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理大保衛戰全過程 警包圍5原因

11月8日凌晨,防暴警攻入理大校園,抓捕多人。(新唐人合成)

人氣: 175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過去這個週末,所有人的心都懸著。11月17日的香港,警察死死圍住香港理工大學,並發狠話會逮捕裡面的所有人。

我們從現場傳出來的畫面看,在夜色映襯下,這個場面像極了30年前的8964。警方持續圍困,並威脅使用實彈射擊,理大校園裡的學生抗爭者,退不能退,很多人唯有死守,使用彈弓、弓箭、汽油彈還擊,阻止警察進入學校。

可是學生抗爭者的還擊方式,又怎能抵擋得住全副武裝的警察呢。即便束手就擒,我們看到,很多人被警察抓起來後,被動用私刑毆打。

對峙持續到11月18日,存亡之際,香港人再次大規模走上街頭聲援被困的學生抗爭者,根據一家叫「TVE新壹電視」的消息,這一天,香港各區上街抗議的民眾,已經超過了100萬人次。今天的節目,我們專題講一下,這場又一次發生在大學校園裡的戰爭。

~~~新拍專題~~~

警察為什麼要圍困理工大學

在講事件之前,我們要先搞懂,警察為什麼要圍困香港理工大學。據我了解,至少有五個原因。如果有不對或不足,歡迎大家在留言區補充和探討。

第一、香港理工大學扼守交通要道

首先是,香港理工大學扼守交通要道。香港名人陶傑在理大被圍之後,發出臉書貼文,希望緩解局勢。當中提到如果獨立調查,首先要針對三個時間:一是612立法會外的鎮壓,二是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三是10月初科大周梓樂墜樓傷重不治的事件。陶傑認為,這是刺激局勢轉折的三大標誌性事件。

當然,這一個多星期以來的香港緊張事態,有多方面原因,但不管怎麼說,當前局勢確實是在周梓樂同學傷重宣告不治之後,陡然升級。

抗爭者最明顯的抗議行為就是堵路,因為呼籲三罷,很多認為運動事不關己的人沒有罷工,所以抗爭者使用這種方法,為的是強迫政府讓步,回應訴求。

一些觀眾可能會覺得,這樣的方式引起一些市民不理解,甚至起到了反效果。但是,根據《立場新聞》題為「戰火中的大學校園 示威者們的意志考驗」的報導中,記者問到這樣堵交通,會不會影響民意,一位受訪的理大抗爭者回答說:民意早就站完隊了,不擔心民意的問題。

他的回答與我的判斷是一樣的,上週中大攻防戰,很多支援中大的市民,因為道路堵塞,要走路三個小時才能抵達校園,但是他們毫無怨言,也有支持抗爭運動的市民;當抗爭者向他們喊話,說「希望你們理解」的時候,有市民回答說「沒問題」;還有很多市民在受訪時,承認交通受影響,但是把怒火指向政府。

剛才說的是支持抗爭的民眾,也有不支持的人,跟抗爭者發生局部衝突。也就是說,抗爭者在全港的大規模堵路行動,就是在這樣的民意背景下,發生了。不可能都支持,也不可能很少的人支持,和理非陣營至少100到200萬人,肯定還有不少立場中立的中間派。

對於堵路,還有的觀眾會說,不管是不是有民意支持,這不是暴力行為嗎。但是抗爭者給出了這樣的答案,我看到了一張圖片,上面這樣標示的:6月9日100萬人上街,6月16日200萬人,8月18日170萬人,8月23日香港之路人鏈,也是超多人,這幾次大規模行動,絕大多數是和理非。

但是政府呢?到目前也只是回應了五大訴求的其中一條,就是撤回了送中條例,但是在這場運動中,這個動作顯然已經不是訴求的最核心,最起碼對警察暴力的憤怒,已經不低於對送中條例的憤慨。所以,抗爭者的文宣中經常有一句話:是你教我「和平抗爭」沒有用處。

但不管採取什麼方式,他們抗爭的對象和目的很明確,昨天我收到一位觀眾來信,他寫道:大宇,我身為一個香港人,但我同時以前也是個大陸人,只是我比較早來香港。所以我沒有很多五毛的思想,因為我沒經歷過大陸的洗腦教育,我接受了香港的常識通識教育,現在我雖然才中學畢業,但是我們這一代香港人大多都有獨立思考,批評思考。對與錯,是與非,誰都看得明白。我想說的是,大部分香港人經過占中、反送中,他們一樣還是很愛國家,愛著中國五千年文化,愛著繁體正體字,愛著中國文學,歷史。但我們同樣的愛國但不愛黨,我們更沒想獨立,只是想拿回本屬於我們的東西,最理想的是把民主自由思想傳回大陸。我們與中國人民與香港人民與世界都不是敵對的,我們的敵人只有一個:中國共產黨。

以上是因為講到了香港抗爭者堵路抗議,講到了這個背景,所以說得多了一些。下面就解釋,為什麼香港理大在這場堵路抗議中這麼突出?就是我們最開始說的,它扼守交通要道。在地圖上看,它的東面是「紅磡海底隧道」,還有九龍高架橋的道路交匯處,西邊還是中共駐港部隊的「槍會山軍營」,位置敏感。

11月16日晚開始,一些抗爭者就在紅磡行動,在紅磡海底隧道的出口進行堵路,隨後火燒收費站,吸引大批警察趕到。當天深夜,部分在紅磡行動的抗爭者,退入理工大學。在警察看來,抗爭者的堵路行動,香港的各個大學是「暴徒基地」,所以接連發動直接針對大學的進攻。這一次針對理大的,這也是原因之一。

抗爭者16日深夜退入理大之後,17日,在九龍南的抗爭者,「理大」為原點,四處出擊,在尖東、尖沙咀、佐敦、何文田等地,繼續堵路,因為這個區域連結九龍和香港島,戰略意義十分重要。示威者四處出擊堵路,警察上陣打跑追,驚心動魄的「理大戰役」,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我們一會兒具體說戰役,其實現在還是在談警察圍困理大的五大原因,剛剛說的是第一個:理大扼守交通要道。因為前後因果聯繫得很多,所以講得也比較多。

第二、香港抗爭者中的「真勇武」 很多人困在理大

那麼警察圍困理大的第二個原因是什麼呢?有消息說,香港抗爭者中的「真勇武」,很多人在理大。

有消息說,警察之所以由最開始的驅趕變成了圍困,是因為在理大內堅持抗爭的,很多人是抗爭運動裡最勇武的一群人。我看連登討論區有貼文透露,香港警方認為,當前的抗爭運動,核心抗爭者,也就是勇武派中的勇武派,有2000~3000人,他們是抗爭中,最激烈最活躍的一群。當中不少人可能困在理大校園。因此警方發動包圍,要逮捕裡面的所有人,並以「暴動罪」指控。

也有觀點分析說,以警察的武力,想攻進理大並非難事,但是警方主要是包圍,並沒有心急要攻進去,這可能是要吸引來更多的勇武抗爭者前來營救,接著一齊被抓捕。警方是打著想「一網打盡」的算盤。

說到「勇武派」,大家已經不陌生。在反送中以前的抗爭中,他們還被和理非陣營割蓆,甚至懷疑是警察派去攪事的臥底。但是在今年這場持續五個多月的運動裡,勇武力量不容小覷。在和理非的活動不能打開局面的情況下,勇武派較為激烈的作法,也確實對吸引國際關注發揮了巨大作用。上週,美國參議院加速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是因為勇武派為周梓樂的死,還有女性抗爭者在警署被輪姦的事,因憤怒發起了全港堵路,敦促調查和回應訴求,港府不以政治方式解決,繼續鐵腕鎮壓,因此事件升級再次引起國際關注。

上面只是一個例子。所以,警察可能認為,打掉香港這勇武的一群抗爭者,運動可能也就會很快平息。但是從連登討論區大家的反應來看,他們都覺得,當局這麼做,只能刺激更多的「和理非」,轉化成新的勇武派抗爭者。

17日被困在理大的勇武派抗爭者中,我們看到了這樣的故事。很多年輕抗爭者走投無路下,開始寫遺書。媒體Medium刊登了一篇17日的遺書,大概內容是這樣的:我預計今天走不出去了,遺書放到了安全的地方,有的人以為做勇武很爽,其實每次都很心驚膽戰,他們的小分隊已經由8個人變成了3個人,每次行動前大家都要在網上看看這幾個月抗爭者被砍被強姦和被自殺和挨槍子的事,這樣才夠膽量和憤怒去拋汽油彈,他並說進入理大從來都沒後悔過,現在死守是因為無路可退,而這個退不止是指離開校園,是指理想沒有希望,他最後說,大意是,寧願與他眼中的壞人同歸於盡,因為不想再看到有人被姦被殺,《遺書》的最後屬名是「浩仔」。也許他的這份遺書,代表了當中一些「真勇武」抗爭者的想法。

第三 當局最近連續放話 要加緊打壓

警察死死圍住理工大學的第三個原因,是因應當局高層加緊打壓的指示。我們看到,上週,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環球時報》、新華社等,紛紛發聲要升級大壓力度,甚至威脅出兵支援港警,而習近平作為當局最高領導人,也在巴西首次就香港發聲明,成止暴制亂是香港現在「最緊迫」任務,香港政府二把手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也提到,要用「更果斷」的措施止暴制亂,如此種種,促成了當前的緊張形勢,包括這場「理大戰役」。

第四、盧偉聰退休 更狠的鄧柄強接棒

還有重要的一點,第四點原因,原警務處一哥盧偉聰已經退休,被外界認為更加「心狠手辣」的原警務處副處長鄧柄強,11月18日正式上任,而在此前的11月17日,他已經親自督陣對理大的包圍行動。此前,54歲的鄧柄強已經不止一次傳出與元朗黑社會有來往,為外界熟知的就是721元朗白衣人事件,香港就有消息說事件策劃有鄧柄強的份。

不說遠的,就在11月17日包圍理大的行動中,在鄧柄強的指揮下,行動從驅散改成包圍,從首次發射震撼彈到揚言開實彈槍射擊,並直接抓捕或驅逐記者和義務急救人員,似乎要把理大校園變成一座死城。新官上任三把火,鄧柄強一展身手,理大危機,也就這樣被促成。

第五、川普受彈劾困擾 中共或藉此時機升級打壓

8月上旬,中共也是揚言出動武警和士兵打壓香港運動,但是美國總統川普接連幾篇推文,要求中共人道解決,並以貿易協議相威脅,後來中共和港府當局的鎮壓腔調放低,外界認為這與川普總統的施壓有很大關係。

但是發生「理大戰役」的這一刻,美國總統川普正身陷國內「彈劾」圍攻之中,無暇東顧,或者說,牽扯了他一部分精力,從這一點上講,美國左派是幫了中共一把。

另外一點,美中兩方又正處在或許能很快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關鍵時刻,美方可能會有所顧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當局試圖強力鎮壓將運動打壓下去,重點就是大學裡那些抗爭強硬派人士,也就是勇武者。

而《紐約時報》也在17日刊文,爆料內部文件,說習近平促成新疆再教育營,作為當前美國主要的左派刊物,《紐時》在香港緊張時刻發出這篇報導,有涉嫌幫助北京當局轉移視線的嫌疑。

這些原因,或許都對警察在香港加緊打壓起到了助攻的作用。

以上五點原因,是分析警察圍困理大校園的原因。

其中第五點原因,就是國際環境的影響,其實也不完全是無力的。說川普無暇東顧,似乎也不盡然,18日他還向朝鮮金正恩喊話,敦促達成無核化協議。這說明,川普也不是沒機會關注香港。不管怎麼說,我們看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是代表川普政府發聲,稱中共如果對香港採取軍事行動,川普不排除任何形式的回應。美中兩國國防部長在近日談判中,美國國防部長也對中方提出了香港問題。

美國白宮一名高級官員,也在後來譴責香港警察使用不合理武力對待示威者。

英國政府的外交及國協事務部也在18日發出聲明,指出對香港政府動用升級「暴力手段」表達嚴正關切,並要求受傷示威者可以得到適當治療,而且希望所有離開抗爭環境的人,能夠得到「讓路放行」,要港警結束暴力,儘快展開有意義的政治對話。

對於英美的關注,中共官方和媒體發出回應,依然是強調抗爭者的暴力行為,反對外國勢力干涉香港事務。

好,有關圍困香港示威者的可能原因,我們就介紹到這裡。下面我們來講講,17日和18日,理大發生的具體事件。

理大戰役舉世關注 全過程梳理

17日大約中午時分,面對以理大為據點四散堵路的抗爭者,香港警察開足馬力驅散。過程中,相當一部分在外面的抗爭者被一路逼進理工大學校園。據報,當時撤入理大的抗爭者數以千計。而即將接棒警隊一哥的劉炳強親自到前線督戰,很快把驅散策略調整為包圍。

《明報》引述消息說,17日,香港警察調去4個警區的應變大隊,總警力達到2,000人,封鎖四周幹道切斷外界支援,並且指警方有九成機率不會攻入理大,宣稱要「圍到裡面的人主動投降,圍它個十天八天」,要「一網成擒」。

為了打擊抗爭者,警方持續使用武力。

下午2點半左右,警方首次在鎮壓反送中運動裡使用了「音波炮」,該音波炮被放在裝甲車頂部,音波持續時間約3秒。這種武器發出的聲浪分貝最高可達152,距離最遠可至3000米。可用於遠距離通訊或驅散、干擾。被施加者能感到頭痛,甚至損害聽覺。

而「震撼彈」又稱閃光彈或致盲單,爆炸時閃光強烈並且聲音可高達180分貝,能對人的感官系統進行干擾,被施加者可在半小時內暫時失去聽覺或視覺。

警方也使用出動兩台水炮車,當中一台的水柱打到了《癲狗日報》一名記者的頭部,造成其顱內出血,緊急送到醫院。

此外,警方大量使用催淚彈和橡膠子彈自然不在話下。他們平舉槍口朝人群射擊,造成了很多人受傷。

17日下午4點,在理大附近,有人拍到警察端著疑似AR-15的真槍實彈的突擊步槍。類似警方持步槍的場景,當天在其它地方還有好多。

而抗爭者一方,使用的還是磚頭、彈弓、弓箭和汽油彈等,進行還擊。有一名警察聯絡處的人小腿被弓箭射中,這也是首次有被箭射傷的情況被報導,也有警察被學生抗爭者用彈弓發射鋼珠打中面罩,但人沒有受傷;另有一名記者,據說被路障上的釘子刺傷腳掌。美國CNN還收到一張照片,是在校門附近的一個煤氣罐,上面還被綁著許多釘子,但CNN說無法證實著是不是爆炸裝置,或是否含有揮發性氣體。有警方發言人給CNN說辭,稱示威者會使用煤氣罐對抗。

在17日下午雙方對峙的過程中,警方還跟抗爭者打心理戰,勸說他們放棄抵抗,例如,要他們從校園東北方向,靠近李兆基樓Y座的出口離開,但是當一些抗爭者準備從這個出口走的時候,又被警方密集的催淚彈擋了回去。還有一些人雖然出去了,但立即被警察抓捕。

入夜以後,大概9點鐘,在東北出口陷入膠著之際,校園南側正門對出的紅隧天橋,警察似乎準備強攻進入校園,以催淚彈和各種鎮暴彈的掩護下,一輛價值600萬元的銳武裝甲車試圖突破前方抗爭者設置的路障和傘陣。就在接近抗爭者防線的時候,多枚汽油彈從不同方向砸向裝甲車,在熊熊烈火下,裝甲車不得不向後撤退。這輛裝甲車後來被車運走,有消息說其內部組件有損壞,有報廢的可能。

隨後不久,大陸《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發文呼籲,要香港警察用真槍鎮壓,作為中共喉舌的胡錫進,這代表了當局在反送中運動來,首次明確表示要使用實彈鎮壓。

雙方對峙到了17日深夜,警方發表聲明說:「暴徒們如果繼續這種危險的行為,我們會在別無選擇下,使用所需的『最低武力』——包括『實彈射擊』!」

不久之後,大約到了18日凌晨,香港警務處又發聲明,要守在理大的抗爭者放棄抵抗撤出,但與此同時,警方繼續封鎖校區,學生根本無法出去。有媒體報導說,這已經違背了網開一面、驅離為主的鎮暴原則。

火光、黑夜、拿真槍的暴力機構人員、口口聲聲喊暴徒的當局、與當局溝通希望對學生網開一面的民眾,所有情形,恍惚讓人感覺這不是香港,而是30年前的北京。

根據解密資料,8964在天安門廣場,軍人告訴學生從廣場一角撤離,可就在學生走出廣場之後,有一批人在天安門廣場之外不遠的士兵包圍圈裡,被開槍屠殺,也發生了坦克碾人的事件。此夜的理工大學校園,與那時的背景天安門廣場,還相差多遠呢?

有媒體拍到,17日深夜,一隊防暴警路過民居,被市民大罵,有防暴警察回應說:你們不要走啊,我要六四重演!

除了針對學生抗爭者的行動,現場新聞直播畫面也顯示,有不少急救人員、記者被警方拘捕,在一張照片中我們看到,這些人手被反向綑綁,坐在地上。這種種作法,無異於人道災難。

面對可能一觸即發的流血事件。香港全城乃至全球,都把目光投向香港,如果運動經歷五個多月後,世界各國都不能阻止六四再次重演的話,那將是全球的恥辱。

18日凌晨1點,《蘋果日報》報導,警方表示所有從理大離開的人士都會被拘捕,除非能夠出示有效的記者證明文件。

凌晨1點55,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表示,校內幾乎斷水斷糧,正面對人道災難狀態。

凌晨2點多,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和多名泛民主派議員凌晨到理工大學門前,呼籲雙方克制。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向警方提出進入理大帶走願意離開的人,但被警方拒絕。

凌晨3點,也有報導說是4點,在佐敦,警方稱押解一個被捕女子時,有人要劫走女犯,警察說在生命威脅下開了3槍實彈,說初步相信沒有打到人。

凌晨4點,仍有抗爭者留守,知道警察又配備步槍,最壞的情況是六四重演,他稱自己已經做了最壞打算。

醫管局在凌晨表示,說17日當天接收到10名傷者。但很可能當時在理工大學內的一些傷者,還有其他一些被捕人士,沒有及時送往醫院。

18日清晨,身為理大校長的滕錦光,發出視頻講話,說得到警方保證,說校園裡的人不使用武力,警察也不使用武力。讓校園裡的人和平離開,還說願意同和平離開的人去警署,讓他們得到公平對待。對於為什麼沒有親身到校園,滕錦光說遭到警方阻止。滕錦光的視頻講話遭受了質疑和炮轟。

抗爭者與警方通宵對峙,到清晨5點半,警方一度攻進校園,雙方再次爆發激烈衝突,有抗爭者喊全城戒備,有人以汽油彈還擊,但還是有抗爭者最終被警方速龍小隊逮捕。稍後警方後撤,據報沒有繼續深入。後來我們從很多畫面中看到,警察對被捕的抗爭者非常粗魯,使用警棍瘋狂毆打,類似畫面很多。

早上7點08分,我們看到了這張照片,顯示不少抗爭者在校內休息的情景。他們大多數人已經鏖戰了一天,沒有休息。

由於受外界壓力,警方之前宣稱用實彈射擊的腔調有所放低,而是對媒體說:「將以圍城渴殺的方式,逼迫理大暴徒投降。」

香港主權移交後的首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後來表示,呼籲各方克制,停止暴力,和平解決理大事件,希望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令警方停止使用致命武器,讓理大內所有人和平離開。

到了11月18日下午,理大學生會表示,當時校園內還有五六百百人,其中至少三百多人是理大的學生。另外還有10歲出頭的小孩。

為了解圍理大,香港多區有市民上街聲援。來自香港的消息說,有數以萬計的人是以前從未上過抗爭前線,他們戴著一般的口罩就出來了。不少人朝理大的方向行進。有人開私家車前往救援,在路上被警察截查,甚至有畫面拍到,警察朝私家車方向拋擲催淚彈,而現場人士很多沒有防護裝備。在油尖旺等區域,又有不少抗爭者堵路,也有市民在漆咸道南與金馬倫道交界處聚集,遭到警方施放催淚彈。晚上仍有大批市民沿彌敦道聚集,人潮從旺角延伸到尖沙咀。

根據一家叫「TVE新壹電視」的消息,香港各區上街抗議,試圖為理大解圍的民眾,超過了100萬人次。

對峙到了晚上8點多的時候,由於校門都被封鎖,《蘋果日報》報導有一百多人通過繩索順著漆咸道南的一個天橋爬下去,由趕去支援的摩托車載走。但是這個逃離路徑後來被警察發現,已被堵塞。此外,也有民眾爆料,有警察騎摩托車假扮示威者。

在此前,不斷有抗爭者試圖衝出校園,但是被警察用催淚彈、水炮車堵了回去。由於水炮車中含有有害水劑,因此被水炮車的藍色水劑衝過的至少100多人中,有40多人出現了低溫症狀。這張圖片顯示的,就是被水炮車藍色水劑沖到的人,在清洗身體。其中有一名16歲少年,中了3次水炮,沖洗完後,再次踏上前線。另外由於警方鎮暴彈的射擊,有至少3個人眼部受傷,更多人面部和手腳受傷。

為了給理大解圍,外圍的市民抗議持續到18日深夜,有至少60多人被捕,他們很多人跪在地上,雙手反鎖。甚至有報導說在一處還發生了人踩人的事件。當時還有槍聲和閃光,還不能確定是否警方發射實彈。據報道,有人手被踩斷。

在18日白天持續的對峙,到了接近傍晚時分,漸漸出現轉機。

傍晚起,有救護人員陪同校園內的傷者一一走出校門,到晚上9點,有約70人向警方自首。

由於校內還有大約100名來自全港40多個中學的中學生,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和30多名中學校長與警方斡旋,試圖帶學生離開。最終在19日凌晨,此前已到場的50多中學校長,還有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等人,帶領約100名留守校園的學生抗爭者步出校園,其中超過一半的人在18歲以下,18歲以下的被警察拍照記下資料後可暫時回家,18歲以上的被即時拘捕。可當時仍有部分抗爭者決定留下。但曾鈺成表示,只要他們願意和平離去,保證有法律保障。

而在19日凌晨在場的,還有理大校長「滕錦光」,在衝突接近兩天後,他終於抵達現場,說對校園受到嚴重破壞,感到難過。

此外,18日當天還有香港高院判「禁蒙面法」違憲,警察不再執行「禁蒙面法」的比較重大的消息。另外,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再次就香港表態,呼籲林鄭月娥就近日的示威活動進行獨立調查。

目前,之前在理大留守的學生,有一大批人已經出走。「理大戰役」,從現在情況看,也逐漸平息。但香港這場示威運動,和警方的打壓行動,不會就此歇止。有關消息,請關注本節目的接續報導。

那感謝您的收看,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那下次節目,再見啦!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評論
2019-11-19 3: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