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为孟晚舟报复加拿大 激怒了帮助中国发展的加拿大专家

40年来致力加中友好 专家提反击中共策略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一名曾花数十年时间,致力于加中友好关系,并帮助中国发展的加拿大专家,现在后悔了。她认为,加拿大必须重新定位对华政策。

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女士是渥太华大学科学、社会与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也是亚伯塔大学中国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她于2014-16年担任过加中友好协会副主席。上周,她在加拿大知名智库麦克唐纳-劳里尔研究所(MLI)网站发表长文,敦促加拿大政府对中共政府采取强硬措施。

“在政府和学术界任职40年来,我一直在科学技术领域于中国合作。” 麦凯格·约翰斯顿在文章中写道,“但是,(中方)为报复华为高管孟晚舟被抓,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被扣押,谢伦贝格(Robert Schellenberg)和范玮(Fan Wei)被判死刑。这成了我对中国(中共政府)评价的转折点。”

她说,自1950年代以来,加拿大一直通过实际援助的方式,帮助中国发展壮大。这些努力及友好关系,看起来还比不上孟晚舟重要。

该文提到,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共当局不但针对加拿大人,它也在践踏其他人群的权利,包括超过100万维吾尔人被监禁和洗脑;人权活动家及其律师入狱;“一带一路”项目中的债务陷阱和港口收购;威胁台湾以及最近对香港人要求民主行动的压制。

“作为神州大地几十年的朋友,” 麦凯格·约翰斯顿写道:她认为中共当局的行为已经在要求“我们重新评估和重新设定对华政策”。

四项对华政策目标

该文提出了四个主要的政策目标:尽快使那4名加拿大人返回加拿大;扭转中方不公平、不适当的贸易行为;向中共政府表明,其不适当的报复终将为其自身带来负面后果;重新部署加拿大在亚洲的业务。

加拿大政府一直在努力达成前两个目标。麦凯格·约翰斯顿称,她支持政府的这些努力,但是,第三及第四个目标需要有行动,“我们决不能被中国(中共政府)的好斗性行动吓倒。相反,必须让北京清楚地明白,对加拿大采取无理行动会产生负面后果。我们必须捍卫加拿大的民族气节,促使中共政府在采取更多(报复)行动前三思。”

她认为,中共当局的报复行动已经使4名加拿大人及许多加拿大农业企业“遭受巨大伤害”,现在不是推动加中新业务或开辟新合作渠道的时候。

拒绝华为

尽管主要目标是确保被关押在中国的加拿大人获得释放,但麦凯格·约翰斯顿在文章中建议,无论中共政府的“人质外交”结果如何,加拿大都应该采取更强措施,包括阻止华为参与5G网建设,限制与华为在研究上的合作;加强对中国农产品进口的审查,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减少对中国市场的依赖。

她写道:“加拿大是‘五眼’ 情报共享联盟的重要成员。我们将来网络的参与者对我们的安全至关重要,如果我们允许一家中国公司在其设备上传送‘五眼’情报,那将是严重的危害,其他参与国根本不会与我们充分分享其情报。”

麦凯格·约翰斯顿认为,加拿大会有很多机会,通过与该地区志趣相投的盟友开展贸易、国防、研究及其他形式的合作,加拿大可以降低中共政府可以施展影响力的能力。她表示,加拿大必须有一项全面的印度太平洋战略。

执行“马格尼茨基法”

该文章称,康明凯和斯帕沃尔已经被中方拘留了超过11个月,他们一直不能见律师。如果中共当局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对他们提出正式起诉,那么很明显,中方无意很快将他们释放。那时,政府应“启动我们的《腐败外国官员受害人正义法案》(马格尼茨基法)”。

麦凯格·约翰斯顿解释道,如果有任何案例需要根据加拿大的“马格尼茨基立法”采取行动,那就是中共当局拘留康明凯的个案。康明凯当时是一名在休假的外交官,其外交责任与该立法的第4(2)节有关,该节描述了何种情况下可以根据该法案采取行动。

按加拿大的“马格尼茨基法”,可以采取诸如签证禁令、冻结或扣押相关官员资产等措施。许多中共官员在加拿大拥有金融及房地产等资产,在这种情况下,它可能涉及中共国家安全部的官员,以及其他参与审批过程中的官员。具体涉及的人将由政府决定。

“我知道,这项措施会引起北京方面的反对,” 麦凯格·约翰斯顿写道,但此举与中共无理拘留加拿大人有关。而且,这也会影响中共特别关心的“国际声誉”。

除了启动“马格尼茨基立法”制裁中共践踏人权的官员外,该文还提出如下行动措施:

增加中国人在加拿大房购买房地产的成本,或干脆禁止他们购买房产;

让那些为参加2022年中国冬季奥运会、在加拿大集训的中国运动员回国;

提前三年半将中国的熊猫送回去;

停止策划在2020年举行的、标志着加拿大承认中国50周年的活动;

审查是否退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引入类似于澳大利亚的《外国影响力透明法》的立法。

显然,与中国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该文章认为,是中共当局的行动迫使加拿大调整对华政策。

麦凯格·约翰斯顿认为,加拿大需要认清新的国际形势,并采取行动保护加拿大公民和加拿大企业。否则的话,只会被别人看低。

“我投入了数十年的个人努力来改善加中关系。但是,对无辜加拿大人的不公正拘留,促使我公开反对此卑鄙行为。” 麦凯格·约翰斯顿写道。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