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看看中共是怎麼對待蓄洪區百姓的

人氣 6564

【大紀元2020年07月28日訊】長淮望斷,一片哀鳴。如同長江流域一樣,淮河流域今年的降雨量也是接近或超過歷史記錄,破壞性的。在導致大量地區出現內澇、水淹之外,淮河的水位也大大超過警戒水位,最終的結果不出所料——啟動行蓄洪區,也就是安徽民眾所說的,「上保河南、下保江蘇」,用水淹自己家鄉的方法來暫緩洪水的肆虐。

淮河中游的重要閘口,王家壩放開閘門,滾滾洪水泄入旁邊的蒙窪蓄洪區,據稱這是蒙窪蓄洪區自1953年建成後的第十六次啟用,上次啟動的時間是13年前——2007年。報導稱要感謝安徽人民的貢獻,稱這次蓄洪導致的人員撤離是歷史上最少的,只有兩千多人,而蒙窪的直接經濟損失只有6億元,意思是說用最小的經濟代價,換取了諸多重要城市的安全。

蒙窪裡面住著16萬人口,面積有180平方公里,擁有耕地18萬畝,全部淹沒後的直接經濟損失只有6億元嗎?且不說老百姓的精神損失能不能折合成金額來加以統計,我們先來算算平均值。如果不考慮公共設施損失,把這6億元理解為政府對蒙窪民眾的賠償額度的話,攤到每個人頭上只有區區的3750元!突然又想起了李克強的話:中國有六億人口每月收入不足1000元。那以農業為主的蒙窪百姓的全年收入恐怕離10000元還差得很遠,豈不是淪為赤貧程度了嗎?而且洪水襲來,老百姓原住址的房屋、工具、設施損失又怎麼計算呢?2007年蒙窪蓄洪時,溫家寶總理親自到蒙窪視察,在媒體面前的公開表態是按照最高標準賠償,但事實上直接賠償到老百姓頭上的只有區區8839萬元,折合每人只有552元!這真是極大的諷刺!

蒙窪蓄洪區這樣的地方,是早就規劃好要做出犧牲的,那為什麼還允許這麼多人口繼續在裡面生活呢?中共方面的解釋是,一直在動員他們搬走,但是故土難離,不肯走。經過筆者的初步調查,地方政府確實鼓勵民眾外遷,但是只是鼓勵民眾在外地購房或者建房,2016年以前每戶僅補貼1.7萬元,但不給人家分配土地,且不說這1.7萬元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年代能買到什麼樣的房子,那一個普通農民離開了土地還能幹些什麼呢?所以,儘管聲音喊得大,卻沒有辦法外遷,怪不得安徽人民抱怨道:「安徽人窮但不傻!」既然實現不了物質的充足補償,就只剩下中共的精神補償了,什麼「王家壩精神」、什麼「捨小家,保大家」、什麼「顧全大局的精神」……其實都是淪於欺騙了。

這個問題到底該怎麼解決,歸根到底還在中共的土地政策上,土地歸屬於國家所有,中共對農民的承諾只有若干年的使用權,所以土地不能自由流轉,在農民的土地不能變現的情況下,蒙窪的民眾無法實現搬遷,寧可忍受幾年就來一次的洪水,也不能到其他地方購買土地,真是苛政猛於虎!至於有些人提出給農民的收成和生活物資保險,遇到災害由保險公司出面賠償的方案可能並不現實,面對著這幾年來一次次的損失,商業保險公司也無能為力,或者因為保費過於高昂而無法購買。還有人提出組建大型農場,農場僱傭蒙窪的百姓從事生產,但是農場只能僱傭少數人,大部分的人,尤其老弱病殘的民眾也是無能為力的,對於幫助農民遷移到其他地方並無助益。

在中國大地上,到處都是這種「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死局,不根本解決中共治國合法性的問題,只是就事論事,那就永遠沒有解決方案,所以我們還得回到根本問題上去,那就是——拋棄中共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安徽王家壩夜間泄洪 村民:抗旱之後又抗洪
為保下游大城市 江西安徽被淹 一片汪洋
鍾原:七常委露面闢謠 多「不務正業」
秦淮河堤壩內部已被挖空 或隨時崩潰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時代革命奪金馬 梅艷芳為何熱爆
【財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藍天」灰犀牛卻隱現
【秦鵬直播】美台聚關島軍事抗共 中共被嗆喜劇國
【方菲訪談】程翔:百年香港為何傾覆於旦夕(1)
周冠威:曾掙扎哭泣 克服恐懼留港繼續創作
【拍案驚奇】中共會為Omicron加倍封鎖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