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收入普遍下降 學者:中產階級逐漸消失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7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賴意晴台灣綜合報導)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最新數據顯示,日本的貧困率為15.7%,此外,日本收入普遍下降,低收入家庭的比例也增加。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日本部門主管長井滋人(Shigeto Nagai)指出,隨著日本越來越窮,中產階級正在逐漸消失。

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週四(7月2日)報導,長井滋人最近發布的報告寫道:「1990年泡沫破滅之後,各百分位的收入皆下降,中、高收入群縮水,低收入家庭的比例相對上升。」除此之外,儘管貧富不均沒有擴大、收入也沒有集中在高端,但隨著收入普遍下降,低收入家庭的比例一直增加,取代中產家庭。

日本自1990年代初開始的10年常被稱為「失落的10年」,該時期特點是經濟停滯和通貨緊縮,其陰影至今仍未完全消散。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最新數據顯示,日本的貧困率為15.7%,貧困率是指家庭收入不到收入中位數一半的人口。

長井滋人指出,這種現象有許多成因。例如日本在勞動力短缺的1950、1960年代開始的「終身僱用制」,成了分配收入的主要動力,其中包括3個重點「隱性保證員工退休」、「資歷決定工資」、「公司工會」。

長井滋人表示,這是一個相對穩定但僵化的系統,讓工資穩定緩慢上升,也讓公司特別重視工作安全,而非生產績效的部分;相較之下西方體系高層員工收入高得多,跟美國高層比起來日本高層薪資簡直「微不足道」,但日本菁英群似乎已經滿足。

兼職工作比例增加、通膨預期低落

2000年初,日本為了與勞動力成本較低的新興市場(如中國)競爭,終身僱用制開始轉變,但仍無法提升收入,兼職人員比例不斷提高,2019年兼職人員年增2.1%,遠超正職的0.5增幅。長井滋人說:「在勞動力短缺的市場背景下,兼職的時薪成長也更快,但與正職相比,薪水仍低得多。此外,婦女、老人也進入兼職勞動力市場,使一般工人工作時間縮短,低收入家庭的比例持續上升。」

另一因素是通膨預期長期低落,日本央行的多種政策仍然無法促成2%通膨率目標,這導致了工資增長停滯。長井滋人擔憂,中產階級的消失可能導致消費進一步停滯,低收入族群對消費稅調升更為敏感。

然而,長井滋人也指出,目前有新興的企業及海外公司為日本年輕人提供更高的薪資,勞動力不足也讓企業開出更好的條件,如此一來加上更有彈性的人力資源分配,能推動日本擺脫這樣的局面。

責任編輯:玉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