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9成記者出現久咳症狀 港人組催淚彈滅火隊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圖為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環,警民爆激烈衝突。港警多次施放催淚彈等驅趕示威者。(李逸/大紀元)

人氣: 24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北報導)香港警方於近日遊行示威中頻頻施放催淚彈。因多次被拍到暴打民眾,香港警察「維護法紀」的專業公眾形象已在消散。5日發起的「三罷」及多區集會活動,警方以催淚彈「清場」,一天內投下數百顆催淚彈,造成許多民眾、記者受傷,出現呼吸困難、久咳、咳血等症狀。

大埔區有民眾拿警方投擲的大批催淚彈殼掛在天橋上,形成裝置藝術,被譽為「自由之橋」引發各界討論。

港人組成催淚彈滅火隊

為保護自己,許多參與抗爭的年輕人,組成催淚彈滅火隊,不僅無所畏懼,更就地取材利用附近的消防喉、滅火桶,再加上瓶裝水、小紅桶蓋,快速地滅火,非常專業、有效率,甚至前後僅10秒就解決一顆催淚彈。

許多網友感慨,「是什麼樣的政府,讓年輕人必須要上街頭滅催淚彈。」

催淚彈殼串起的鎖鏈掛上天橋

面對遍地開花的催淚彈攻擊,大埔區則出現由上百顆催淚彈殼串起的鎖鏈被掛在天橋上,下方還有一張紙板標記著時、地、素材、數量、總重量、作者等資訊,儼然成為裝置藝術。

紙板內容顯示,這是當晚(8月5日)警方在此處投擲上百顆催淚彈後,留下來的106枚的催淚彈殼製成,共重2,285克,並且由一名居住19年的大埔居民及一名在大埔6年級的學生製作。

「自由之橋」被民眾拍下,並流傳於網路。發文的網友以「香港人新職業--品煙師」為題,意旨港警近期不斷以催淚彈、海綿彈等彈藥驅散民眾,嘲諷港警及政府對居民的暴力濫權。

網友表示,「自由之橋」將在8月9日運送至機場展出,要讓所有遊客認識「品煙師」(The teargassucker)。

百名記者呼吸道、皮膚受傷

根據《立場新聞》報導,香港公立醫院醫生鄺葆賢聯同幾名醫科生,近日透過收集逾170名前線記者接觸催淚氣體後的症狀,發現在7月28日上環清場行動過後,96.2%的記者有呼吸困難、久咳、咳血等呼吸系統症狀,72.6%有皮護症狀如出疹、發紅、痕癢等,53.8%有眼睛症狀(如持續流眼水、眼睛腫痛),40.6% 有腸道症狀,例如肚瀉、肚痛、嘔吐等。

不少記者在採訪過程受到傷害,新唐人記者柯婷婷談到,「我就拿出防毒面具和眼罩出來戴上,然後一直舉高(攝像設備)拍攝畫面。但是再過15秒左右,已經睜不開眼睛,一直流眼淚,突然間眼前一黑,我覺得好像暈過去,然後我就倒在地上。隱約聽到有人在喊,救援!救援!然後有人用生理鹽水幫我沖。然後可能3分鐘這樣,我就沒事了,就繼續起來,去進行拍攝。」

大紀元記者黃曉翔在接觸催淚彈後,手臂出現紅腫、刺痛。柯婷婷說:「別的記者也有,有一個(新唐人)記者黃瑞秋,她也是中了催淚彈,呼吸困難。當時也是有一些示威民眾用生理鹽水幫她清洗眼睛。」

而香港警方自上週開始,更採取強光燈等多種手段,干擾現場記者拍攝。

港市民患肺炎及支氣管炎

鄺葆賢及其團隊調查發現,在728接觸催淚氣體後出現後遺症狀的人數及症狀數量,明顯較612金鐘清場後為高。現階段的研究數據未能確定後遺症狀越見頻密和嚴重的確實原因,但相信當中牽涉的因素與催淚彈有相當大的關係。

例如,可能包括催淚彈施放的數目及頻率、催淚彈的濃度,以及催淚彈施放的位置及周圍環境。此外,催淚彈的施放方式,或是多次施放催淚彈所造成的累積傷害,都有可能造成後遺症。

研究團隊成員之一、香港大學醫科生黃卓鵬提到一個案例,在612被困於中信大廈門外的市民,在長時間接觸催淚氣體後,出現咳嗽、痰多、氣喘,及隔日嘔吐的症狀,求醫後確診患上肺炎及支氣管炎,而支氣管炎的情況在1個半月後仍未完全康復。

黃卓鵬表示,研究未能確定催淚氣體是否會對身體帶來長遠傷害,但質疑催淚煙是否如警方所言只帶來短暫性刺激反應。

鄺葆賢表示,團隊以前線記者為研究對象,主要是為了保護研究對象的身分,以及記者通常都會站在最前線,更直接接觸到催淚氣體。

鄺葆賢談到,記者通常會配備比較好的防禦措施,前線抗爭者也可能因擔心被捕而沒有求醫,鄺葆賢批評警方的做法極不人道,呼籲警方停止濫用化學武器。

過期催淚彈釋出山埃、碳醯氯

近日社會有傳聞指警方使用過期催淚彈,研究團隊翻查國際新聞,發現委內瑞拉化學家 Mónica Kräuter 曾指出,催淚氣體過期後有可能化成山埃(cyanide)、碳醯氯(phosgene)等極危險氣體,認為其危害無法估量。

目前香港抗議採取了游擊戰的方式,警方為清場在街上不斷投擲催淚彈,許多參與抗爭的香港媽媽,針對催淚彈對哺乳女性是否有影響非常擔憂,網路上開始出現這類話題的討論。

台灣IBCLC國際認證泌乳顧問Sophia Huang在臉書上提到,「認識我的人都知道,非必要,不接線上諮詢!但一篇飄洋過海的求救文:『吸到催淚彈以後,多久才能再餵母乳?』讓我打破了原則,為這些憂心忡忡的媽媽解答。」

吸到催淚彈多久才能餵母乳? 6-8小時後

她表示,「依據The Nursing Mother’s problem一書中,以美國哺乳女兵所提問題之回覆。軍中指引中寫到:『CS、CO或是OC氣體的半衰期短,建議接觸後大量清水與肥皂清洗並更換衣物,約6-8小時後再進行母乳哺育。倘若必須擠奶,則丟棄不建議餵食嬰兒。』」

依據LACTMED哺乳藥典提供資訊,即使病人是因為服用某些藥物,而經肝腎代謝後所產生的氰化物,雖然量不高但仍是會進入母乳,同時也會對於嬰兒產生毒性,一般會建議改藥與暫停哺乳,所以推論受氰化物汙染後的母乳應不宜餵食。

港民:患共同創傷後遺症

網友「港女友 Hong Kong Girlfriend.」則在臉書上分享港民心聲。她說:「我們好像患上了一種共同創傷後遺症。」

「我們每天帶著不安醒來,醒來時急著看手機,因為很怕半夜時發生了什麼大事;我們每天一空閒就看著新聞,看著live,看的時候我們擔心著前線,也憤怒黑警的濫權行為;我們每天都很晚才睡,因為睡不了也不想睡,就算睡了也是帶著憤怒的心情去睡,自然睡不好,惡夢很多。」

「我們每星期放假就去不同地方遊行,在現場時誰都很恐懼,但離開時更是恐懼,好像一次比一次更難安全回家,要不是擔心半路被黑警攔截,就擔心自己社區根本不安全。」

「我們這兩個月來好像失去了原來的興趣,港女不去hightea,去戶外流汗曝曬,學生暑假去學習應對催淚彈。」

「香港人不談飲食旅行,不談機票,開始談政治,許多人連好好吃飯時間也沒有,只是在遊行結束後匆忙吃飯就回家,我WhatsApp的朋友gp沒有人約吃飯聚會,只有人約一起遊行,只有一起罵政府罵黑警的怒火。」

許多網友留言,「每一句都中」、「謝謝你說出的我的心聲,相信天地間有正氣,希望大家不要忘記。」#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9-08-09 10: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