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人氣 11820

【大紀元2020年10月2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21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音頻版)

所謂計劃沒有變化快。原本以為拜登醜聞的下一輪爆料可能要到大選前10天左右才會到來,但暴風雨比我們預料的顯然要早了幾天。

從昨天到今天,拜登父子醜聞這場空前的危機,開始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其標誌性事件有兩個:一個是亨特涉嫌對未成年人犯罪的證據被曝光了,並且該證據已經被移交司法;另一個就是大家此前都非常關注的FBI,終於有了一點動靜。儘管這點動靜是以被動方式披露出來的,但還是有比較重要的意義。

除此之外,還有一條比較重要的新聞,可以說是獨立的新聞,也可以說與此次拜登危機相關,這就是美國司法部對谷歌提起反壟斷起訴。司法部這次如果能夠勝訴,將對美國產生深遠的影響。

下面我們就來討論這幾個堪稱都是重磅的事件。

亨特涉嫌侵犯未成年人 朱利安尼來送警

率先掀起這第二波風暴的仍然是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他在美東時間的昨天,也就是10月20日晚間接受Newsmax-TV這家媒體的專訪時披露,一條亨特發給他父親,也就是拜登的信息顯示,他涉嫌有侵犯未成年人的情節。

這條短訊的圖片已經被朱利安尼曝光了,其內容非常不堪,大概意思是說,亨特的大嫂對他的心理治療師說,亨特的性行為不當,因為這個對象是一個不知名的14歲女孩。

同時,亨特還抱怨他的嫂子不肯來見他,就是因為他會赤身裸體一邊吸食毒品一邊和未成年女孩裸聊,這對孩子的影響非常不好。

亨特為什麼抱怨他嫂子不來看他,是因為在很長時間內,亨特都和他嫂子存在不正常關係,這點已經是舉世皆知的公開的祕密了。

朱利安尼進一步表示說,亨特的硬盤中有海量的未成年女孩的照片,並且還有其它一些難以公開的細節,他已經把這些內容都直接移交給了特拉華州的警察。

然而,非常有意思的是,正當大眾關注特拉華警方會否拘捕亨特進行調查的時候,特拉華警方在今天早上9點鐘火速發布了一份聲明,說他們已經把有關亨特‧拜登涉嫌犯罪的調查資料移交給了FBI。

大家看到了吧,這案子轉了一圈,皮球仍然被踢到了FBI的腳下。

為什麼朱利安尼把證據先交給州警呢?當然和FBI一直保持沉默有關,這明顯讓人對FBI難以信任。另一方面,根據特拉華州當地的法律規定,男女發生性關係的最低合法年齡是18歲,亨特與未成年女孩的性行為將構成聯邦重罪。

朱利安尼公開將犯罪材料交給特拉華州警,目的就是通過正式的走程序來施壓。他應該早就預見到州警根本接不下這麼大案子,所以州警只能公開將案子轉交FBI,這樣一來FBI就無法繼續對亨特電腦保持沉默。這對身為大牌刑事律師的朱利安尼來說,不過是略施小計罷了。

朱利安尼:拜登父子涉嫌犯五項聯邦重罪

除了亨特涉嫌刑事犯罪的這部分,朱利安尼還直接曝光了有關拜登的犯罪內容。

他說由於硬盤信息量太龐大,自己截至目前只瀏覽了其中大概一半的內容。但僅就這一半的內容,已經顯示出拜登父子至少涉嫌犯下五項聯邦重罪,以及涉及到至少3000萬—4000萬美元賄賂的證據。

而且相關信息顯示,拜登是把他兒子亨特當成「bag man」來使用的,這裡的bag man,翻譯過來應該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白手套」的概念。朱利安尼說,拜登從外國政府或實體獲得了50%的「賄賂錢」。

他還證實,此前福克斯證實的拜登就是BIG GUY ,在與華信集團那筆交易中,另外瓜分股份的3個中共一方人士中,至少有一個被證實是中共情報人員。

所以我們就看到,這部分爆料其實涉及到了兩個關鍵的問題:

1. 此前我們說亨特是個敗家子坑爹的說法,其實不夠準確,因為這不是一個敗家子行為不端把老爹拖下水的故事,而是老爹從一開始就把兒子當成白手套,當成權力尋租的推銷員在使用,這個主次關係是有本質區別的。

2. 這是第一次有明確的信息顯示,拜登和中共的情報人員發生了非常直接的利益共享,那麼拜登為了得到這些都向中共情報機構付出了什麼樣的回報?這顯然是一個值得深究的問題。

在朱利安尼的爆料之外,還有另外一條值得重視的信息,是FBI終於對這場巨大的醜聞有了被動的回應。之所以說是「被動」,是因為這不是FBI主動公開的聲明,而是通過兩位政府高級官員披露出來的。

FBI終於有了回應

兩名高級政府官員在昨天向福克斯新聞證實,聯邦調查局(FBI)的確擁有屬於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其中包含他的國外業務往來的電子郵件,當然也包括了亨特與烏克蘭和中共的聯繫。

其中一位聯邦高級執法官員明確告訴福克斯新聞,這些電子郵件都是「真實的」。

FBI也首次以信件的方式回應了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羅恩‧約翰遜,因為約翰遜正在調查亨特的電腦事件。這封信件以標準的官方措辭表示,聯邦調查局目前對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10月19日發表的公開聲明「沒有任何補充」。

這封信還有這麼一句話:「當我們得到可行性情報的時候,聯邦調查局將會與情報界協商,評估是否需要根據現行的通知系統,向你和委員會提供防禦性簡報。」

這個回應表面上看起來非常官方式,但實際上還是暗藏機關的。為什麼這麼說呢?

FBI說他們對國家情報總監19號的聲明沒有補充,那麼這位總監說了什麼?查查資料就會看到,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在19號發表的聲明就說了一件事:亨特‧拜登的電腦不是俄羅斯虛假宣傳的一部分。

很顯然,拉特克里夫的聲明等於含蓄的證實了這個電腦資料的真實性,因為關於電腦的來源目前就2種說法,一種是來自亨特送到修理店導致內容曝光,另一種是民主黨聲稱的來自俄羅斯造假。情報總監乾淨利落否定了後者,就等於承認了前者。

而FBI在回信中明確提到了情報總監的這個聲明,然後說我們沒有任何補充,這說明什麼?這個言外之意很清楚,就是以一種委婉的方式說明,我們支持情報總監的說法。換句話說,FBI這次的回信,實際上是以支持情報總監的方式,含蓄證實了亨特這個電腦的存在,以及其中信息的真實性的存在。

就我個人的判斷,朱利安尼很可能在第一時間獲知了這封回信的內容,然後他馬上就按照程序把證據給了特拉華警方:你FBI不是說需要得到「可行性情報」嗎?好的,馬上你就會得到。

特拉華警方當然不是笨蛋,一記遠距離長傳就把球送到了FBI腳下,等於公告全天下人:現在罰點球的明星就是FBI,要怎麼射門就全看他們的了。

華爾街日報加入戰團

另外還有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進展,是《華爾街日報》以一種非常正式的方式加入了戰團。

就在今天,《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堪稱重磅的社論,文章指出,拜登有義務回答關於他兒子兜售影響力以及個人財務往來的問題,尤其是與中國相關的部分。而且,不但拜登不該閃躲,媒體也應該繼續追查這件事。

這篇社論也提到了福克斯那篇關於BIG GUY就是拜登的報導,提到了情報總監打臉民主黨關於亨特電腦是俄羅斯陰謀的聲明,最後還發出了犀利的質問,說:拜登父子迄今沒有否認電郵的真實性。儘管目前暫時沒有在司法層面證實他們犯法,但是否違法,並不是衡量一個政治人物的最低標準。2017年拜登就已表態要競選總統,而如果拜登或亨特成為中共政府企業的合夥人,拜登在當選後將如何處理中國議題?所以,從拜登自己的政治利益出發,他必須清楚交代他在中國的業務往來。

大家看到了吧,《華爾街日報》可以說是除了福克斯之外的第二家對拜登醜聞發起追問的主流大媒體,這是在拜登醜聞爆發剛好一個星期之後。而非常有意思的是,《紐約時報》也在今天刊發了關於川普過去經商時期,曾經試圖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報導。

這個現象顯示出,左派在拜登醜聞不斷發酵的壓力下,已經開始出現鬆動。如果說,立場基本處於中立的《華爾街日報》加入戰團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中間選民和溫和左派的表態,那麼《紐約時報》的文章簡直就是高級黑。因為刊發這樣的報導只能有一個目的,就是想讓公眾產生一個印象:你們看,川普不也在中國尋求商業機會嗎?他可能也不乾淨。

大家看到了吧,最關鍵就在這個「也」字,這實際上等於變相承認了拜登的確和中共是有勾兌的,公眾並不是傻瓜,不會看不出紐時這點攪混水的手法。我們且不說川普作為一個商人在中國拓展業務是否合理合法,單單就《紐時》這種「川普可能也不乾淨,所以拜登不乾淨也沒啥了不起」的邏輯,就足以顯示這家報紙的水準有多麼低劣。這和胡錫進那個有名的,民眾應允許適度腐敗的論調,有什麼兩樣呢?

谷歌被起訴

好的,最後我們來簡要討論一下谷歌被起訴的新聞。

就在昨天,美國司法部聯手11個州對谷歌公司提起反壟斷訴訟,指控該公司非法利用其市場力量壓制競爭對手,在互聯網搜索和搜索廣告領域維持非法壟斷地位。而谷歌對此的回應基本就是一句話,大概意思是說:這場反壟斷訴訟存在「嚴重缺陷」,因為「人們使用谷歌是因為他們選擇這樣做,而不是因為他們被迫這樣做,或者是因為他們找不到其它替代選項。」

這條新聞為什麼重要,主要是基於幾個原因:

1. 這起訴訟案是1998年起訴微軟壟斷軟件市場以來,美國司法部採取的最引人注目的反壟斷案,目標又是頭號互聯網巨頭。

2. 這場訴訟源自司法部對谷歌和另外三家科技巨頭蘋果、亞馬遜和臉書歷時一年的調查。所以,谷歌只是第一個,這也顯示出美國司法部志在必得,因為如果頭一炮都打不響,後面就基本不要提了。

3. 這次訴訟的重點特意挑選了谷歌最強大、最重要的兩項業務,就是谷歌搜索和搜索廣告,司法部顯然有很強的針對性。

4. 這場訴訟被認為可能與大選有關係。

在這幾點原因中,前兩點大家都很好理解,我們重點討論一下後面兩點。

首先,為什麼這次的訴訟特意挑選了谷歌搜索和搜索廣告來打擊,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谷歌通過算法控制來操縱了搜索結果,這使得谷歌成為可以左右輿論導向的強大工具。而早在2016年的大選中谷歌就利用這個工具為希拉里帶去了至少數百萬張選票。所以谷歌涉嫌干涉大選的話題一直為人詬病。

其次,在Google內部有一種說法叫做「搜索打江山,廣告安天下」,意思就是廣告收入是谷歌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早在2018年,谷歌的廣告收入就達到了1163億美元,這是什麼概念呢?要知道中國全國在同年的廣告收入也只有870億美元,只有谷歌的74%。而同一年谷歌在大中華區(包括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和台灣)的收入增幅高達60%以上,這被稱為是此前從未報導過的最強勁的增長。

所以,司法部的起訴可以說是對準谷歌最要害的地方去打擊的,對內涉及到谷歌操縱美國政治,對外涉及到谷歌可能受到中共的操縱。

至於有媒體質疑這次起訴可能涉及政治動機,我覺得這個說法本身不夠準確。因為谷歌早就干涉美國政治了,這次訴訟恰恰是在逼迫谷歌退出政治,回歸到相對單純的商業領域去。

美國參議員霍利對此並不避諱,他公開發表聲明說:今天的訴訟是一代人中最重要的反壟斷案件。因為谷歌和它的其它大科技壟斷同伴控制了普通美國人的生活,從我們閱讀的新聞到最個人化的信息安全。

他同時表示,這個訴訟只是第一步,他將繼續尋求獲得立法解決方案,徹底終結大科技巨頭的霸權。

所以,我們此前說無論大選結果如何,美國社會、包括整個傳媒界,都會出現一個巨大的變化,現在我們看到這個變化實際上已經開始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訂閱點讚,留言轉發,我們下次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亨特第二季通共門 震動美政壇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三大新進展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遠見快評】習近平兩因素決定攻台時間表?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