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籲法律界挺身護法治

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1月13日表示,法治是凝聚社會的基石,社會必須儘最大努力加以維護和珍視。圖為法律年度開啟典禮前,馬道立在愛丁堡廣場檢閱警察儀仗隊。(黃信真/大紀元)
人氣: 19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香港記者站報導)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1月13日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並致辭。他表示,法治是凝聚社會的基石,社會必須儘最大努力加以維護和珍視,因為法治一旦受到破壞,社會要復原將殊不容易。他強調,法律界應時刻以維護法治為己任,同時深信社會大眾會繼續致力維護香港法治

今次是馬道立最後一次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致辭,因為明年1月他將會退休。

他在演講中提到推廣法治是不具爭議的社會利益,並詳細說明六項他認為最重要的法治因素,民眾都應該清楚。他又認為,法律界有責任促進公眾對法治有恰當理解;在法治受到不公平的批評和受損時,挺身而出。

法治尊重人類尊嚴

馬道立說,社會利益可以有多樣不同的形式,而公眾利益其中不具爭議的一個方面是推廣法治,以及促進公眾對法治有恰當、不帶偏見的理解。他重申,法治指的是尊重人類尊嚴和努力成果的法律,並透過獨立司法機關以貫徹法律內容、精髓和精神方式,予以執行。

他提到2015年應英格蘭及威爾斯大律師公會邀請,在其國際法治年度講座上發言,發言題目為「香港法治的力量與脆弱」(Strength and Fragility in Tandem: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講座中,就香港的司法獨立及執行司法工作,列出了六項法治指標。

馬道立視該六項指標為重要的法治因素:

(1)法律制度的透明度。在香港,除了少數有保密需要的特殊情況,例如涉及兒童身分,所有在裁判法院以至終審法院的聆訊,市民大眾都可以到庭旁聽。

(2)市民大眾可以知悉任何法庭程序結果的理由。在刑事法律程序中,法官會在法庭宣告裁決的理由(原訟法庭有陪審團參與的審訊除外,因為雖然法官會在公開法庭給予陪審團指引,但陪審團無須就裁決提供理由)。同樣,在民事法律程序中,法庭作出判決的理由也是向訴訟各方和市民大眾公開。公眾亦可查閲所有適用的法律(不論是《基本法》、成文法規或是法庭的判例)。

(3)法官對司法決定所給予的理由會明確地反映法庭的思考過程,讓公眾可以確實知道所有決定都是根據法律和按照法律精神作出的。

(4)任命法官的制度也是一項重要因素。在香港,各級法官(包括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建議,都是由獨立委員會,即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作出的。

(5)關乎向法院提出訴訟的權利。這點不說自明。它帶出的問題是:有關向法院提出訴訟的憲法權利(載於《基本法》和《人權法案》)如何在實際操作上得以實現。

(6)恆常接觸法律制度的人士的意見,當中特別指的是法律界的意見。

馬道立說,可能有更多的說法,但這六項因素能客觀評價法治在香港的實況。每一項因素均與法律界有關。

法律界護法治責無旁貸

他敦促法律界所有成員都有責任促進公眾對法治有恰當的理解,以及在法治受到不公平的批評和受損時,挺身而出。而法律專業的領導者,尤其是大律師界的領導者,更是責無旁貸。

他說,過去七個月社會上不少人評論法庭工作及法官,對於部分意見建基於錯誤觀念和誤解,並曲解法律和法制應有的客觀和恰當概念,部分近乎不能接受,他對此感到遺憾。

馬道立說,履行公義有一個關鍵要素,便是審判必須公平公正,公正審判並非指法庭必須因應被告的個人或政治觀點,作出有罪或無罪的判決。刑事案件的審訊結果取決於證據,包括是否充分有力,以及控方是否已履行舉證責任等。

《基本法》訂明法院審判須獨立

馬道立在演講中還表示,《基本法》訂明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所有人都必須服從法律,無人可凌駕於法律之上。他說,法院執行法律的責任是《基本法》所訂明的憲制規定,他對自己及法官同僚會堅定不移,無懼無畏履行職責,充滿信心。

他又表示,《基本法》予以明確保證法治的各項要素,尤其是司法獨立,相關要素是法律運作的不變要素,不管時世好壞,不管何時總不會改變。

他在回應有意見批評法院處理案件出現延誤時指出,法院現時需要處理大量與過去七個月有關的案件,而在絕大多數案件中,控方會請求法庭給予時間蒐集證據,以及就採用什麼控罪及在什麼級別的法院提控,徵詢意見。

為應付龐大的案件量,司法機構已成立專責工作小組研究法院如何以最佳的方式,迅速處理有關案件,當中包括延長開庭時間。

戴啟思:證據足 不檢控 仍符合法治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形容,過去一年非比尋常,對一些人來說,今年稍後將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他在演講中指出一個法治概念的誤區:在證據足夠情況下,法庭決定不檢控,並非不符合法治精神。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指,在過去七個月的「反送中」運動,警方拘捕了來自各行各業的數千名市民,他們都有良好品格,代表香港社會一大部分人。(黃信真/大紀元)

戴啟思說,在過去七個月的「反送中」運動,警方已拘捕了來自各行各業的數千市民,當中大多數都是年青人,有些只是學童,而更多的是大學生,也包括很多普通上班族或者離開職場良久的退休人士。

數千名被捕者品格良好

他說,雖然很多人被指控干犯的公眾秩序罪行都往往並不牽涉暴力或嚴重破壞,他們當中好大部分人正面對可能招致漫長刑期的嚴重控罪。這些被捕人士都有良好品格,代表香港社會一大部分人。

戴啟思說,現在時常見到無數市民被捕及被警方拘留,對於曾為被捕人士提供法律協助的大律師及律師,他表示敬意。圖為警方提前終止元旦大遊行,數以十萬計市民無法在半小時內疏散,400多人被指非法集結被捕。(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他續說:「律政司的《檢控守則》提醒我們,作出檢控決定不單取決於警方是否提交足夠證據給法庭令被告入罪。在作出決定時,因為公眾利益很重要,即使證據充分,個別人士或者某些種類的案件不一定需要交由法庭定奪。」

他指出,有人認為若證據足以入罪,但律政司最後決定不作檢控,不符合一些人心中對法治的定義的理解並不正確;檢控人員不拘泥於控罪書而同時考慮其它因素(包括被告的個人情況及其它事情)正正是法治的一部分。

他引用2006年,上訴法庭曾經將此形容為檢控自主(prosecutorial independence),而在提出檢控決定前對案件作全盤考慮是「法治的關鍵」(a linchpin of the rule of law)(見 In Re C (A Bankrupt) [2006] 4HKC 582)。

戴啟思相信經過篩選的案件將會進入檢控階段,而數量將會以千百計。案件將會在法庭由法官及裁判官審理,而作為檢控或者是辯護方代表的律政司、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的成員,都會擔當重要的角色。

他認為,這將是一個沉重的責任。大律師們要為在法庭保障公平審訊權不受損害做好準備。

對協助被捕人士律師致敬

對於那些曾經在警署以及裁判法院為因被指控干犯公眾秩序或其它罪行被捕的人士提供法律協助的大律師及律師,戴啟思表示敬意。

他提到,現在時常見到無數市民被捕及被警方拘留,很多時候因警署無法容納被羈留的人士,導致被捕人士需被分流至其它警署或羈留中心。這情況令大律師在追查其當事人下落面對艱巨的挑戰,更遑論能與當事人見面。稍後這些大律師與被捕人士到法庭應訊,亦往往需要輪候至晚上8、9點鐘之久,才能處理他們當事人的案件。

為了確保被捕人士與律師見面及獲法律代表的憲法權利的保障,超卓的組織能力、熱誠和努力缺一不可。

而這些案件到達審訊階段時,法庭某些判決會令法庭程序的參與者以及關心這些案件的人雀躍或失望,甚至牽動強烈的情緒。他重申:法官不會因為被告的政治或者其它理念對他們有不同的處理。如果法官這樣做,將會是不忠於要求他們無懼、無偏、無私及無欺的司法誓言。

他引用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塞繆爾·阿里托(Samuel Alito)的話:「一位法官不可以有自己偏愛的結果。法官唯一而莊嚴的責任是對法治負責。」

要緊守「不可拒聘原則」

同樣地,戴啟思指,大律師也不可以因為自己的個人觀念阻礙他們為市民提供法律服務。即專業守則中的「不可拒聘原則」(Cab Rank Rule)。

該原則訂明,無論大律師如何看待客人的品格或信念,只要客人願意付他一般的費用,而案件是他的執業範圍,他都不能拒接案件。

他提到一位18世紀的英國大律師托馬斯·厄斯金(Thomas Erskine)在1792年為托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辯護正是該原則的活生生體現。

托馬斯·潘恩是一名激進分子。他寫了一本書提倡如果政府無法保障人民的天賦人權,例如思想、集會及言論自由,將該政府推翻將是合法的。

時任檢察總長指控他煽動叛亂,即引起對在任政府的離叛及敵意。

由於潘恩是政府的眼中釘,很多大律師試圖勸說厄斯金不要接手該案件,因為這將令厄斯金永遠與潘恩及他的政治理念掛鉤,而為他辯護將會破壞他作為大律師代表政府的機會。

厄斯金在他向陪審團陳詞時提及他受到同儕的壓力:「從容許一位大律師可以說他會或不會代表受刑事檢控的人在法庭向英王陛下政府(the Crown)抗辯的一刻開始,英格蘭的自由已經土崩瓦解。」

雖然厄斯金輸了官司,但潘恩案加強了他作為堅持自主獨立的大律師聲名。14年後,他成為英格蘭的司法大臣。

對於去年9月份發生一名檢控官在高等法院因為反對一名年青抗爭者的保釋申請而被市民包圍事件,戴啟思表示不希望再有同類事件發生。如果真的再發生的話,他可以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保證,大律師公會會協助司法機構根據《基本法》履行其莊嚴的職責。#

責任編輯:連書華

評論
2020-01-14 5: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