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李兆富:台港受屈 全球受夠了中共

人氣 5962

【大紀元2020年04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香港報導)全球爆發疫情以來,中共造假數據、矇騙疫情、控制輿論、煽動宣傳等等惡跡曝光國際。前蘋果社群資訊網行政總裁、財經專欄作家李兆富(筆名利世民)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經歷這次疫情,人們認清中共是地球的隱患,目前中共正面臨極端劣勢的外交處境,經濟上也正遭受國際圍剿,全球正形成新的對華政策,「就是Enough is enough,夠了,忍受夠你(中共)了。」

李兆富表示,全球歷經中共造成的瘟疫災難,將重新建立經濟新秩序,各國不再繼續依賴中國作為生產基地。今後企業在世界各地設置生產線時,會檢視當地基本的政治風險是否受控制,「會不會發生動亂,疫情發生時資訊是否透明。」他說,未來歐美企業即使面對高成本,也會將生產線移回美國與歐洲本土。

此外,中共令疫情全球大爆發,還與世界衛生組織譚德塞唱和,以拙劣的謊言卸責、掩蓋病毒來源。李兆富說,世界因此看清了中共是地球的一個隱患,與中共進行生意往來時都會害怕是否受騙,不再相信中共,「自己騙自己還都算了,還到處跟別人說,你當別人是傻的嗎?現在外界真是當中共是一個小丑,現在全世界都當譚德塞是一個笑話。」

李兆富說,世衛前有陳馮富珍,後有譚德塞,「(中共)不斷地找人來隱瞞疫情,大家都受夠了!」

另外,這次疫情也曝光了世衛多年來阻絕台灣的加入,「不是因為這次疫情,有誰留意到是世衛把台灣踢出來,原來台灣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他說:「全部的事情,始作俑者就是中共,你說經濟上中共不被圍剿?死不了嗎?我就不相信。」

而以往中共企圖拉攏歐洲抗衡美國,李兆富說,這將不再奏效,遭遇嚴峻疫情侵襲後,歐洲將因此認清地球真正的危機在哪裡、最大的敵人是誰。他說:「中共正處於外交上的極端劣勢;經濟上它以前一直依賴的那些出口型經濟,不用再想了。」

「它(中共)做夢般講的那些什麼一帶一路,真的可以省了吧,大灣區那你就照搞吧,怎麼說都是『閉門一家親』。」

另外,港府日前宣布共支出2,875億元抗疫,其中港府向雇主提供工資補貼,以要求雇主承諾不裁員,對此李兆富認為,港府這項補貼政策是盲目資助企業,是不可取的。企業永遠都不應該指望政府援救,「企業不是有責任去管理自己的風險嗎?不是應該提早一兩年把各種可能性都計算在內的嗎?」他說,有些企業是罔顧風險的,「其實這就是變相鼓勵了一些不思進取、不管理自己風險的生意人。」

「如果那些公司沒有生意做了,那就讓它推陳出新,讓它汰弱留強,市場需要不斷地懲罰那些沒有管理好風險的人,對企業如是,對一些投機者如是,個人層面也如是。」

「這次派錢很不合理,我寧願政府將那二千多億,直接給低收入家庭的人,這樣會更好。」李兆富說。

港府盲目資助企業 公務員文化擴散社區

記者:香港政府遲遲都不封關,突然間用2,870億去買單,對香港經濟的影響?

李兆富:這次派錢,我覺得很有問題。它(港府)是派錢給企業,要企業承諾不要裁員,幫企業出部分的薪水。但問題在哪裡呢?第一,社會上大致有兩種企業,一種企業生意不受影響,但是他們有份分錢,這筆錢其實就是冤枉錢;另外一種企業根本沒有生意,政府給它錢,它用殭屍那樣的方式運作,員工上班就是「扮工」,假扮在工作,個個就假扮開業。社會的經濟,是不是好了呢?不是,基本上只不過是延遲了,最終大家也有要面對現實的那一刻。

如果有人沒有錢交租,要挨餓,買不到東西吃,給錢去支援這些人,我覺得值得的。企業永遠都不應該指望政府去救,如果任何企業說「我做不了了,我要人去救了」,大家來說說責任在哪裡?我時常問,企業不是有責任去管理自己的風險嗎?不是應該提早一兩年把各種可能性都計算在內的嗎?你說「哎呀,哪個人會知道疫情會這麼嚴重」,沒有人知道的,但是不是所有企業都同樣受到這麼嚴重的影響呢?我想說的是,同一個行業裡,有些企業比較保守,做得好一些的;也有些企業完全是罔顧風險的,我們不想鼓勵這種行為。但是現在政府說「總之你(企業)不要裁員,我就把你留下來」,其實就是變相鼓勵了一些,不思進取、不管理自己風險的生意人。

現在還有一種企業文化,上班其實是假扮在工作,你(政府)就是將一種極之惡劣的公務員才會有的心態,擴散到社區。我覺得這次派錢是很不合理的,我寧願政府將那二千多億,直接給低收入家庭的人,這樣會更好。有些低收入家庭現在可能住公屋,有一些交通費減免,但他們可能仍會遇到不同的問題,你(政府)就逐樣(幫他們)去解決。我覺得(派錢)給企業,這個(做法)最不可取。

記者:香港給人的感覺,管理很有效率,有很多精英人才,包括很多智囊機構,而政府派錢的措施,有沒有諮詢過民間的意見呢?

李兆富:哪裡有精英!那班是人頭豬腦,公開的講,做這些公共政策的那些人,分為兩種,一種是跟政府很親密的商界,政府找出來做智庫(智囊團)的那些人,不是個個都有做生意的經驗。有的所謂代表商界的、政黨的,什麼也好,說「我們代表商界的」,他們哪裡做生意,全部都是尋租者,收租的(人),個個都是阿爺留下家產的,他們有幾個是真正自己創業打江山出來的?沒有!不要玩了。

另外一邊廂,就是那些學者、一輩子做公務員做的人,林鄭月娥就是一輩子做公務員的人,她怎會知道,原來一個辦公室裡坐著十個人、八個人也好,他們不是做工的,天天上班就是講是非,假扮找事做,上網網購,那樣對整個公司的影響有多嚴重。我不是說上班就一定要百分之一百沒有自己的私人空間,但是當辦公室裡那些人,全都是無所事事,那個情況是非常非常的惡劣。

如果你告訴我,那些公司沒有生意做了,那就讓它推陳出新,讓它汰弱留強,市場是需要不斷地懲罰那些沒有管理好風險的人,對企業如是,對一些投機者如是,個人層面也如是。

如果你做錯了決定,或者看漏了一些東西,看漏了就是看漏了,必須要接受懲罰,不可以說,哎呀,他很慘的,他都請了十個員工了。我自己有一盤小生意,有四、五個員工,過去兩年我基本上每年季結都跟我同事講,「你不知道下一季是怎樣」,我同事時時投訴說,「做不完手上的工作」,我說「做不完就做久一點」,我寧願少一些人,(時間長一些把)工作做完,當然他們有時會說「不如請人」,我說不行,絕對不可以。我說,「一,我不知道請回來的人適不適合,第二,我不知道接下來的生意是不是可以維繫」,我只可以維繫到這個水平的運作,就維持這個水平的運作。

而每次經歷金融風暴,或者任何形式的衝擊,有些公司要倒閉,理由都是過分擴張。其實在好景的日子裡,擴張當然是好的,賺一點點錢也好,我也要賺的,但是真從一個生意人的角度來看,我寧願不做某一筆生意,即是如果它不是很好賺的生意,我寧願不做,人們可能會說「為什麼你這麼笨,有錢你都不撿!」是,我彎一下腰都懶,但問題就是,我不想弄傷腰部。

內房股盈利微 怎可能炒得起

記者:這次的金融動盪,會不會令一些快速擴張的公司出現問題?很多的大陸的企業,很多都喜歡搞……

李兆富:大陸企業的槓桿是最離譜的。我聽之前他們說,現在這段時間,人們又再次炒內房股。我想他們的預期就是,人民銀行會放水,放水的錢都沒有地方去了,繼續炒樓了,那就去炒內房股。但是兩三個月前,大家在講兩件事,一,內房股其實根本盈利很少,槓桿很大,借下很多美金的債,賺的是人民幣。這幾樣因素加起來,我不明白內房股為什麼有得炒呢?

我剛才列出的因素,先不說需求層面,他們還是相信有剛性需求,但是,大陸人口已經是增長放緩到不得了,人口老化問題嚴重,哪來的剛性需求?我都不說這些長遠的事了,我只說他們的利潤是很少的,因為在大陸做地產根本沒有辦法謀取暴利,不是因為競爭多,是因為成本高,因為政府剝削那一層很多,這是很不利的。所以很多地產商表面上與政府關係密切,你看任志強,他其實久不久都會發一發嘴砲,可能這次都忍不住了,結果現在就消失了。其實大陸地產商是最清楚問題所在的,他們心底裡是很不滿中共的,有些還跑路了。

利潤少就算了,剛才說借下的美元債務槓桿高,人民幣如果這樣放水,人民幣是會貶值的,雖然有人會買樓去保值,但是買樓保值有一個大前提,就是產權要受到保障。大陸的產權也不完整,收租的權益也是一種產權是不是,香港林鄭月娥都出來叫地產商叫業主減租,習近平不會嗎?到時可能會有租金管制等等的問題。

為什麼有些人會覺得大陸的地產會有的賺呢?我想不明白,所以我覺得這段時期有點反常,可能有人純粹短期賭博一下,炒一轉,這就另當別論。如果問我見到市場的反常情況,這兩三個星期特別明顯。

疫情下企業反思 地區資訊透明很重要

記者:還有什麼反常的情況呢?

李兆富:另外一個反常的情況就是,有些人覺得疫情是不是已經過了最壞的事時候?疫情可能是已經過了最壞的時候,但是經濟還沒有。

有些實際的數字是騙不了人的,美國首次申領失業人數連續幾個星期,第一次大幅飆升,就是由幾十萬的水平突然飆升到300多萬,然後下一個星期是600多萬,9日公布也是600多萬,但9日公布的數字大家記住是少了一天的,當然通常都是星期初做(統計),因美國人(通常是)星期初去申請失業救濟金,現在的情況是因為這些人申請了失業救濟金,美國政府在星期初會向他們發放糧食券,很多人拿著糧食券去超級市場換東西,排隊排到傻了,所以經濟是剛剛開始面臨衝擊。

大家覺得疫情已經過去,事物回復正常,我覺得有幾件事是徹底改變了:第一,所有企業都一定要想一個問題:如果生產線設置在世界各地,是不是在一個有資訊透明度,政府是負責任的地方。以前貪便宜在大陸開廠,現在是不是還可以相信這個地方。不只是對大陸,對於亞洲東南亞其它幾個國家,泰國也好、越南也好,現在在那裡開廠是不是開始要有一些要求?不只是管理層,我作為一個股東我受到這次教訓,是不是都會要求這家公司的管理層,開廠的時候要確保一些基本的政治風險因素是受到控制的,換言之有些企業,貴(成本高)一些也要回去美國本土、歐洲本土。

歐美本土開廠,這些企業一直面對很多不同的限制:包括勞工、環保那些,他們會更加積極去參與影響政治環境,以前有但我相信未來會更加積極,它也會影響在海外設廠的那些地方政府。現在看來中共很強勢,我作為一個外資,泰國、越南可能對我有些承諾,不一定只是稅務、勞工法例這些簡單的事,我還要跟我自己的國民、股東交代,要讓他們知道:泰國不會隨便兵變,泰國不會隨便發生動亂,泰國如果有疫情一定會公布等等等等這些問題,中共可不可以接受這些新的普世價值:透明度、問責,你接受不了嗎?對不起,不是我不肯在你那裡開廠,是我的股東不給。第二個問題,中共這次這樣,現在是大家忙於處理疫情沒有找中共算帳。

中共是地球隱患 到處搞破壞躲避不了

記者:全球遲些開始追討賠償。

李兆富:我不要說要中共賠錢諸如此類的事,大家知道中共是地球一個隱患,你(中共)這次令到全球爆發疫症,還無恥到串通世衛總幹事到處跟人說中國不是(病毒源頭),中共外交部的官員副新聞部發言人在推特說美國、說意大利(是病毒源頭),當別人是傻的嗎?這些騙自己人還可以,自己騙自己還都算了,到處跟別人說,你當別人是傻的嗎?現在別人對大陸的看法,真是當中共是一個小丑。我都不知道它日出去外國,第一件事要告訴別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來自中共,我不是,我不是來自中國的,我是反共的。我寧願擁抱地球其他人我都不與中共拉半點關係。

記者:是不是疫情令你改變,想與中共隔遠一些,以前沒有那麼強烈的想表達這個意願?

李兆富:我以前的心態是我自己走了,我跟中共保持距離,實際上保持一定的距離就行了,但現在中共在全世界到處搞破壞呀。

世界明白港台受盡委屈 新對華政策「受夠了中共」

李兆富:我覺得現在經濟上還沒有開始建立真正的新秩序,因為大家真的很忙,但是新秩序(始終會)建立的,第一,以前(各國)很依賴中國作為生產基地,我覺得不可能再繼續;第二,中共要去世界各地,能做什麼呢?它說:不如我賣些5G的基建、一些設備給你。各國怎麼可以信任你?之前你(中共)說:信我吧信我吧。但你現在可以閉著眼睛說謊,不是理性上我信不信得過你,我覺得中共那一幫人是很非理性的,整個中共那幾千萬個黨員,那一幫人是自己在騙自己,騙自己去到一個地步,你對現實世界已經沒有了那個掌握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跟你(中共)做生意,我會很害怕。與中共做生意,與中共有任何瓜葛,也不一定是做好生意的,外交也好,諸如此類也好,你要變得跟它們一樣,不問是非、不問現實。看一看那個世界衛生組織的譚德塞,現在全世界都當他是一個笑話。

世衛「總書記」與中共不就是同一樣嗎?我覺得現在大家還沒有開始向中共正式表態,但是現在大家對世衛的態度,就是他日(大家)對中共的態度。

現在有幾件事情發生了,川普說不再給錢世衛。其實這他不是第一次說,1月份的時候曾講過一次,當時很多人說:「哇,川普這麼壞,現在有疫情,你竟然不理世衛」,現在沒有人反對這件事情了。現在其它歐洲國家都有人開始說:我們是否要重新開始設置那個格局。是不是要有一個G20領導的國際衛生組織,當然你說國際衛生組織有幾個,一個是美國的是疾病防疫中心,你不喜歡美國霸權的話,那就G20吧。

其實世衛那個改革,以前講得很好聽,陳馮富珍之後就說:不如選舉總幹事就不要小圈子了,就全部成員國投票。全部成員國還包括那些非洲國家,我不想小看非洲國家,也不是因為種族主義去小看它們,而是因為它們的政制本來就是極權的專制,對於一個極權專制的政府,它當然希望有一個極權專制的老大哥出現,曾幾何時(老大哥)就是蘇維埃,蘇維埃解體之後,現在的蘇維埃2.0就是中共。

它們是同樣的本質,就是有一個極權大國叫做中共,它都搞得定,我這個非洲小國為什麼不可以極權專制?中共有這樣的經濟實力,我們這些非洲小國想要這個經濟實力,想要與歐美這些「帝國主義者殖民主義者」來抗衡一下,那不就是可以學中共嗎?它沒有想過中共才是新的殖民者,「一帶一路」是什麼?就是新殖民主義,中共就是透過這些去拉攏不同的專制獨裁者,少數服從多數,是吧?在那個世衛組織面,它們人數很多,它們選出下一任的書記,就是譚德塞,其實陳馮富珍都已經不是好東西了。陳馮富珍上任之後,她處理SARS,很多人都表明要譴責她,那時候就因為她在糾纏究竟病毒應該是叫做沙士,還是叫做SARS,拖延了10多天,就是那10多天淘大花園爆發疫症。陳馮富珍的手上是染有血的,這樣都能夠讓她做世衛總幹事,那幫人是盲的!

但是這個人(譚德塞在擔任衣索比亞衛生部長時),霍亂三度爆發的時候也隱瞞了疫情,你(中共)不斷的找人來隱瞞疫情,大家都受夠了,是不是?我覺得那個新的對華政策就是Enough is enough,夠了,忍受夠你了。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 歐洲離棄中共不再反美

記者:不僅是香港要反抗?全球要反抗?

李兆富:所以突然間香港人都開始明白,2019年大家為什麼要反送中。之前說: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不是,民主自由都先放在一邊,「反送中」就是「反送中」,大家不知道我們受了多少委屈;台灣也是這樣。不是因為這次疫情有誰留意到是世衛把台灣踢出來,原來台灣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全部的事情,始作俑者就是中共,你說經濟上中共不被圍剿?死不了嗎?我就不相信。

記者:這個轉折點會是怎麼樣的?

李兆富:第一,以前川普對中國的貿易戰,過了這個疫情之後,一定會繼續接著打貿易戰,而且這次的理由更加充分,當然我們不知道那個時間,他也都差不多臨近總統選舉。這個是特朗普最強的一張選舉的牌。

美國已經占據了地球四分之一的GDP。大家不要以為歐洲都反美國的,你以為「敵人的敵人」就會親共,以前可能都還有一些這樣的白痴,現在沒有了。歐洲應該要認識清楚了,地球真正最大的危機在哪裡?用一般人的思維來想,這次疫情令我被封城鎖國,是誰造成的?是美國造成的?不是嘛,那就好了。民主社會很簡單的,誰才是最大的敵人?如果最大的敵人是中共的話,以前中共想著要拉攏歐洲抗衡美國,(這次)完了,省一點吧,不用想了。

那還有亞洲其它國家,印度都沒爆發,印度爆發了要怎麼辦?印度也是民主國家。所以我覺得中共處於外交上的極端劣勢,經濟上它以前一直依賴的那些出口型經濟,不用再想了。它做夢般講的那些什麼一帶一路,真的可以省了吧,大灣區那你就照搞吧,怎麼說都是「閉門一家親」。

而香港是很可悲的,現實上就是被規劃,唯一就是金融財經的秩序,中國的金融財經一向都是封閉著的,但以前你説借美金,然後去做事,我很懷疑你就算想在香港發美元債,這些大陸的企業,我如果是美國的監管機構,當然你可以去發美元債,你可以用美元結算,那是你的事,但是我會不會容許美國的資金去買這些產品,買這些投資組合,可能不讓了,以後我就要經過檢視。

想想香港現在上不了美國政府某幾個網站,谷歌要興建一條從台灣到香港的跨海電纜,但不獲批准,這些代表了什麽?代表了我(美國)要一步一步的,你(中共)當日是怎麽對別人的,別人現在就怎麽樣對你,你不讓我谷歌臉書進入中國嘛,我就不讓你出來。

記者:覺得香港在全球這個大洗牌之間,會發生什麽變化呢?

李兆富:用我個人的層面看,一是完全可以看到香港政府就是一個傀儡政府,大家不要期望香港政府會緊守我們的防線。以前我們都會説,沒關係我們還有法治,我們還有法治可以守住,現在可能只剩下港元是比較獨立一些的運作。但是以現在財赤的幅度,恐怕在可見的將來也要牽動著一些改變,即是要印鈔票。你有聯繫匯率在,你是不可以印鈔票的,你要印鈔票的話就一定要動聯繫匯率,如果動了聯繫匯率,連港元這個本來獨立法定貨幣的防線都沒有了。

所以各項事情都指向給我們看,就是香港人要想繼續在亞洲這一帶生活,台灣可能也不錯,台灣真的不錯,不然的話就新加坡,新加坡一樣沒有言論自由的,政府一樣是極權的,不過它不需要你幹得這麼噁心,就是新加坡政府不需要你出聲稱讚它,你過你自己的生活,你不罵出來就行了。香港不是的,在香港你要吃政府的飯,那些奴才是要稱讚共產黨,讚到出聲,讚到出面,還要跳舞等等,這就是我覺得最難以忍受的地方,純粹就是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責任編輯:王菫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張俊傑:逆市擴充 與港人同行抗疫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概股造假 美斷中共命脈
【珍言真語】潘東凱:世界結盟 對戰中共邪惡軸心
【役情最前線】美制裁出台 中港銀行急做準備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組全球反共聯盟 王毅變臉求和?
【思想領袖】安東:美製造業外包帶來危機
【拍案驚奇】港初選登場 出逃病毒學家露面
【紀元播報】疫情與中共:紐約警局背後紅色因素
高鶚補續之年齡錯謬及深度削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