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90萬大獎慷慨「撒錢」 澳男成快樂窮光蛋

圖片僅為示意圖。(Pixabay)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宿驛墨爾本編譯報導)近日,在thatslife網站上,澳大利亞維州男子查爾頓(Peter Charlton)講述了自己不同尋常的中獎經歷。他寫道:

在我快寫完我自己故事的時候,我十分肯定我將再次身無分文,這次我是個快樂的窮光蛋。

我叫彼得(Peter Charlton),46歲,家住維州的Yarra Ranges。

每去一次醫院都意味著更多的壞消息。醫生說:「你叔叔查理活不過今年了。」這些都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可憐的查理叔叔快七十歲了,處於肺癌晚期。

當我把查理叔叔從車裡扶出來的時候,老爸的話總是在我耳邊響起。「照顧查理,為了我。」這是老爸在2014年去世前對我說的話。

查理是我父親最小的弟弟,沒有兒女,當時我認為父親希望我經常打個電話問候他一下。但是六年過去了,我覺得父親的遺言有著更深的含義。

我是一個軟心腸的人,和我父親一樣。父親是我見過的最仗義的人。父親總是這樣教育我:「事情不在大小,如果有能力為別人做點什麼,那就做點什麼。」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直在踐行這一點。我為孩子們提供免費的「跳跳城堡」,無數個週末,我拉著城堡去各家舉行的兒童派對。我從未掙過一分錢,實際上還要自掏腰包。但是看著孩子和他們的家人這麼開心,我也感到很快樂。

2017年,我在當地報紙上看到59歲的安妮太太一直被抑鬱症折磨,沒有時間打理花園。我花了三天時間,幫她的花園除草。

我總是樂於助人,現在,我的至親需要我的幫助

我對查理叔叔說:「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吧!」查理叔叔搬來我家後,我變成了他的全職護理,我給他裝了一個按鈴,他隨時都能夠叫我過去。我不用上班的時候,就一直陪著他。

一年之後,我的伴侶和我分手了。

今年7月,查理叔叔去世了。我感到很孤單。查理叔叔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了,我很欣慰能夠照顧他,直到彌留之際。

兩週後,我驅車50公里,去給九歲女兒的新寵物兔買個籠子。

我用查理叔叔留給我的小刀,割開了包裝,隨手把小刀放在車頂上,忘了收起來,一路開回了家。

一小時後,當我到家時,我驚訝地發現,小刀竟還在車頂上。我笑著說:「要轉運了,去買彩票吧。」

第二天,我來到Lower Plenty的彩票店,買了三張刮刮樂。

我在手機上下載了彩票的兌獎應用,掃描了第一張彩票,沒有中獎;第二張,也沒有中獎。掃描第三張的時候,我開始喃喃自語:「太浪費錢了。」突然,手機屏幕上跳出一個數字:896,511.13澳元。

「搞錯了吧?」我心裡想到。於是我刪了彩票應用,重啟手機後,再次安裝彩票應用。掃描第三張彩票的時候,同樣的事情發生了。

當我給彩票中心打電話確認的時候,我的手一直在發抖。我贏了差不多90萬澳元。我給媽媽和弟弟打了電話,他們同樣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在幾通電話後,我冷靜了下來,我意識到沒有必要告訴每一個人。事實上,我有更好的方式讓人們知道我有錢了。

17天之後,獎金轉入了我的銀行賬戶。就在那時,我已經想好了怎麼花這些錢。

我付完了房貸,給我自己和之前的伴侶各買了一輛二手車。

接下來,我想幫助那些身處困境、但我以前又無力幫助的人們。我給我的親人們一筆錢,幫助他們解決燃眉之急。然後我給了朋友們一些幫助。

附近的一戶人家幾個月前房子著火燒掉了,我給他們轉了一大筆錢。他們驚呼道:「你是說真的嗎?」我不禁大笑。

當我把獎金贈送出去的時候,我覺得很開心。

有天晚上在批薩店裡,我為每個在場的顧客買了單。

一連串的奇異巧合發生,我不得不感謝我的查理叔叔,離開人世後他一直在祝福著我。

我和我身邊的人,將會永遠感恩。◇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