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訪者「完美接管」省信訪局——鳩佔鵲巢?

人氣 654

【大紀元2020年10月30日訊】(編者按:魏永良,唐朝名相魏徵後裔,94年因被詐騙傾家蕩產,家破人亡。96年邯鄲日報法制週刊以《「溫柔」的陷井》報道他被詐騙的遭遇。因地方政府不予解決問題,99年反將魏永良勞教三年、由於師出無名(以局長接見為名被關押勞教所三年)至今不給勞教決定書。具體勞教魏永良的是武安市公安局法制副科長林金平(音),已經退休。魏的問題至今沒有解決的跡象。2020年7月24日,最高檢第二巡視組將魏的案件交辦給河北省檢察院,才發生下面魏永良所記錄的上訪日記。)

2020年10月24日,距最高檢第二巡視組向河北省檢察院交辦我的冤案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月。按說應該有結果了,如果不去要結果,人家也不會主動給,沒辦法,只能選擇日期再跑一趟。上次走了近二百公里到省檢察院,檢察院堅決不接待,說刑事案件只有星期一上午才接待,無奈只好走了回來。

星期一上午8點前到省檢察院排隊,如果人多排不上,錯過上午上班時間,就只能再等一個星期。人家鐵定的規定,窮苦弱勢的老百姓是無法左右的,畢竟老百姓的時間功夫都不值錢,一切都要看官員的臉色……很不幸,我選擇的10月26日湊巧中共五中全會召開的首日。

中央召開會議前後,「有些」地方政府就會很嚴厲地控制上訪的冤民:有派人在家門口盯梢的、有在車站截訪的、待遇好點的有被旅遊的、還有網上才購了車票控訪部門就馬上聯繫,說領導要和你約談解決問題的電話。總之,地方官員不希望在敏感時刻有訪民去上訪,以免媒體曝光影響了黨和政府的光輝形象、影響了一片形勢大好……。

在這種嚴厲控訪的形勢下,想正常購票去省裡甚至進京上訪已經不可能。沒辦法只能選擇自駕車,在他們都熟睡的時候突破層層防線才能到達目的地。對於我這個常年寧走法律程序少走信訪程序的訪民來說,他們沒有安排人專門24小時監控。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選擇了最難走的坡陡彎急山路,結果車上不去,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還是無法上去,最後一狠心不顧車受損,大老遠轟著最大的油門勉強衝了上去,結果車出現了明顯異響而且也無法加速,只能慢騰騰地開到了石家莊,還好,由於尾號是9在7點限行前終於把車停在了省信訪局附近。

在河北省檢察院見聞紀實: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堅決不解決!

河北省檢察院每個星期一隻有上午半天接待刑事案件,因此我第一站只能去省檢察院。到達省檢察院時還不到8點,但已經有幾撥訪民在早早等待,其中一個殘疾人坐著專用電車在省檢察院門口和省檢察院舉報中心喊著口號:「……某某法官腐敗……」圍觀眾人都是訪民,誰都冤深似海只能麻木看著。由於等待時間還早,我詢問了這個殘疾人的情況,原來他姓龐,是石家莊本地人,出生於58年左右,後來有一個出生於76年左右的女人和他結婚後又選擇了離婚,經過法院判決他的兩套房產被當做夫妻共同財產分割了。他不服,說房產是婚前財產不能分割,於是多年來一直在告。

河北省檢察院喊口號訪民龐姓殘疾人。(魏永良提供)
河北省檢察院喊口號訪民龐姓殘疾人。(魏永良提供)

8點多,舉報中心出來一個態度挺和藹友善的工作人員,仔細詢問每個人都是什麼案件,並告訴一會兒誰可以進去和誰不可以進去的原因。問到我時我告訴他:「我是以婚騙財的詐騙案受害人,我已經控告了26年,今年5月24日最高檢第二巡視組受理了我的案子並在7月24日將案件交辦給省檢察院,我上次來你們不接待,理由是刑事案件星期一上午才接待,沒辦法我只能回家,來一次需要二天時間,這次來是已經又過去三個月了,你們檢察院應該出來結果了,我是要結果來了。」這個工作人員說:「一會兒你可以進去。」那些沒有帶公檢法答復原件的,或者不是刑事案件的都被拒絕接待。

赤裸裸的警示牌,為了什麼安全?為了誰的安全?官方可以根據錄像給你定罪,你卻連記錄他們犯罪的權力都沒有!別忘了這是河北省檢察院舉報中心,所有的安檢目的只有一個:確保官員枉法言行舉止的安全。(魏永良提供)
赤裸裸的警示牌,為了什麼安全?為了誰的安全?官方可以根據錄像給你定罪,你卻連記錄他們犯罪的權力都沒有!別忘了這是河北省檢察院舉報中心,所有的安檢目的只有一個:確保官員枉法言行舉止的安全。(魏永良提供)
(魏永良提供)
(魏永良提供)
連檢察官都搞不明白的接訪時間表。如果你的詐騙案件涉及公安不作為、檢察官瀆職、法官枉法,恭喜你中獎了,在假定省檢察院公平公正的基礎上,而且不浪費你一天時間,根據這張表的接待安排,一起詐騙案辦結你大概需要五年零四個月。(魏永良提供)
連檢察官都搞不明白的接訪時間表。如果你的詐騙案件涉及公安不作為、檢察官瀆職、法官枉法,恭喜你中獎了,在假定省檢察院公平公正的基礎上,而且不浪費你一天時間,根據這張表的接待安排,一起詐騙案辦結你大概需要五年零四個月。(魏永良提供)

被接待之前,首先要把所攜帶的物品全部放進檢察院在院子里設置的電子儲物箱,只能帶有關材料進去。先在門外填一些表格,然後進去安檢,安檢非常負責,你的材料都要被機器掃一遍,何況人呢(我猜想手機和錄音錄像設備應該是他們防範的重點)!我曾經多次坐飛機經歷的安檢也不少,但像這樣嚴密的安檢唯有這樣的地方擔心信息洩露才會如此嚴格,真的坐飛機讓帶手機,這個地方卻不讓帶!

河北省檢察院舉報中心使用目前國內最高檔的電子儲物箱。(魏永良提供)
河北省檢察院舉報中心使用目前國內最高檔的電子儲物箱。(魏永良提供)

這關過去以後,有一個類似總台的地方再次需要你填一些表格。作為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我把地方檢察官也列為控告對象,結果負責受理的人讓我出去並說:「你究竟告誰?告檢察官到星期五再來,今天不受理!」無奈只好把檢察官的名字去掉,然後人家又檢查了一遍原件確認無誤後,讓在3號窗口等著。

接待窗口類似於銀行,也是隔著厚厚的防彈玻璃,一會兒過來一個帶著黨徽的檢察官問我什麼事,我趕緊滿臉堆笑地將材料遞了過去。人家只是掃了一眼,冰冷的問道:「原件呢?」我又趕緊將原件遞了過去,他翻到武安市檢察院出具的不予立案通知書,拿起來對著我說:「你的案件終結了,有(檢察院出具的)這個東西就不受理了!」

對於這個檢察官的說法我也早有準備,回復道:「你怎麼證明他這個決定就是正確的?這個決定他要有事實理由和法律依據來支持,可是我沒有得到這個說明,我無法認可……」

檢察官也不答話,隨手從桌子上拿出一個磨損非常嚴重的打印文章扔給我:「好好看看,看懂了再回答我問題。」

我一看是最高檢關於檢察機關做出答復後,上級機關不再受理的規定。

如果武安地方檢察院出具不予立案通知書的時候,連帶把公安局說明不構成詐騙犯罪的事實理由和法律依據一並給我,而公安局的說明足以證明檢察院的決定是正確的,我也拿不出事實理由和法律依據來推翻公安局的說明,人家的這個說法無疑也是對的。

問題來了,誰能決定武安檢察院出具的這個不予立案通知書是正確的呢?如果不正確咋辦?

對於質疑,省檢察院的檢察官惱羞成怒:「咱們不在一個頻道上,無法交流。要公安局的說明,你去找他們要去。告檢察官,可以啊,我們只受理檢察長以上級別的。」隨後這個檢察官直接離開到東面房間再不出來。

我也心一橫,不走了!大不了再被你們羅織罪名關押幾年,我已經多活了26年,被他們多關幾年我又能多活幾年。

見我一直坐定不走,這個檢察官最終還是轉了回來。我趕緊給人家賠不是,然後又問人家貴姓,這個檢察官臉色一變:「姓欒(音)怎麼啦?想去省檢察院大門口告去?隨便,趕緊去,不是我讓你去的啊。」露出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見我還是不走,說道:「你去一邊等著去。」我趕緊坐到了等待區的位置。

下一位被接待者交上原件後,這位檢察官照樣找出檢察院的通知書,然後告訴他,你的案件終結了,又拿起讓我看的文章讓這個上訪者看了看,這個上訪者無言以對,只好拖著沈重的步伐無奈地選擇了離開。

這時候,他們內部的檢察官在悄悄議論門口那個一直含冤的姓龐殘疾人,意思大概是一個姓趙的處長負責他的案子,已經幫他處理了二個案子,還有一個案子沒有處理。

我上訪維權26年到這個時候才終於明白: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堅決不解決。

終於欒檢察官又把我叫了過去:「我給你出一份信,你帶著信去找邯鄲市檢察院,讓他們負責去給你要武安市公安局不予立案的說明,至於口頭答復你還是書面答復你(我說口說無憑必須書面),書面答復你。」我趕緊跪下感謝人家,欒檢察官道:「你要這樣就不給你出信了。」我趕緊起來向人家深深鞠了一躬,因為我知道,武安公安局的這個說明根本無法使武安檢察院的決定(不予立案通知書)成立。

我的冤案終於要大白於天下了。

在等拿信的時候,欒檢察官突然問我:「你們邯鄲的都是一塊來的?」我一頭霧水道:「沒有啊,他也是邯鄲的?」欒檢察官自語道:「咋邯鄲來這麼多人來?」

(魏永良提供)
(魏永良提供)

我帶著省檢察院出具的信走了出來,見到龐姓殘疾人,告訴他裡邊的人在悄悄議論他的問題,也得到了龐姓殘疾人的確認。原來真的是: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堅決不解決。

門口聚集了太多的人,一聽口音,果然邯鄲地區的人真不少,都是坐私家車過來的。隨口聊了幾句我便急急忙忙坐車去了省信訪局。第二天上午在邯鄲市檢察院,我又遇到了聊天的那個人,她說:「昨天上午在省檢察院去了七、八撥人都是邯鄲的。」

在河北省信訪局見聞紀實

當我急速趕到河北省信訪局的時候,發現信訪局外清冷了許多,截訪和上訪的亂作一團的局面不見了,只見三三兩兩的截訪者坐在台階上聊天。我快步向院子里走去,路上截訪的雖然問幾句「你是哪的?」不理他也就過去了。

走進信訪局大院才發現事實並非如此,滿滿的一院子都是人,甚至感覺有些擁擠,原來測溫、登記、排隊的流程搬到了院內。這樣也好,外面路過的人不會看到人山人海的場景了,對政府形象也是好的,哪怕它是如此的虛假。

2020年10月26日上午河北省信訪局院內一幕。(魏永良提供)
2020年10月26日上午河北省信訪局院內一幕。(魏永良提供)

我幾乎進院子的那一刻就被截訪的死死盯上了。由於我不經常來又戴著口罩,截訪的也不敢確認我是誰、從哪裡來,只是不停地詢問我是哪裡的。我用普通話蔑視著問道:「你有解決問題的權力嗎?」

但我心中的怒火依然不由地升了起來:「媽的……只要今天敢截訪,我非和你們拼了不可……」。

走到測溫、登記的地方時,後面突然有一隻手死死抓住了我,非問我是不是武安的。我扭頭大吼道:「滾!」

偷拍魏永良的武安截訪者。(魏永良提供)
偷拍魏永良的武安截訪者。(魏永良提供)

見我如此憤怒,抓我的手突然松開了,我憤怒地狠狠瞪了這個截訪者一眼,他也趕緊離開了我,準備拼命的我一看這個截訪者離開,也就趕緊登記走了進去,不再理會這樣的人。

我要了公檢司法四個號,通過狹窄長長的隔離帶快走進大廳的時候,這個截訪者正拿著手機偷偷錄我,我發現後高聲大喊:「他是截訪的,他是截訪的……」,這個截訪的收起手機就走。我也沒有追趕,就抓緊走進了大廳。

對面就是電子儲物箱,有工作人員在指導著如何存放,安檢還是最高等級,反正比坐飛機要嚴格多了,這次是過同樣級別的安檢而且是二次,就是說通過第一道門的安檢,等待你的還有第二道門的安檢。

過了第一道門是各個部門接待窗口,看了身份證留下進大廳的號,然後再重新給你接待房間的排號,你就可以通過二次安檢上二樓去了。

遇見截訪者扮演的信訪局領導

在二樓241房間,省信訪局復查復核室(電話031187908055)門口站著一個領導模樣的人,看到我上來就叫住我,然後坐進復查復核室,要走我的身份證和材料在電腦上點擊多次後,囑咐我先去公安廳窗口登記,之後再去找他。我以為遇到了省信訪局的好領導,對人家千恩萬謝!(第二天到邯鄲公安信訪窗口才發現,邯鄲公安已經找不到我上訪26年的任何信息,人家只好重新登記了一次,我的上訪信息被人為清零了,不看材料只登記身份證的待遇也被剝奪精光。)

殊不知,這是先前截訪者偷拍了我,速將視頻發給了他,按圖索驥,他等的就是我!他想知道我控告什麼。回家後,我才得知這個人叫杜耀華,是一個截訪人員,武安市東長遠村人,多年截訪獲利頗豐,在市裡有樓房已經多年不在村裡居住。

在省信訪局241房間復查復核室工作的杜領導原來是武安市截訪者杜耀華。(魏永良提供)
在省信訪局241房間復查復核室工作的杜領導原來是武安市截訪者杜耀華。(魏永良提供)

要勞教決定書遭遇

在公安廳接待室,人家一般均不看材料只要身份證。當我說明我99年被關押勞教所三年,至今都不給勞教決定書時,接待人員答復:勞教已經不歸公安管轄,這個勞教書你只能去隔壁找司法廳要。

來到司法廳接待室,人家倒是挺熱心,看了材料也輸入了身份證,旁邊還有律師記下了我的案情和聯繫方式,最後解釋道:「是公安勞教你的,公安應該給你勞教書,你如果在監獄挨打了什麼,你應該還找公安廳」。

再次來到公安廳接待室說明情況,工作人員才將身份證錄入系統,讓我去找邯鄲市公安局信訪。

與截訪者成為朋友

臨近中午信訪局不再接待,走到大院,那個拍照截訪者老遠就喊我的名字,走近交談他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啊,我們也是工作。」此言一出我頓時怒意全消:生存不易,我何必與他以命相搏,我們都是這個社會制度的受害者,作為底層百姓我們何必相互殘殺,他也是為了生存,能弄到這個撈油水的肥差也不容易,他應該叫李清波。

訪民靳菊茹案

中午時分都紛紛出來吃飯,截訪者趙紅祥想請我吃飯,我以去圖書館為由拒絕和他們在一起,在去往三合律師事務所路上,發現這些截訪者在一個飯店門口圍著,只聽李清波對另外二個人交代:「她走到哪咱跟到哪,絕不能讓她跑了。」我一看是一個瘦弱的女子在裡面嚇得瑟瑟發抖,走近一看原來是武安磁山鎮訪民靳菊茹。

據靳菊茹講,她家6畝耕地被地方黨員幹部建了寺廟,她不服就去上訪,結果被勞教1年零6個月。在勞教期間,她老實巴交的丈夫被活活氣死,女兒又得了綜合性腎炎(尿毒症)被迫休學數年治病。出獄後家破人亡的靳菊茹接著上訪,再次被地方官員判刑二年。刑滿出獄後,武安檢察院作出不予起訴的決定,讓其申請國家賠償。靳菊茹眼裡含著淚水、嘴唇顫抖著說:「他們賠償我二年冤獄,我的地咋辦?勞教我咋辦?我家破人亡咋辦?要解決一起解決,只解決判刑問題我不要。」

靳菊茹說自己當天先去了省檢察院,由於沒有帶原件人家不讓進,她又說告法官,人家說告法官明天上午來。進不了省檢察院舉報中心的大門,她無奈之下才又來到省信訪局。

後來得知,靳菊茹被武安市磁山鎮幹部帶走去「旅遊」了,先去了五台山又去了平遙古城。

高空俯視下的寺廟。靳菊茹說這佔的是她家的耕地,地方政府說佔的是別人家的耕地與靳菊茹無關。(魏永良提供)
高空俯視下的寺廟。靳菊茹說這佔的是她家的耕地,地方政府說佔的是別人家的耕地與靳菊茹無關。(魏永良提供)
被磁山鎮幹部控制在賓館的靳菊茹。(魏永良提供)
被磁山鎮幹部控制在賓館的靳菊茹。(魏永良提供)

拍攝送錦旗視頻 市領導勒令抓人

早上沒有顧上吃飯,我中午咬咬牙狠狠心吃了一碗12元的牛肉面,就又趕回了省信訪局。

下午我先去了法院接待室,控告邯鄲市中級法院2018年的行政案至今不給判決書。工作人員讓我拿出判決書原件,我就是反映這個問題,有原件我還反映嗎?但工作人員「公事公辦」說:「對不起,沒有原件我們不受理,你直接去省高院反映吧。」人家也給咱指明了出路,沒有原件絕不受理有錯嗎?無言以對,只能離開。

關於邯鄲中院的案情:2018年中共中央掃黑除惡,河北巡視組駐紮在武安賓館,有人去給巡視組送錦旗,我忍不住就用手機錄了下來,並對著手機喊:「多抓貪官污吏,為武安人民出氣。」本來沒什麼事,巡視組也收下了錦旗,皆大歡喜,那一天不知不覺過去了。

誰知送錦旗的人想要視頻做個留念,這也沒錯啊,趕緊給了人家。誰知第二天中午被人轉發了出去,而且這個視頻迅速轟動了全國,當然武安市某領導也收到了視頻,這還了得!一個電話通知了公安局:「把人抓起來!」

石洞派出所負責找人,城關派出所負責抓人!指令一出,一個小時後魏永良被抓獲歸案。在派出所輪番審訊,一次次筆錄做下來,他們仔細看了以後,都說這樣寫不能定罪,還得重審!當時已經夜裡12點了,幹警任利東急得滿頭大汗,突然手機響了,任利東抓起電話馬上說:「韓市長您好,現在說話不方便,我外面說。」但對方的聲音我還是聽到了:「把魏永良判了嗎?出來說吧。」

最心急的還有一個穿高跟鞋的女警察,孩子小還沒餵奶,半夜了也不能回去!審判全程必須錄像,他們只好把程序裝模作樣又走了一遍,拿他們認為合適的筆錄再次讓我簽字。我一看,我所說的全部沒寫,這不行,漏下的話你們不寫我寫,剛拿起筆要寫,高跟鞋警察一下從我手中搶走了審訊筆錄得意地說:「不讓你簽字也是拒簽!」隨後就把我關進了留置室的老虎椅上,雙手雙腳均被拷得死死的,一動也不能動,而且一動就會卡更緊,坐不能坐、站不能站,一般人都會心悸氣短,極易心臟病復發,要不了一個小時都會大汗淋灕無法忍受。派出所的人也知道非常危險,所以被拷期間,總有一個人要死死盯著你,以防出現昏迷症狀時及時發現處理,避免出現死亡事故。

就這樣我從晚上約一點鐘被關到了第二天下午四點多,在此期間聽到他們在院子里悄悄對話:「……壞了……要不能把魏永良判了……所長要給局長寫檢查……那咋辦?……不判也得判……要不了就得放人……市領導要抓的人……誰敢放……」

最終魏永良還是被拘留了!此舉也激怒了武安許多人,都紛紛表達不滿。

面對此案,魏永良抓住了要點:如果程序不正義,產生的結果無意義!此案剝奪了被拘留人陳述和申辯的權力。

魏永良面對此案一審敗訴,無奈法官悄悄告訴我:「趕緊上訴,我們只能聽領導的。我們想判你無罪,請你理解,我們實在沒有辦法。」

二審上訴後,再無結果,多次去邯鄲中院要判決書,不是人在外地就是不接電話。

後來送錦旗的人由於沒有作偽證陷害魏永良,都被以其它理由判了一年多徒刑。◇

(未完待續)

 

 

相關新聞
河北百官村民要退團 永不加入共產黨
河北農民揭村官腐敗遭報复
河北農民礦井下討生活 險遭活埋
唐朝名相魏徵後代維權26年 誓討說法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台灣潛艇為何用鋰電池?三大優勢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拍案驚奇】習整肅瞄準高層 孟建柱也進射程?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橫河觀點】福西兩大醜聞曝光 國會憤怒追責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