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國安滋擾30年 妻子曾被抓

【珍言真語】共黨無底線 劉達文籲港人反抗國安法

人氣 1917

【大紀元2020年05月27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採訪報導)中共人大上週五(22日)突然推出「港版國安法」,並將於本週四(28日)以「快刀斬亂麻」方式在兩會閉幕日表決通過。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僅國際社會紛紛譴責中共破壞「一國兩制」,大批香港市民亦在警暴及疫情陰霾下走上街頭抗議。面對中共撕破臉,《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詳細披露被中共國安脅迫多年、妻子甚至在東莞被捕的親身經歷,揭中共黑社會治國手法,籲港人站出來反對惡法。

1989年,前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指「香港是反共前哨陣地」,兩年後,《前哨》創刊,至今近30年。作為香港碩果僅存的反共雜誌,《前哨》一向被中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早在2005年就被五名刀手找上門恐嚇,其後中南海領導人也開始閱讀《前哨》。2012年,雜誌記者姜維平因揭露薄熙來黑幕而獲新聞自由獎。

2015年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禁書老闆紛紛離港避難。因與先後被捕的桂民海、李波等人有業務往來,《前哨》雜誌一度被牽涉在內。劉達文除了在雜誌上發表「員工在大陸被問話」以及聲明「《前哨》員工及其親屬、作者有何不測,一定是中共特工黑警栽贓嫁禍所為」外,近年來也開始轉向低調,閒時務農,種菜怡情。

2015年銅鑼灣書店事件後,因與先後被捕的桂民海、李波等人有業務往來,《前哨》雜誌一度被牽涉在內。圖為2016年1月19日公民黨成員在中聯辦外聲援失蹤的書商李波及桂民海。(PHILIPPE LOPEZ/AFP via Getty Images)
近年來也開始轉向低調,閒時務農,種菜怡情。(余鋼/大紀元)

面對「港版國安法」突然殺到,劉達文主動致電大紀元記者表示「有話要說」,並在辦公室檯面上備好手寫講稿,希望透過自己親身經歷,告訴港人不要怕,勇敢站出來反惡法。

中共最後瘋狂 港人不要怕

「我覺得這是中共最後瘋狂。」劉達文一開腔就談到對「港版國安法」的觀察。雖然外界普遍認為今次法案很突然,僅由港區人大代表陳曼琪,上週在兩會提案中提出繞過香港立法會、將《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實施,隨後數日內就上馬,但劉達文認為,中共一早就部署了今次事件,從中聯辦、港澳辦兩辦換上手段狠辣的駱惠寧、夏寶龍開始,註定中共治港政策日趨強硬。

中共想要快刀斬亂麻,在兩會閉幕日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形容這不是「快刀」,是「鈍刀」,他說:「它為什麼那麼急切呢?就是因為一黨專政,已經最後到了懸崖邊。」(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主管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韓正25日接見港區人大代表時表明,去年10月底四中全會時,已決定制定香港《國安法》。

究其因,劉達文認為是因中共一黨專政面臨崩裂,拿港人開刀。「始作俑者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其實香港根本就沒有國家安全的問題,這是個偽命題。」

為何一定要動香港?「因為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時候,在深圳屯兵十萬恐嚇香港人,香港人沒怕過。它不敢真正出兵,美國講明你(中共)如果這樣就會武力干預,它(中共)沒招。雖現有疫情,中共以為香港政府領導的抗疫,很多香港市民很認同、會配合,它以為反送中運動告一段落了,但(後來)發現不是這樣的,它不處理不行了,為什麼呢?因為香港這樣搞下去,一定會影響大陸政局,它關心的不是香港安全,關鍵是大陸政局不穩,這個時候它不這樣搞不行了。」

雖然中共想要「快刀斬亂麻」,但劉達文形容這不是「快刀」,是「鈍刀」,「怎能斬亂麻?」他反駁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聲稱「不立此法,香港永無寧日」是謬論。

「要香港安寧、安穩,只要回應市民、給香港人真普選,真正自己行使自己的權利就行了,根本沒有那個問題。現在問題是因中共違反民意,行不通,它又要這樣做。民意就是要社會進步,向文明體制看齊,它(中共)不想這樣,想一黨專政堅持下去,就這麽簡單。它為什麼那麼急切呢?就是因為一黨專政,已經最後到了懸崖邊。」

《星島》何柱國等刊文站台 劉達文:他講話無人信

為配合中共輿論推《國安法》,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法案22日推出前夕,史無前例向在京港區政協委員開「通報會」,打破以往只參與代表團分組討論的慣例外,會議期間更逐一個別對港區委員面談。

香港的紅色富豪、親共富商、人大代表隨即紛紛表態,力挺惡法。

親共的《星島日報》老闆何柱國,率先22日在《星島》刊全版文章「理所當然」為法案護航。文章還同步刊登在美國《星島日報》,高調挺共。

何柱國的文章開篇說,「為什麼西方國家在捍衛自家的國家安全法的同時,卻又反對香港訂立同類的法例?」又稱,「經過一年的黑暴侵擾,愈來愈多港人渴望回歸正常生活,因此支持立法維護國家安全」。

對此,熟悉中共內情的劉達文認為,「他(何柱國)的東西已沒有人相信了,便只好向中央表達立場,反正他有錢。」但劉達文認為經歷反送中運動,這些所謂親共媒體已經起不到作用,「香港現在整個輿論場都給中共主導著,包括無線電視等,全部都對那些民主派、反對派進行污名化,所以香港人,現不單止香港人,大陸人都不相信那些主流媒體的,基本上倒過來看的。」

親共的《星島日報》老闆何柱國22日率先刊全版文章「理所當然」為港版國安法護航。劉達文認為,「他(何柱國)的東西已沒有人相信了,便只好向中央表達立場,反正他有錢」。(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25日刊文稱,《國安法》是香港的護身符、避邪劍;喉舌報《大公報》則說是「穩定了投資者的信心」,前特首董建華25日也在香港高調開記者會,否認《國安法》令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損,聲稱是救助「香港走出困局的良方」。親共團體近日更紛紛在街頭大搞「撐《國安法》」簽名,有文革再來、搞人人表態過關之勢。

劉達文表示,中共越高調挺惡法,越說明自己虛怯,「好像《人民日報》騙人騙不到,只好騙自己了,有時它說『自信』,久而久之,它自己說的謊言,自己也相信了,這就是『自信』。」

「香港到底穩不穩定呢?股市是晴雨表。你(中共)一提出(港版國安法),股市馬上受到重挫,是不是?怎麼穩定香港,怎麼穩定那些投資者的信心?你看看,(如果)美國一制裁,(投資者)就全都走的了。哪有可能(穩定香港)?」

國安是偽命題 「國安」實質是「黨安」

對於中共高調談《國安法》,還聲稱其它國家也有《國安法》,劉達文指,香港根本就沒有國家安全的問題,「這是個偽命題」。他指,九七前,英國人統治香港,香港是國際的間諜中心,「為什麼那時中共沒有說香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那麼嚴重呢?英國人統治啊,外國間諜橫行啊,為什麼那時沒有那個問題呢?因為80年代時,中共開始改革開放,想要西方社會投資中國,香港對於它是利多於弊,那怎麼會有國家安全(問題)呢?九七之後,(香港)主權收回給中央,是自己的地盤了,也駐軍了,外交部也在香港設立機構了,(中共)牢牢控制住(香港),那還有什麼國家安全(問題)呢?你(中共)說香港對國家安全有威脅,你要拿出證據來。塗污一個國徽,踐踏一面國旗,就叫做(威脅)國家安全嗎?那個是屬於表達自由。打警察的是警民衝突的問題,不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嘛。林鄭月娥成了『跛腳鴨』,這個是什麼國家安全(問題)呢?政府(官員)換掉了就沒有問題。你(林鄭月娥)違反民意,不去換政府(官員)。所以國家安全根本是個偽命題,根本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劉達文指,中共所謂的國安其實就是黨安。「中共軍費、維穩費都超過一萬億(人民幣),這樣它(中共)都還覺得不放心,這個不是國家有安全(問題),國家是沒有安全問題,只有一黨專政、共產黨統治的安全(問題)。共產黨就變成王朝一樣,世襲它的統治權。共產黨所謂的國家安全是假的,其實是黨的安全,因為黨已感覺到它很難生存了。所以這個其實是『黨安法』。」

劉達文指,香港沒有國家安全問題,只有共產黨一黨專政統治的安全問題。中共所謂的國安其實就是黨安。圖為5月24日港人遊行到中聯辦抗議「港區國安法」。(宋碧龍/大紀元)

《國安法》難實施 港人要發動不合作運動

「港版國安法」即使火速立法,在香港以《基本法》附件三形式登陸,但劉達文指,要真正實施其實很難。

劉達文解釋:「為什麼呢?因為它(中共)真的立了法,實際上香港現在都有很多惡法,但有一些惡法為什麼推行不了?就是因為第一,它沒有本事使市民配合;第二,(如同)當年(印度)甘地興起那個不合作運動,我們就是不配合這個政府,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上街),這樣你說我非法集結也不行。」

劉達文認為香港今天的亂局,關鍵在於暴政。圖為2019年香港「七一」遊行55萬人上街,抵抗中共暴政成為遊行民眾的主要訴求。(余鋼/大紀元)

劉達文認為香港今天的亂局,關鍵在於暴政,「去年反送中運動搞了這麼多(東西),永無寧日,正因為政府暴政沒改變。搞出這麼大問題,沒有一個人(官員)問責,這個共產黨怎麼會得到人心,怎麼會得到民意的支持呢?全部都是違反民意,違反人心的,就這麼簡單。」

遭國安滋擾近30年 以其妻脅迫做線人

《國安法》如果通過後,中共有可能在港設立國安部,直接派國安在港執法。未來港人如何應對?

有數十年與國安打交道經驗的劉達文,主動提到親身經歷,揭露中共黑社會手法,呼籲港人拒共、不要退縮。

劉達文1981年從東莞來港,在香港老牌政論雜誌《爭鳴》工作十年,1991年創辦《前哨》,揭中共內幕。他指,早在1985年國安部成立次年,就有國安人員找上門。因當年妻子還在大陸未申請來港,國安就逼迫他做線人,幫他們調查提供情報。但劉達文自小受《三國演義》影響,立志做好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當下就拒絕了。

當時國安就要挾他,有幾年不批他妻子來港,要他去深圳和他們見面。後來劉太來港後,劉達文就推工作忙,拒絕上深圳。九七之後,中共國安來港更方便,劉達文因為家人還在大陸,就採取「要對話不要對抗的方式」和他們周旋。

這些國安就進一步滋擾他,從2005年起每個月都到他雜誌社,以老朋友為名找他「談話」、「吃飯」、「了解情況」。劉達文形容很受滋擾,但也和他們談,講香港真實情況,開導他們,試圖改變他們的看法。這樣的局面持續了十年,直到2015年發生銅鑼灣書店事件後,上個月落馬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主導的中央專案組,指使手下拘捕了銅鑼灣書店五人,其中張志平在東莞被捕時,有國安人員發現劉達文妻子也在東莞,就在2015年10月24日同一天,劉太被東莞公安人員禁錮及問話四個小時。

共產黨沒人格 翻臉不認人

劉達文形容自己「氣急」,「那麼多年的所謂老朋友,這樣對自己朋友的老婆?」劉於是透過中南海的關係,找到比孫力軍更高級的公安部領導,對方回應:「審問劉太不是上面指名的。」後來劉太被釋放回港,中共不敢動她。劉達文指,孫力軍和他的手下都表示要和他做朋友,但從此事可以看到,「共產黨是沒有底線的。我都看不起他們的人格」。

劉達文還舉了另外一個例子。公安部駐港特派員、中聯辦一個前保衛部部長,來香港前已在深圳和劉達文認識。此人想要統戰劉達文,就安排一個飯局,在尖沙咀一間酒樓和江湖人物碰面。該酒樓總經理原來是一個總參特務,席間聽到該部長介紹劉達文,是《前哨》雜誌總編輯,就打小報告回總參,指責此部長和反共人士吃飯,差點令這個部長丟官。「所以你看到共產黨翻臉不認人,互相之間狗咬狗,沒有協調,國安、公安跟我做了幾十年老朋友了,為什麼突然捉了劉太太去審呢?上面沒有布置你(去做)的啊,所以共產黨沒有底線,是比黑社會更加黑的,黑社會是不會做這些事情的。」

倡學蔣經國 拒絕與中共來往

對於港人未來可能面臨更多中共的侵擾,包括國安人員直接在港執法等,劉達文認為,港人不需要害怕,面對中共最好的辦法就是「拒絕來往、拒絕接觸」,「和中共割裂」,這樣中共也就無從威脅和統戰你。

鄧小平說,「一國兩制」50年不變,現在23年已變色。劉達文指,事實證明「一國兩制」是一個謊言,「一國兩制,實際一制就是香港的文明的資本主義,另一個就是李怡先生稱的黑社會主義。你說黑社會主義和文明的資本主義,有沒有可能協調、處理好呢?是吧。所以,中共一味去指責香港人只要兩制,不要一國。因為你的一制太黑了,我怎麼跟你調和呢?」

相反,當年蔣經國沒接受鄧小平統戰,堅決拒絕「一國兩制」;更立下「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拒絕與中共的一切往來,台灣因此保住福祉。

劉達文相信今次國際社會會出手制裁中共,中共現在面臨四面楚歌。港人只要堅守不放棄,如當年蔣經國一樣,拒絕與中共的一切往來,認清中共的邪惡,揭穿他們的黑社會手法,自然也就能夠抵抗中共的侵擾。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專訪劉達文:中共對港有兩歪招
【珍言真語】劉達文:中南海系統失靈
【珍言真語】劉達文:孫力軍派粵警鎮壓港抗爭
【珍言真語】利世民:中共變態 把香港拖入戰爭
最熱視頻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新聞看點】戰狼變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灣?
【遠見快評】拜登家醜聞4連爆 中共人質外交
【拍案驚奇】朱利安尼欲起訴拜登 稱或面臨風險
【西岸觀察】亨特電腦門曝中共慣用伎倆
73歲名醫養生法大公開 1招增免疫、一躺就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