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奴工」買賣的罪惡(1)

人氣 1560
標籤: ,

【大紀元2019年12月11日訊】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法輪功學員被任意抓捕、非法勞教,被當做奴隸買賣,強迫高強度做奴工,還遭酷刑折磨。

當時中共的670所監獄、310所勞教所(收容人數31萬)隨之驟然大幅超員。

2001年,中國國務院又批准在全國新建120所大型現代監獄,分別容納3,000人、5,000人、1萬人,並規定在2005年全部竣工。

各地的監獄、勞教所因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不斷獲得中共的巨額撥款,改建、擴建了監區。

遍布中國的一千多家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現代奴工,日日夜夜在最惡劣的工作環境中,從事著有損健康甚至危及生命的工作;那些感染了結核病、皮膚病、肝炎、性病等傳染病的在押人員得不到有效的隔離與醫治,仍被迫繼續生產勞作,從兒童玩具到床上用品,從時裝到內衣,從化妝棉籤到牙籤、衛生筷……偽劣、有毒和被病毒污染的奴工產品被銷往世界各地,進入千家萬戶。

迫害與監獄企業的增長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各地監獄、勞教所普遍資金匱乏,設施破舊不堪,相當一部分瀕臨破產。即便是中共司法部直轄的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1999年10月以前,連年虧損,連電費都入不敷出。

迫害法輪功開始後,中共向監獄、勞教所注入巨資,以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

2003年,中共司法部更用監企分離來刺激監獄產業增長,以用巨額利潤調動監獄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積極性,保障其專政功能。中共全額保障監獄經費,國家作為監獄企業的投資者,全部產權歸屬監獄,對監獄企業免徵企業所得稅和土地使用稅,並「先徵後返」增值稅。

監獄企業藉此優惠政策,用國家提供的土地、廠房、設施和無償的奴工,做起了幾乎是無本的買賣,吸引了大量的外資合作,成為盈利、出口創匯單位。中共的監獄企業開始高速增長。

河南許昌市和禹州縣是中國假髮製品最多的地方,這裡有64家企業生產假髮製品,而河南瑞貝卡在該行業中規模最大。勞教所的廉價勞動力支撐了河南省毛髮製品的出口量高速增長。

1995年以前,此類產品年出口僅1,000萬美元左右,1996年增至4,525萬美元,1999年首次突破1億美元,而1999年正是江澤民政府開始全面鎮壓並非法關押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年。

到了2002年前10個月,河南省毛髮製品出口額更增至1.3886億美元,形成產值高達10億元的大產業,成為了世界上最大的毛髮製品生產基地,毛髮製品行業實現連續數年均近30%的增長速度,生產的發製品占全世界市場份額的1/4左右。

不過,許昌第三勞教所製造各種假髮,出口世界各國,明明是人工製造的假髮,總要打上牌子,寫上百分之一百的真髮。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的驅使下,獄警更以每天20小時以上的超極限奴役和令人髮指的酷刑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並榨取其血汗。

為緩解加工廠人力的不足,許昌第三勞教所還以每人800元的價格從其它勞教所(如北京遣送站及北京勞教所)「購買」法輪功學員,甚至不斷地從各地祕密綁架大批法輪功學員充做奴工,肆無忌憚地榨取他們的血汗。

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警察沈建偉曾經講:「三所在前一段已無法維持,就要解散時,綁架來了法輪功學員,以每名2萬元的撥款作為「轉化經費」(逼迫人放棄修煉)。」

借此機會,三所以其中800萬元的撥款建樓房,獎勵迫害賣力的警察。現在,三所還以每名800元的價格買法輪功學員,榨取他們的血汗,為勞教所提高產值。在這裡,誰要喊一聲「法輪大法好」,馬上會受到各種酷刑摧殘。

因迫害法輪功「有功」,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受到中央政法委和「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辦公室獎賞,還被評為「國家級文明單位」;曾於2003年用酷刑「約束衣」迫害女法輪功學員的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也被司法部表彰,其「轉化」殘害學員的「先進經驗」還在全國勞教系統得以推廣。

幾年下來,很多監獄、勞教所同時經營不同的生產企業,甚至通過大規模兼併、融資,發展成跨領域、跨地域的大型集團企業。勞改產品也今非昔比,不再限於昔日手工作坊加工的衛生筷、聖誕節飾品之類的小打小鬧,而是覆蓋汽車、機械、電力、電子、化工、建材、製藥、日用品、農、林、牧、礦等各個領域行業。

以監獄企業發達的山東省為例,山東里能集團下轄六個監獄,有7個子公司,覆蓋電力、煤炭、水泥、機械、農業、運輸等行業,並經營投資、營運、建設等項目,集團資產近百億,被授予「國家一流電力企業」,被評為山東省百強企業集團,並進入全國大型企業五百強。

2006年山東省的GDP增長率為15.3%,居全國之冠;然而,同樣引人注目的是,山東省居民的平均收入卻很低,以GDP增長率高達17.4%的濟寧市為例(有濟寧監獄的多個煤礦企業),該市居民的平均收入卻列全省倒數第二。監獄企業對奴工血汗的瘋狂榨取和對正常企業和勞工市場的強烈衝擊,從中可見一斑。

奧運期間 販賣法輪功學員瘋狂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北京勞教所、調遣處劫持了大批法輪功學員,也是販賣法輪功學員的最瘋狂時期。轉賣到外地勞教所迫害往往涉及金錢交易,如「賣」給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每人800元至1,000元,在那裡強制法輪功學員從事繁重的強力奴工勞動。這些學員在外地都遭受非人的迫害和奴役。

法輪功學員華府中使館前集會,抗議中共以奧運為藉口加劇迫害。(明慧網)

被販賣到遼寧馬三家勞教所

2008年至2009年,從北京調遣處和勞教所分五批,祕密押往惡名遠揚的遼寧馬三家男女勞教所一百多名學員,這些學員每兩個人被用手銬銬在一起,有的學員的嘴被膠帶封住,關進用布簾嚴密遮擋門窗的汽車裡,被武裝押送到馬三家,學員到了之後才知道是什麼地方。

2008年,從北京轉移到馬三家勞教所的五六十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們一下車,便高呼「法輪大法好」,被以劉勇(男)為首的警察用手銬吊起來。

馬三家勞教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採用吊銬、上抻床,電棍電擊腋下、大腿根內側、頭部等敏感部位,或用手銬把法輪功學員吊起來幾天幾夜。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酷刑,有許多人受到過嚴重的迫害。

2008年4月29日,馬三家勞教所從北京大興調遣處買來3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每名花1,000元。2008年6月4日,該所從該處又買來6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2008年7月14日,再從該地買來4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2009年3月28日,第五批從北京買來40名法輪功學員、10名其他勞教人員。

2009年11月19日第六次在北京勞教院女所4隊至9隊買來13名勞教人員、17名法輪功學員……2010年2月17日,該院女所從遼寧省葫蘆島市看守所以每人花1,000元買來40名女傳銷人員(全是外省人員),她們沒有拘留證、沒有勞動教養決定書。

酷刑演示:多根電棍電擊。(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鄭旭軍,1996年獲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碩士學位,同年開始攻讀博士,國家電力部科技進步三等獎獲得者。

2008年2月,昌平國保大隊綁架鄭旭軍、蘇南夫婦到昌平一洗腦班,後送看守所並再次勞教兩年半,又經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賣」到遼寧省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夫妻分別關押在男女勞教所。

在馬三家勞教所,鄭旭軍被長期罰站、不讓睡覺、奴工勞動、毆打、電擊等。一次,他被五六個警察電擊一個多小時後,獄警李猛又對他單獨用刑。他被電刑後又被罰在大廳面壁站立,除吃飯上廁所時間外,幾乎全天站立,午夜12點睡覺,早晨5點起床再站,如此持續一週。

他在三大隊兩次被警察用電棍電擊,每次參與的警察至少七八人。他們把鄭旭軍雙手銬起來,將他整個人踩在地上,四五個警察拿高壓電棍電他的頭、脖子和其它裸露的部位,每次半個小時以上。

鄭旭軍的妻子蘇南,原解放軍總裝備部二炮計量站文職幹部,被綁架轉送到馬三家勞教所後,被強制勞動,逼迫看誣蔑法輪功的東西,強制轉化。出獄後蘇南因身體嚴重損傷,只能由70多歲的老母親和老父親照顧生活。

被販賣到湖北勞教所

2008年奧運會期間,北京有許多法輪功學員以每人幾百元的價格被「賣」到湖北勞教所繼續迫害。中共勞教所把被勞教的人員作為奴隸,肆意迫害並強迫他們無償做繁重的勞役以牟取暴利。在那裡強迫勞動,早出晚歸,中午只有十幾分鐘的吃飯時間,高強度、高定額、超時地無償勞動,完不成定額還會反扣錢。

盧富蓮牙齒被撬掉。(明慧網)

盧富蓮,北京市延慶區香營村人,53歲。2008年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裡,盧富蓮撕掉勞教票,絕食抗議迫害。她被轉到湖北女子勞教所,被綁在「死人床」上20多天。她只要一動,就被打。

期間,盧富蓮的臉、身上到處是傷。她堅持煉功,獄警就把她的腿雙盤上後,把整個人捆上,嘴裡塞上擦地用的髒布,又用膠帶纏上,不讓她喊「法輪大法好」,從早上5點到下午5點一直被捆著。

獄警王宏芳、汪芹指使吸毒犯用撐子塞在盧富蓮嘴裡,把嘴撐開,然後大杯大杯地往肚裡灌水,灌了大約半小時,盧富蓮的肚子被撐得鼓鼓的。灌的時候,她有時喘不過氣來,但那些人不管她的死活,只是一個勁地灌。

盧富蓮要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們就指使吸毒犯于豔紅、周瓊等人把她按倒在地,捆上,往嘴裡塞進髒布,頭上纏上膠帶。盧富蓮不讓她們塞東西,她們就用東西撬她的牙,把兩顆門牙給撬掉了(見照片)。她們還把她按倒在地,用腳踩她的腿、腳,使她的腿、腳腫得很厲害,走不了路。

盧富蓮用絕食反迫害,她們就給她野蠻灌食,把管子從鼻子插到胃裡,故意來回抽,還不讓她睡覺、長期罰站來折磨她,甚至24小時站著不讓睡覺,一動就打。

吸毒犯于於豔紅踢她的腿,她的下身被踢得紅一塊紫一塊,腫得很高。在湖北女子勞教所的一年多的時間裡,盧富蓮生命垂危、骨瘦如柴,才被提前釋放回家。

北京法輪功學員王玉紅。(明慧網)

王玉紅於2008年7月9日被賣到湖北女子勞教所,不讓睡覺,罰站,從早上7點站到晚上12點。

警察和幾個保安把她用很多根繩子捆綁在椅子上,再把木塞塞進嘴裡,然後用很粗的膠皮管子從鼻孔插進去後,再拔出來,然後再插進去,再拔出來,致使膠皮管子掛滿血塊;插進去拔出來,幾個來回後,再給她灌一大杯髒物。

她被強迫做奴工,從早上7點出工,到晚上9點收工,中午只有十幾分鐘吃飯的時間,完成不了任務,還要加班加點,不給工資還扣錢。不完成任務就被罰站、打罵,不讓買日用品,罰做廁所衛生。在繁重的勞動下,吃不飽,伙食極差:清水煮白菜、清水煮蘿蔔。#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李潔思,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法輪功學員被迫生產奴工產品
中國勞教所強制法輪功生產奴工產品黑幕
湖北法輪功揭獄中奴工黑幕
中共驅逐半島記者內幕:採訪法輪功 報道監獄奴工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遭全球控告 中共大外宣再出招
【直播回放】4.7疫情追蹤:追責中共聲浪起
【現場視頻】廣州三元里瑤台村用水馬封鎖
【紀元播報】中共官媒甩鍋意大利 遭意專家打臉
【珍言真語】薛浩然:炒作23條是藉機大做文章
【直播】4.7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疫情似平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