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前習抓胡問鳴 矛頭指向紅二代

人氣 27205

【大紀元2020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中共兩會前,前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中船重工)黨組書記、董事長胡問鳴落馬。中船重工是中共軍工企業之一。有分析認為,胡問鳴此時被當局拿下,習當局的矛頭指向了紅二代

前中國船舶重工集團董事長胡問鳴落馬

5月12日23時30分,當局宣布中船重工黨組書記、董事長胡問鳴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

中船重工的一名人士對陸媒表示,在短短一年內,胡問鳴經歷了兩次「突然」,一是突然退休,二是突然落馬。

胡問鳴於2015年至2019年擔任中船重工董事長、黨組書記。2019年8月30日,胡問鳴被免職、退休。

中船重工過去幾年有多名高管落馬。包括中船重工原紀檢組組長劉長虹,中船重工第712研究所前所長、704研究所前副所長金燾,中船重工第718研究所前所長卜建傑及中船重工前總經理孫波。

值得注意的是,在胡問鳴擔任中船重工董事長期間,當時的總經理是孫波。2018年6月,孫波任上被查。2019年7月4日,孫波被判刑12年。

此前《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透露,孫波涉嫌將遼寧號航空母艦的機密文件泄露給外國情報機構。

胡問鳴參與研製殲10和國產航母等軍用裝備

從簡歷來看,胡問鳴曾在多家軍工企業工作,幾十年工作經歷涵蓋了空、陸、海三軍裝備的建造研發。他曾參與首艘自產航母、殲10、國產大飛機C919等項目研製。

1982年2月至1999年2月,胡問鳴任航空工業蘇州長風機械總廠培訓中心副主任、廠長助理、副廠長、廠長、廠長兼黨委書記;1999年2月至2001年7月,任航空工業蘇州長風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1998年,殲10在成都首飛。胡問鳴的長風機械總廠的科研團隊,為殲10研製飛機座艙顯示系統等機載設備。也因此,他獲授中航總「殲十首飛工程」一等功。

胡問鳴還參與中共民用飛機「新舟60」生產和出口全過程。此外,他還參與了大飛機C919前期論證。

之後,胡問鳴參與的最重要項目之一就是中共「國產航母」。

從2010年7月至2012年5月,胡問鳴任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2012年5月至2012年7月,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副總經理、主持集團公司全面工作;2012年7月至2015年3月,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董事長。2015年3月至2019年8月,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董事長。

中船重工成立於1999年7月1日。作為海軍裝備科研生產的主體,中船重工承擔著中共航母、核潛艇等海軍武器裝備科研、設計、生產等任務。

2017年4月26日,中共從烏克蘭購來的航母「瓦良格號」,在改裝後被命名為「遼寧艦」並正式下水。同年8月,陸媒報導稱,「遼寧艦」的改裝研製總指揮正是胡問鳴,他全程參與了中共「遼寧艦」列裝工程和首艘自產航母的建造。

中共海軍軍工系統的前身與演變

在1980年代之前,中共有第二到第七機械工業部。為了迎合當時鄧小平提出的「改革開放」,中共將這些機械工業部改組成了11個大型軍工集團,包括「中共核工業總公司」、「中共航天工業總公司」、「中共船舶工業總公司」等。

在中共內部,最初負責軍用船舶製造業的是第六機械工業部(簡稱:六機部)。

1951年,六機部前身——重工業部船舶工業管理局成立。1982年,六機部改為中共船舶工業總公司。1999年,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又分為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和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2019年,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和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合併,重組為中國船舶集團有限公司。

1998年,中共軍方總裝備部成立,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和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的職能不變,仍為中共海軍研發潛艇、軍用艦艇等裝備。

紅後代掌控海軍軍工系統

「文革」後,紅二代逐漸從軍隊基層「回歸」。由於其家族的勢力原因,這些人中的部分成為了在軍工集團及總參謀部、總後勤部、總政治部裡面的高層。

最為典型的有,鄧小平的女婿賀平(鄧榕之夫),曾任保利集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中共總參裝備部少將;賀龍之子賀鵬飛,曾任軍方海軍前副司令員並分管裝備建設工作,賀還曾任總參裝備部副部長、部長;楊尚昆之子楊紹明,曾在軍方總參某部任職過高級軍官。

羅瑞卿之子羅宇也透露,軍工系統背後多是太子黨把持。

在這些太子黨當中,掌控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的是中共元老陳丕顯之子陳小津。

陳小津從1987年2月起歷任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營業部主任、外事局局長、國際事業部主任、中國船舶工業貿易公司副總經理;1988年12月起任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副總經理;1989年1月起兼任中國船舶工業貿易公司總經理;1996年10月起兼任中國船舶工業貿易公司董事長;1999年6月至2008年7月任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

海外中文媒體報導,胡耀邦當年復出之後,把陳丕顯提拔上去。陳丕顯憑著他與胡耀邦的交情,提拔了曾慶紅、李源潮和梁平波(公安部前副部長梁國斌之子)。陳小津視曾慶紅為大哥。

2008年接任陳小津中船集團總經理職務的是譚作鈞。搜狐網曾刊出其人家庭背景,顯示譚作鈞也是紅後代:父親譚元綱,湖南駐京辦主任,爺爺譚余保,參與建政的元老,曾任湖南省委書記。

值得注意的是,譚作鈞2012年6月離任中船集團總經理職務前,胡問鳴已經在當年5月開始「主持集團公司全面工作」。

除了陳小津外,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內其他元老和紅二代的影響力也盤根交錯。

中共上將劉華清的妻子徐虹霞,是前六機部船舶系統工程主編、高級編審,之後也在船舶總公司系統工程部任主編、高級編審。

中共第一艘航母「遼寧艦」的前身是「瓦良格號」,是在紅二代的策划下,從烏克蘭手中購得的。

《南華早報》的報導稱,大約20年前,中共購買「瓦良格號」,是軍方高層有人策劃了一項獨一無二的機密行動,當時的國家一級領導人對這項任務一無所知。

多方報導指,參與這件事的多為太子黨,除了賀龍之子賀鵬飛,還有姬鵬飛之子姬勝德、劉華清之女劉超英。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說,紅後代們直到2012年還在擔任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職務。而胡問鳴從2010年開始深耕該公司,再到全面掌控該公司及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歷時9年。胡本人雖然不是紅後代,但成為了太子黨在這一領域的代言人。

李林一認為,在2020年「兩會」開始前一週,習近平拿下海軍軍工集團前負責人胡問鳴,實際是把矛頭直接指向了紅二代。以胡問鳴的資歷,參與殲10、C919、航母設計,掌握中共內部很多機密。如果單純因為貪腐問題而抓他,可能性不大。這個道理也適用於剛剛落馬的江派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孫掌控著國保,抓了孫,習需要冒著與孫手下這些人關係惡化的風險。

李林一表示,習抓孫力軍、胡問鳴,說明是不得已而為之,中共內部矛盾已經激化到相當程度。這些人威脅到了習的權力穩定,在兩會前,習不得不抓他們以震懾諸官。

紅二代任志強、陳平反習 中共內部鬥爭公開化

自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後,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真相,重創中共政權,中共內部的鬥爭也公開化。

這期間,尤為中共太子黨任志強、陳平向習近平發難事件,引發不小震動。

今年3月初,一篇署名「任志強」、題為「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的文章在網上熱傳。文章批評中共當局在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後隱瞞信息,致使疫情大爆發。

文章指,從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現實是,「黨在維護黨的利益,官在維護官的利益,君則只是在維護一尊的核心地位與利益」。正是這種體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實與真相,反而以抓批「謠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傳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地傳播。

據香港《南華早報》的調查,這篇文章確實是任志強所寫。

隨後任志強消失近一個月。4月7日晚當局公布,北京市華遠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任志強被調查。據BBC報導,多名了解情況的人士透露,任志強的兒子也被帶走調查,紀委調查組已進駐華遠集團調查。

此外,3月22日,旅居香港的紅二代、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在微信裡轉發了一封呼籲「緊急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公開信。信中稱,鑒於面臨嚴重疫情,建議緊急召開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是否下台的問題。

信中對中共當局提出一系列問題,政治上是否明確黨大還是法大,執政黨能否超越《憲法》?經濟上究竟應該「國進民退」,還是「民進國退」?司法是否應該獨立,公民是否能夠批評政府,輿論監督有無必要……

建議書還問到,在國際關係上四面樹敵、惡化對美關係對中國的發展是有利,還是不利?不顧國內實際情況,對非洲等落後國家大撒幣對中國自身的發展與國際關係是不是正確,等等。

4月1日,陳平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證實自己曾轉發此信。陳再次強調,他轉發的這封信反映了「人心思穩變」,他也談到中共是「人類社會最黑暗、最殘忍、最沒有人道」的政黨等。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內幕】北京紅二代談特權和疫情衝擊
網曝習近平講話:中共內部有「反習集團」
兩會前巡視進駐媒體機關 針對高級黑低級紅?
習近平視察山西前 北京衛戍區司令員被削職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有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珍言真語】楊健興:國安法嚴苛 傳媒風險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