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獨行俠:國士無雙 與郭泉先生相知小記

人氣: 4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3月03日訊】郭泉至今日已失聯二十多日,他與我的聯絡定格在了1月30日。再無每日凌晨五點的消息提示滴滴聲,也看不到他那嘻笑怒罵的文字,他永遠別具一格的真知灼見,我甚至懷疑我再也聽不到他的消息。

我與郭泉先生相識是在他出獄不久,當時滯泰難民哎烏找我,說有一個著名政治犯剛出獄,無收入一身病,問我是否願意幫助一下。我心想哎烏自己滯留泰國已四年,朝不保夕,居然還想著幫助他人,著實讓人感動,我馬上答應了,如是托哎烏轉了點散碎銀子。

不幾日,哎烏說當事人一定要加我微信,致謝,等到加我,我才知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郭泉。

第一次聽到郭泉先生的名字,是2005年,日本一個民間組織給中國明朝大海商——汪直立碑,在其故鄉,不幾日,郭泉先生以國立大學教授之尊居然連夜奔赴安徽,砸毀此碑。彼時恰逢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郭泉先生親自砸毀此碑,當然贏得舉國喝彩。但是在我等這些略通明史的人看來,確不盡然,首先汪直只是海商非海盜,其次他是與胡宗憲談判被殺,明朝的背信棄義是後來汪直集團發動戰亂的主要原因。最後,汪直被斬首後十八年,明朝隆慶開港,完全實現了汪直當年的建議,對日本貿易造就明朝的中興,十八年期間只是死了無數閔浙百姓和士兵而已。郭泉先生還穿漢服給學生上課,帶著夫人及幼子著漢服在南京街頭搖擺其事,儼然一副光復大漢天下的志氣,反正我當時給郭先生貼的就是民族主義者的標籤。

郭泉先生下一次進入我的視野是他被審判之後,居然被重判十年,夫人幼子到處求救無門,我等當時禁若寒蟬,就在網上隨便聲援了一下,就沒有下文了。郭泉先生被抓是以新民黨代主席的罪名重判的,這個新民黨原是郭先生自己編的,全黨自主席以下只有他一人而已。原來自2002年以來,郭先生一直為上訪民眾寫狀紙,提供法律援助,還冒天大的風險代訪民給中共中央領導寫申訴信,這些事情無疑讓地方政府非常不痛快。如是,2007年12月南京師範大學以郭泉行為違返憲法為由,革除了他教授資格,下放為圖書管理員。

這還不算,在他所在花瓶黨派民盟把他開除了之後,他宣稱他要組黨,名叫中國新民黨,這恐怕是98年中國民主黨之後中國大陸第一次有人說出這樣的話,還號稱所有訪民自動入黨,現有黨員不下800萬……。這種大逆不道的言論一出來,郭泉先生照《大逆律》棄市已成定局,然共產黨當時面臨全球杯葛奧運會的風險,加之共和黨布什總統對中共的強硬立場,中美貿易接近枯萎,人民幣被迫從8.6升值到6.5,內憂外困。故當時對郭泉先生並沒有動手。其後08年,郭泉又領導和參與軍轉幹部維權活動,並發布對汶川大地震的評論,這些都是共產黨的膿瘡,讓共產黨痛徹心肺。所以當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奧巴馬於2008年11月4日宣布當選總統後,共產黨馬上行動起來,開始大開殺戒,11月13日抓捕了郭泉先生,11月23日判了黃琦先生。2009年10月,共產黨將郭泉先生重判10年。

郭泉先生在獄中也沒有閒著,經常幫獄友維權,甚至提出犯人剃光頭不利於健康。監獄方對這種進來了還不老實的政治犯當然也不手軟,直接給單獨監禁了三年。

18年出獄,我與郭泉先生相識之後,他提出,要送我一副字畫,我說我一浪跡天涯的亂臣賊子,國內也不能收,國外地址給你,只是徒增你勾結海外的罪名,等以後重光中華,我再上門當面取得,郭泉先生以為然。

郭泉先生每日清晨必發《郭泉語錄》給我,我對於這樣的堅持很感動,又覺得他太辛苦,故問為何不開一個公眾號,他說他還在被剝奪政治權利期間,不能開,故只有人力一個個發送,以報對他幫助的人。

從此開始了,我與郭泉先生一年的文字交往,我們彼此未見過,亦未通過電話。特記幾則鎖事如下:

郭泉先生是一個堅持春秋大義的人。他出獄之後,各方人士有向其捐款的,黃曉敏之妹的1,000元,他以黃曉敏還在獄中為由退還。還主動給剛出獄的謝文飛,秦永敏夫人各捐200元。1月22日,郭泉先生以與朋友對話的口吻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他寫道:子曰:見義不為,無勇也。彼時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已經不可控制,他已經料到共產黨這幫蠢貨必然難以收場,也知道自己此時不閉嘴必然會被捕,然而他最後寫到:「固知,愚泉每當仁當義之時,皆躍躍欲試,奮勇陣前,惟求殺身成仁,捨生取義耳。」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有古國士之風。

郭泉先生是一位重情的人。他一出獄就開始幫助他人,哎烏曾說,如果沒有郭泉先生的幫助,她和楊崇恐怕還在泰國滯留,有了他的幫助,哎烏和楊崇得以逃脫苦海,進入加拿大。

他兒子郭稱義幼年逃美,去歲考上斯坦福大學,卻苦於無錢交學費,他最後可能賣了房子籌得學費,盡父親之責。

今年初,他某日忽然發消息給我,說為我寫了一幅字畫,要寄給我,讓我把國內朋友地址給一份他,我看了一眼是密密麻麻的小楷《蘭亭集序》,我說不是說好以後當面取嗎?他說,算了,說不定哪天進去了就出不來了,你收著吧。我當時也沒有細想,就給了一個國內朋友的地址,沒有想到,字畫還沒有到,郭泉先生已經失聯,想到他在那麼危險的時候,還抽出時間給我寫了一幅字,還想到要寄給我,不免讓人唏噓。

郭泉先生是一個有真知灼見的人。中國自古即產鄉愿,這些人說話閃爍其詞,長篇大論,故意用一些你不懂的專業詞彙堆砌,就是不說人話,也沒有自己的觀點。郭泉先生卻正好相反,他是一個有狂狷氣質的人,他的言論接地氣,有深度,從不人云亦云。舉例,去歲雙十期間,所有人都在捧孫文,他寫文講了一下同盟會的歷史,我們在微信有一些互動,我當時提議將同盟會改為日本黑龍會中國分會如何,郭泉先生表示贊同。其二,對於中國美國貿易戰,在12月美國與中國達到初步協議後,互聯網上一片大叫中國贏了,郭泉先生卻不以為然,他說美國總統的策略非常清楚,完全遵行美國檢查官對罪犯的檢控流程,取證—質證—認罪—判決—執行,十二月的初步協定只是中國對美國簽署的認罪書,後面的判決和執行美國人已經準備好了,中國這一次跑不掉。比之那一眾偽專家的堂皇之言,這是我所見到的對中美貿易戰最透徹的判斷。

武漢是我的家鄉,已經封城月余,現在看到郭泉先生在一月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寫了十篇文章,詳細分析了實驗室泄漏病毒,共產黨放任病毒的過程與分析,這些文字最終把他送進了監獄,他是為了我的家鄉進的監獄。

郭泉先生出生知識分子家庭,名牌大學畢業,一路順風直至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教授。然而他不忘國人的苦難,毅然決然為最底層訪民發聲,以至系獄十年,獨子遠隔重洋再無相見,妻子與他離婚。然其志若金石,終於又因為民發聲被囚。他出身不低,卻不逢迎,不拉幫結派,以至於除哎烏外,無人為其呼籲,我為之不平。

如今,共產黨監獄由於管理不力,導致大面積病毒傳播,郭泉先生在獄中生死不知。

惟願天佑好人,郭泉先生逢凶化吉,出得獄來,再寫郭泉語錄,靜候我等南京一見,舉杯共慶祖國自由!

責任編輯:周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