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為孟晚舟報復加拿大 激怒了幫助中國發展的加拿大專家

40年來致力加中友好 專家提反擊中共策略

人氣: 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一名曾花數十年時間,致力於加中友好關係,並幫助中國發展的加拿大專家,現在後悔了。她認為,加拿大必須重新定位對華政策。

麥凱格·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女士是渥太華大學科學、社會與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也是亞伯塔大學中國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她於2014-16年擔任過加中友好協會副主席。上週,她在加拿大知名智庫麥克唐納-勞里爾研究所(MLI)網站發表長文,敦促加拿大政府對中共政府採取強硬措施。

「在政府和學術界任職40年來,我一直在科學技術領域於中國合作。」 麥凱格·約翰斯頓在文章中寫道,「但是,(中方)為報復華為高管孟晚舟被抓,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被扣押,謝倫貝格(Robert Schellenberg)和范瑋(Fan Wei)被判死刑。這成了我對中國(中共政府)評價的轉折點。」

她說,自1950年代以來,加拿大一直通過實際援助的方式,幫助中國發展壯大。這些努力及友好關係,看起來還比不上孟晚舟重要。

該文提到,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當局不但針對加拿大人,它也在踐踏其他人群的權利,包括超過100萬維吾爾人被監禁和洗腦;人權活動家及其律師入獄;「一帶一路」項目中的債務陷阱和港口收購;威脅台灣以及最近對香港人要求民主行動的壓制。

「作為神州大地幾十年的朋友,」 麥凱格·約翰斯頓寫道:她認為中共當局的行為已經在要求「我們重新評估和重新設定對華政策」。

四項對華政策目標

該文提出了四個主要的政策目標:盡快使那4名加拿大人返回加拿大;扭轉中方不公平、不適當的貿易行為;向中共政府表明,其不適當的報復終將為其自身帶來負面後果;重新部署加拿大在亞洲的業務。

加拿大政府一直在努力達成前兩個目標。麥凱格·約翰斯頓稱,她支持政府的這些努力,但是,第三及第四個目標需要有行動,「我們決不能被中國(中共政府)的好鬥性行動嚇倒。相反,必須讓北京清楚地明白,對加拿大採取無理行動會產生負面後果。我們必須捍衛加拿大的民族氣節,促使中共政府在採取更多(報復)行動前三思。」

她認為,中共當局的報復行動已經使4名加拿大人及許多加拿大農業企業「遭受巨大傷害」,現在不是推動加中新業務或開闢新合作渠道的時候。

拒絕華為

儘管主要目標是確保被關押在中國的加拿大人獲得釋放,但麥凱格·約翰斯頓在文章中建議,無論中共政府的「人質外交」結果如何,加拿大都應該採取更強措施,包括阻止華為參與5G網建設,限制與華為在研究上的合作;加強對中國農產品進口的審查,並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尋求新的合作夥伴,以減少對中國市場的依賴。

她寫道:「加拿大是『五眼』 情報共享聯盟的重要成員。我們將來網絡的參與者對我們的安全至關重要,如果我們允許一家中國公司在其設備上傳送『五眼』情報,那將是嚴重的危害,其他參與國根本不會與我們充分分享其情報。」

麥凱格·約翰斯頓認為,加拿大會有很多機會,通過與該地區志趣相投的盟友開展貿易、國防、研究及其他形式的合作,加拿大可以降低中共政府可以施展影響力的能力。她表示,加拿大必須有一項全面的印度太平洋戰略。

執行「馬格尼茨基法」

該文章稱,康明凱和斯帕沃爾已經被中方拘留了超過11個月,他們一直不能見律師。如果中共當局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對他們提出正式起訴,那麼很明顯,中方無意很快將他們釋放。那時,政府應「啟動我們的《腐敗外國官員受害人正義法案》(馬格尼茨基法)」。

麥凱格·約翰斯頓解釋道,如果有任何案例需要根據加拿大的「馬格尼茨基立法」採取行動,那就是中共當局拘留康明凱的個案。康明凱當時是一名在休假的外交官,其外交責任與該立法的第4(2)節有關,該節描述了何種情況下可以根據該法案採取行動。

按加拿大的「馬格尼茨基法」,可以採取諸如簽證禁令、凍結或扣押相關官員資產等措施。許多中共官員在加拿大擁有金融及房地產等資產,在這種情況下,它可能涉及中共國家安全部的官員,以及其他參與審批過程中的官員。具體涉及的人將由政府決定。

「我知道,這項措施會引起北京方面的反對,」 麥凱格·約翰斯頓寫道,但此舉與中共無理拘留加拿大人有關。而且,這也會影響中共特別關心的「國際聲譽」。

除了啟動「馬格尼茨基立法」制裁中共踐踏人權的官員外,該文還提出如下行動措施:

增加中國人在加拿大房購買房地產的成本,或乾脆禁止他們購買房產;

讓那些為參加2022年中國冬季奧運會、在加拿大集訓的中國運動員回國;

提前三年半將中國的熊貓送回去;

停止策劃在2020年舉行的、標誌著加拿大承認中國50周年的活動;

審查是否退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引入類似於澳大利亞的《外國影響力透明法》的立法。

顯然,與中國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該文章認為,是中共當局的行動迫使加拿大調整對華政策。

麥凱格·約翰斯頓認為,加拿大需要認清新的國際形勢,並採取行動保護加拿大公民和加拿大企業。否則的話,只會被別人看低。

「我投入了數十年的個人努力來改善加中關係。但是,對無辜加拿大人的不公正拘留,促使我公開反對此卑鄙行為。」 麥凱格·約翰斯頓寫道。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