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獨家】人民日報前副總編遭情夫之子舉報

原人民日報社副總編馬利被指貪腐受賄,以權謀私。圖為馬利(右)和周某的合照。(受訪人提供)

人氣: 188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國大陸反腐上演了兒子舉報父親情人、中共女高官的一幕。原人民日報社副總編馬利(女)被舉報貪腐受賄,及非法同居、以權謀私等,證據來自周先生的舉報材料和馬利的微信記錄。

被舉報的馬利是原人民日報社副總編、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馬利生於1954年,安徽滁縣人。1970年起服役5年,1996年到人民日報社工作,先後任主任編輯、國內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等職,2006年任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中共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2015年8月至今任中國互聯網發展基金會理事長。

舉報人周先生是馬利情夫周某之子。周某是山東某市音樂協會主席。舉報材料包括馬利和周某的手機通訊,二人四處遊玩的合照,以及馬利出席與習近平、林鄭月娥同一場合的多張照片。

舉報人稱,馬利家住萬壽路甲15號院6區,之前和周永康是一個小區的。公開報導顯示,北京市海淀區萬壽路甲15號院7區是省部級以上官員的居住區,由武警站崗,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就是其中一戶。

舉報馬利非法同居 脅迫離婚

周先生在舉報信中說,馬利與其父原是戰友關係,她教唆其父與妻子離婚。馬利還把周先生從上海叫到北京吃飯,承諾只要其父離婚,父子都可以去北京,並安排工作。其母也受到威脅,由於擔心馬利對兒子不利,於2018年3月離婚了。

馬利與周某的合照。(受訪人提供)

周先生提供的截圖,顯示王小馬是馬利的一個微信號暱稱。周先生披露,其父母離婚前二年,其父頻繁與馬利見面,去杭州、天津、四川,隨著馬利開會地點變動。離婚前一年,其父每星期都要在北京住上兩三天,再坐高鐵回來。

周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一個部級幹部,住在國家級別最高的萬壽路15號院6區,在我父母婚姻關係尚存的情況下,對我父親進行教唆,並於2018年1月份借著我父親在北京之際,叫我去北京與她見面。當時她對我進行威逼利誘,讓我協助我父親與我母親進行離婚。」

馬利與周某的手機通訊記錄。馬利暱稱王小馬,在微信中教唆周某離婚,簽離婚協議。(受訪人提供)

此後,周先生的父親一直在北京,爺爺去世都沒有回家。周先生說,他父親還以互聯網基金會編輯的身分,和馬利一起去南極行,參加南極論壇。

馬利被指安排周某到網際網路發展基金會掛職,此機構與《人民日報》關係密切。左圖為周某在《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右圖為周某以該基金會編輯的身分參加北極論壇。(受訪人提供)

周先生舉報馬利以權謀私,把互聯網基金會當作自己家,包括讓其父在互聯網基金會、深圳奧薩醫藥等多個公司掛職、領取工資。

周先生提供的馬利與周某的手機通訊記錄。截圖顯示王小馬是馬利的一個微信號暱稱。馬利被指安排周某掛職,讓其領取工資。(受訪人提供)

但馬利和周先生的父親二人並沒有結婚。「因為她還在位,是一個副部級幹部,能接觸中南海,怕影響政治前途。也害怕先夫家裡不同意,先夫是作家雷抒雁(2013年去世)。」周先生說。

舉報馬利生活奢華 收受賄賂

舉報信說,馬利生活作風奢華,花費與收入不成正比。她出入豪華會所,有視頻為證。家中禮品更是數不勝數,幾萬元一盒的冬蟲夏草、燕窩之類,論箱來算。還有各種卡券。

「馬利出入高級會所,一頓飯二十幾萬,這跟她的收入不符,她一個月的工資才二萬多。」周先生說,「官僚主義到什麼程度呢?我們去吃飯,從進門到脫外套,她的祕書就像古代的丫環一樣,全程服侍。年齡很大的司機會起身站起來,伺候她吃飯。去內蒙開會,一桌人吃飯有人專門搭個舞台給他們演戲。」

馬利和周某的合照。(受訪人提供)

馬利讓公司給她購買豪車沃爾沃S90。其父和馬利的司機去試車,車的費用清單說明上寫著,「車價費、車輛保險由一家公司的徐總付款辦理。所有原始發票交給徐XX等人,行駛證交給周某。」

「S90是徐總為馬利購入。聽父親說,馬利接受別人送卡,定期給她送50萬的卡,還給過200萬的卡。」周先生認為,一個人品這麼有問題的人怎麼能幹好工作呢?周先生質疑馬利操縱公司來牟利,隱藏其非法收入和非法行為。

馬利與互聯網發展基金會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12月,馬利辭去人民網董事長等在公司所任的一切職務。此前,人民網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副總裁、副總編輯都被抓。而馬利卻被委以互聯網工作的重要職務,並仍以人民日報社的名義出席活動。

馬利以人民日報社名義參加中共70年活動,並從事人民網旗下人民慕課幹部培訓活動。(受訪人提供)

2015年8月3日,中國互聯網發展基金會在北京正式掛牌,係國內第一家互聯網領域的公募基金會,馬利任理事長。該基金會向海內外募集資金,用於「網絡建設」,原始基金達1.9億人民幣。名為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所屬的社會組織,但承擔了很多政治工作。

該互聯網基金會工作內容包括「維護國家網絡安全和社會穩定」,「提升中國互聯網國際話語權」、建立「多邊」的「國際互聯網治理體系」等,並對包括清華大學、四川大學等多所高校進行「網絡安全項目」的資助和培訓僅成立三年「網安專項基金共支出0.84億元」。

周先生告訴記者,馬利負責國家很多互聯網項目,如西北、大涼山「網絡扶貧」,還有香港外交等。其職位敏感,是香港互聯網對公的臉面人物。

中國網際網路發展基金會理事長馬利,是香港網際網路對公的臉面人物,多次與特首林鄭月娥合影。(受訪人提供)

周先生提供的相關照片顯示,自2016年香港首屆互聯網經濟峰會起,馬利主持的互聯網發展基金會多次支持在香港舉辦峰會,並參加香港國際創客節。馬利多次與林鄭月娥見面。就在今年1月5日,馬利還出席大灣區首屆數據互聯互通與安全發展高峰論壇。

中共推大灣區備受質疑,該項目被指是為了將港澳內地化周先生因此質疑,馬利多次處理互聯網與香港互動問題,香港事件的爆發,很有可能她也是一分子。

舉證受威脅 寫下遺書

周先生表示,在舉證過程中,受到馬利祕書海陽陽的威脅;某互聯網科技公司也對他威逼利誘;他還接到來自廈門某公司的電話。

周先生表示,引發這次舉報的導火索是馬利過河拆橋,不兌現承諾,挑撥周某父子關係,雙方關係日益緊張。他說,他因經商,去北京找父親幫忙。雙方發生爭執,他搶了父親的手機,並通過找回密碼的方式查看了其微信記錄,發現不少馬利貪腐的證據。

幾個小時後,周某的微信號和手機號被封。在微信號被封之前,突然收到一個來自廣州的署名「小飛俠」的微信說,「領導好!要封誰的號?我現在跟市局局長祕書在一起。」

周先生查看父親的微信號,在該帳號被封號之前,突然有一個來自廣州的微信,「領導好!要封誰的號?我現在跟市局局長祕書在一起。」(受訪人提供)

「都是她(馬利)找人操縱的,瞬間就把號封了。10086(中國移動)把手機卡修改服務密碼,號註銷。此前先查詢了通話詳單,查看我用手機給誰打了電話。」周先生說。

「她硬氣的點在於對媒體的掌控,人民網人民視頻總經理陳星星是她的前祕書,現祕書海陽陽是總參二部出身。她出身官宦,與樓部長、邱部長等來往密切,她的前前任祕書是中央的大祕書。她的關係非常密切的上司、所謂的大哥,就是中國網監的老一,說封網就封網。」

周先生還披露,馬利與多家互聯網公司關係密切。「他們找人誘使我要多少錢解決舉報這個問題,但是律師告訴我,這可能會被構陷敲詐勒索罪。他們開價50萬、100萬、200萬,讓我去杭州簽保密協議。又說『讓一個人消失很簡單』。」他說。

「馬利也直接打電話威脅,還說沒有見過我,說我是胡說。我們還有合影。」周先生表示,自己已經寫下遺書,「世間任何事情當有公道,我所求即是公道。」

針對周先生的舉報內容,記者日前發郵件並致電中國互聯網發展基金會對外電話(010-59997600),電話語音提示可人工查號。但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她只負責呈遞消息,其它的一概不清楚。她會把電話和信息呈遞上去,何時回覆不知。記者發郵件給中國互聯網發展基金求證相關細節,截稿時也沒得到任何回應。

根據舉報材料信息,記者多次給馬利祕書海陽陽打電話和發短信,對方沒有接聽和回覆。#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20-01-17 4: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