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生談投身反送中運動 落淚哽咽

人氣 1183

【大紀元2019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728日下午3點,香港學生和市民在中環的遮打花園舉行集會,隨後自發進行大遊行,並兵分三路追究元朗白衣人攻擊和警方的開槍事件,後均遭到警方暴力清場。

集會現場有香港學生向大紀元披露他們這兩個月來的心路歷程,其中有女生數度落淚,哽咽一度說不出話來,希望社會能理解,「我們不想香港成為中國底下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

遮打花園集會 年輕人披露心聲

28日遮打花園主題為「追究元朗的攻擊事件和上環的開槍事件」的集會是當天唯一獲警方不反對通知書,活動時間下午3點至晚上11點。由於警方前一天拒絕港人光復元朗的大遊行,所以人們以「一日遊」方式前往聚集抗議,但卻遭到警方催淚彈、海綿彈的清場,至少23人受傷11人被捕。

憤怒的港人以集會名義從四面八方聚集遮打花園內外,花園內的人流從遮打花園的二側排隊出去,與行走在遮打花園外的人流匯集成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警方批不批早已不重要,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擋香港人表達他們強烈的民心、民意。

香港遮打花園舉行反送中集會,花園外壯觀的遊行隊伍。(駱亞/ 大紀元)

集會現場一名打傘的陳姓大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談了他對最近一段時間反送中系列抗爭行動的思考與理解。

「最近兩個月的時間,大家都看到香港社會先不說動盪吧,但是政府帶動下這樣一個管制危機。我們每個星期都出來遊行,100萬、200萬的時候,還有幾條生命失去的時候,他們(政府)還是那樣一個居高臨下的態度,完全沒有回應過我們的任何一個訴求,還不斷這樣譴責,對於社會現在分裂到這種程度完全沒有幫助。」

他表示,從小至大我們就被灌輸遇到事情、遇到危機的時要找警察,「但是現在警察不保護市民,那我們到底可以找什麼人幫助我們?現在可以說香港的警察是失行。不說解決問題吧,哪怕緩和一下都沒有,現在大家的關係如此僵硬的時候。但警方包括昨天用子彈的底線已經不知道設到哪裡了。」

他以警察署署長要求市民「給信心給警方」表示,對警察的信心不是說給他就有的。並重申「不是我們不給信心他,而是他正在破壞我們市民給他的信心。」

他說,由頭到尾都是他們不斷這樣譴責我們這些和平的示威者。「可能有少量的衝擊,但是很多時候,我看到的片段都是我們根本沒有主動去衝擊,而是他們不斷將防線收窄,不斷去製造混亂、製造恐慌。」

他以前一天元朗警方的暴行為例說,下午5點警方已經在放催淚彈了,但其實還有很多人都往朗平站走,準備參加那裡「行街(遊行)。幾分鐘前讓我們撤離,當我們開始撤離的時候,幾分鐘之後,他們(警察)就有開始趕我們。元朗的西鐵站只有一條的時候,我們還沒來得及撤離,但他們又不斷的趕,當他們放催淚彈的時候,那叫(我們)那些人去哪裡呢?我相信今天發射子彈的時間都不會晚到哪裡。

2019年7月27日,元朗大遊行,下午5點後,警民對峙,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人群。(龐大衛/大紀元)

他也委屈表示,「我們沒有理由被他們按著打,當看到我們有稍稍反抗動作的時候,他們(警方)又覺得是一個襲警的行為,就會順理成章的去用更加多的武力去鎮壓你,那我們怎麼辦?當我們有適當的反抗的時候,他們(警方)又覺得是很嚴重的衝擊,那我們如何平衡到我們應該做的事呢?遊行也遊了。在立法會的那個柱子上印著,教我們遊行是沒有用的,所以我們唯有不斷的去集會。」

學生承受壓力很大 受訪時數度落淚

目前香港社會民間大規模的反送中運動遭到警方的暴力打壓,社會呈現嚴重撕裂,學生在抗議過程中付出很大,但也遭到一些指責和不解,因此香港學生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

集會現場姓鄭的女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這個心裡障礙,需要很大的努力去克服。例如在網上有很多反對我們行動的人士,例如來自警官,就是說要打死我們那種話。當然,一開始是不開心的。」

7月28日下午遮打花園反送中集會,香港學生談一路走來心路歷程。(駱亞/大紀元)

鄭同學談到這還動容落淚,一度哽咽。

她繼續說:「可是想想,我們是尊重他們的意見,但我們不認同他們的意見。沒關係,他們有他們說的,我們有我們自己做的。我們都是為了一個目標,那就是為香港好,我們不想香港成為中國底下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

淚水又再度溢出眼眶,她側轉身子控制一下悲傷的情緒。

政府公務員集體彈劾林鄭 學生:港人越來越團結

近日林鄭月娥的政府部門的行政主任近400人連署發公開信,譴責警方的行為並批林鄭對強烈的民意置若罔聞,導致香港陷入困境。香港的政治新聞處的新聞主任也發致港人的公開信,認為當前香港局勢保持中立和沉默等同支持施壓者,向惡勢力低頭。他們指責官方新聞稿以激進及暴力衝擊等字眼形容上環的示威者,但對元朗發動形同恐襲的白衣暴徒,只以有人聚集及衝突等字輕輕帶過,混淆視聽,侮辱港人智慧,行為可恥。

鄭女生向大紀元表示,「香港人現在是越來越團結。現在,連政府的公務員都站出來,反對他們。那林鄭月娥,是不是要站出來面對,和反省自己的過錯?就是要撤回,不是要送中。」

「還有,警察使用暴力的行為,是不是要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調查他們。當然,不只是警察,我們有錯的話,我們也會接受那個委員會的調查的。」

她還表示,面對壓力和困難,她們還是會繼續堅持下去,「就算9月開學之後,我們也會站出來。我們就是不想看到,香港成為中國另外一個沒有自由的城市。」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宋碧龍/大紀元)

陳姓男生也認為,「現在社會上包括公務員等團體都出來發聲,我是樂於看到這樣的事情的,也希望他們出來支持一下大家,我希望有這樣的一天。而不是每次集會完、遊行完接下來就是衝擊,是一個很惡性的循環,無助於解決這件事。」

面對香港的未來,他還蠻有信心說,「未來要比以前更加團結,現在已經不存在一個中立的表態了,要就是偏藍,要就是偏黃。我看到很多言論都是偏藍那邊,就算我們多麼的和平,他們都會拿著圖片或視頻片段告訴他們的朋友,這些一定是『暴徒』的行為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怎麼樣去爭取那一邊的人,讓(支持我們)那邊成為大多數,以及未來11月的選舉,希望可以做到票債票償這樣一個效果。」#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香港公民黨公布小額眾籌計劃 呼籲港人支持
市民質疑是口罩發霉 港府回應挨批
香港六四紀念館開幕 融合「反送中」新主題
港警濫暴並勒令記者停機下跪 記協譴責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