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帶來巨額赤字 加國前財長:應向中共追責

前加拿大財長奧利弗表示,1月23日武漢封城,中共卻允許武漢人飛往世界各地,中共應對疫情的傳播負責。圖為奧利弗2015年6月在國會回答問題。(加通社)
人氣: 6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0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楚方明、朱丹多倫多報導)截至5月18日,中共肺炎瘟疫不僅讓加拿大7.8萬多人染疫,5,842人喪生,也重創加拿大經濟。加拿大政府為應對疫情,向受疫情影響的民眾和企業發放了一系列的緊急援助金,此舉預計帶來高達2,500多億加元的赤字,令加拿大面臨前所未有的財政難題。加拿大前財長喬·奧利弗(Joe Oliver)認為,加拿大應該同世界各國一起,追究中共政府的責任。

奧利弗是加拿大前財政部長,也是安省證監會執行董事,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的投資銀行家,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和金錢打交道。

加拿大面臨前所未有的難題

加拿大國會在3月26日針對當前的疫情,按加國的國民生產總值(GDP)2萬億元,預算3,500億元,通過了820億元的緊急援助計劃法案。奧利弗表示,根據預算,加拿大的赤字將達到2,520億元,甚至更高,這是加拿大正面臨的前所未有的難題。

奧利弗說:「根據當前剛剛獲得的財政年度總預算得出,救濟金實際高於820億元,約達1,460億元。由於經濟活動減少,政府財政收入也會減少。根據國會預算官的評估,加拿大的預算赤字將會達到2,520億元。如果部分緊急救助項目延續,赤字數額極有可能還會增加。」

此外,預算赤字也影響了經濟恢復到正常增長期的速度。就目前而言,基本上是停滯狀態。奧利弗說:「赤字仍有可能大幅攀升,但即使不會上升(這不太可能),2,500億元也是一筆巨大的數目。我們正在應對前所未有的局面。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來,我們還從沒見過這樣的公共健康危機事件,以及對經濟和社會衝擊如此嚴重。」

擺脫財政困境 加拿大要用數十年

疫情造成經濟停滯及由此帶來的經濟增長崩潰,加上目前加拿大實施的歷史上從未有過的相當激進的量化寬松貨幣政策,這些綜合因素對加拿大影響巨大。

他說:「後果之一是,當(國家)負債纍纍時,經濟增長就可能放緩,這意味著將要(為赤字)支付數目可觀的利息。好在當前利率很低。但仍然意味著,每個加拿大人要償還850元的利息,一個四口之家大約為3,400元。」

這筆債務的利息就像是信用卡債務,是純債務,不產生任何回報。同時這一債務的數額還會增加,這意味著用於社會福利項目的可用開支將減少,人們的消費力降低,並且也會在財務靈活性方面陷入困境。

他說:「在近5年裡,估計加拿大積累了大約1,000億元的債務。因此,債務會增長到2,500億元。不幸的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些債務早晚都要由我們的國民經濟來揹負。這是我們都將會面對的事情,並且無法另闢蹊徑,擺脫這樣的困境要花費數十年的時間。」

應該認真考慮起訴中共政府

瘟疫對加拿大和世界各國造成了巨大經濟損失。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報告指出,如果中共政府儘早採取行動,95%的慘痛損失都會減輕。奧利弗認為,加拿大應該考慮向中共政府追責。

奧利弗表示:「可以肯定的是,此次病毒大流行最早發生在中國的武漢或武漢周邊地區,目前雖然不知道病毒的來源,但眾所周知的是,瘟疫始於武漢地區,從去年12月份就開始了。」

「中國政府花了很長時間才向世界公布疫情真相。他們先是說病毒沒有人傳人,但是他們一定知道真相,否則如何解釋病毒在武漢的傳播狀況?他們歪曲事實,然後花了很長時間再公諸於世。」

他說:「同時,中國政府關閉了湖北省的邊界,據我了解,湖北的人口大約是6千萬。但是,他們(中共政府)並沒有阻止武漢人飛往海外。在我看來,中共政府是有責任的。如何追責,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

此次大瘟疫造成全球489萬人染疫,32萬多人喪生。奧利弗說:「如果(中國)政府一發現疫情,馬上公布和分享信息,這些感染和死亡數字將會低很多。更為嚴重的是,他們使得全球經濟停擺。當人們談論健康時,首先想到的是生與死的問題;當人們談論經濟時,首先想到的是錢;而當經濟停擺,人們面臨的不僅是生計維艱,也同樣面臨生與死的考驗。」

他說:「據估計,在美國每增加1%的失業率,就有3萬人自殺。事實上,經濟停擺對人們的精神健康,對家暴的誘發,都會產生影響,產生各種各樣的可怕影響。」

奧利弗以多倫多舉例。多倫多的常規公寓面積約為750平方英尺,有一半的公寓小於這個面積,有些居民的活動範圍非常狹小,隔離期間,待在家裡會對他們的心理上造成非常糟糕的影響。

他說:「如果有孩子,家長還必須妥善照顧隔離在家的孩子。小孩子不習慣於隔離,他們本應在學校或運動場上,那樣才對他們的身心健康有益處。這場疫情對全球範圍內的影響是巨大的。我認為中共及政府需要的是透明度,向國際社會承認他們做了什麼,沒做什麼。」

目前,美國和世界其它地區的律師已要求中共政府為隱瞞疫情所造成的損失賠償數萬億美元。對此,奧利弗表示,加拿大也應該認真考慮這件事情。「世界各國必須決定如何行動,多邊合作將會讓行動更有力量。」他說。

加拿大投資中國需要非常謹慎

加拿大一些企業向中國投資,例如,加拿大退休基金(CPP)將其10%的資產投資到中國,受到加拿大人的質疑。

奧利弗表示,現在加拿大退休基金這個10%的投資比例還不是其最終目標。實際上,約在1年前,當時該機構對中國的投資份額約為7%的時候,它就宣布將投資比例提高到20%。

在很多年前,該機構的投資並非如此,它只投資於政府債券,因為債券的價值一目了然,只是存在利率風險。後來,該機構在全球進行股權投資,把目光轉向數十億美元的投資,例如基礎設施領域投資。但是,這些投資涉及地緣政治局勢,風險非常巨大。

「在中國做這種投資必須非常小心,因為政府缺少透明度。地緣政治風險是投資機構無法控制的。人們會看到任何(在中國的)投資都可能受到獨裁政體的挾持。」他說。

「在沒有民主的獨裁統治下,蘇聯的切爾諾貝利事件就會重演,政府不告訴人們正在發生的事情,實際情況比他們原本透露的還要糟糕得多。而且專制政府傾向於掩蓋壞消息,他們試圖自圓其說,並且出於各種心理和政治原因,他們一定會這樣做。」

奧利弗表示,隱瞞是個巨大錯誤,因為事實最終會浮出水面,如果早先能夠誠實地說「嘿,我們這裡遇到了嚴重問題,我們正在嘗試處理這些問題,我們想向各位發出預警,大家都應該非常小心」,那麼事情可能也不會這麼糟,「中共將受到打擊,但不會像他們最終遭受的那樣糟糕,而且他們可以避免對世界其它地區的災難性影響」。

他說:「這也影響到有關中國在加拿大投資的決定,中國通常是通過國有企業來進行投資,投資的最終目的是獲利。如果北京想要以某種方式行事,我認為,中共的企業不能拒絕。實際上,中國法律是這樣規定的。」

奧利弗認為,加拿大可以跟中國進行貿易,但必須非常謹慎,以免過於依賴中國,加拿大必須對從中國進口的產品種類非常小心。「我可以想到兩個例子,我們要確保我們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設備和藥品供應,這樣在危機中才不會依賴中國。」

華為存在國家安全隱患

奧利弗還提到,加拿大跟中國做貿易,還必須非常注意國家安全隱患,例如華為5G網絡。他認為,加拿大政府不應向華為開放5G網絡,因為存在間諜的風險和網絡攻擊的風險。

他說:「同時,我們是五眼聯盟的一部分,這是加拿大、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之間的情報共享系統。如果我們向華為開放,美國將更不願意與我們分享重要的情報。」

加拿大政府日前尚未對華為5G做出決定,其中部分原因可能是因為中共關押了兩名加拿大人,作為對華為高管孟晚舟被逮捕的回應。奧利弗說:「這非常複雜。中國有14億人口,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但我們必須睜大眼睛。我們可以做一些投資,可以進行貿易,但我們必須謹慎行事。」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