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瘟疫带来巨额赤字 加国前财长:应向中共追责

前加拿大财长奥利弗表示,1月23日武汉封城,中共却允许武汉人飞往世界各地,中共应对疫情的传播负责。图为奥利弗2015年6月在国会回答问题。(加通社)
人气: 6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楚方明、朱丹多伦多报导)截至5月18日,中共肺炎瘟疫不仅让加拿大7.8万多人染疫,5,842人丧生,也重创加拿大经济。加拿大政府为应对疫情,向受疫情影响的民众和企业发放了一系列的紧急援助金,此举预计带来高达2,500多亿加元的赤字,令加拿大面临前所未有的财政难题。加拿大前财长乔·奥利弗(Joe Oliver)认为,加拿大应该同世界各国一起,追究中共政府的责任。

奥利弗是加拿大前财政部长,也是安省证监会执行董事,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的投资银行家,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和金钱打交道。

加拿大面临前所未有的难题

加拿大国会在3月26日针对当前的疫情,按加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2万亿元,预算3,500亿元,通过了820亿元的紧急援助计划法案。奥利弗表示,根据预算,加拿大的赤字将达到2,520亿元,甚至更高,这是加拿大正面临的前所未有的难题。

奥利弗说:“根据当前刚刚获得的财政年度总预算得出,救济金实际高于820亿元,约达1,460亿元。由于经济活动减少,政府财政收入也会减少。根据国会预算官的评估,加拿大的预算赤字将会达到2,520亿元。如果部分紧急救助项目延续,赤字数额极有可能还会增加。”

此外,预算赤字也影响了经济恢复到正常增长期的速度。就目前而言,基本上是停滞状态。奥利弗说:“赤字仍有可能大幅攀升,但即使不会上升(这不太可能),2,500亿元也是一笔巨大的数目。我们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局面。自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来,我们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公共健康危机事件,以及对经济和社会冲击如此严重。”

摆脱财政困境 加拿大要用数十年

疫情造成经济停滞及由此带来的经济增长崩溃,加上目前加拿大实施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相当激进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些综合因素对加拿大影响巨大。

他说:“后果之一是,当(国家)负债累累时,经济增长就可能放缓,这意味着将要(为赤字)支付数目可观的利息。好在当前利率很低。但仍然意味着,每个加拿大人要偿还850元的利息,一个四口之家大约为3,400元。”

这笔债务的利息就像是信用卡债务,是纯债务,不产生任何回报。同时这一债务的数额还会增加,这意味着用于社会福利项目的可用开支将减少,人们的消费力降低,并且也会在财务灵活性方面陷入困境。

他说:“在近5年里,估计加拿大积累了大约1,000亿元的债务。因此,债务会增长到2,500亿元。不幸的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些债务早晚都要由我们的国民经济来背负。这是我们都将会面对的事情,并且无法另辟蹊径,摆脱这样的困境要花费数十年的时间。”

应该认真考虑起诉中共政府

瘟疫对加拿大和世界各国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南安普敦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报告指出,如果中共政府尽早采取行动,95%的惨痛损失都会减轻。奥利弗认为,加拿大应该考虑向中共政府追责。

奥利弗表示:“可以肯定的是,此次病毒大流行最早发生在中国的武汉或武汉周边地区,目前虽然不知道病毒的来源,但众所周知的是,瘟疫始于武汉地区,从去年12月份就开始了。”

“中国政府花了很长时间才向世界公布疫情真相。他们先是说病毒没有人传人,但是他们一定知道真相,否则如何解释病毒在武汉的传播状况?他们歪曲事实,然后花了很长时间再公诸于世。”

他说:“同时,中国政府关闭了湖北省的边界,据我了解,湖北的人口大约是6千万。但是,他们(中共政府)并没有阻止武汉人飞往海外。在我看来,中共政府是有责任的。如何追责,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此次大瘟疫造成全球489万人染疫,32万多人丧生。奥利弗说:“如果(中国)政府一发现疫情,马上公布和分享信息,这些感染和死亡数字将会低很多。更为严重的是,他们使得全球经济停摆。当人们谈论健康时,首先想到的是生与死的问题;当人们谈论经济时,首先想到的是钱;而当经济停摆,人们面临的不仅是生计维艰,也同样面临生与死的考验。”

他说:“据估计,在美国每增加1%的失业率,就有3万人自杀。事实上,经济停摆对人们的精神健康,对家暴的诱发,都会产生影响,产生各种各样的可怕影响。”

奥利弗以多伦多举例。多伦多的常规公寓面积约为750平方英尺,有一半的公寓小于这个面积,有些居民的活动范围非常狭小,隔离期间,待在家里会对他们的心理上造成非常糟糕的影响。

他说:“如果有孩子,家长还必须妥善照顾隔离在家的孩子。小孩子不习惯于隔离,他们本应在学校或运动场上,那样才对他们的身心健康有益处。这场疫情对全球范围内的影响是巨大的。我认为中共及政府需要的是透明度,向国际社会承认他们做了什么,没做什么。”

目前,美国和世界其它地区的律师已要求中共政府为隐瞒疫情所造成的损失赔偿数万亿美元。对此,奥利弗表示,加拿大也应该认真考虑这件事情。“世界各国必须决定如何行动,多边合作将会让行动更有力量。”他说。

加拿大投资中国需要非常谨慎

加拿大一些企业向中国投资,例如,加拿大退休基金(CPP)将其10%的资产投资到中国,受到加拿大人的质疑。

奥利弗表示,现在加拿大退休基金这个10%的投资比例还不是其最终目标。实际上,约在1年前,当时该机构对中国的投资份额约为7%的时候,它就宣布将投资比例提高到20%。

在很多年前,该机构的投资并非如此,它只投资于政府债券,因为债券的价值一目了然,只是存在利率风险。后来,该机构在全球进行股权投资,把目光转向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例如基础设施领域投资。但是,这些投资涉及地缘政治局势,风险非常巨大。

“在中国做这种投资必须非常小心,因为政府缺少透明度。地缘政治风险是投资机构无法控制的。人们会看到任何(在中国的)投资都可能受到独裁政体的挟持。”他说。

“在没有民主的独裁统治下,苏联的切尔诺贝利事件就会重演,政府不告诉人们正在发生的事情,实际情况比他们原本透露的还要糟糕得多。而且专制政府倾向于掩盖坏消息,他们试图自圆其说,并且出于各种心理和政治原因,他们一定会这样做。”

奥利弗表示,隐瞒是个巨大错误,因为事实最终会浮出水面,如果早先能够诚实地说“嘿,我们这里遇到了严重问题,我们正在尝试处理这些问题,我们想向各位发出预警,大家都应该非常小心”,那么事情可能也不会这么糟,“中共将受到打击,但不会像他们最终遭受的那样糟糕,而且他们可以避免对世界其它地区的灾难性影响”。

他说:“这也影响到有关中国在加拿大投资的决定,中国通常是通过国有企业来进行投资,投资的最终目的是获利。如果北京想要以某种方式行事,我认为,中共的企业不能拒绝。实际上,中国法律是这样规定的。”

奥利弗认为,加拿大可以跟中国进行贸易,但必须非常谨慎,以免过于依赖中国,加拿大必须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种类非常小心。“我可以想到两个例子,我们要确保我们有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和药品供应,这样在危机中才不会依赖中国。”

华为存在国家安全隐患

奥利弗还提到,加拿大跟中国做贸易,还必须非常注意国家安全隐患,例如华为5G网络。他认为,加拿大政府不应向华为开放5G网络,因为存在间谍的风险和网络攻击的风险。

他说:“同时,我们是五眼联盟的一部分,这是加拿大、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情报共享系统。如果我们向华为开放,美国将更不愿意与我们分享重要的情报。”

加拿大政府日前尚未对华为5G做出决定,其中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中共关押了两名加拿大人,作为对华为高管孟晚舟被逮捕的回应。奥利弗说:“这非常复杂。中国有14亿人口,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但我们必须睁大眼睛。我们可以做一些投资,可以进行贸易,但我们必须谨慎行事。”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