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黑暗時刻 有信仰就有力量

人氣 1396

【大紀元2020年07月0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港版國安法」6月30正式出台,摧毀香港的自由法治。黑暗時刻到來,人心惶惶不安。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呼籲港人,以信仰對抗無神論的中共,「『天滅中共』是對的,我們的力量是上天給我們的,上天創造我們,我越來越有信心。一定要相信上帝,我們就會有力量。」

惡法猶如黑雲壓頂,籠罩全港。7月1日港人仍冒被捕風險,上街抗議。身在美國推動「天滅中共」運動的袁弓夷說,中共強推國安法,美國的制裁將逐一而至,「它(中共)還沒有公布法案原文,美國已經出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陸續還會有制裁的。」

國安法未通過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6月26日宣布,對損害香港自治的中共現任和前任官員實施簽證制裁。6月29日,蓬佩奧宣布,美國終止對香港出口受管制國防產品;商務部部長羅斯也宣布,開始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

袁弓夷表示,美國已制訂制裁進度,「早就安排好了,你(中共)走到哪裡,我(美國)就跟到哪裡。我們一定要有信心,它(美國)已經籌劃了好幾個月了。」

另外,中共黑箱作業,直至國安法通過數小時後才公布法案內容。與中共有多年交手經驗的袁弓夷說,這是中共慣用的談判手段,視探美國「出手」的輕重,調整法案內容,「我可以這樣跟你說,內容是可以調整的,它就是在玩這個東西,這就是共產黨的手段。我跟它做這麼多生意我知道。」

「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寫明了就是因為你(中共)搞這個《國安法》,拿走了香港人的自由,破壞了一國兩制與《中英聯合聲明》,它(中共)看到這張牌了,它就出牌。」

不過中共也自知自己最終是輸家。「它實際知道自己是全盤都輸了的,但它要輸得有體面,輸得是有控制的撤退,不是潰敗的撤退。」袁弓夷說。

國安法終結香港一國兩制,招致美國強力制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位置岌岌可危,他說,中共權貴的後路因此被截斷,中共高層矛盾加重,「朱鎔基叫他兒子不要回國,這是絕對真的,這不僅僅只是朱鎔基的想法,這是江澤民的想法,是中共所有的那群老人的想法。一旦美國制裁起來,這群貪官在外國堆積了這麼多財產,10萬億美金啊!」「最後都到了美國人口袋裡,凍結了,永遠都拿不回來。」

「(中共)裡邊的壓力,習近平的壓力大得不得了。習近平也是在賭博,他想讓全世界都看到,他有能力和美國較勁,在香港問題上拗手腕。習要表示,就好像(當年)的朝鮮戰爭,毛澤東說:我不怕你們聯合國,我就是要和你們打,一模一樣。」

此外他還披露,美國內部人士向他透露「有『招』可以令到它(中共)跪下」,「我不多說了,大家看下去吧。你們將看到美國會出招的,快到來了。」

實質上有美國的制裁對抗中共,精神層次上,袁弓夷呼籲港人,以信仰力量對抗無神論的中共,並以此結合全世界有信仰的人們成為後盾。「我們是有信仰的,我們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清真教,法輪功的信仰,都是有信仰的,我們不應該害怕,是勇敢的人。」袁弓夷說。

他建議港人持各自信仰的代表信物上街,「我就不知道他會怎麼樣抓你,告你什麼罪名,你拿著聖經、拿著十字架,他們(警察)就是魔鬼。」「它(中共)老是說它有九千萬黨員,我們有全世界信教的人,有宗教、有信仰的人,那些就是它們的敵人。」

他說,中共的力量由奪取而來,「與我們是完全不同的。我們的力量是上天給我們的」,「以前中國人就用『上帝』,『上帝』實際是一個很古老的字,『天』也是很古老的字,『天』實際就是等於『上帝』,一樣的意思,所以『天滅中共』是對的。」

母親因堅持信仰遭受中共勞改20年,信奉基督教的袁弓夷,自認原本並不十分虔誠,不過歷經這段時日,卻讓他有不同的領悟,「我現在想通了,一定要相信上帝,我們就會有力量。」

「《聖經》裡面,連耶穌都要受到考驗,現在這是我們的考驗,考驗可以令我們更加堅強;對真理、對自由,更加堅定。這非常重要。」他鼓勵港人,「大家不要放棄,香港有我們在,隨時可以好起來。」

一年多來香港的民主抗爭,也讓他重新認識堅守香港街頭20多年的法輪功,他讚佩他們堅定信仰,始終不懈地揭露中共邪惡本質與遭受的迫害真相,「這次就證明,他們是先知先覺,抗爭的精神是絕對的可嘉,我們要向他們學習。」

他形容目前為自由而戰的香港,猶如《出埃及記》中「猶太人離開埃及一樣,想爭取自由,法老王不讓他們走,很多的災難就降落在埃及,你看看今天在大陸的災難,真是多的無法想像。」

他信心十足的說,愛好自由的香港人與美國結盟,消滅共產黨後,「我們可以和美國合作,(打造)比現在更成功、更繁榮的香港,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現在我非常之有信心。」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國安惡法通過 七一以信仰對抗無神論的中共

記者:6月30日「港版國安法」已經在人大常委會一致通過,您怎麼看中共通過國安法,卻沒有公布内容。

袁弓夷:它還沒有公布原文,美國已經出手了,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陸續還會有的。實際上這個特殊地位裡不只是高科技,還有很多其它東西的,陸陸續續會有,美國的時間掌握得挺好,它先出手,不是被動的。

香港人習慣了守法,不是很懂得怎樣與它對應,實際打鬥是中國與美國,但我們夾在裡面,這個法(國安法)直接殺到面前,影響我們自己的安全。

我覺得在這個時代,我們是有信仰的,對方(中共)是無神論者,它做的事情完全不需要法律、道德,它完全不會顧及是否合情合理,但我們是完全要顧及這些,在這個情況之下,美國打擊它,這我們不用擔心,我在這裡會不斷去推。

但是我們應該怎麼做呢?我想7月1日會有很多人上不了街,比如會計師這樣的牌,一旦被他們抓了,一輩子都不用工作了,很多人上不了街,我也明白。但也有人是願意抗爭的,是少數的人,這也是事實。

我想到的是,我們是有信仰的,我們有基督教、天主教、佛教、清真教,法輪功的信仰,都是有信仰的,我們不應該害怕,是勇敢的人。比如基督教上街,應該一手拿著聖經,一手拿著十字架,見到警察、防暴警察,最主要要有記者,你就向他們走過去,我就不知道他會怎麼樣抓你,抓你、告你什麼罪名,你拿著聖經、拿著十字架,他們(警察)就是魔鬼。國際的記者拍下來,如果他們抓你的話,這個場面我老實說你們是絕對值得犧牲的,我說的犧牲是被抓的意思,因為你拿著聖經、十字架,他抓你了,告你什麼罪呢?我們用宗教來對付他們,是最有效的,不需要用武力。

7月1日全世界的新聞記者都會在香港,我們不需要用群眾,群眾不是主題,主題是拍到了什麼,當你拿著相信神的東西,而拍到的話,全世界給你們的支持是不得了的。你想一下,它(中共)老是說它有9000萬黨員,我們有全世界信教的人,有宗教、有信仰的人,那些就是它們的敵人。我們要樹立我們的後台,後台是上帝,是所有信教的群眾,這是很重要的。

美國對付它,是物理上對付它,我們是精神上去對付它,我們要團結其他的人,得到他們的精神支持、得到上帝的支持,我覺得很重要,而且對我們每個人的精神很重要。我信教,正式洗過禮。我們是站在正義那邊,對面是邪惡的無神主義,共產主義就是無神的,我們講法律,它(中共)不講法律,到今天(6月30日)還沒有原文出來,這叫法律?它沒有法律。

它那些人長大是沒有家教的,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好像「習」那樣,讀完小學五年級,就在街上遊玩,他只是懂得一件事,權力,在街上看誰的拳頭大,錢多。而我們的成長有家教,有學校教,教我們宗教、法律,教我們社會要守秩序,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們的成長是和平的教育,他們的成長是鬥爭、是戰爭的教育,所以它們一輩子就是怎樣去戰爭,所謂「一帶一路」就是為了去戰爭、去征服他們,用錢去征服他們,現在世界醒覺,不可以再讓它進步,所以我們不是孤單的。香港是戰場、是前線,但是我們後面有全世界所有的人支持我們,沒有一個國家不支持我們,都是站在我們這一邊。

所以我們有正義,我們有信仰,我們有上帝,我們不需要害怕。講到宗教,我們每個香港人都不是很虔誠,但是,你們(法輪功修煉者)真是例外,你們抗爭了這麼多年,真是很難得,所以我要向你們學習你們的精神,共產黨一向都誣衊你們,但是這次就證明,你們是先知先覺,而且抗爭的精神是絕對的可嘉,我們要向你們學習。

記者:中共最害怕有信仰的人,您的母親曾經被中共迫害在監獄裡面20年,為什麼她可以堅持下去?信仰的力量是什麼呢?

袁弓夷:實際上共產黨它在20年期間,跟她(我媽媽)說,只要妳說沒有上帝,立即放妳走,我媽媽就不肯講,她覺得這個是她的信仰,怎麼樣都不肯講,這就是一種精神,不可以讓步,可能我也有一點點這樣的精神,是吧!我媽媽留給我的精神。

我一定會回來(香港),我不會離開,我沒有那麼悲觀。我覺得這是對我們的考驗,在《聖經》裡面,連耶穌都要受到考驗,現在這是我們的考驗,考驗可以令我們更加堅強,對真理、對自由,更加堅定,這非常重要。我希望大家不要放棄,香港有我們在,隨時可以好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以前香港,美國只不過保護我們,從來沒有支持過我們,給個特殊化,但是現在,這次之後,我們愛自由的香港人和美國人,基本是結了盟,打敗了共產黨之後,消滅了共產黨之後,我們可以合作和美國做,比現在更成功,更繁榮的香港,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現在我非常之有信心。

記者:今年的「七一」,它有什麼樣的意義?

袁弓夷:共產黨當然是想嚇我們不上街了,因為它(中共)想全世界看到,街上沒有以前那麼多人。所以基督徒,或者任何法輪功(修煉者)也好,佛教徒也好,拿著你們信教的信物,面對著相機,面對著記者,一定要被拍到,警察在前面最好,沒有警察在前面都要被他們拍到,這個力量,比人多還要大,這個是神的力量,你們記住。

記者:所以您推行的「天滅中共」運動,覺得跟天意之間,有什麼關係呢?

袁弓夷:我們以前中國人就用「上帝」,「上帝」實際是一個很古老的字,「天」也是很古老的字,「天」實際就是等於「上帝」,一樣的意思,所以天滅中共是對的,我們的力量是上天給我們的,信教的人就會明白。共產黨就說它的力量是打出來的,是奪權回來的,與我們是完全不同的。我們信教的人相信是上天創造我們的,我覺得越來越有信心。我現在想通了,一定要相信上帝,我們就會有力量。

當時英國被德國(納粹)打的時候,美國沒有出手,也是(因為)英國人很有信仰,英國王室不肯投降,老百姓堅持,一直被德軍炸得很厲害,他們還是可以恢復過來。有人跟我說,(香港)現在很像猶太人離開埃及一樣,想爭取自由,法老王不讓他們走,很多的災難就降落在埃及,你看看今天在大陸的災難,真是多的無法想像,而我們就在爭取自由,所以我們與猶太人出埃及非常相似,最終他們得到了自由,現在我們為自由而戰,同樣的目標就是自由。

為試探美國制裁 遲不公布法案內容

記者:6月30日港府開行政會議之前見記者時,問到林鄭月娥《國安法》時,她說她不方便回答,因為現在還在開會。這個法律為什麼這麼神祕呢?

袁弓夷:老實說,他們都夠厲害的了,那個全文可以隱瞞到這個程度,就等美國出了手它(中共)才公布,因為它要看到美國有多辣,它(中共)裡面的原文是可以改的,可以加辣一些,也可以沒那麼辣,美國出手出到什麼程度,它就看著美國這張牌來打。那美國不就出手了嗎,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它原本不信美國會出這樣東西,它看到這個,所以它要按住這張牌來打。這就是它的手段,根本不是神祕,而是大家在出牌。

這次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寫明了就是因為你(中共)搞這個《國安法》,拿走了香港人的自由,破壞了一國兩制與《中英聯合聲明》,講得清清楚楚的,它(中共)看到這張牌了,它就出牌。我可以這樣跟你說,內容是可以調整的,它就是在玩這個東西,這就是共產黨的手段。我跟它做這麼多生意我知道。

曾參加中美世貿談判 中共擅搞游擊戰策略

袁弓夷:2001年,我是美國世貿談判顧問,美國問我,「你的意見怎麼樣?」我們當時在香港。我說「他們(中共)到11點59分,什麼都會接受。」實際談判、談判、談判,在北京談判,談到美國一部分人已經去了機場了,準備登機了,朱鎔基走進談判的會場,突然間出現了,「你們談得如何如何?」他擺出一種架勢,「哪幾條、哪幾條你們不同意的?」大概就挑了5條,實際上他很精明的,沒有走進來之前,他已經全部知道了哪幾條是不同意的,他就假裝的挑了他喜歡的,對中方有利的那幾條,他說,「這幾條、這幾條,我全部都同意了。還有那幾條,你給我面子吧」。美國人就中了他的計了。就是說他讓步的話,我們(美國)也要讓步了,給回點面子給他啊!實際上他是在他不同意的那幾條裡,挑選了對它(中共)最有利的。後來美國人飛到香港來謝謝我,他們問我怎麼知道的,我說這是中共的手法,它從頭到尾都控制了。

關於現在,為什麼它不出原文,這也是它在控制著。他們就是這樣做事情的。它實際知道自己是完全都輸了的,全盤都輸了的,但它要輸得有體面,輸得來呢,是有控制的撤退,不是潰敗的撤退。這是它的一直以來打游擊戰的一種方法。這就是一場游擊戰,搞到香港人害怕,它起了作用了,嚇到香港人個個都腳軟了。但是實際是(中共的)一個戰略。

它是在和我們打仗,它在和美國打仗。它看你出牌它就出牌了,看著吧。我覺得(國安法)裡的內容可能有驚奇,這個內容不是譚耀宗看到的內容,它最後決定什麼內容就是什麼內容,它做好了姿勢,全部程序走完了,內容就是最後對著美國出牌的,它的牌,美國出牌了,現在到它出牌。但是它可以先引誘你出牌,你說有多少人能夠忍得住呢?我完全明白它的這套辦法,因為我和它合作了很多很多生意,我知道它是怎樣和別人談判的。

朱鎔基告誡兒子勿回國 千真萬確

記者:朱鎔基罵中共如果破壞了香港的一國兩制,就是千古罪人的那些視頻,最近重新火爆起來。同時,據說朱鎔基對於這次推行「港版國安法」非常暴怒。

袁弓夷:朱鎔基發怒、罵,絕對是事實。去年雅虎的老闆楊致遠,他住在美國,他去看望朱鎔基,朱鎔基跟他說,「30年了,共產黨做了30年的功夫,從90年代開始,一直做的事情,全部被習近平破壞了,他說這樣對香港是不對的,這樣對美國是絕對不對的」,這件事絕對是真的,說朱鎔基叫他兒子不要回國,這是絕對真的,這不僅僅只是朱鎔基的想法,這是江澤民的想法,是中共所有的那群老人的想法。想想看,一旦美國制裁起來,他們這群貪官在外國堆積了這麼多財產,10萬億啊(美金資產),Edward Snowden(愛德華斯諾登),他吹哨子的時候,按照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資料,那群人(中共高官)拿到海外是4萬8000億美金,那時候到現在,差不多有8、9年了,起碼加了一倍,所以他們偷了10萬億美金。美國一旦制裁,就會是每個人都被制裁,他們在海外的那筆錢就沒有了,變成白貪了,貪得那麼辛苦,把那些錢轉來轉去,最後都到了美國人口袋裡,凍結了,永遠都拿不回來,他們的心理,是認為被美國人吞了,他們的兒女在外國呢,(美國政府)其實肯定會告他們的。

他們一輩子做共產黨員,就是為了那些報酬留在外國,希望他們的後代有錢,在外國又可以讀到好書,又可以在外國生存,不用當共產黨員。他們(自己)也覺得共產黨是一種黑手黨,比如我是黑手黨,也不希望自己的兒女做黑手黨,希望他們能離開,這個心理是一模一樣的。就是說參加了黑手黨,但是每一個人都不願意自己的兒女進入這一行的,因為他們都知道(共產黨)這一行業是非常邪惡的,又殺人,什麼都要幹的。所以(這對於他們來說)非常的嚴重。

(中共)裡邊的壓力,習近平的壓力大得不得了。習近平也是在賭博,他想讓全世界都看到,他有能力和美國較勁,在香港問題上拗手腕。習要表示,就好像(當年)的朝鮮戰爭,毛澤東說:我不怕你們聯合國,我就是要和你們打,一模一樣。

國安法斷中共權貴後路

記者:所以這一次「港版國安法」的通過,等於是斷了中共權貴的後路?

袁弓夷:絕對可以這麼說,而且把那些權貴在香港的後路也斷了。美國內部的人跟我說的,他說他們是有「招」的,可以令到它(中共)跪下。我不多說了,大家看下去吧。你們將看到美國會出招的,快到來了。

美國人沒有什麼虛虛實實,沒有什麼陰招,早就安排好了,你(中共)走到哪裡,我(美國)就跟到哪裡。我們一定要有信心,它(美國)已經籌劃了好幾個月了,根本老實說,自動的了,(中共)走到哪一步,(美國)就會跟到哪一步,不需要川普決定的了。如果情況有突變,很大的變化之下,川普才會自己出手。現在蓬佩奧已經可以搞定的,川普下面的幾個人就可以搞定的。川普專心處理疫情,但是當要出重拳的時候,非常重要的時候,還是需要川普決定。

記者:香港本地傳媒重新梳理了一下「港版國安法」的日程,發現原來是韓正和林鄭月娥之間,叫他(習近平)這樣做的。去年在四中全會的時候,韓正說要加強對香港全面管治權,要林鄭上北京去。韓正在推進「港版國安法」上要負一些責任。怎麼看這樣的分析呢?

袁弓夷:什麼一點責任啊,韓正是我們香港很大的敵人,美國人知道得清清楚楚。為什麼去年中共暴警、武警來到香港,打這麼多人,害這麼多人,強姦女孩子,又謀殺人。那些不是香港警察會做的事情,絕對不會。就是韓正叫孫力軍,孫力軍就下命令,在沒有得到常委的命令(情況下),他就派了這幫武警進入香港,做了那麼多的壞事。現在已經回去了。最近的香港警察,完全沒有這些行為了。還是抓人,但是沒有那種暴力,態度也完全變了。就是韓正叫孫力軍做的,後來這件事情被暴露了出來,實際上習近平後來才知道。那麼包括孫力軍,他下面的人都換掉,韓正就按住。美國知道那件事,所以要制裁韓正。

汪洋,他的統戰部非常非常的邪惡,他是負責統戰的。他是政協啊,同也是負責統戰的。他在香港統戰了什麼人,做了很多很多的惡事。在美國、在全世界,統戰的人做的很多很多的惡事,尤其在美國。(中共)派去美國,做壞事的、偷技術的、什麼千人計畫,全是統戰部控制的。所以上次共和黨拿了兩個常委出來(制裁)。(韓正和汪洋)這兩個人反而是小貪,比起那些大貪,實際上並不是貪了很多的錢。韓正這個人,這種人真是的「無聲狗咬死人」。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不讓步 國安法加速滅共
【珍言真語】袁弓夷:國安法凌遲心理戰 勿中計
【珍言真語】袁弓夷:性侵受害者作證 揭中共罪行
【珍言真語】袁弓夷:香港要贏 7.1上街是關鍵
最熱視頻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思想領袖】布萊克伯恩:讓美國人告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