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天定 非人力所能阻隔

文/周曉輝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之婚禮娶親場景。(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189
【字號】    
   標籤: tags: , ,

人生在世,萬事皆有因緣,婚姻也是如此。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能夠結為夫妻,都有著前世的因,俗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當姻緣締結時,我們才發現一切都是天定的,絕非人力所能求來。

世事紛擾 也阻擋不住他們的緣份

唐朝末年射洪縣的主簿朱顯打算娶郫縣令杜集的女兒杜氏。沒料想,訂婚後,王建在蜀地自立為皇帝,國號「前蜀」。杜氏被選入宮中。

王建死後,其小兒子王衍即位。他是一個十分荒淫的皇帝,整日沉迷於美色中,最終前蜀被唐軍滅掉。這時的朱顯已在彭州做官,四處求大家幫他尋良家女子婚配。有人幫他介紹了王家的孫女,據說這位女子也曾經做過宮女。

婚後,朱顯與妻子聊天,提到自己曾與杜氏訂婚,並在通婚文書上寫道:「非常慚愧自己十分貧窮,恐怕擔當不起女婿的名字和責任。」這當然是謙遜之詞。

王家的孫女聽後長嘆道:「我就是杜氏。我從宮中出來後,無處可去,是王家收留了我,因此我改姓為王。」朱顯聽罷,悲喜交加,這是怎樣的緣份啊。夫妻的感情自此更加深厚了。

示意圖。圖為明 仇英《船人形圖》局部(公有領域)

樹葉題詩牽佳緣

唐末前蜀尚書侯繼圖出身於書香門第,年輕時終日手不釋卷,酷愛吟詩。在成都做官時,溫文儒雅的他經常前往當地頗有名氣的大慈寺。

在一個秋風乍起的日子,侯繼圖來到大慈寺,在樓上倚著欄杆眺望著遠處。忽然,一片樹葉隨風飄然而至。他拾起樹葉,發現上邊有詩云:「試翠斂雙蛾,為鬱心中事。搦管下庭秋,書成相思字。此字不書石,此字不書紙。書向秋葉上,願逐秋風起。天下負心人,盡解相思死。」這應該是一位待字閨中的小姐所寫。侯繼圖遂將樹葉帶回家,放在箱子中收藏起來。

五六年後,侯繼圖與任家的小姐結婚。一天,他偶然念起了樹葉上的題詩中的詩句。任小姐說:「這是書葉詩,當初在左綿寫的,怎麼到了你這裡?」侯繼圖大為驚訝,就請夫人默寫全詩。任小姐當場默寫出來,侯繼圖拿出樹葉對照,完全一樣。這不是「姻緣樹葉牽」,又是什麼呢?

侯繼圖拾起樹葉,發現上邊有一首詩。(fotolia)

斬不斷的姻緣

唐朝有一個秀才,二十歲就非常著急結婚,但是媒人給介紹了幾十個,一個都沒有成功。不得已,秀才就去找了一個算命的詢問因由。

算命的說:「尋找婚嫁對象,也必須是命中有這個緣份,你的妻子現在只有兩歲。」秀才很吃驚,便問:「她在什麼地方?姓什麼?」算命的告訴他:「在滑州城南,某姓某氏,父母是種菜的,只有這一個女兒,她就是你的妻子。」

秀才聽了很不高興,因為憑著自己的才學和書香門第,怎麼可能找一個種菜人家的女兒呢。他不太相信算命人說的話,就親自前往滑州,到城南一帶尋找,果然找到了一家菜園,種菜人的姓氏和算命的說的一模一樣,而且他們也有一個兩歲的女兒。

秀才更加鬱悶。一天,在女孩父母外出時,他偷偷跑到其家中,將女孩哄騙到跟前,然後將一根細針插入女孩的腦袋後便逃跑了。

許允與妻子結婚當天,二人敬拜天地,禮拜父母後,結婚儀式在熱鬧的氣氛中,漸漸進入尾聲。圖為清朝乾隆年間徐揚所畫《姑蘇繁華圖》局部,描繪中式婚禮中新郎、新娘拜堂的過程。(公有領域)
秀才和廉使的女兒成了親。廉使送了很多的嫁妝,其女兒也是相貌美麗,超過了秀才的期望。圖為清朝乾隆年間徐揚所畫的《姑蘇繁華圖》局部,描繪婚禮的場景。(公有領域)

女孩長到五六歲,父母都去世了。當地的官員將其作為孤兒上報給了廉使(註:官名)。廉使便收養了她。一二年後,廉使見她聰明伶俐,就把她當作親生女兒來撫養,對她十分疼愛。在廉使調到其它地方當官時,女孩已經長大成人。

此時當年的秀才也已登科第,在廉使新做官的地方做管理文書的主簿,但一直與廉使沒有什麼交集。一次,因為公務需要,秀才去拜見廉使。廉使見其氣度風采不凡,甚加禮遇,並詢問他是否婚配。秀才說自己並未成婚。廉使知道其出身書香之家,且對其學識很欣賞,就有意將女兒許配給他。秀才痛快地答應了。

很快,秀才和廉使的女兒成了親。廉使送了很多的嫁妝,其女兒也是相貌美麗,超過了秀才的期望。秀才此時想起當年的算命人之言,就覺得他是胡言亂語。

婚後,秀才的妻子沒什麼別的毛病,就是每到陰天就頭疼,而且好幾年都沒有治好。秀才為她找來了一位名醫。醫生說她的病根在腦袋上,並用藥敷在頭頂。過了一會兒,醫生取出了一根針,她的病馬上就好了。

秀才非常吃驚,於是暗中詢問廉使的親戚朋友,才知道妻子正是種菜人的女兒。這時他終於相信算命人的話了。

有那麼句老話「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就是在告訴我們好好珍惜擁有的姻緣。@*#

參考資料:

《玉溪編事》
《玉堂閒話》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到了北宋徽宗年間,宋朝新巧精緻的「點茶」發揮到了極致,成了全民的茶遊戲。這其中,建盞扮演著什麼關鍵角色?美在何處?
  • 牛樹梅(1791~1875),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樹梅任寧遠府知府,寧遠府屬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 古往今來,許多預言家對沒有發生的事情的預測都相當準確,而一些修煉人通過修煉出的功能,也可以預知未來發生的事情。然而,大千世界,亦有少數的普通人亦能預知自身的命運,這大概是上天額外的眷顧吧。
  • 心靈感應,一種神奇的交流現象,超越於語言、文字形式之外。不僅人與人之間,可以相互感應,人與物之間也可以互相感知。從古至今,在東西方,神奇的感應現象持續上演。
  • 人們常說:「勿以善小而不為。」有時候自己的舉手之勞,對別人可能是莫大的幫助。網上最近就流傳一段黑豬將岸上的魚推到水裡,試圖救牠的短片。有網民說,這些豬的簡單動作蘊藏了很大的善心。而牠們也因為這個善行成了備受稱讚的網紅。
  • 中國大陸很多人都知道神筆馬良的故事,故事說的是有一個叫馬良的善良的孩子,非常喜歡畫畫。有一天,他得到了神仙贈與的神筆。從此,他畫的所有的東西都有了生命:畫的鳥可以飛上天唱歌,畫的魚可以游進水裡跳起舞,畫的犁耙、水車、石磨可以用,畫的耕牛可以耕田。用這支神筆,馬良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傳播著善良,與人們分享著神仙的賜予。
  • 您相信靈魂不滅、人有來世嗎?(shutterstock)
    人到底有沒有前生、今世和來生?人到底有沒有靈魂?如果有,死後去了哪裡?南朝時期劉宋一個叫王淮之的人的故事可以給出答案。
  • 坐在客車上,成德富突然感覺有人擰著他的肩膀在空中飛,一會兒就來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宮殿,在確信見到閻王後,他知道自己已身處陰曹地府。
  • 一個善念、最純真不求回報的一個善行,多少年後,就在「要命」的時刻,驀然,得到最令人驚喜的意外回報!誰主宰了超時空的連繫呢?報恩,又怎會適時地巧合發生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