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普完成三大動作 有望平息中東千年戰火

左起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美國總統川普、巴林外交部長扎亞尼(Abdullatif bin Rashid Al-Zayani)、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外長阿布杜拉(Sheikh Abdullah bin Zayed Al Nahyan)。(Alex Wong/Getty Images)
人氣: 19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旻洲台灣台北報導)美國總統大選進入最後倒數,最終誰能入主白宮,將攸關未來國際局勢的走向與發展。《大紀元時報》特別整理了美國、歐洲、日本、南海、中東、台灣與香港等地區局勢的更迭,讓讀者了解尋求連任的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過去4年對世界格局的影響與改變。

中東地區過去素有「火藥庫」之稱,長年爭戰不休、煙硝瀰漫,美國政府雖然長期居中協調,但收獲成效卻相當有限。直到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在中東地區達成三大成就,才讓民族間不可調和的衝突出現明顯翻轉,也為中東和平帶來曙光。

2020年1月,川普下令發動無人機斬首行動,擊斃了伊朗頭號軍事指揮官蘇雷曼尼。
2020年1月,川普下令發動無人機斬首行動,擊斃了伊朗頭號軍事指揮官蘇雷曼尼。(AHMAD AL-RUBAYE/AFP via Getty Images)

早在以色列建國之前,中東地區長年就因為不同宗教、派系之間的爭鬥掀起亂局,自伊斯蘭教分裂成遜尼派和什葉派後,兩派衝突糾纏千年,又因為伊斯蘭教徒和基督教徒都視耶路撒冷為聖城,結果引發雙方長年爭執不休的土地紛爭。

不僅如此,由於中東地區富含大量石油等礦產資源,也成了大國爭相競逐、博弈之地,在各國複雜的權力考量與經濟利益的驅動下,才導致中東的戰火遲遲無法平息。直到川普上任達成多項成就後,情況才得以好轉。

成就一:消滅IS 終結中東極端勢力

2001年,美國發生911恐怖襲擊事件後,開始警覺中東恐怖組織的威脅,並發動反恐戰爭進行反擊,但這也讓美國因此長年深陷中東泥淖之中,並為此付出龐大的戰爭費用。

2004年,叛亂團體「統一聖戰組織」時任領導人阿布·穆薩布·扎卡維,宣布效忠911事件主謀、時任基地組織首領賓·拉登,並在合併多個叛亂組織後,於2006年宣布成立「伊拉克伊斯蘭國」(ISIS的前身)。

2013年4月,伊拉克伊斯蘭國領導人巴格達迪宣布成立「伊拉克和沙姆伊斯蘭國」(ISIS);2014年2月,基地組織稱「ISIS」過於極端、殘忍、野蠻,因而與其切斷所有聯繫,但在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向伊拉克猛增軍事行動後,基地組織與ISIS又開始合作對抗美軍;同年6月,巴格達迪宣布改名為「伊斯蘭國」(IS)。

在奧巴馬任期間,美國主導的聯軍在收復伊拉克和敘利亞領土的成效上相當有限,但川普2017年上任不到1年後,就實踐競選承諾讓伊斯蘭國瀕臨「滅國」。2019年,美軍攻下伊斯蘭國在敘利亞最後的據點巴古斯村(Baghouz)後,正式宣告消滅伊斯蘭國。

美軍殲滅伊斯蘭國之所以能獲得快速進展,原因在於川普決策果斷的性格,以及充分授權前線指揮官進行決策。他上任後先是指派鷹派的馬提斯(James Mattis)出任國防部長,並廢除奧巴馬時期的交戰規則,讓軍事指揮官終於不會受限奧巴馬時期「緩慢的決策步調」,一掃過去眼睜睜看著敵人逃脫的怨氣。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楊憲宏表示,中東地區長年無解的宗教爭議之所以出現和平曙光,除了與川普為人處事風格有關之外,更大原因在於川普並非「政客」,過去政客都想在矛盾與衝突間謀取利益,但川普的方向明確,就是要把壞人打到底。

他說,川普上任後非常清楚自己的使命,真正做到了隱惡揚善、濟弱扶傾,並且明確地要消滅這些國際上的邪惡政權,不再姑息養奸,使得正義得以伸張,和平勇敢的力量也因此開始覺醒。

他表示,過去許多國家的政客很可惡,為了獲取利益都在玩兩手策略,明明知道某些政權很邪惡,一方面聲稱要打擊他們,另一方面卻永遠不消滅他們,放縱這些壞人威脅世界的安全,而各國為了自保,就會提供資源請求這些政客協助,結果就是陷入無限循環、永遠在原地踏步。

成就二:促以色列與阿聯酋、巴林建交

1948年5月14日,在西方多國的協助下,流亡千百年的猶太人回到巴勒斯坦,宣布建立以色列國,雖然終於完成猶太人多年來的復國願望,卻也引發中東眾多阿拉伯國家的憤怒與不滿,至今先後爆發五次大規模戰爭。目前衝突尚未完全平息。

歷經數十年的戰火紛爭,以色列民族和阿拉伯民族不可調和的衝突出現翻轉,最大關鍵點在於美國對伊朗態度的轉變。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對伊朗的政策日趨強硬。小布希政府把伊朗列入「邪惡軸心」,並把伊朗視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及宗教極端思想擴散的重要源頭。

2005年8月,伊朗發展核武器,聯合國決定對伊朗實行制裁。但2015年時,奧巴馬政府與伊朗及其它五個國家一起簽署了《伊核問題全面協議》,伊朗承諾限制核計劃,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的制裁。

不過協議卻讓阿拉伯人民與以色列人民感到不安,他們都不相信伊朗會遵守伊核協議,就連奧巴馬首任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Gates)也認為,這只是基於一個「希望」而已,「非常不現實」。

川普上任後多次公開表示,伊朗沒有遵守伊核協議精神,並在2018年時宣布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重啟對伊朗實施最高級別的經濟制裁。川普退出協議的主要理由為:伊核協議沒有談到伊朗真主黨(Hezbollah)輸出恐怖主義的問題,也沒有談到伊朗的飛彈計劃,而且協議還不允許國際原子能機構對伊朗核設施進行無預約式的核查。

2020年1月,川普下令發動無人機斬首行動,擊斃了伊朗頭號軍事指揮官蘇雷曼尼。蘇雷曼尼在中東什葉派武裝中是具有象徵意義的領袖,人脈與聲望無人能及,可說是最近30年來美國對伊朗最沉重的打擊。

2020年8月13日,川普政府先是宣布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簡稱阿聯酋)建交,雙方願意合作朝向建設更加和平、安全和繁榮的中東邁出重要一步;9月11日,繼阿聯酋之後,以色列又與巴林達成和平協議,讓中東和平更進一步。

奧巴馬簽署伊核協議後,使得以阿雙方都對美國無法信任,但川普政府對伊朗的強硬態度,讓中東遜尼派的阿拉伯國家,相信與以色列、美國聯手,能共同面對伊朗核武威脅。這也是川普政府能促成以阿民族之間達成協議,和平共處的籌碼。

成就三:美抽銀根 削弱中俄中東能量

中東地區石油礦產資源豐富、戰略地位重要,除了美國的戰略對手俄羅斯長期介入之外,中共也以非常狡猾的方式在影響中東局勢。

當美國對伊朗實施禁止能源與石油產品輸出的制裁令後,中共卻與伊朗暗通款曲,打算悄悄簽署了一份長達25年的全面合作協議,中共將以優惠價購買伊朗石油、天然氣和石化產品,同時對伊朗能源、電力、銀行、電信、港口等增加投資,相關文件近日也被曝光。

此外,中共還與沙特阿拉伯簽署價值超過100億美元的能源和貿易協議,同時協助沙特阿拉伯興建一座鈾礦加工設施,能夠將鈾礦加工成「黃餅」(yellowcake)的核設施,外界擔心這個中東能源大國正一步步實現發展核武的野心。

不僅如此,中共也積極對美國的盟友以色列的敏感高新技術產業實施大量滲透。中國公司在以色列的人工智慧、衛星通信和網路安全等高科技領域,投資了數十億美元,讓這些技術可能被中共的情報所利用。

不過近年情況已有所不同,楊憲宏說,川普上任後發動美中貿易戰,又透過《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凍結中俄腐敗官員的海外資產後,現在中共已經沒錢,俄羅斯也窮得要命。

他表示,川普這種「先抽銀根」、再用軍事力量進行掃蕩的方法非常正確,這些邪惡的國家都是用錢在辦事,經過美國用國際戰略削弱中共的經濟實力,進而讓影響中東局勢背後的力量正在衰退,沒錢後「想亂都亂不起來」,中東的和平進程才因此有顯著提升。◇

責任編輯:唐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