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殘酷的迫害手段 他們被毒針折磨致死

中共使用毒針、毒藥以及精神病治療手段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震驚國際社會。(明慧網)

人氣: 44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0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Joan Delaney報導 / 吳蔚溪編譯)在精神病院被注射毒藥,是中共政府用來遏制所謂的「嚴重干擾公共秩序」和「擾亂社會穩定」者的非常可怕的方法之一。對於法輪大法修煉者、政治異議人士等人,中共只要將這些標籤貼在他們身上,就可以「合理」地將他們關在精神病院裡。

自從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修煉者後,中國大陸精神病院的數量不斷增加。2004年9月,中共公安部發布公告,要求沒有精神病院的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盡快建精神病院。

截至2014年3月,明慧網,一個披露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第一手資料的網站,發表了大約7,700篇關於法輪大法修煉者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文章。然而,由於難以從中國進行調查和獲取信息,這些統計數據很可能遠遠低於真實數字。

在這些精神病院和其它關押學員的地方,中共當局強行對法輪大法修煉者施以精神藥物,以摧毀他們的意志並迫使他們「轉化」,即放棄修煉法輪功

中共所針對的其他群體也受到這種折磨,例如異議人士、民主活動者和維吾爾族穆斯林人士。

被迫害群體的成員報告說,他們在被注射了未知的精神病藥物後長期處於幻覺狀態。一些人因被注射的藥物而使其中樞神經系統受到嚴重損害。還有一些人因政治原因被關進醫院,入院時他們身心健康,然而,在被「治療」之後變得精神錯亂,甚至死亡。

以下七個精神酷刑案例闡明了中共這一令人髮指的做法對受害者所造成的巨大痛苦,這種做法受到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和其它此類組織的強烈譴責。

被注射不明藥物 常永福在極度痛苦中死亡

2004年7月,黑龍江省木蘭縣44歲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常永福被送往哈爾濱市的一家精神病醫院,在那裡他被強行打毒針。兩年後,他被允許回家後,他精神失常,他的臉和鼻子都腫大流血,他眼睛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他晚上無法入睡,晝夜無眠,語無倫次地大喊大叫。在他恢復一些知覺,意識清楚時,他告訴他的家人他在精神病醫院被注射了不明藥物,導致整個身體疼痛得厲害。後來,他的鼻子變得越來越腫大,不斷流血。

當常永福於2007年1月18日去世時,他的鼻子裡仍積滿血塊,口中也有血塊,雙耳、眼角都在流血。

「她像瘋了一樣地掙扎」

張付珍是山東省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她於2001年被捕並送往洗腦中心。被指派監視張付珍的孫福祥(音譯)目睹了她去世前發生的事情。

「警察把張付珍的衣服扒光了,並且剃光了她的頭髮,」孫回憶道,「他們折磨並侮辱她。她被綁在床上熬鷹。她不得不在床上大小便。然後他們給她注射了一些不明的、有毒藥物。她立刻感到無法忍受的痛苦。她像瘋了一樣地掙扎著,然後在極端的痛苦中死去。」

被強行注射7次藥物,從此成了植物人

山東膠州馬店鎮的的法輪功學員王維和於2000年被警方帶到一家精神病院。這家醫院給精神病人使用的一個月一支的針,給法輪功學員卻一天打一針,這樣的針劑注射進去,立即就可讓人昏死過去。

有一天,醫生將王維和踢到地上,然後將他綁在鐵床上。在折磨他一段時間之後,醫生給他打了一針,然後又打了他一通。該過程持續了11個小時,王維和總共被打了7針。結果,王維和成了植物人,不斷流口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24歲女子因不明藥物全身劇痛死亡

湖北法輪功學員王玉潔於2010年3月被捕,被關押在勞教所中一年,然後被轉到武漢市的洗腦中心。

就在她被釋放之前,王玉潔被洗腦班的人注射了不明藥物,回家後她開始口吐白沫,嚴重嘔吐。她什麼都不能吃,甚至不能喝水。全身劇烈疼痛,眼也失明了,耳朵也漸漸聽不到聲音了,她的雙手變形了,在遭受了四個月的痛苦折磨後,於2011年9月含冤離世。享年24歲。

「他們給我注射了某種藥物」

2007年4月13日,吉林東豐縣第四中學法輪大法修煉者魏風舉從一個長春市的勞教所中被釋放出來,她在那裡遭受了身心折磨。她非常瘦弱,幾乎什麼都吃不了,也無法照顧自己。出院一個月後,她開始出現嚴重的腹瀉,她全身疼痛,體重急劇下降。她還有視力問題和精神錯亂。她於當年7月去世。她曾告訴她的家人,「我無法治愈。他們(勞教所的警察)給我注射了某種藥物。」

「改變情緒的藥物已造成影響」

在被警方稱為「精神病患」之後,喬忠林於2010年3月20日被警察強行送進上海長寧區精神病院。過去9年裡,74歲的老年民運活動家喬忠林穿梭在上海三所獨立的精神病醫院間。喬忠林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被視為「反革命」,後來加入了民主運動。

根據現在居住在美國的喬忠林的前精神病醫生馬金春(音譯)的說法,由於喬忠林被強行注射了精神藥物,他的健康狀況已經大大惡化。 「改變情緒的藥物已經對喬忠林產生了影響,導致他的手和嘴不斷顫抖,」馬金春說, 「他還患有高膽固醇,記憶力減退和其它症狀。他的情況非常糟糕。」

精神和肉體的酷刑,毒藥

在2018年9月以前,維吾爾族穆斯林Gulbakhar Jalilova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個全女性集中營營地實習了15個月。

在那段時間裡,她看到被囚者每天都被注射不明藥物,並且,每個月還會被注射一種物質,旨在「麻痺你的情緒」,「該針劑讓你感覺你沒有記憶。你不想念你的家人,你不覺得自己想要出去。你什麼感覺也沒有——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她說。

她目睹一名婦女在吃了有毒食物後倒在地上。「那位女子口吐白沫……她癱瘓了。」她說。她還看到一名被拘留者「被催眠了,睡著了……她被針劑注射殺死了。她就在我面前那樣死了。」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07-06 3: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