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习抓胡问鸣 矛头指向红二代

人气 27215

【大纪元2020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中共两会前,前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中船重工)党组书记、董事长胡问鸣落马。中船重工是中共军工企业之一。有分析认为,胡问鸣此时被当局拿下,习当局的矛头指向了红二代

前中国船舶重工集团董事长胡问鸣落马

5月12日23时30分,当局宣布中船重工党组书记、董事长胡问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

中船重工的一名人士对陆媒表示,在短短一年内,胡问鸣经历了两次“突然”,一是突然退休,二是突然落马。

胡问鸣于2015年至2019年担任中船重工董事长、党组书记。2019年8月30日,胡问鸣被免职、退休。

中船重工过去几年有多名高管落马。包括中船重工原纪检组组长刘长虹,中船重工第712研究所前所长、704研究所前副所长金焘,中船重工第718研究所前所长卜建杰及中船重工前总经理孙波。

值得注意的是,在胡问鸣担任中船重工董事长期间,当时的总经理是孙波。2018年6月,孙波任上被查。2019年7月4日,孙波被判刑12年。

此前《南华早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透露,孙波涉嫌将辽宁号航空母舰的机密文件泄露给外国情报机构。

胡问鸣参与研制歼10和国产航母等军用装备

从简历来看,胡问鸣曾在多家军工企业工作,几十年工作经历涵盖了空、陆、海三军装备的建造研发。他曾参与首艘自产航母、歼10、国产大飞机C919等项目研制。

1982年2月至1999年2月,胡问鸣任航空工业苏州长风机械总厂培训中心副主任、厂长助理、副厂长、厂长、厂长兼党委书记;1999年2月至2001年7月,任航空工业苏州长风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1998年,歼10在成都首飞。胡问鸣的长风机械总厂的科研团队,为歼10研制飞机座舱显示系统等机载设备。也因此,他获授中航总“歼十首飞工程”一等功。

胡问鸣还参与中共民用飞机“新舟60”生产和出口全过程。此外,他还参与了大飞机C919前期论证。

之后,胡问鸣参与的最重要项目之一就是中共“国产航母”。

从2010年7月至2012年5月,胡问鸣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2012年5月至2012年7月,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主持集团公司全面工作;2012年7月至2015年3月,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2015年3月至2019年8月,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董事长。

中船重工成立于1999年7月1日。作为海军装备科研生产的主体,中船重工承担着中共航母、核潜艇等海军武器装备科研、设计、生产等任务。

2017年4月26日,中共从乌克兰购来的航母“瓦良格号”,在改装后被命名为“辽宁舰”并正式下水。同年8月,陆媒报导称,“辽宁舰”的改装研制总指挥正是胡问鸣,他全程参与了中共“辽宁舰”列装工程和首艘自产航母的建造。

中共海军军工系统的前身与演变

在1980年代之前,中共有第二到第七机械工业部。为了迎合当时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中共将这些机械工业部改组成了11个大型军工集团,包括“中共核工业总公司”、“中共航天工业总公司”、“中共船舶工业总公司”等。

在中共内部,最初负责军用船舶制造业的是第六机械工业部(简称:六机部)。

1951年,六机部前身——重工业部船舶工业管理局成立。1982年,六机部改为中共船舶工业总公司。1999年,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又分为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2019年,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合并,重组为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

1998年,中共军方总装备部成立,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的职能不变,仍为中共海军研发潜艇、军用舰艇等装备。

红后代掌控海军军工系统

“文革”后,红二代逐渐从军队基层“回归”。由于其家族的势力原因,这些人中的部分成为了在军工集团及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总政治部里面的高层。

最为典型的有,邓小平的女婿贺平(邓榕之夫),曾任保利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中共总参装备部少将;贺龙之子贺鹏飞,曾任军方海军前副司令员并分管装备建设工作,贺还曾任总参装备部副部长、部长;杨尚昆之子杨绍明,曾在军方总参某部任职过高级军官。

罗瑞卿之子罗宇也透露,军工系统背后多是太子党把持。

在这些太子党当中,掌控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的是中共元老陈丕显之子陈小津。

陈小津从1987年2月起历任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营业部主任、外事局局长、国际事业部主任、中国船舶工业贸易公司副总经理;1988年12月起任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1989年1月起兼任中国船舶工业贸易公司总经理;1996年10月起兼任中国船舶工业贸易公司董事长;1999年6月至2008年7月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

海外中文媒体报导,胡耀邦当年复出之后,把陈丕显提拔上去。陈丕显凭着他与胡耀邦的交情,提拔了曾庆红、李源潮和梁平波(公安部前副部长梁国斌之子)。陈小津视曾庆红为大哥。

2008年接任陈小津中船集团总经理职务的是谭作钧。搜狐网曾刊出其人家庭背景,显示谭作钧也是红后代:父亲谭元纲,湖南驻京办主任,爷爷谭余保,参与建政的元老,曾任湖南省委书记。

值得注意的是,谭作钧2012年6月离任中船集团总经理职务前,胡问鸣已经在当年5月开始“主持集团公司全面工作”。

除了陈小津外,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内其他元老和红二代的影响力也盘根交错。

中共上将刘华清的妻子徐虹霞,是前六机部船舶系统工程主编、高级编审,之后也在船舶总公司系统工程部任主编、高级编审。

中共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前身是“瓦良格号”,是在红二代的策划下,从乌克兰手中购得的。

《南华早报》的报导称,大约20年前,中共购买“瓦良格号”,是军方高层有人策划了一项独一无二的机密行动,当时的国家一级领导人对这项任务一无所知。

多方报导指,参与这件事的多为太子党,除了贺龙之子贺鹏飞,还有姬鹏飞之子姬胜德、刘华清之女刘超英。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说,红后代们直到2012年还在担任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职务。而胡问鸣从2010年开始深耕该公司,再到全面掌控该公司及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历时9年。胡本人虽然不是红后代,但成为了太子党在这一领域的代言人。

李林一认为,在2020年“两会”开始前一周,习近平拿下海军军工集团前负责人胡问鸣,实际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红二代。以胡问鸣的资历,参与歼10、C919、航母设计,掌握中共内部很多机密。如果单纯因为贪腐问题而抓他,可能性不大。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刚刚落马的江派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孙掌控着国保,抓了孙,习需要冒着与孙手下这些人关系恶化的风险。

李林一表示,习抓孙力军、胡问鸣,说明是不得已而为之,中共内部矛盾已经激化到相当程度。这些人威胁到了习的权力稳定,在两会前,习不得不抓他们以震慑诸官。

红二代任志强、陈平反习 中共内部斗争公开化

自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由于中共隐瞒疫情真相,重创中共政权,中共内部的斗争也公开化。

这期间,尤为中共太子党任志强、陈平向习近平发难事件,引发不小震动。

今年3月初,一篇署名“任志强”、题为“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批评中共当局在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隐瞒信息,致使疫情大爆发。

文章指,从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中共才不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以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疫情不可控制地传播。

据香港《南华早报》的调查,这篇文章确实是任志强所写。

随后任志强消失近一个月。4月7日晚当局公布,北京市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被调查。据BBC报导,多名了解情况的人士透露,任志强的儿子也被带走调查,纪委调查组已进驻华远集团调查。

此外,3月22日,旅居香港的红二代、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在微信里转发了一封呼吁“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公开信。信中称,鉴于面临严重疫情,建议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是否下台的问题。

信中对中共当局提出一系列问题,政治上是否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经济上究竟应该“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舆论监督有无必要……

建议书还问到,在国际关系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等等。

4月1日,陈平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证实自己曾转发此信。陈再次强调,他转发的这封信反映了“人心思稳变”,他也谈到中共是“人类社会最黑暗、最残忍、最没有人道”的政党等。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内幕】北京红二代谈特权和疫情冲击
网曝习近平讲话:中共内部有“反习集团”
两会前巡视进驻媒体机关 针对高级黑低级红?
习近平视察山西前 北京卫戍区司令员被削职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袁斌:2020庚子年中国为何异象频现?
【思想领袖】司徒文:对华关系三错 美低估台湾
【拍案惊奇】江西大溃堤唐山又震!回顾1976
【珍言真语】关慧贞:港人需救援 促加国急庇护
【直播】白宫简报会:佛州确诊略降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