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有奖征文】病毒流行期在加拿大經歷「歧視」

作者:葉靈輝

來我家換窗戶的西人小心翼翼,不敢和我談及疫情的事,是因為擔心我會覺得被歧視。(Shutterstock)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5月04日訊】加拿大人權大國,不容忍在本國出現歧視。我從中國移民加拿大20多年了,除了有時與西人交流遇到一些尷尬(這得怪自己英文能力有限及對西方文化了解不夠)外,沒遇到過可以稱為「歧視」的事。也許,這是因為多倫多地區華人足夠多,沒人敢「歧視」我們。

2003年SARS從中國傳到多倫多,導致數百人感染。記憶中,那時有一些責怪中國人的言論,但很快就過去了。這一次,看著新冠病毒在武漢爆發,以及後來傳遍全球,來勢之強,前所未見。我們大多數人,不管你是什麼膚色的人,都被迫待在家裡「避疫」了。這次,我親眼目睹了歧視。

歧視不分種族

無可否認,這病毒源自中國,它先在武漢爆發,因此被中國人稱為武漢肺炎。它使我們這些生活在自由社會的人,也不自由了。加拿大所有的省和特區,在3月份都進入了公共健康緊急狀態,沒有任何感染個案的特區也不例外。

之前我在網上看到一些報導,說有西人在街上打、罵亞裔人士(應該是針對中國人,但西人分不清誰是中國人),說他們帶來了瘟疫。因此,加拿大有反歧視組織出來抗議,提醒加拿大人不要做這類種族歧視的事。

我也認為,中國人不該因此受歧視,他們並非有意去傳播病毒。不過,當我看到全球已經有超過300萬人感染此病毒,而且死亡率很高,比如英國是15%左右,法國超過14%時,心裡也頗感鬱悶。

多倫多關閉非必需活動後,我第一次去華人超市買菜,進去沒幾步就被人叫了出來。一位戴口罩的女性遞給我一個口罩,示意我戴上,然後指著桌上的消毒擦手液,示意我用來消毒手。我當時楞了一下,但還是照辦了。

當時加拿大各級衛生部門對公眾的建議是:勤洗手,在公眾場所與他人保持2米距離,不用戴口罩。

一週後,我去了另一家華人超市,門口沒人把守,但裡面的人,基本都戴口罩。幾分鐘後,有2個人發生爭執,一位戴著口罩和手套的人,和一位頭髮花白、沒戴口罩的華人爭吵起來。戴口罩者開始用手推後者,最後把他推出了店門。

後來,一位戴口罩的阿姨小聲對我說,他們要求必須戴口罩,你不戴的話,一會就會有人來趕你走。

為免麻煩,我趕快出去,到車上拿口罩戴上。回到超市門口時,有一位女性門衛(可能我之前進去時,她臨時離開了),她攔住了一名不戴口罩的華人。結果,那人滿臉無奈地離開了。

我很感慨,不管是那位被人強行趕出超市的華裔老人家,還是這位被拒入門的華人,他們的遭遇,和那些在街上被西人打、罵的亞裔人士有多少差別?那些對歧視深惡痛絕的加拿大人,應該是沒發現在華人超市發生的這些事。

我可以理解這超市老闆的憂慮:如果超市裡有員工或顧客感染了病毒,超市就會被迫關門。我是在中國長大和受教育的,我沒去抗議超市的做法,我的思想可能還沒融入加拿大主流社會。

西人特別小心

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實施後,我去過不同的主流商店購物,他們對保持身體距離要求很嚴,但都沒要求戴口罩。後來我在新聞裡讀到,加拿大大部分人是看到戴口罩的人會比較擔心,看到不戴口罩的人就比較放心,因為政府的建議是,只有當自己生病(或有症狀)時,出門需要戴口罩,以免傳染給別人。

我在年初簽了一個換窗戶的合約,疫情使交貨時間推遲了。結果是,那公司在4月份才來安裝新窗。

那天上午,安裝的人來了,都是白人。領頭的那人在門口遞給我3張紙,說是例行公事性的聲明,讓我簽名。其他安裝工已走到房子後院,在叫我把後面的門打開。我匆忙簽了字,只留意到紙上寫的是關於COVID-19,就是武漢肺炎的聲明。

窗子安裝好後,名叫埃德的領班讓我去驗收。我問他在病毒流行時還到處上門工作,感覺如何。他說,他感覺社會上對這病毒的反應有點過頭,他認為這病毒可能與流感也差不了多少,沒什麼了不起的。

我感到很吃驚,社會已經進入緊急狀態,政府也出台了很多限制令,各新聞媒體的報導,絕大部分是關於這疫情的,他不會是不知道吧?突然,我留意到,埃德在和我講話時,投過來的是一種小心翼翼、探索性的眼光。我突然明白,我簽字的那3張聲明,肯定是關於我家裡沒人感染武漢肺炎,最近14天內沒出外旅行,沒接觸過有症狀的人。因為這些是人們目前最擔心的事。

那位讓我簽名的人,沒有戴口罩,也沒有特意離我遠點。那些安裝工人,從語言到行動,都沒表現出對我有任何戒備心,他們也都沒戴口罩。可能因為我也沒戴口罩,這使他們比較放心。

當我主動向埃德提起病毒流行的話題時,他回答時所說的,都是當天最新的疫情新聞。這時,我終於明白,他們一直的表現,都是避免提疫情話題,以免我聽了不高興。

顯然,他們不是因為歧視我而不和我提目前的疫情,他們也許是怕提起這話題,我會感覺被歧視。 因為我是華人,還是他們的客戶。

我對歧視不太敏感,我也不認為我對這病毒流傳到加拿大有何責任。現在國際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在譴責的、說要去調查的對象是中共政府,不是中國人。其實,中共掩蓋疫情,首先受害的是中國人,很多中國人行動受限制已超過3個月。我們這裡只受限了1個多月,而且看起來很快就會鬆綁。

========================

【征文】注意事项:

主题:如何看待华人因为疫情被歧视的问题

时间:即日起——截止日期2020年5月15日

 郵寄地址:344 Consumers Road, Toronto, ON M2J 1P8

投稿电邮:zhengwen@epochtimes.com

文章体裁不限,字数不超过2,000字。

本报将选出有见地的文章,在网络发表,并在报纸上刊登。

奖项:

一等奖(1名,奖金300元),二等奖(1名,奖金200元),三等奖(1名,奖金100元)

优秀奖(若干名,奉送25元礼品卡)

活动主办方:大纪元报社多伦多分社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