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思歷史 柏林牆和社會主義帶來的罪惡

圖為1989年東德人聚集在柏林牆上,慶祝結束分離。(Steve Eason/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人氣: 3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有些人用大錘,有些人徒手,1989年11月9日晚上,歡樂的人們開始推倒柏林牆,這是一個臭名昭著的屏障,將家庭、城市和國家分隔開來。即使我們慶祝這一標誌性時刻,但柏林牆的道德意義卻鮮為人知。」美媒的一篇評論文章說。

艾恩蘭德研究所(Ayn Rand Institute)的董事、高級研究員埃蘭·喬諾(Elan Journo)11月9日在《國會山報》上發表評論文章,披露了社會主義統治下東德的罪惡。

喬諾說,柏林牆是在一個具有深遠破壞力的政治思想指導下建立,並以謀殺式的方式實施,令人震驚的是,現在還有許多人在擁護這一思想。

回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幾年,德國被分為東西兩個部分。西德發展成為一個自由社會,而東德忠於實行社會主義,它們之間的分割線就是柏林。

1949年至1961年間,估計有260萬人逃離東德。究竟是什麼原因呢?

社會主義烏托邦生活是一場噩夢

喬諾表示,東德的社會主義烏托邦生活是一場噩夢。從搖籃到墳墓,這個政權用社會主義理想對人們進行灌輸,即個人的存在是為了服務集體。社會主義經濟計劃本應該超越自由市場,但事實並非如此。西德成為了強大的經濟體,而東德卻還在為生產最基本的消費品而掙扎。

一位學者觀察到,在東德,無論你需要「備件、工業品、食物還是奢侈品,幾乎所有東西都變得越來越難買到」。東德對工業、農業,甚至整個經濟施加控制。此外,它還牢牢控制住媒體。它部署了一個令人恐懼的祕密警察機構「史塔西」(Stasi),以及龐大的監視網絡,以確保民眾的服從。

資料顯示,史塔西被認作當時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報和祕密警察機構之一。史塔西的一句格言是,它是「黨的劍與盾」(Schild und Schwert der Partei),其中黨指的是東德執政的德國統一社會黨,這一格言描述了其在東德政治中的作用。史塔西主要負責壓制國內的政治異議者以及擔任黨對東德民眾的監視工具,這有助於統一社會黨權力的鞏固。史塔西也負責東德的國際情報蒐集,國家人民軍中也有史塔西的單位。

東德時期,大量的人想逃離東德,因為他們希望讓自己的孩子過上更好的生活,並享有決定自己生活道路的自由。這使得東德面臨大量的人才流失。據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數據,僅在1954年至1960年之間,逃離者中就包括「4,334名醫生和牙醫,15,536名工程和技術人員,738名教授,另有15,885名教師以及11,700多名大學畢業生」。自由西方的生活深深吸引了他們。

喬諾說,對於東德而言,人才和人力的流失是一個危機。因為他們需要召集年輕人入伍,需要身體強壯的人在田野和工廠裡勞作,還需要醫生為其「免費」的全民醫療制度服務。人們跨過邊界到西德去意味著他們會受到自由社會生活方式、觀念、書籍和電影的影響。因此,該政權將東德人民變成了一個監獄國家的「囚犯」,不許他們越境。1961年8月13日,東德開始建造柏林牆。

資料顯示,這個可怕的隔離牆總長度大約有167.8公里長,在1962年6月,面向東德方向距牆100米的地方平行設置了一道圍欄。圍欄和牆體之間有一個無人區,這就是臭名昭著的「死亡地帶」(Death Strip),這是一個沒有任何可以提供掩護的通道。通道內設有防汽車障礙、電網、地雷、自動射擊裝置等,還設有瞭望塔、地堡、警犬樁等設施,對強行闖關者可當場擊斃。

喬諾在文章中說,建造隔離牆的解釋直接來自東德的集體主義理想。這個思想是在宣傳,我們每個人都是手足的守護者,每個人都有為公共利益服務的道義責任,每個人的生活和工作都屬於社會。從政治上講,這意味著每個個體的生命由這個政權擁有。基於這一思想,東德有權決定其「囚犯」的職業、生活和未來。他們被禁止離開,為了社會主義,他們被強迫犧牲自己的個人目標和未來。

集體的需求是至高無上的。那麼個人的生活呢?可有可無。

試圖逃離東德意味著冒險。即便如此,仍有十萬多東德人試圖逃跑。早期,有些人通過下水道系統逃出來,直到該政權封鎖了這些路線。有些人冒著彈雨,游過河逃離。還有些人花數月的時間,祕密在隔離牆下面挖隧道。已知的大約有70條隧道,其中一條在東德警察發現前有57人成功逃離。

東德的祕密警察機構「史塔西」抓捕了數千人,並對他們進行了殘酷的審問和關押。「史塔西」也追捕任何試圖逃脫的人。

社會主義政權對生命的漠視

喬諾說,東德政權對人類生命的漠視在當時年僅18歲的彼得·費希特(Peter Fechter)命運中表現得淋漓盡致。1962年8月17日,費希特在試圖越過隔離牆時受到槍擊,倒在了地上。東德衛兵就看著他痛苦的掙扎。費希特身受重傷,痛苦地叫著。西德方面,記者和憤怒的人們眼看著費希特流血而死。

至少有139個人(可能多達600個人)死於試圖逃脫。許多人都在30多歲,20多歲,甚至更小,還有好長的人生要走。然而,對東德政權而言,他們的生命一文不值:為了集體的利益,他們有必要做出犧牲。

喬諾稱,在今天的美國也看到了一股推動「民主社會主義」的力量,其基礎是東德政權背後的同一個集體主義前提論。

就像在東德一樣,社會主義這個邪惡的思想在任何地方都剝奪了個人對其生命的主權。就像其在東德帶來了柏林牆,社會主義所到之處都會帶來威權者,並武裝他們。

喬諾呼籲當今民眾,要通過充分理解並消除社會主義所包含的思想,來認真對待柏林圍牆的道德含義。#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1-10 7: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