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名相魏徵後代維權26年 誓討說法

人氣 1578

【大紀元2020年07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北採訪報導)魏永良,是唐朝名相魏徵第五十世孫,河北省武安市百官村村民。1994年,一場以婚謀財的騙局令他傾家蕩產、家破人亡。他從此踏上艱難的維權之路,飽嘗中共體制下百姓無處申冤之苦。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他仍堅持討說法,努力在專制社會發出微弱卻真實的聲音。他表述,「一個社會不能只有一種聲音,一種聲音真的是禍國殃民。必須得有人站出來揭開真相,不能由獨裁者這樣禍害這個國家、禍害中華民族。」

跌入「溫柔陷阱」 申冤反招牢獄之災

魏永良向大紀元講述,他在1994年被人以婚騙財,當時一天收入才幾塊錢的家庭一下子被騙走3萬多。他父母因此遭受巨大打擊,相繼去世。他從那時起一直要求警方立案調查。

1996年3月27日,《邯鄲日報》以「『溫柔』的陷阱」為題,對這場婚姻詐騙案作了詳細報導;同年4月,時任河北省公安廳副廳長劉金國作出批示,令時任邯鄲公安局副局長陳慶恩調查。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另一方面,騙婚的主導人擔心坐牢,通過親戚找到當時的河北省組織部(副)部長,把案子壓了下來。

魏永良無奈開始上訪,但事情卻越來越糟。他說,「兩會期間,只要省裡邊、市裡邊人大開會、政協開會,它(公安)就把我看起來,它怕我去那邊告,好多年都這樣。」

這樣的關押次數多到「查不清」,魏永良有時被關在派出所,有時被投進拘留所,幾乎每次都沒有任何手續。

1997年7月15日,魏永良嘗試攔住時任邯鄲市市委書記劉建生告狀。他說,「正好他要下班坐車走,我一看是他,我馬上拼了命就往他跟(前)跑,結果他一聲不聲坐上車走了,保安把我攔下以後,把我打得渾身是血,衣服都是血。他們感覺這樣沒法把我送到家,就把我直接拘留了。」

那次,他被當地警方以「擾亂機關秩序」的罪名拘留15天,那也是他唯一一次被「有理由」拘留。

因為不斷上訪控告,魏永良在1999年2月9日被非法勞教三年,未經任何審訊,也沒有得到任何法律手續。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在勞教期間,魏永良給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寫了一封信,讓出獄的人悄悄帶出去投遞。朱鎔基批示要查辦,但除了引邯鄲和武安的國保到勞教所來一趟,「朱鎔基的批示也就那樣打了水漂」。

魏永良說,「他們只是關我,只要我不吭聲,不造成社會影響,這事就算過去了。就這麼壞。共產黨的官員就跟耍流氓一樣,就不幹正事,實在是從上到下都這樣。」

堅持維權 無處說理

從青春年少到天命之年,魏永良為申冤奔走了26年。今年6月23日,他再次到河北省信訪局反映勞教手續缺失的問題。

「那裡邊有個公安廳的窗口,遇到是我們地方的截訪,我拼了命也要進,門口那個保安說『讓他進去吧』,我這才進去。進去的時候,他們不僅要量體溫,還要搜身,任何電子產品都不會讓你帶進去,什麼都帶不進去。三道崗,就差沒有脫衣服檢查你了。」

進去後,公安廳窗口的工作人員只負責轉辦,登記身分證信息後並不看材料。魏永良問他們,自己一直沒拿到勞教手續怎麼辦?「他說,這次我們給你催,催邯鄲市公安局,催到它的上一級。我說多長時間能給我手續?他說:兩個月。我說兩個月如果不給我手續怎麼辦?你們是不是要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他笑了笑說:再說吧,不給你再來。」

魏永良又去省檢察院的窗口反映,但工作人員不接收材料,表示這案件不應該找檢察院。最後他們見魏永良不走,轉而讓他直接去省檢察院。

魏永良說,「老百姓去一趟石家莊真的不容易,結果我趕到河北省高檢院舉報中心的時候,人家說你怎麼掐這點過來啦?什麼事?反正也是挺不耐煩。他們在牆上貼了一個(告示),涉及刑事的星期一來,我正好那天去的是星期二。」

「現在好多冤案,就我認識的人好多冤案都不解決,他們就是騙你。如果你被他們糊弄,那你就在家待著,讓人家糊弄到死;如果說你不讓人家糊弄,你非去上面告,他就給你整一個尋釁滋事、擾亂社會秩序,把你抓起來。」

魏永良表示,他會一直申訴下去,直至討到說法。他說,「因為這個事,我父母受到打擊不在了,我要給父母一個交代,不能說父母就這樣走了我不把它當回事,那就不算人。所以(為)給父母一個交代,也得把這個事整明白,犯罪分子必須得受到嚴懲。」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魏永良:競選人大代表紀實
【內幕】關聯北京疫情 河北大規模檢測背後
河北「精英女校長」傳因支持方方被免職
宋善:六月飛雪的奇冤
最熱視頻
吳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錢?有錢人速逃
【有冇搞錯】澳門「黑色產業鏈」內幕
【微視頻】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變種毒性如何?
何良懋:周焯華事件「大黑吃小黑」澳賭城或崩解
【探索時分】台灣需要核潛艇嗎?
【拍案驚奇】盤古大觀龍頭被斬 民間上書李克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