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福:我要活下去

人氣 181

【大紀元2020年05月29日訊】

2020年初,和很多海外華裔一樣,當我聽說武漢病毒在中國肆虐,而中國政府還在掩蓋真相的消息後,我很擔心國內親人的安危。為了表達自己微不足道的關心,我一邊忙著給國內親戚購買防疫物品,一邊打電話告訴他們真正的訊息。出乎我意料的是,親人雖然已經知道這次病毒的嚴重,而且已經在家防疫,可是他們不但沒有感受到我的關心,反而問我:為什麼作為一個華裔還要恨中國!如此邏輯,讓我感到一頭霧水。他們認為我恨中國的原因, 就是我告訴他們的真相與國內的宣傳不同。他們認為中國的新聞是真的,國外的才是假的。可是我想他們也不一定真的相信國內的宣傳。如果真的相信疫情在黨的領導下已經得以控制,為什麼還要那麼怕出門?還要在家小心的防疫呢?明明心裡知道,為什麼我講出來就是恨中國呢?我沒有對國內疫情幸災樂禍的心態,相反,我希望他們不要輕信共產黨的新聞從而掉以輕心。我希望國人都能平安的度過疫情,「仇恨」中國從何談起?難道在災難來時給親人提供「活下去」的建議竟然成了仇恨?然而還沒等我想明白這個「仇恨」的邏輯時,武漢病毒已經快速的在國外肆虐了。從此,武漢病毒讓世界在短時間內就發生了非同尋常的改變。

混亂

每日都忙著開店,剛剛抽出空閒給國內親人採購郵寄,同時和被國內親人認為我懷有仇恨心理,這些剛剛不過短短兩個星期,我又要開始為自己採購了。生活在美國,我心理有種優越感和安全感。我不用擔心找不到信息的真相,不用擔心買到假貨,更沒想過存在買不到必需品的情況。等到我有時間採購的時候,我跑了幾家商店都買不到消毒洗手液、口罩甚至廁紙。我對我的安全感開始有了懷疑。後來得知不僅防疫必需品,就連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在美國都很難買到時,我開始著急了。為什麼會這樣?

告訴國內親人有關病毒的事態發展的真相猶如昨日,而現在的我連在美國已經很難買到日用品的真相尚未搞明白。就在我還沒來得及接受我的優越感和安全感是否靠不住時,我生活的加州開始封城了! 我還沒來得及弄懂封城的定義和後果時,一夜間,我店裡少了百分之九十的客人。店裡的員工是寄宿學生,因為學校的關閉,他們一夜間都走光了。接下來,每天的生活都在前所未見的改變。改變如此之快,讓我的生活、我的思維邏輯,和我的接受能力沒有喘息的時間。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短時間諸多的事態變化讓我處在混亂中。可是我有一念很清楚,我要活下去!

追究責任

店裡的員工幾乎都走了,生意慘澹。一下子我有了思考的時間。說來慚愧,大難來臨時,智者會首先自省,看看問題的出現是不是因為自己在某一方面需要改進;聰明的人首先會想出一系列的措施渡過難關。而我,一個凡人,首先是經歷抱怨、追究和推卸責任的過程。

先是從口罩想起,我埋怨西方人怎麼會認為我們華裔買光了所有的口罩?而且幫助我們愛的人是錯嗎?到頭來,我不是也沒口罩嗎?我又怨工廠在大家最需要的時候怎麽不多生產一些呢?我突然意識到大多數的口罩好像產自中國。這不經意的一念讓我產生恐懼! 好像大部分的商品都產自中國,包括藥物。這是一個什麼問題呀?按照這個邏輯思考下去,防疫只是一個難關,接下來還有物質供應鏈短缺的難關。那為什麼我們要如此的依賴中國製造?我現在開始認為是這些唯利是圖的商人和政客的過錯了。

要為這次全球疫情負責的人太多了,要負責的原因也很複雜,疫情造成的後果也很可怕。最後我感覺自己的腦容量不夠大了。我把思緒拉了回來。我告訴自己,明明是共產黨撒謊成性,掩蓋疫情,造成錯過抑制疫情的最佳時間,最後導致疫情擴散到全世界的,我怎麼想那麼遠呢?不過經過剛剛的思考,我現在很贊同一些人管這個病毒叫「共產病毒」。總而言之,管它是誰的錯,我還是做一個聰明人,想一想怎麼樣度過疫情,健康的活下去吧!

採取措施

我先是在店裡縫製口罩。縫製幾個口罩後,我的手藝越來越好。我甚至加了一些圖案。我在口罩上縫了一個共產病毒的圖案,在病毒圖案中間縫了「共產」二字,最後又在病毒圖案上縫了一個大大的「X」代表消滅。這個創意正和我意。戴著這種口罩,即防疫又代表我對這個病毒的認識和立場。當我想到將來可能會發生食物供應鏈短缺,於是我儲存了一些食物。我還在院子裡種了一些容易打理的蔬菜和水果,我甚至開始學習認識路邊的野草,學習它們的可食用性和藥用性。

真沒想到,這場共產病毒一下子改變了我的日常生活規律。我居然有時間開始做一些平時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隨著我的生活慢慢的從繁忙的工作轉變成學習一些如何獨立生存的基本知識後,我的思維也慢慢的從混亂的狀態中走了出來,內心也變得越來越平靜。我的內心增添了對大自然給予我們的,能夠讓我們賴以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切充滿了無比的感激,以及對造物主的智慧更加敬佩。我不禁問自己: 在科技發達的今天,我們怎麼忘記了這些獨立生存的基本知識?在疫情面前怎麼還是那麼的束手無策,變得更脆弱了呢?我現在有更多的時間去思考和體驗生活,這讓我變得更獨立和自信。可是無論我準備的如何周全,我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安全的躲過疫情。我還應該做什麼才能保證自己活下去呢?

這個世界病了

看著世界地圖上用紅色來標識被共產病毒感染的國家的區域與日俱增,我突然認識到這個世界病了,因為主宰世界的人類病了。

人生病了就是人的身體和精神不健康了,因為無神論和有神論都認為人是由物質和精神構成的,所以一個人的健康狀況要從物質身體和精神層面雙方面來看。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最基本的常識是要有健康的飲食和規律的作息時間。可是高科技給人類帶來的卻是基因改造食品和形形色色的人工調味的垃圾食品。我們幾乎忘記了大自然的味道,甚至如果沒有商場賣食品,我們都不知道如何獲取食物。高科技給人類的生活帶來了便利,也讓我們的作息時間變得黑白顛倒,沒有規律。所以我們物質的身體的抵抗能力變得很弱。與此同時,對科技的依賴讓人類失去了基本的生存能力,可是我們並沒有在意我們失去的是什麼。

我們自認為科技可以改變人類傳統的生活方式,可以違背過去幾千年來的自然規律,可以讓人類更強大。隨著科技的發展,對神的信仰也變得薄弱;當我們自認為強大到可以改變一切時,就開始不信神,人類的道德底線也開始崩塌了;當構成人類的物質身體和精神層面都出現危機時,人類的健康就會出現各種問題。所以病毒來襲時,我們很容易就會生病,甚至失去生命。特別是這次的病毒,科學家發現它具有愛滋病毒的隱密性,非典病毒的易傳染性,埃博拉病毒的高死亡率的特性,它還能夠在物體上長時間的存活,甚至在低溫和高溫都會生存等等。這些都給疫情造成世界性的傳播創造了有利的條件。即便如此,人類為什麼沒能及時採取有效的方法來防止共產病毒在中國以至在世界上的擴散呢?

反省

在沒有找到消滅中共病毒的靈丹妙藥之前,世界上各個國家都在嘗試著各種措施防止病毒繼續擴散。其實要找到好辦法抑制疫情,人類應該先反省我們哪裡沒有做好,從而導致病毒會在中國擴散,又會從中國擴散到世界其它國家。

世界是由不同的國家構成,不同的國家又是由其國民組成。所以防止疫情擴散的成功與否和每一個國家的政府體制和人民的態度有決定性的關係。先反省病毒如何會在中國擴散的。在中國,共產黨政府一直在隱瞞疫情的真相,究其原因就是為了維護政權的穩定,所以造成疫情的初步擴散。生活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雖然剛開始不知情,可是後來通過一些少數敢講真話的醫生,國外親戚和朋友等渠道也知道了疫情的嚴重性。

那麼大部分的中國人是怎麼反應的呢?很多人都想自己要小心不被傳染,不管別人會不會得,更不敢對黨發出不滿意的聲音,黨讓他們怎樣做就怎樣做。因為共產黨利用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一系列的運動,幾乎摧毀了中國人的道德底線。多數的中國人在這一系列的運動和教育中已經放棄和遺忘了精神層面正的力量,取而代之的是自保才能活命,任何敢講真相,不聽黨領導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理論。

拿人的物質身體來比喻一個國家,構成人體免疫系統的細胞就如同構成這個國家的子民。免疫系統的細胞一旦發現病毒入侵,它們會互相通知,聯合作戰。如果免疫系統的細胞不能起作用,或者只有少數細胞起作用,病毒就會入侵人體,使人生病。而構成中國的細胞——中國人,絕大部分沒有起到防止疫情擴散的作用,因為他們只是聽從那個寧可犧牲人命也要維護政權的黨。這些少數敢發聲的中國人就如同少數同病毒作戰的細胞一樣,很快被消滅了,所以一直到今天,共產黨還在謊報疫情。總之共產黨隱瞞疫情,和從執政以來對中國人精神層面正的力量——道德的摧毀,直接導致了中國控制疫情的失敗。病毒得以在中國快速蔓延。沒有發聲捍衛正義的中國人要麼被傳染,要麼在等待和期盼疫情消失。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國內的親人認為我恨中國了。在大難降臨的時候,人在不能掌控自己生死的時候,人要麼是心灰意冷,內心充滿恐懼;要麼是把未知的生死託付給信仰的方式來擺脫恐懼。信神的人會把他自己不能掌控的命運託付給他信仰的神;他也會反思他的一生。如果一生坦蕩,他會平靜而安詳的等待他的神來安排他未知命運;如果心懷愧疚,他會通過祈禱希望神給予改過的機會。

不信神的人,就如大多數的中國人,會把未知的命運託付給他想信仰的政府。在中國,人們從小到大被教成: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共產黨已經巧妙的把中國人的命運和政府的存亡綁架在了一起。中國人已經分不清共產黨不等於中國。所以當病毒來襲,大部分中國人都會把未知的命運託付給黨,讓黨來將他們從疫情中解救。儘管如此,他們的內心還是恐慌的,因為他們知道黨在說謊。當我指出他們虛假的希望時,他們當然會認為我任何與共產黨釋放出的不同的訊息都是反對黨,也就是恨中國。中國人真可憐,可悲呀!

在其它國家,各國政府雖然感覺中國疫情嚴重,但聽了中共國的謊言和世衛的忽悠,它們也沒意識到疫情傳播會如此之快,就在那些政客們和大財團們還在爭論採取哪種措施來防止病毒擴散到本國,即保存中共國的面子,又不影響自己的經濟利益,也能打擊政敵的同時,疫情已經蔓延到自己的國家,難以控制了!中共國此時不但沒有道歉,反而以救世主的姿態,並用劣質產品假裝幫各國抗疫。

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民為什麼沒能起到防止疫情擴散的作用呢?雖然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民可以監督政府,可以指責政府如果政府無所作為,可是大家知道,免疫細胞作戰靠的是維他命C,軍人作戰靠的是武器,那麼如果人民與疫情作戰卻不能及時購買到防疫的物質,那就不能有利的避免疫情擴散。買不到防疫的基本物資的根本原因是因為大部分的產品都產自中國,這正是自由國度的人民應該反思的重點。商業集團和各國政府利用中國便宜的人工,為了謀取更多利潤,將本國的製造業都搬到中國。他們冠冕堂皇的藉口是通過促進兩國貿易,打開中國市場,從而幫助中國更早的步入民主國家。實際上,他們無視中共踐踏中國人權,在利益的驅使下,無視精神層面正的力量,與魔鬼做了交易。

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民在自己的政府與魔鬼做交易時,我們的態度是什麼呢?我們很少有人反對政府夥同利益集團與中共政府的交易,因為我們享受著以低價換取的更高物質生活。多少次我們在中國製造的產品中收到了來自中國監獄被迫製造廉價產品的人的求救信。可是在聖誕夜,當我們燃亮來自中國監獄的聖誕燈,多少人會想起那些不幸的中國人,而為他們祈禱呢?

在西方國家,當我們為了少數族裔權利抗議政府,為了他們的祖先曾經是奴隸而鳴不平時,我們可曾反省我們一切物質上的享受是建立在正在被奴役的中國人身上。這些被奴役的中國人之所以被奴役,不是因為他們的膚色,而是因為他們堅守道德的底線,拒絕背信神!最後我們這些生活在自由國度的人民的精神層面的正義底線也被物質慾望吞噬。無知中,我們用自己的生命與中共國做了交易。疫情來襲,我們才認識到我們對中共國的依賴充斥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在意識型態上,我們也越來越接受共產理念了。

我找到現在和將來的防疫良方就是要堅守我們的道德底線,不和魔鬼做交易。我們不能再次讓自己依賴共產國家。

我的祈禱

「慈悲的創世主啊,我認識到人類的這次災難源自於我們對科技的依賴讓我們背信了自己對神的信仰,從而導致我們物質身體和精神層面的敗壞。為了滿足慾望的追求,我們又將自己的生命與共產魔鬼做了交易。請您給我活下去的機會吧!我願意將這次災難的教訓講述與後人,希望他們永遠都不要犯下我們的錯。如果我的物質身體不能在這次災難中存活,也請您給我機會讓我以文字的方式來告知後人。」 我現在終於找到救命的靈丹妙藥,不是科技,不是政府,不是物質,而是自我反省後,對神的懺悔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唐吉田:這場瘟疫也是人類自我反省的良機
【瘟疫與中共】美國病毒學家染疫 曾訪問武漢病毒所
佚名:有神論 VS 無神論
鐘原:5月中旬武漢疫情掩蓋不住 東北延燒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重播】國會聽證:種族滅絕和北京冬奧
【探索時分】駐日沖繩美軍 25分鐘能到台北
【重播】蓬佩奧深度解讀拜登國家安全政策
【拍案驚奇】台灣封閉全境 劉鶴沒事馬雲麻煩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