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9年前生命垂危 婦女尋找當年好心護士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編譯報導)時隔19年了 ,瑪茜·沃哈特(Marci Warhaft)從未忘記溫哥華的一名護士。在她生命垂危的日子裡,是那名護士讓她重獲活力。

據Global News報導,沃哈特住在大多倫多地區,育有兩子。19年前,多次流產後,沃哈特總算懷上了第二個兒子,而且懷孕5個半月。那是2000年1月,但她因生病被送進了溫哥華綜合醫院

沃哈特被診斷出感染了艱難梭菌,病情迅速發展,嚴重到使沃哈特的腎和呼吸功能衰竭,隨後她又得了肺炎,還得到了超級病菌MRSA。胎兒雖然健康,但沃哈特的身體太虛弱,她還是流產了。

沃哈特時而清醒,時而昏迷。醒來就會問「胎兒怎麼樣了?」,得到的回答總是「孩子沒了」。

在重症監護病房的17天,靠呼吸機維持生命、還很年輕的沃哈特感到度日如年。她說:「我驚恐極了,我認定自己快要死了。」

沃哈特回憶,當那名護士走進她的病房時,猶如帶來一縷陽光。女護士金發碧眼,活力四射,名字好像叫Deb。

2個多月沒見到孩子的沃哈特,一心只想離開重症監護病房,但每次都通不過醫生的檢測。

「她(護士)說,『你罵人嗎?當你說話的時候,你罵人嗎?』我點點頭,然後她說,『好吧,那我就替你罵一回吧。這只是一首神聖的F字的交響曲。』」沃哈特笑著回憶道。

在經歷了身體支離破碎、寶寶沒了之後,兩個月來第一次沃哈特笑了。她說:「那很有趣,讓我打起了精神。」

「她真的把我當正常人一樣和我說話,特別是當人不能說話時,人會迷失自己。」沃哈特說:「(當時)我的手和胳膊上有血漬,指甲全裂了,皮膚也乾到脫皮,她說『我們必須處理好這些』,並且她清理了我的胳膊和手。」

如今沃哈特一直在家中翻看當年那些厚厚的病例,希望能夠找到那名護士,當面說聲「謝謝」。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