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文大紀元專訪 通俄門核心人物走到前台

5月30日,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在 「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對卡特‧佩吉(Carter Page)進行了專訪。(視頻截圖)

人氣: 255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6月0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徐簡編譯)5月30日,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在「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系列節目中,對川普競選團隊的前外交事務顧問卡特‧佩吉(Carter Page)進行了專訪。

佩吉是「斯蒂爾檔案」懷疑的核心人物,該檔案是英國前情報官員克里斯多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的一份誣陷川普跟俄羅斯串通的文件。2016年10月21日,美國司法部(DOJ)及聯邦調查局(FBI)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ISC)申請手令,監聽佩吉的對外通訊。

在大紀元的採訪中,佩吉談到了FBI的調查如何影響了他的個人和職業生涯,他在川普競選前與FBI的聯繫,以及他對川普總統應對整個局勢的看法。

下面是部分採訪內容的編譯:

記者:所謂的「斯蒂爾檔案」對你進行了可怕的描述,並以此為藉口發出監聽密令,之後反覆更新密令,這導致川普競選團隊的多名成員、以及後來的川普政府部門都被監視。我們知道你已經提起了誹謗訴訟。現在情況如何?

佩吉:現在有兩個訴訟案,一個是2017年9月在紐約南區提起的。在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上任部長之前,美國司法部(DOJ)對我有很多虛假控訴,我目前正在上訴。還有一個單獨的案例,因為在2017年10月,我們了解到誹謗報導背後還有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和博欽律師事務所(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註:「斯蒂爾檔案」的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及希拉里競選團隊,中間者是博欽律師事務所及福森顧問公司)。

現在的美國司法部正在解決這些犯罪活動,所以我想,更多的真相和事實將浮出水面,我對這方面的順利進行保持謹慎樂觀。

記者:川普總統授權司法部長解密「通俄門」檔案,對此你有何感想?

佩吉:我認為川普總統和巴爾先生都是品質高尚、為國家利益服務的人。從巴爾在國會的作證可以看出,很明顯他是一個有能力的、很可靠的人。近年來美國司法部真是太不像話了,所以當我看到他在聽證會作證的時候,很明顯他很有能力。我認為他會很堅定地對司法部進行改革,並正面解決這些罪行,我認為這是向前邁出的積極一步。

記者:解密的內容中,有什麼你特別想知道的嗎?

佩吉:這些謊言從一開始就荒謬無比,看看一些假設是多麼令人髮指,到目前為止,隨著更多細節的出現,(事實)變得更加令人憤慨,我很高興全部真相漸漸顯露,事情一步步地會越來越好。

記者:你被誹謗為外國勢力代理人,這使你招致來自俄克拉荷馬州的死亡威脅,能告訴我們更多細節嗎?

佩吉:我做過FBI和CIA的線人,但是我對美國政府的支持一直非常低調和保密,如果美國政府要求我提供幫助或提供見解和信息,我總是試圖向他們提供最準確的信息。

誹謗報告出現後,從2016年開始一直到2017年10月,我持續接到俄克拉荷馬州打來的死亡威脅電話。2017年3月FBI對我進行一系列長時間詢問時,我要求他們對此提供幫助,但是他們不僅沒做任何事情,而且還不斷洩漏更多虛假信息,讓我陷入了更加不利的地位。

記者:也就是說,在競選活動之前,你就跟FBI打過交道,但穆勒報告中根本沒有提到這一點。你認為他遺漏掉這一點,對嗎?

佩吉:(報告中)關於我的每個段落基本上都是編造的,沒有提供完整的背景。其實(報告)對很多人的描述都是虛假編造的,對川普總統更是如此。我認為這是一個具有明顯黨派目的的行為,而不是展現事情的原貌。你剛問過的死亡威脅就是一個例子。當我在大陪審團出庭時,我告訴特別調查員,我受到死亡威脅。當時他們提到了我談過的很多事情,就是沒提到死亡威脅。所以他們不是在展示我們經歷事情的全貌,而是挑出最能抹黑川普支持者的內容。

記者:所以你從一個FBI信任的線人,突然間變成了「間諜」?

佩吉:目前有很多未解決的問題,那些人在不同層面上都有一些負面動機,我希望這些事情能夠在適當的時候得到解決。

記者:我才意識到,實際上川普總統沒有見過你。

佩吉:是的,沒見過,……我參加過很多競選集會,川普總統的競選過程激勵人心,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非常積極的時刻,是美國歷史上的偉大轉折點。我也為他和他的團隊所受的遭遇感到難過,很高興現在這些事情都在調查中。但這也見證了,在這些狂風惡浪翻滾的時候,川普總統仍然能夠建立偉大的政績。

記者:現在司法部長正在調查通俄門的起源,有沒有人聯繫過你?比如,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監察長辦公室等機構聯繫你了嗎?

佩吉:還沒有,如果他們有疑問,我很樂意提供幫助。

記者:讓我們談談FISC發出的(監聽)密令。目前這個密令的細節仍屬於機密,也許解密之後我們可以了解更多詳情。目前還不清楚聯邦調查局調查了多少人,該機構的工作方式是,一旦你成為(監聽)目標,那麼你的聯繫人也成了目標,然後這些人的聯繫人也成了目標,因此這可能是一個非常非常廣泛的(被監聽的)範圍。

佩吉:這些誹謗性報導發布於2016年9月23日,那一天改變了我的生活。當時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在竭力兜售這個瞎編的故事。很多頂級新聞機構和報紙,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華爾街日報》等都在聽。每個人都沒意識到,一個合格的記者應該意識到這些虛假指控是多麼瘋狂。

正如川普總統在2016年11月的選舉勝利之夜所說的,他說:這不是一場競選活動。這是一場運動。

記者:那你的個人生活受到什麼影響呢?

佩吉:作為美國海軍學院的畢業生,我接受了一些頂級的軍事訓練。儘管我接受了國家安全、軍事等方面訓練,但沒想到的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是我在北卡羅來納接受的反恐訓練,鑒於我在此期間所經歷的所有恐怖威脅,這些培訓幫助了我。

記者:反恐培訓反而是對您最有用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佩吉:那些生命處於危險境地的人們,當你獨自一人時,你會採取很多措施來保護自己。不幸的是,這些瘋狂的故事散發出的歇斯底里情緒,讓很多人為之瘋狂。所以,我在軍隊的多年中有過的很好的教育經驗,這時候派上了用場。

記者:是啊,由於受到虛假指控,導致您受到恐怖威脅。

佩吉:正是這些虛假的指控,使我從默默無名,變成了一個揹負惡名的人,甚至我在全世界臭名昭著,但是這些指控都建立在謊言之上。不幸的是,很多人聽信了這些謊言,這也是我們要調查真相的另外一個原因。

最後,佩吉表示,「(川普)當局正在調查這些案件,我確定,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和幾個月裡,肯定會有很多揭示真相的事情發生,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6-01 2: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