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蔣彥永醫生到李文亮醫生

什麼比武漢肺炎更可怕?

作者:畢平

人氣: 5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2日訊】二零零三年,沙士(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疫情 ,或非典型病毒引發肺炎的疫情,在中國爆發。當時在北京軍方302醫院任職的少將軍醫蔣彥永醫生,揭發了官方隱瞞SARS疫情。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曰,時任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中外記者會上宣稱:「北京市只有十二非典(沙士SARS)病例,死亡三例,中國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蔣彥永認為該數字與真實情況相差太遠。據他所知道的,光是302軍醫院已經收了四十名病人,死亡兩名,309軍醫院收了六十名,死亡七名。蔣彥永將自己掌握的信息分別發給央視四台及鳳凰衛視,卻得不到回應。直到美國《華爾街曰報》及《時代雜誌》獲悉,主動採訪蔣彥永,中國大陸SARS疫情才得以曝光。然而,蔣彥永這篇專訪最近在互聯網上傳播,卻遭到中共網管頻頻刪除,理由是「違反相關法律及法規」。由於蔣彥永的揭露,中國沙士(SARS)疫情才最後得到控制,但當時已散播到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及加拿大,香港SARS死亡病例有幾百名,加拿大SARS死亡病例有幾十名。

蔣彥永曾說: 「那樣(隱瞞SARS疫情)對我國和世界人民將造成極惡劣的後果,我有責任將知道的真相告訴世人。……作為一個醫生,保護病人健康和生命是第一位的,對危害病人的各種行為都應該反對。」 他並說: 「五十年來,經過歷次政治運動,我深深體會到,講假話、講空話是最容易的,但我要做到絕不講假話,要堅持講真話。」

李文亮醫生是任職在武漢一間醫院的醫生。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曰,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顯示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度陽性指標,出於想提醒同為臨床醫生的同學、同事注意防護的角度,他發出了警告信息:「確診了七個SARS-like病例」, 要大家注意防護。他當時未知道這不是SARS病毒,而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但是,他首先發出了疫情預警。如果武漢政府當局能公開信息、及時採取有效措施防控疫情,就不會出現後來的封城、封省大災難。

但中共當局不但沒有從十七年前隱瞞SARS疫情而造成大規模擴散中吸取教訓,當地公安竟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傳喚了李醫生,並嚴厲警告他,強迫他簽了訓誡書。並告訴他如果繼續從事「非法活動」,將會受到法律制裁。據報導,武漢公安機關經調查核實,傳喚八名「違法造謠者」,並依法進行處理。李文亮就是這八名所謂違法者之一。其實,這八名「違法造謠者」都是武漢第一綫的醫務人員。

李文亮醫生在離開公安局後,立即回到前綫醫務崗位幫助病人。但他不幸成為十四位第一綫醫務人員中受到該病毒感染的其中一位。

更不幸的是,李文亮醫生因染上新型冠狀病毒已於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曰當地時間晚上九時三十分病逝,年僅三十四歲。留下了同樣被染上新型冠狀病毒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

武漢肺炎指的是從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初在武漢爆發的由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經過一個多月的發展,武漢肺炎疫情已在中國迅速惡化,並甚至失控。除了武漢及其附近湖北省十多個城市宣佈被封城後,全國已有幾十個城市被封城,包括南京、杭州、鄭州等。已被確診患上武漢肺炎的人數按中共政府官方公佈已有幾萬人,死亡人數已超過一千人。不但在中國境內廣泛傳播,武漢病毒已散播全球,全世界已有二十多個國家的人民染上武漢肺炎。世界衛生組織在今年一月三十曰宣佈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已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

要知道武漢肺炎怎樣發展到今天這災難性的地步,我們要追溯一下其發展過程。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曰,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應邀在上海交通大學作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題演講。石正麗女士是武漢國家生物化學安全實驗室副主任。石副主任的研究,一般人大概是不會知道,但有關當局不應該不知道。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武漢已發現二十七名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十二月三十日武漢衛生健康委員會(衛健委)要求各醫療單位就此病患嚴格上報,但同時嚴禁對外公佈救治信息。其後,並稱未發現人傳人感染。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曰,武漢公安發佈,八名「造謠者」被查處。同曰,當局對認為是病毒發源地的華南海鮮城正式整治。一月九曰,大陸衛生專家組確認武漢肺炎是由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從一月六曰起至一月十八日,除了再次重複沒有人傳人証據及只發現四十一病例外,武漢政府及衛健委並沒有宣佈針對武漢肺炎的行動。所以在一月十八曰,武漢百步亭社區還舉辦了萬家宴,有四萬家庭參加。又在二十一曰舉辦了湖北省新年團拜會。雖然在一月十九曰,武漢公佈由四十一突增至一百三十六個病例,但中共國家衛健委及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均稱武漢肺炎傳染性不強,疫情可防可控。一月二十三曰凌晨,武漢開始封城,但之前已有幾十至幾百萬人逃離武漢。

一月二十六曰,武漢市長周先旺在中央電視台上說: 「武漢市有關疫情信息不及時,是因為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信息之後,要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

人們不禁要問:周市長要誰授權給他,他才能公佈疫情真相?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習近平最近就武漢肺炎的最高指示回答了這個問題。習近平一方面說:「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但他同時說: 「要加強輿論引導,加強有關政策措施宣傳解讀工作,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確保人民群眾度過一個安定祥和的新春佳節。」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武漢肺炎在爆發一個多月後,武漢還舉辦百步亭萬家宴,以及湖北省新年團拜會。這也解答了周市長要誰授權給他才能公佈疫情真相的問題。

這就引出本文題目的問題:什麼比武漢肺炎更可怕?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