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長臂伸至美國 中國留學生接告誡電話

人氣 3214

【大紀元2020年11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29歲的鄧寧,湖南邵陽人,2015年來美國留學,現在亞利桑那大學攻讀機械工程博士學位,一個「不是小粉紅」的中國留學生。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

然而,11月5日晚,鄧寧接到了一個來自國內的「吿誡」電話,不是父母也不是公安,而是一個受母親委託的關係人。「我不認識,我媽找到幫忙的,原因是我(國內)的手機號被禁了。我只知道他是一位廣東省某市的武裝部部長,姓陳。他覺得這個事情需要引起我的重視,算是一種告誡。但是他應該是懂一些東西,所以透露了網警利用大數據高科技監控個人電話短信的事。原來我以為只是微信、微博、社交媒體受到監控,電話的語音數據量大,難以監控。通過跟他通話,我才知道短信和電話也被監聽——沒有任何死角,」鄧寧11月6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

在近15分鐘的通話中,該名陳姓部長不斷強調網絡大數據監控無所不在,他對鄧寧說:「小鄧,因為你在國外留學……你在國內也好國外也好,實際上現在的網絡,包括大數據,現在這些東西都是非常透明,沒有什麼……說白了就是無祕可保,沒有什麼祕密的東西了。」

該名部長還語重心長對鄧寧說:「我們作為長輩來說,希望你還是要自己稍微謹慎一點,把控一下。為什麼呢?你知道咱們這個制度和國外的制度有些不一樣的。我們作為中國人還是適應中國的制度。我們先在這個社會做守法的公民。特別是你是學生,牽扯到前途和命運,牽扯到你發展。有些事情自己明白就行了,不一定要講、不一定要在網絡上發布那些東西。」

陳部長這一番告誡亦即源自於鄧寧「亂講話」,其手機號因此被封,鄧寧說:「我有一個國內的手機號,最近被禁用了。我一直用這個手機號接收國內短信驗證,如銀行、支付寶的驗證碼。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些異議人士,如(貴州自由詩人)王臧,(『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何方美,這些異議人士最近被消失(逮捕)、家人被監視。我看到他們發了一些參與非法逮捕和監視的人的聯繫方式,就想通過自己的力量給這些人發短信打電話施壓,讓他們不要參與迫害、助紂為虐。因為他們雖然只是執行者不是決策者,但參與進來未來可能被清算。」

鄧寧向國內公安發短信。(鄧寧提供)

封號發生在10月初。鄧寧說:「我給一個叫郭紹平的人(最近抓捕何方美的公安)發短信後手機就用不了了——當我需要接收一個驗證碼後接收不了,我找中國移動,客服說我手機沒有欠費,現在暫停使用,需要去營業廳重新激活。我讓家人幫忙。手機號是北京的(我曾在北京上學),中國(政府)對號碼所在地限制嚴格,不能異地激活,他們也只能找人幫我問。」

於是鄧寧的母親就找到了這位「陳部長」,「他去問了移動公司,說可能是公安網警給停止使用了。他又去公安那邊詢問。他也是有身分的,也是體制內的,對這些事也比較懂。覺得要引起我的重視。就給我通了這個電話。」

鄧寧說:「我的行為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我若繼續在國外發布這樣的言論對我家人可能有影響。但是我覺得我們不應該感覺害怕,要揭露出來。這是侵犯隱私權,侵犯言論自由。」

這樣的話,5年前的鄧寧是不會說的。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視頻讓我看到更多真相」

他回憶說:「我跟很多留學生一樣,剛出國還是小粉紅,在美國還是用百度、微信、微博作為獲取信息的渠道,就和生活在國內差不多。2017年年底看到華勇在YouTube上發了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視頻,給我觸動很大。2009年到2013年我就在北京上學,學校周圍有擺攤賣小吃的,知道確實有很多人靠擺攤生活。但沒看到很多負面消息。2017年看到這樣的新聞覺得不可思議,和我想像的北京政府做法是不一樣的。在國內平台搜索新聞完全看不到。才意識到中國政治有一些問題,才慢慢去了解。」

「不知道為什麼YouTube就給我推薦了這一系列視頻,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是一個契機,很神奇。」北京驅逐低端人口的視頻,彷佛像是互聯網給鄧寧撕開了一個真相的口子,從那以後,他又看到令計畫兒子車禍身亡、谷歌退出中國、法輪功受迫害等許多官媒上看不到的震撼新聞。

「我們做研究經常要用谷歌學術、維基百科這些網站。我就搜索為什麼谷歌退出中國,於是牽出令計劃事件,原來中國有很多這樣的事情被官方屏蔽了,不讓知道。我才意識到中國的言論自由是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共官員被查出貪腐前都是偉光正的,沒有任何負面消息,一旦查出來就會曝出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情和利益瓜葛。我才意識到整個體制都是腐爛的。只因言論被中共牢牢控制所以才看不到一點負面消息。」

中共病毒疫情發生後,家在湖南的鄧寧十分擔心,因為湖南和湖北接壤,很可能會傳到湖南。

「去年12月底,李文亮剛發布消息說武漢可能有類似薩斯病毒蔓延,YouTube上就有人發布了視頻:李文亮被訓誡了。我知道中國媒體都是不可信的,它辟謠就有很大問題,就通知了家人,和我導師聊天也提到病毒。」鄧寧說:「一開始只是跟家人和身邊的人提到這個問題。到全球大流行後,我意識到這次中共,就算不是陰謀(放毒),至少造成了很嚴重的後果。中共雖然控制了疫情,但是控制措施很不人道,它不報導,通過透露出來的消息,看到這種人道災難大量在發生,我無法忍受,我需要站出來影響身邊的人,去反抗中共。」

武裝部長:越來越多留學生被「策反」

但是鄧寧發現說服別人是很困難的,他嘗試用疫情跟身邊的中國留學生講,「但很難說服他們。他們會用國內那些理論跟你辯論。我嘗試很多次,發現思想的轉變很大程度需要自己慢慢說服自己。以我為例子,從2015-17年跟在國內差不多,2017-20年才慢慢轉變,直到疫情發生後發生質的轉變。單單跟一個人辯論,他為了把你辯倒會用他那一套固有的論點。當然有人引導是比較好,但還是需要慢慢自己接受的。」

鄧寧因此認為控制言論、不讓人們看到真相是最嚴重的問題:「任何一個體制都有問題,包括美國,這次大選。你至少需要一個有言論自由的環境揭露真相,有媒體民眾的監督才有可能發生改變,否則壞的都掩蓋了,體制都沒有缺點,如何改變?」

不過,像鄧寧這樣的「不是小粉紅」的留學生越來越多。他說:「作為一個留學生的先進群體,在美國接受前沿的知識,也要去學習先進的民主自由制度。帶頭去讓中國人民覺醒,反抗中共暴政。我們在電報(Telegram)上組織了一個叫「自由青年」的留學生群,我是負責人之一。」Telegram上還有一個群叫「青年憲政會」,不僅有來自歐美的留學生,還有在國內準備留學的中國學生。

大概這就是為什麼陳部長在電話中如此告誡他說:「你有這種傾向,在國外會成為策反對象。我所知道的身邊的留學生,好多個別的留學生,為了不同的利益不同的追求,有些走上這條不歸路。」

陳部長又端出鄧寧的父母,說他在海外的行為不僅會影響自己的前途,還會影響到父母親友的生活。

鄧寧問:「對父母可能有影響?跟父母有什麼關係?」

陳部長說:「你在國內上了黑名單的話,現在我們坐高鐵、坐飛機、包括坐汽車,我可以告訴你,現在都是一卡通的。我們國家使用大數據,說白了到了什麼程度?公安用手機把你的臉照一下,把你所有的信息全都知道了。他不用問你叫啥名字,就掃你一下臉。你過去有沒有一些案底,包括你列不列在黑名單,包括你家庭,你父母出門、做生意……所有東西都有影響的。它有一個系統資料的,明白吧?對你的小孩家人都是有影響的。這個東西不是危言聳聽的。」

聽了這一席話,鄧寧並沒有被嚇倒。他說:「還好吧。如果我表現更強硬一些,他們反而會不太會那麼囂張。」

鄧寧不僅沒有被嚇倒,曾經加入過少中共的先隊和共青團等組織的他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紐約教會學校承認「妖魔化白人」錄音曝光
賓州眾議員提案反對變性人參加女子比賽 
「你是下一個」推文遭轟 NBA球星詹姆斯刪帖
台僑委會成立海外華語學習中心 取代孔子學院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博鰲逞強 川普一語點穿台烏迷局
【時事縱橫】拜習將同場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秦鵬直播】澳洲廢一帶一路 戰狼扮奶牛被罵翻
【新聞看點】肖文罪成背後 美國防業遭駭涉中共
【探索時分】蝙蝠俠戰艦:朱姆沃爾特號驅逐艦
【思想領袖】希金斯:如何應對科技巨頭審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