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助學金大減 安省大學生負債更高

大學生新學年開始,學生助學金大幅減少。(Shutterstock)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2日】(大紀元記者季薇多倫多編譯報導)在尼亞加拉學院學習汽車修理的丹尼爾·穆頓(Daniel Mutton)稱,當他得知今年第二學年僅獲得5,000元安省學生援助金(OSAP)資助時,感覺自己可能不得不輟學。

穆頓對加通社表示,5,000元僅夠他支付學費和學習材料,以及大約兩個月的住房租金,其它月份的租金與生活費都沒有著落,而去年他拿到了1.4萬元的OSAP。

所幸的是,穆頓成功申請到了一筆信貸額度貸款,可以繼續他的學業。

安省也向在外省讀書的學生提供OSAP。來自低收入家庭的海利·格思里(Hailley Guthrie)將到卡爾加里的Bow Valley學院做第二年的司法研究,專攻執法。 她獲得了大約1萬元的OSAP,也低於去年的1.4萬元。

格思里說,她收到的OSAP足以支付第一學期的學費、書費,可能飲食也夠。但在第二學期,她會差452元。她將不得不增加打工時間或背上信用卡債務。

她補充道,即使去年每週工作兩天,她都很難獲得好的成績或完成作業。今年OSAP減少,她在學業上可能只有避輕就重。

正在溫莎大學攻讀政治學碩士學位的二年級學生鮑曼(Joshua Bowman)說,他今年僅獲得了去年OSAP的1/5。此外,他以前申請學貸所獲的補助金幾乎也被削減沒了。

鮑曼、格思里和穆頓都感嘆,畢業時,他們揹負的債務將更多,而且要立即開始連本帶利歸還這些債務。

這一切源於上一屆自由黨省府增加了OSAP撥款,使得低收入學生可以在2017年開始免費上大學。但安省審計長警告,省府OSAP的費用上漲了25%,並有可能在2020年增長至每年20億元。

接任的保守黨省府在今年春季預算中,把OSAP撥款削減了約6.7億元,減少至近14億。

安省培訓、學院和大學廳長羅馬諾(Ross Romano)說,OSAP「膨脹失控到了極限」。造成這種情況的實情是,前自由黨省府做出的選前承諾。這種選前承諾是在以完全不可持續的開支爭取選票。

羅馬諾表示,他同情目前為OSAP掙扎的學生。他說,他當學生時需要OSAP,而且在貸款不足的情況下打3份工。但他希望學生們能夠理解省府,因為省府要考慮到未來的學生也能夠獲得OSAP。

省府表示,10%的學費削減將使所有學生的學費更便宜。但批評者指出,這一系列調整最有利於不依賴OSAP的富裕學生,他們的學費更低,但低收入家庭的學生面對的是更少的OSAP和更多的債務。◇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