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狗狗曾遭膠帶纏嘴棄橋下 與救命恩人重逢深情示謝

【大紀元2019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潔雲紐約採訪報導)「我很震驚,因為我覺得牠不會記得我了。」美國印第安納州居民鮑勃·霍特(Bob Hoelter)感慨說。

上月一個寒夜,霍特準備從家裡去3公里外的商店買東西。通常開車去的他,忽然覺得自己需要些鍛煉,於是改為散步去。這個不經意的決定,讓他救下了一個命運多舛的小生命。

霍特經過一座橋時,聽到了一些動靜。他駐足細聽,聲音又從橋下傳來了。他說,那是世上最悲傷的嗚咽聲。

(Courtesy of Bob Hoelter)

「我看著河水和岸邊,看不到東西,但我聽到了。我在岸邊四處走,環顧著四周。」他回憶道,哭聲是從橋的下方傳來的。

儘管不知道呼救的是什麼,他當即決定要救這個小東西。他跪在地上,開始沿著涵洞爬。「我掏出手電筒——我總是隨身帶手電,我爬到了下面,終於看見牠了!」

抬眼望著他的,是一隻恐懼顫抖的小狗。接下來看到的景象讓他難以置信:小狗的嘴部被用絕緣膠帶封了一圈。

「我心想,『哦,天哪不要!』」霍爾特說。他當即把小狗裹在夾克裡,攀回馬路,趕往不遠處的格里菲斯動物醫院(Griffith Animal Hospital),心下希望醫院還有人在。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他衝進醫院大門的那一刻,醫院辦公室經理洛芮·卡瓦西奇(Lori Kovacich)永遠不會忘記。「我趕緊起身到廳裡接過了牠。」她回憶說,自己當即把小狗交給醫護人員,都沒有來得及問這位好心人的名字和電話號碼。

霍特看到小狗已得救,就欣慰地往商店去了。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小狗已經很虛弱,膠帶下的皮膚傷得很厲害——獸醫估計牠已被纏了好幾天。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取下膠帶後,他們給4個月大的小狗注射了抗生素、塗了藥膏,之後用毯子和毛絨動物給牠鋪了一張床。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隨後他們發現,小狗的一隻後腿骨折了,需要動手術。他們猜測是有人從橋上把狗扔了下來,沒有扔到水裡,狗摔落在地上。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洛芮在醫院臉書發帖寫道:「我在這裡工作30年,沒想過會看到這一幕……真有這種事。」

最先注意到她的帖子的網友中,有一對夫婦——醫院老顧客道格和瑪麗·維亭(Doug & Mary Witting)。

維亭夫婦最近剛失去一隻愛犬,他們有個共識就是家裡近期不會再添狗了,而這隻小狗的悲慘遭遇讓他們改變了主意。

「我心想,『那可愛的小臉,牠需要我。我可以7天24小時給牠愛,我也需要牠。』」瑪麗聯繫媒體「渡渡鳥」(The Dodo)後,告訴其記者。

隨後,這對愛心夫婦去了醫院,一見之下立即決定收養,小狗狗得名路易(Louie)。

 

路易終於可以去一個有愛的大家庭,大家都很高興,只是,救下牠的那個人在哪裡?

 

無巧不成書,霍特的侄女看到了醫院發的帖子,最終讓大家見到了她的叔叔。

團聚的那一天,最爲激動的不是「別人」,正是路易——牠認出了救命恩人

「我很震驚,因為我覺得他不會記得我」,霍特說,「他們讓牠坐下,牠直直地向我跑來。」路易舔著霍特,激動地和他親昵了好一陣子。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看到路易有了一個理想的家,霍特很開心;不過他也有點不敢想,如果那天晚上他不是步行,而是開車去商店,就不會聽到路易的嗚咽聲。他也慶幸那晚醫院還有人值班,覺得這真是「天時地利人和」。

「老實說,這讓我想到,每個人的人生都有上蒼安排的意義。我們都有自己的使命。」霍特說,「我以後得多走走路了,不過我可不想再在橋下發現狗了。」

(Griffith Animal Hospital/Facebook)

洛芮告訴大紀元,看到路易的故事如此廣傳,她「既惶恐又暖心,直到現在還忍不住流淚」。

她也透露,情人節這天,小狗狗正受邀參加當地小學的派對,和關心牠的孩子們見面。目前,他們每半月給路易拍X光片,觀察傷腿癒合情況,不出意外的話,將在一個半到兩個月後給牠拆線。

責任編輯:李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