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頭加入拜登團隊欲增影響力 引關注

人氣 1831

【大紀元2020年12月3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Bowen Xiao報導/陳霆編譯)科技巨頭被指控干預2020年大選,其員工在拜登-賀錦麗團隊內,更獲得了許多有影響力的職位。批評者稱,這可能意味著奧巴馬政府對硅谷所持的友好立場即將回歸。

問題的一個關鍵在於,這些企業如何在大選前利用其資金或進行審查。托馬斯·莫爾協會(Thomas More Society)的阿米斯塔德項目(The Amistad Project)的一份報告說,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大選前,給了選舉官員5億美元,其用途已涉嫌違反選舉法。據稱,這筆資金大部分都流向一個進步主義非營利組織,對選民施加了不當的影響,以期促成拜登當選。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Wilk Auslander LLP律師事務所訴訟部成員、網絡安全業務聯合主席斯科特·沃特尼克(Scott Watnik)說,這引發了「嚴重的法律問題」。

「這裡發生的事情似乎是,扎克伯格的資金資助了一項公共職能,這項公共職能是在納稅人的資助下由公共選舉官員執行。」沃特尼克告訴《大紀元時報》,「根據《憲法》第14修正案,在選舉基礎設施方面,每個州都需要平等對待每個人。」

「在選舉基礎設施方面,資金沒有公平地使用,這一點已不是什麼祕密了」,他補充說,「事實上恰好相反,這些資金被分配給特定的、人口立場左傾的地區,這種情況也發生在搖擺州之中。」

批評人士說,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數十名科技巨頭的「校友」(alumni,指前員工)加入了拜登過渡團隊,或在他的政府中獲得了有影響力的職位。

根據一份聲明,克里斯蒂安·湯姆(Christian Tom)於12月28日被任命為拜登-賀錦麗的白宮數字戰略辦公室數字戰略副總監,他同時也是拜登就職委員會的數字總監。在為拜登團隊工作之前,克里斯蒂安·湯姆曾在Twitter、Google和YouTube擔任過營收相關職務。

Facebook「校友」也在拜登政府中擔任了一些要職。

Facebook前主管傑西卡·赫茲(Jessica Hertz)是拜登過渡團隊的首席法律顧問。被任命為拜登防疫協調官的傑夫·齊恩特斯(Jeff Zients),曾在2018年擔任Facebook的董事會成員。

Facebook前項目經理奧斯汀·林(Austin Lin)是總統行政辦公室的機構審查小組成員,此外,前Facebook董事會成員厄斯金·鮑爾斯(Erskine Bowles)已在為過渡政府提供建議。

拜登過渡團隊正在其機構審查團隊中,任命更多的科技公司高管,而非科技評論專家。不明身分的消息人士向路透社透露,Google、亞馬遜、Facebook和微軟等科技巨頭,正努力將員工安插到政府機構,擔任高級職務。

同樣地,兩名亞馬遜高管進入了拜登的國務院、美國行政管理和預算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OMB)的機構審查小組。

消息人士還告訴路透社,Google前行政總裁施密特(Eric Schmidt)「一直在為國防部的任命提出人事建議,因為該公司試圖尋求軍事合同和國防工作」。

目前,美國司法部和聯邦貿易委員會正對Facebook和Google等公司進行反托拉斯調查。這些公司在他們試圖影響拜登政府時,有著迫切的利益考量。

科技公司涉入拜登團隊 恐引發旋轉門機制

佛羅里達大學社交媒體教授安德魯·塞勒帕克(Andrew Selepak)表示,根據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FCC)的記錄,科技巨頭執行長是民主黨競選活動的主要贊助者,這一事實讓共和黨人擔心,科技巨頭和拜登團隊可能存在「旋轉門機制」(revolving door)。

譯註:所謂「旋轉門機制」,指的是個人在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之間相互轉換角色,交叉牟利的機制。例如:政府聘請業界高管,以獲取其私人部門的經驗時,他們可能試圖利用政治影響力為商業集團遊說或制定便於集團牟利的政策。反之,政府官員卸任後,可能進入私人部門,利用自己與政府的聯繫,來為所代表的團體謀取利益。

這些科技巨頭的政治立場鮮明,從而對產品設計、服務與用戶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塞勒帕克對《大紀元時報》說:「在這些大型科技公司中,政治意識形態存在著巨大的不對等,這限制了設計、管理技術者的思維與觀點(並且這些技術是我們都在使用的),並對他們如何影響用戶,產生巨大的影響力。」

「在2020年競選期間,科技公司經常將用戶的帖子標記為虛假信息、刪除帳戶、關閉頁面,並限制新聞和用戶的影響力。」他說,「這些限制和約束,違背了社交媒體公司在市場上應被視為一個平台,而非出版商的想法。」

12月9日,YouTube宣布,內容若涉及今年總統大選中存在「廣泛欺詐或錯誤」,該公司將予以刪除。專家表示,本次刪除內容的範圍,將是史無前例的。

此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共和黨參議員對《大紀元時報》表示,大科技公司必須因他們基於政治偏見而採取的行動,受到質疑和追責。比如:在11月3日大選前,Facebook和Twitter對《紐約郵報》的亨特·拜登報導,進行了限制與審查。

塞勒帕克還指出,奧巴馬政府早已開始擁抱大科技公司。

「一上任,數十名Google員工就在奧巴馬政府工作,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科技巨頭與白宮之間的這種關係。」

塞勒帕克說,消費者希望政府調查這些公司,是否有任何潛在的濫用,以及它們對社會的影響。

他說:「人們有理由擔心,如果這些科技巨頭過於涉入任何政府,這些調查將不會發生,並可能對用戶和國家產生巨大的影響。」

專家告訴《大紀元時報》,拜登若擔任總統,有可能直接影響到任何正在進行的、尚未解決的或未來針對大科技的反壟斷案件。與此同時,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也因其與科技行業領袖的密切關係,而受到仔細的審查。

不過,一些人認為,拜登不會對科技巨頭鬆懈。反壟斷學者、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迪金森法學院法學教授約翰·E·洛帕特卡(John E. Lopatka)此前對《大紀元時報》表示,積極的,或干預主義的反壟斷執法政策「完全符合民主黨的政治意識形態,因此任何民主黨政府都會傾向於採用這種政策」。

根據「Protocol」網站11月10日編制的一份名單,拜登的過渡團隊中,有來自多家不同的大公司的科技行業領袖、主要的科技慈善家和科技倡導者。

川普(特朗普)競選募款委員會佛州主席、共和黨策略師布萊爾·勃蘭特(Blair Brandt)表示,他相信拜登政府下的司法部不會積極推動針對大科技公司的反壟斷訴訟,並指出大多數相關訴訟都是由共和黨州檢察長提出的。

「共和黨巨額捐贈者與億萬富翁,向川普總統的競選團隊投資」,勃蘭特告訴《大紀元時報》,「民主黨的巨額捐贈者與億萬富翁,卻向選舉過程本身投資。這說明了什麼?」

勃蘭特說,真正的風險在立法上。他說,民主黨占多數的眾議院,以及拜登的白宮,「不會有興趣推翻第230條規定,這在很多方面讓他們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川普和司法部已敦促國會撤銷1996年《通信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的法律保護。根據該法條,出版商需要對他們發布的任何內容承擔責任,但網絡社交媒體平台卻受到保護。

「川普最強悍的對手⋯⋯甚至不是民主黨人,而是他們在大科技公司的硅谷盟友,他們不斷審查他的社交媒體平台。」他說

拜登的過渡小組沒有立即回應《大紀元時報》的置評請求,Facebook發言人也沒有立即回應。

路透社對本報導做出了貢獻。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科技巨頭掌話語權 川普:美國沒新聞自由
格雷厄姆:科技巨頭和郵寄選票威脅保守主義
科技巨頭幕後爭相安插人員到拜登過渡政府
報告:科技巨頭武器化社媒平台 竊取大選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習攻台被潑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時事縱橫】馬雲現身兩鬢白 華春瑩曝中共黑幕
【秦鵬直播】暗諷習?王興遭約談 股市暴跌千億
【微視頻】川普行政令奏效 陸3大電訊公司被摘牌
【遠見快評】澳媒爆共軍祕密 胡編狂言轟炸澳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