生。她在美國出生,在香港長大,反送中運動之前,她和普通香港女孩一樣,返學,兼職,跟同學三五成群,享受校園愜意生活,但反送中運動爆發後,她毫不猶豫地衝在最前線,更在9月的約三個星期,飛往英國、德國、瑞士、美國華盛頓,為香港的未來奔走遊說。

近日,她接受大紀元專訪,她除了表示誓言守衛香港,還介紹了運動中她的心路歷程。內容摘錄如下:

問:這次遊說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答:我想最讓我驚喜的是香港作為一個彈丸之地,居然可以有這麼多不同世界的國家這麼關注和留意香港發生的事情。我們其實是十分幸運,類似的事情在新疆西藏或其它地方都一直在上演,但是坦白說,這些地方發生的事情沒有得到這麼多的關注,甚至於國際社會這麼大的迴響。他們都很欣賞香港人的勇氣和創意。

問:整個夏天你都非常之忙,你為什麼選擇出來衝在第一線?

答:因為我覺得香港已經走到一個危及到生死存亡的時候,已經不應該再想到底我應不應該走出來,也到了一個時候想自己到底應該做些什麼去守衛、守護這個地方。

問:過去100天有什麼最令你感動的事情或片段?

答:我覺得最令自己感動的就不是哪一場抗爭,(比如)剛開始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口號)的時候,其實是沒有人喊的;接著我自己猶豫,自己慘了,會不會被開槍打,好像很奇怪,當然我會鼓起勇氣,我覺得鼓起勇氣那一刻是十分之感動的。

問:大學生要衝到這麼前,有沒思想掙扎的過程?

答:其實是有的。但是我想對於『和理非』和『勇武』的這個思想掙扎在2016年的時候已經經歷過了。所以現在就不會浪費時間再去想到底『勇武』是對還是不對了。會花更多的時間去思考除了平時去參與一些示威抗爭之外,還可以做些什麼去幫助去守護到這個香港。

問:你成為中共攻擊的對象,你怎麼看「推倒共產黨」這些話?

答:其實講回我自己,我不後悔我說過「推倒共產黨」這句話的,其實香港人要得到自治,我們要面對的不單是香港政府,更加要面對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

我想試問一下,如果你不推翻中國(共)政府,不推翻中國共產黨,到底香港人怎麼可以得到自治呢?這是不可能的。

經過雨傘運動5年之後,香港人發現其實這一切事情的幕後黑手是中國共產黨的時候,香港人已經很勇敢可以站出來說,我們現在就是要面對中國共產黨了,要面對中共這個政權。

至於「天滅中共」,甚至「推倒共產黨」,我會說這是香港人的一個角色。我堅信自己講的話都沒錯,都會朝自己的目標出發。

問:很多年輕的抗爭者都被抓,你自己有沒有感到過害怕?

答:都會有的,特別是7月21號之後,它要營造白色恐怖為了讓你收聲,就為讓你不要再發表意見,如果向這些白色恐怖低頭的話,正達到了它想要達到的目地。所以我更覺得它越怕我們越要做,它不想我們講,我們更加要站出來,繼續抗爭,繼續去奮鬥,我們才可以享受到免於恐懼的自由。

我想他們營造白色恐怖就想告訴你,甚至會試探你到底你們怕什麼?發現你怕,他們就會襲擊你。但是我就要告訴他們,我不怕。

問:美國的家人會為你擔心嗎?

答:我想不論是父母或朋友一定會擔心的。特別是老人家,那我都是儘量安慰他們吧,這些我控制不了,我不知道何時會發生(危險),即會儘量跟他們講,我會注意安全啊,會定時跟他們報平安,

問:有些年輕人覺得這次我們不可以輸,這是最後一戰,有人覺得這個抗爭可能會比較長。你自己是什麼心態?

答:我覺得這一定是一個很長期的抗爭,我們不僅僅短期要積極參加這些集會啊示威啊,更加要告訴自己:時刻提醒自己現在面對的是怎麼樣的一個政權;我們要做好長期抗爭的準備。

因為你說你要對抗的是中共的政權,一個這麼有錢這麼有心機的政權,你不可能一天兩天,可能一年兩年你就推翻它。你要做的是長遠的去跟這個政權抗爭。

問:你如此堅持的動力來自哪裡?

答:我想使得我堅持的因素不僅僅是指6月以來的「反送中」運動,以流血和犧牲任何一位手足,還是說所有香港人為了對抗中共政權的而犧牲了自己寶貴的青春,是他們的經歷、他們的犧牲來告訴我「我一定要堅持」。因為我知道自己一旦放棄的話,其實很對不起他們的。

問:這次運動是否都改變了人們對香港女孩的態度?

答:這次對港人的深切改觀,就是原來香港這麼多女生可以這麼不怕辛苦,這麼勇敢,她們有的拿著傘走到很前線去為後邊人擋子彈,甚至乎把自己的省下買化妝品買手袋的錢捐出來給一些中學的小朋友買午餐,我覺得令人很大的改觀,很讓人欣賞。

問:你認為香港未來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答:我想短期我都專注於這場抗爭這場運動。對抗中共政權是一場長期的抗爭,雖然我自己不知道會以一個什麼樣的職業或身分去出現;但是未來必然包括了這個計劃。就是說無論今年我以一個學生的身分出現,可能未來以一個老師記者社工的身分,甚至政治人物都好,對抗中共政權一定都始終是一個目標。#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留學生微信曝光多倫多破壞抗共遊行組織者
組圖:加拿大10城市撐港抗共反極權
中共篡政70年 凌曉輝:從反送中看到希望
港人「十一」全球登報 揭露中共竊國70年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