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駿:「防疫」是偽裝 中共才是超級病毒

人氣 5549

【大紀元2020年02月10日訊】中共從來是一個撒謊者。此次武漢肺炎的大面積爆發,也是中共各級官員隱瞞謊報所致。現在疫情凶猛延燒,許多人士關注中共的「防疫戰」,認為它終於開始處治災情。很不幸的,善良的人們再一次上當,中共所謂「防疫」其實是偽裝,因為它自己就是人類社會的超級病毒。我們從微觀宏觀好好透視一下「病毒」這東西,把中共的面目換個角度揭示出來,喚醒更多中國人自救互救。

一、微觀看病毒:病毒≠細菌

許多人分不清病毒和細菌,把二者混淆起來;中共邪黨官媒也有意迴避這個問題。但這個基本概念太重要了,影響到很多方面的決策,也影響到對中共言行的認知。

1. 越微小越危險:病毒有多小

病毒是納米級別的,細菌則是微米級別的。我們知道一微米是一個毫米的千分之一,一個納米則是一毫米的百萬分之一。一個病毒很可能只有一個細菌的千分之一。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病毒以這種微觀尺寸侵入細胞,如入無人之境,難以阻擋。

目前絕大多數防護設備達不到納米級別,達不到就不可能抵禦病毒,比方N95口罩,看上去很密閉了,但對於病毒來說還是城門洞開,無法阻擋。當然N95足以擋住所有的飛沫和大多數細菌,不可不戴。

從侵入人體的形式來看,細菌能侵入人體細胞,產生一些危害人體健康的毒素,對生命體造成局部的傷害;而病毒則是直接攻入細胞核,損害原有的細胞代謝機制,甚至能夠摧毀其免疫系統,造成細胞或整個宿主有機體的死亡。打個比方:就像打仗,它一路暢通地攻到你的司令部去,或者把你的通信系統破壞掉,那仗就沒法打了。

更邪乎的是,像此次新型冠狀病毒這樣的還會以驚人的速度突變,變得更危險、更難預測、更難對付。

2. 病毒只是一道指令

細菌是一種單細胞生物,有代謝,可以裂變、生長,也可以死亡;而病毒在人類醫學領域,不屬於生物,它是由一個核酸分子(DNA或RNA)與蛋白質構成的非細胞形態,或說是由一個保護性外殼包裹的一段DNA或者RNA。我們都知道,DNA(脫氧核醣核酸,雙鏈)和RNA(核醣核酸,單鏈)主要功能就是儲存遺傳指令這樣的資訊,引導生物發育與生命機能運作。形像地說,病毒就是專供生命體的司令部使用的一道指令,而且是一條壞命令。它不是生物。

既然病毒不是生物,它是不代謝的,也就是說沒有「生與死」的概念。你不能說,我看見一個病毒跑過來,我開了一個消毒炮,把病毒打死了,不是這樣的。無論你用酒精、84消毒液,還是用抗生素,殺死的都是細菌。病毒它還是在那兒,它只是一道指令。

作為一道指令,病毒的使命就是搭載各種「交通工具」,從固體到液體,再到空氣,一路無阻地「旅行」,直到遇到合適的細胞,就跑到細胞核裡去,展開它的指令,對宿主細胞發號施令,扭曲宿主細胞的生長發育,同時大量複製自己。它機械地做著這一切,不管宿主細胞的生死。

中共官方一直宣稱新型冠狀病毒不會通過空氣傳播,這是一個致命的誤導(官方只提到有氣溶膠傳播,但直到本文成稿日止,武漢封城已經兩週,官方一直在淡化氣溶膠傳播途徑,宣稱不明確。其實氣溶膠傳播也是空氣傳播的一種。氣溶膠是大氣與懸浮在其中的固體和液體微粒共同組成的多相體系,通俗地說,就是空氣中的懸浮顆粒)。病毒完全可以通過空氣傳播,除了氣溶膠,風、霧、霾等等,都可以成為病毒的載體。

它的納米級尺寸,和只攜帶一段遺傳指令的特性決定了它的傳播途徑是多元並無法阻擋的;它的感染特點是系統性損害宿主有機體。病毒比細菌厲害太多,因此病毒非常容易造成流行病,而流行病蔓延到全國或全世界就是「瘟疫」。

3. 人類有對付病毒的辦法,但對付瘟疫的辦法很有限:

人類對付病毒的辦法通常有以下幾種:

1)人體免疫機制;包括RNA干擾(通過細胞內的Dicer酶降解RNA),體液免疫(即抗體發生作用,如免疫球蛋白等抗體),細胞免疫(包括了稱為T細胞的免疫細胞)三層防禦機制。人體免疫機制是真正可以瓦解病毒的高級防禦系統。

2)疫苗預防;通過接種疫苗以預防相應病毒,是廣泛採用的方法;

3)抗病毒藥物抑制病毒的複製;

4)隔離;當病毒感染迅速蔓延時,用隔離的方法阻斷病毒的傳播鏈是一個辦法。但是歷史經驗也顯示,隔離往往也不能阻止病毒的傳播。

5)紫外線可以損傷病毒DNA;紫外線是電磁波譜中波長為10~400納米輻射的總稱。科學已經發現,高頻電磁輻射,如紫外線會造成脫氧核糖核酸(DNA)損害。經短波紫外線照射,DNA強烈地吸收該波段的能量,它們之間的鏈被打開然後斷裂。

瘟疫往往到六、七月間就結束了,比如2003年的SARS就是七月結束,那時正是日照中的紫外線強度比較高的月份。

此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中,全中國的數據,即使是官方修飾過的數據,各省都在持續攀升,只有西藏一直保持著「一例」的水平。以西藏的醫療水平而言,在國內是屬於比較薄弱的。這說明什麼?如果說西藏地理距離遠,海拔高,所以病毒侵入少,那麼青海、新疆也是海拔高、距離遠,為什麼病例數一直在爬升呢?這其中奧妙恐怕和西藏紫外線照射強度有一定關係。

以上的幾種方法,當面對急速擴散的瘟疫時,很多就不靈了。如疫苗的開發需要數月以至一年;抗病毒的藥物也有一個開發、試驗過程;冬季爆發的瘟疫不要指望陽光中的紫外線能殺傷大多數病毒;做為一個個體,也許最終能依靠的只有自身免疫機能。

4.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病毒:醫學專家眼中的超級病毒

截至目前為止,醫學界對新型冠狀病毒所知有限,根據美國衛生高級官員的說法,2019-nCoV的最大挑戰之一是:無症狀感染

另一個挑戰是,病例的檢測報告結果不穩定,也增加了防疫工作的困難。有些人的檢測報告出現反反覆覆現象,一下子呈現陽性反應,一會兒又變成陰性反應,三天後又出現陽性反應。這樣的情況會使衛生官員無法確定要隔離多久的時間才能萬無一失。

還有,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也不確定,中共官方的防護手冊中確定了飛沫傳播、氣溶膠傳播、接觸傳播等形式,現在新增病例顯示,病毒可以在消化道傳播,也就是糞口傳播途徑。此外,中國官方一直暗示大眾,這個病毒不會空氣傳播,其實了解病毒特性後就知道,很難否定病毒經空氣傳播這一途徑。

5. 結論

民眾一旦知道了病毒可怕的真面目,就會清楚:面對疫情,必須做最壞打算,可能長達半年,可能最後只能依靠自身免疫力,只能自救和互救。

儘管中共採取了嚴厲的防控措施,但官方有意淡化病毒的詳細特點,混淆病毒和細菌,誤導人們只關注細節的消毒與隔離,而對整個疫情的嚴重性被動應對,依賴政府,喪失自救能力。

中共邪黨一貫戰天鬥地,這次面對武漢肺炎也大喊要「戰勝」瘟疫。可是社會管理措施簡單粗暴、時時處處都在撒謊腐敗的中共能應付這微觀世界的超級病毒嗎?大炮能打的了蚊子嗎?

二、宏觀看病毒:中共就是人類社會的超級病毒

中共要「戰勝」病毒,這個說法已經被誤導了,認為中共有防疫之心。然而,事實告訴我們,中共和這個病毒是一夥的,尤其當我們回顧瘟疫爆發前後中共的所言所行。

1. 中共營造環境促成瘟疫爆發

相對於納米級別的病毒,人類生存的這個肉眼可見的空間可以說是宏觀世界了。從微觀中來的病毒,要在宏觀世界中成功掀起海嘯般的瘟疫,需要一定的環境和條件。此次武漢肺炎這樣劇烈的爆發,完全是中共為其營造環境促成。對此,人們已經看清楚了,本文不再分析,只按時間序列再現一下主要事實:

——2019年12月30日,網傳武漢政府內部紅頭文件透露疑似爆發非典,已有7宗病例;

——2019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迫於壓力,證實發生不明肺炎,且是從華南海鮮市場傳出;

——2020年1月1日,武漢公安當局抓捕8名「造謠者」;

——2020年1月4日,官方稱不會「人傳人」;接下來幾天,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均出現疑似病例;

——1月9日,中共黨媒稱,本次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的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尚無藥物和疫苗;

——1月10日,人流量巨大的春運返鄉潮開始,漢口火車站等各處口岸要津無任何防護,無一人戴口罩;國家衛健委專家稱疫情「可防可控可治」;

——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發布警告:中國中共肺炎疫情存在「有限度」人傳人;

——1月16日,至此泰國,日本,澳門,越南等國也出現疑似病例,但中國仍然沒有任何新的疫情通報;

——1月18日,武漢舉辦「萬家宴」,涉40,000個家庭群聚;

——1月20日,官方確認可以「人傳人」,1人感染14名醫護;

——1月23日,疫情重大升級,武漢封城。

不論各級官員如何推諉、甩鍋,正是中共體制的行為方式終釀大疫。沒有中共的隱瞞,也就沒有這次中共肺炎的爆發。

2. 偽裝的「防疫戰」解除人體自衛意識

我們繼續羅列事實,來看一看中共所宣傳的「防疫戰」,究竟是在抗病,還是在以「防疫」為偽裝,幫助病毒擴散。

我們並不是在否定一線醫護人員,一線社區工作人員、甚至殯葬工作人員日以繼夜的努力收治、接待病患,處理逝者遺體,中共從來不在乎基層工作人員的生與死。我們還要從系統層面來看中共這個體制在防疫中做了什麼:

1)中共及其專家完全掌握此次病毒的專業內情,清楚病毒傳染的劇烈度;

這是指揮部的情況,如果真要防疫,是可以體現出誠意來的;

2)一線醫療資源短缺、甚至連測試盒都短缺,醫護人員在心理、生理極限點工作;

3)一線社區工作人員和殯葬工作人員在心理、生理極限點工作;

這表明前線戰況慘烈,那後方補給怎樣呢?

4)紅會扣壓醫療物資,占據慈善捐款;國內醫療物資供應效率明顯不足;

5)中方屢次拒絕國際援助;

6)美國製藥公司低價提供的抗病毒藥物到了國內被抬高五百倍,同時藥品被武漢病毒所搶注專利;

後方補給跟不上,這個仗也沒法打。既如此,防疫戰的效果如何?患者和健康人等普通人情況如何呢?

7)病患在醫院接受診治環境風險奇高,交叉感染率奇高;

8)大量不能確診的患者四處求醫、奔波,既辛苦、加重病情,也在傳播病毒;

9)社會層面完全沒有居家隔離的醫療指導和救助方案,導致家庭成員成批被感染;

10)麻痹健康人,故意混淆病毒和細菌的防護指南,防疫大戰節節勝利的虛假宣傳,專家站台、宣傳5~10天的拐點,疫情很快就能過去的虛假期盼;

11)對於尋求和傳播真相的民眾加大監控,加速抓捕,愈演愈烈的疫情封鎖,提升法律懲治的級別,最高可判死刑等;

12)死亡集中營式的雷(火)神山醫院,並由軍隊接管,大建成百上千床位密集於一室、缺乏相應醫護設施、方便交叉感染的方艙醫院等等。

武漢封城後,經過兩週的「防疫戰」,城內的交叉感染劇增,集中隔離點恐製造更劇烈毒源,令病毒多輪爆發,終致嚴重的環境污染,這其中武漢人民是最先遭受大難的群體,中國其它地區緊跟其後。名為「防疫」,實為「助疫」。輕信了「防疫」的謊言,放鬆了自我防護意識,就會面臨生命危險。

為什麼中共與病毒能夠如此完美的配合?我們從病毒的定義出發,從宏觀視角來看看吧。

3. 共產主義是一種意識形態,是人類社會的病毒,中共是人類社會的超級病毒

今天很多人已經發現,中共就是病毒。這裡的「病毒」,是一個形容詞:像病毒一樣。但是,我們今天用共產黨的結構和特性比對「病毒」的定義,能夠看到,共產主義和共產黨真的、不折不扣的就是人類社會的病毒。

病毒是由蛋白質外殼包裹的一道DNA指令。共產主義是一種意識形態,即用一套理論包裹的一道指令——消滅已有階級,消滅傳統宗教,消滅傳統家庭,消滅傳統社會。

病毒攻擊的是細胞核,操控細胞機制;共產黨先把社會的細胞——個體人洗腦,最後操縱這個人。

病毒要寄生宿主細胞,利用宿主細胞發展壯大自己,最終造成宿主細胞的死亡;中共是寄生於中國國民黨組織內,利用國民黨發展自己的力量,最終借外部日本侵華戰爭壯大自己,戰勝國民黨,盤踞中國大陸。

病毒會不斷變異,躲避人體免疫機制的清剿,一路坐大,甚者可致宿主死亡;自從前蘇聯社會主義陣營解體以來,中共不斷變換、甚至變異外表,披上了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的外衣,打扮成一國兩制的溫情模樣,用各種謊言騙過了全世界民主國家,一路坐大,成為一個超級大國,使世界面臨毀滅的危險。

用宏觀視角看病毒,會發現共產主義是人類社會的病毒,中共就是今天人類社會的超級病毒。

這個病毒,不管裡面的各級官員各有什麼理由,它整個體系將機械地複製自私而殘暴的封鎖隔離措施,尤其在當下沒有疫苗、也沒有抗病毒藥物的情況下,中共唯一擅長的就是「隔離」。接下來它只會機械地做:把披露真相的老百姓抓起來,把疑似患者隔離起來,把所有它不喜歡的、它想隔離的人都隔離起來,把被隔離者在交叉感染中淘汰掉,把屍體毀掉,再恬不知恥地為自己辯護。只要暴力還在自己手上,它就會這麼一直幹下去、麻木地幹下去。它不會改變。

《九評共產黨》向我們揭示,中共邪靈以殺人來補充能量。此疫正好能滿足中共邪惡殺人的慾望。

中共還在利用著人自私的特點,以及中國大陸道德下滑的現狀,營造一個大眾要求隔離他人,以保障自身安全的大環境。這樣,就更沒有人為「被隔離者」考慮了。直到自己被隔離了,一切都晚了。

結論:中共將借「防疫」之名大開殺戒,這是它邪惡的本性所決定的,也是一個病毒的宿命。呼籲國人認清真相,自救互救,不要相信中共的一切言行。

三、解體病毒 全民互救

生死關頭,中國人一定要先了解病毒的真相,病毒的微觀程度、高傳播力、高致病性和致命性,要正確地警覺,而不是恐慌與陷入孤島。當然更不能依賴中共解困,放鬆自己的自衛意識,以為過了2月10號就可以好轉。國人必須自救與互救。

提升個體的自身免疫力有很多方法,廣泛傳播這些方法。官方不給信息,民眾自我教育。廣泛傳播居家隔離的正確方法(希望更多專業人士提供這方面的知識和技能),反抗政府的無差別隔離極端措施,儘可能多的保存健康的人口。

記錄和傳播真相,認清中共意識形態的病毒本性,從精神上脫離共產黨病毒的控制,人與人之間多表達關心與互助。身體的分隔不會阻擋精神的彼此支持。溫暖與力量能夠很好地提升人體抗病毒功能。

天滅中共進行時,願善良的人們自救救他,將中共隨同2019新冠狀病毒一起解體。天佑中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南澳科學家綠光技術獲重大突破 3秒可找到DNA
美司法部修訂法規 將收集所有被拘難民DNA
中共警察強制中小學男生抽血 建DNA數據庫
李小剛:腦控原理之DNA共振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賓州案上訴最高法 林鮑聯手戰喬州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拍案驚奇】中共爆華爾街叛國 周庭生日遭判監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