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居民困家中 面臨斷糧

人氣 8571

【大紀元2020年03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嚴重衝擊經濟,中共一方面要求復工,一方面繼續封城,並從3月1日起,前所未有地嚴厲封網。很多生活在武漢的居民,不但經歷四十多天封城,也從來沒有得到過政府任何幫助。

沒有錢購物,眼看就要斷糧,家裡還有兩個小孩子,即便想要出去乞討都沒有機會跨出家門,因為家門都被封了,儘管他門沒有感染中共肺炎

一位來自武漢的先生,無助可又無奈,如果得不到援助,無法想像他的絕境。

潘:現在基本上積蓄也用得差不多了,沒錢了都得找人借錢。要生活,菜價又這麼貴,上街去討米嘛?你還能上街嗎?如果你連討的機會都沒有,那你還找誰討啊現在?

問:現在還不能出門是嗎?

潘:是啊,現在門都封死了。

問:買菜是他們送嗎?

潘:這是兩個問題,第一個,菜價挺貴吃不起,對吧。第二個,錢從哪裡來呢?財務從哪裡來呢?沒錢,買得了菜嗎?誰賣給你啊。第三個出去討飯,我是準備出去討飯的,我帶著我家人出去討飯,找誰討?出不去,怎麼討?

潘:我沒有病,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沒有病,是我爸染,也不是我要的,我是個正常人,為什麼我沒有生活的權力,誰能告訴我。我現在每天都在屋裡,怎麼辦,等死?

問:把人給困死在家裡,不是很不人道?

潘:現在就是這樣一個狀況啊。誰打過電話問過我了嗎?誰來關心過我們的,沒有人啊。所有的救災物資,我連一顆米我都沒看到過。一顆米都沒看到過,別說其它的了,我都沒想得到,救災什麼捐助的,通通沒有。我現在我家裡,有兩個小孩單獨住在一起。我沒收到一顆米啊。

問:那讓老百姓怎麼生活啊?

潘:我如果是這個樣子,我問了一些我周圍的人,都是就像我這樣,都沒有收到一顆米呀。那你搞什麼呢?今天馬上就要進入四十天了,還要封四十天。

問:這樣是不是疫情還很嚴重,還要封40天?

潘:我不知道,沒有人報導疫情啊,對不對,如果疫情不嚴重,是不是要開門,這是很簡單的邏輯。是不是要開門,大家出去,正常生活。現在封門,不就是代表現在很嚴重啊。這還用問嗎?

問:沒錢就自動斷電了?

潘:是啊,當然啊,它(收電費)是跟我手機捆綁的嘛,它自動化扣,不信我把手機給你看看。我現在生活確實很困難啊,我三歲多的小女孩沒奶粉吃那怎麼辦?

問:這樣下去我覺得老百姓生活真的是?

潘:我覺得我是個人啊,老百姓對我來說是一個貶義詞,我不是個老百姓,我是個人,我姓潘。我兒子女兒也姓潘。我是有名有姓的,我怎麼是老百姓呢。每個人都是有名姓有姓的,對吧。是這個道理。

問:這情況在你們那邊很多吧?

潘:我父親那邊也沒有(得到救濟),也是一樣。我岳父岳母那邊也是這樣啊,他們也沒得到什麼東西啊。我能了解到的就是我的家庭和親人,都沒有啊,我的兄弟姐妹啊,都沒有得到啊,什麼都沒得到啊。如果說哪個說拿了一顆米呀,他會跟我說啊。

問:那些捐的物資哪裡去呢?

潘:天知道,那就問老天爺啊,這我哪裡知道呢?(各個地方捐了那麼多。)這我哪裡知道,只有老天爺知道啊。我這個家族大概有十七八個人,那麼我們通電話,他們也沒有收到所謂的捐贈物資。他們也沒收到一顆米,對吧。我父親冠心病、高血壓,他沒辦法出去,他住不了醫院。是吧,這什麼世道!

問:好像不是說要推出什麼政策嗎?

潘:我已經說了從封城那一天,我沒有收到一顆米。我也打了很多電話,都有電話記錄的,我現在就這樣情況。我能說誰呢?我如果罵這個黨,罵這個政府,我要坐牢,他說我,說重一點,說我顛覆國家政權,那我怎麼辦呢?

問:你飯都吃不起了,怎麼顛覆啊?

潘:我是個人啊,我有小孩,我有家庭,有父母,我怎麼辦呢?換句話說,上有老,下有小。

問:對啊,現在像你們這樣情況很多,接下來要等到四月底?

潘:這個社會,這不是人,這是地獄,這不是社會,這是地獄,我們在地獄熬著,等待著審判,或者等待著烈火燒我們,就是等死啦。我們還很恐懼,因為中共肺炎的病毒無處不在,要是得了病那更麻煩哪。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封城陷絕境的市民:怎麼活
【一線採訪】孫春蘭到哪 武漢居民都會喊話
【一線採訪】武漢人爆孫春蘭視察的是樣板社區
【一線採訪】疫情態勢不明 武漢人批官員作秀
最熱視頻
【老外看中國】硝煙再起 港人再抗暴 美台力挺
【新聞看點】美制裁港國安法 習「加強備戰」?
【拍案驚奇】37萬港人反惡法 日本網友熱議
那一場雪天圍爐
【羅廚尋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習為何壓香港 港國安法衝擊五層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