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經濟能恢復美中產階級嗎

在創紀錄的經濟環境下 美國中產仍在追趕

人氣 1070

【大紀元2020年02月2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寫/原泉編譯)隨著2020年選舉季的正式到來,民主黨候選人都渴望通過向選民許諾使自己脫穎而出。即使今天的「中產階級」定義與二三十年前大不相同,許多(即使不是大多數)選民認為自己是中產階級。

但是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的經濟尚未恢復中產階級曾經的地位。

當然,按照最普遍的衡量標準,美國經濟強勁的表現令人難以置信。從所有人口的最低失業率到創紀錄的股市高漲以及工資上漲,美國人的生活肯定比四年前要好。但是在其它重要領域,整個中產階級的生活質量仍然很薄弱。

但是,這是半個世紀以來最佳的經濟,對吧?在某些方面的確如此。總的來說,隨著經濟的蓬勃發展,生活成本變得更加可負擔得起;但在另一些方面,正如《大西洋報》的安妮·洛里(Annie Lowery)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樣,有一些令人不安的現實大大削弱了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

這些負面趨勢體現在美國中產階級的三大支柱:住房、醫療和教育。如今,約一半的所謂中產階級負擔不起這些費用。實際上,40%的美國成年人的銀行存款不足400美元,無力支付小筆金額的意外支出。而且,如您所料,許多人還揹負著沉重的信用卡債務。

以往不是這樣。

中產階級的含義變了

「中產階級」的現實已發生變化﹐而且不是變好。過去,美國中產階級的家庭靠單收入就可以生活得很舒適,家有兩輛車,供孩子上大學,付少量的錢就可享受退休金和社會保障金。想想有點超現實。

但是有一段時間,中產階級的職業,如教師,護理,工程師,公司管理人員等的薪水足以讓家庭過上舒適的生活。即使是技工類別,例如木工、水暖工或電工,他們的收入也足以支付房貸和其它每月支出。

此外,由於就醫可負擔得起﹐因此醫療保險也就可承受。大學學費也負擔得起。父母節省了一些錢,可以用來支付大學教育的費用,而不必擔心讓孩子揹上房貸規模的大筆債務。

聯邦政策摧毀了中產階級

但是舒適的中產階級的日子肯定已經過去了。巧合的是,也許不那麼巧合,美國中產階級的衰落與強加給美國經濟的全球化密切相關。

例如,在1990年代中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實施導致工廠從美國遷至墨西哥,移民,主要是非法移民蜂湧至美國。使工資水平下降,使原本有體面收入的中產階級技工行業變成了以廉價、非法勞工為主的中低收入工作。

幾年後,美中關係正常化導致美國製造業大批湧向中國。勞動力的湧入使美國工資保持在較低水平,而移民的社會負擔,包括無償醫療、住房補貼、食品、教育和其它費用,卻直線上升。因此,稅收都用來支付這些費用。

真實的生活成本

誰支付了大部分稅金?不是窮人,也不是富人,當然是美國的中產階級。

同時,中產階級的工資水平在1990年代中期停滯不前,在隨後的20年中保持穩定。為什麼工資水平不漲呢?是因為聯邦貿易和移民政策摧毀了使中產階級蓬勃發展超過一個世紀的經濟條件。

但是隨著1991年至2010年的三次衰退,美國人口和對大學學位的需求持續增長,大學的規模並沒有跟上增長。隨著曾經是中產階級中堅力量的上述職業的工資繼續停滯不前,對大學教育的需求增加了,但大學教室的供應卻沒有跟上,而且一直在下降。自2012年以來,需求開始下降。但是,成本繼續上升,過去十年增長了25%。

美國政府提供學生貸款幫助中下層學生支付不斷上升的大學教育費用,使大學教育供給短缺的狀況更加惡化。使更多的合法和非法的學生能夠「負擔」大學教育,但是卻增加了成本和需求。

同樣的情況也導致了住房成本的極端上漲。原本負擔得起的地區的高需求已經超過了許多中產家庭的購房能力,即使兩人都工作。還有其它因素,包括寬鬆的貸款標準,低利率和美聯儲的寬鬆貨幣政策。

「新」中產的現實

如今,老師們經常做兼職以維持生計。零工經濟(gig econom)的興起進一步證明了中產階級的工資變得多麼不足。住房價格繼續超過工資增長率,進一步超出了美國中產階級的承受能力。

更重要的是,兩位數的醫療保健通脹率意味著能夠負擔得起優質醫療服務的美國人越來越少。實際上,醫療帳單是中產階級破產和陷入財務困境的主要原因。

當然,教育費用繼續飛漲。結果,中產階級的學生債務水平也提高了。這給他們攢錢買房,退休或只是以防不時之需增加了額外的負擔。

拯救中產必須放在首位

如今,令人可悲的諷刺是,對於大多數美國人而言,曾經是中產階級支柱的三個生活指標越來越遙不可及。這種狀況必須改變,而且宜早不宜遲。沒有一個充滿活力和有償付能力的中產階級,美國將不再是一個充滿機會和政治穩定的大國。

問題是,如果能夠做到,哪個政黨將有遠見和政治意願去做需要做的事情?伯尼(Bernie)、拜登(Biden)、布蒂吉格(Buttigieg)、彭博(Bloomberg)或克洛布查爾(Klobuchar)為美國人民給出什麼樣的答案?

考慮到這些左翼和徹底的社會主義候選人的中央集權議程,他們中的任何一個都不太可能有幫助美國中產階級的願望或政策。他們的回答主要在修辭上有所不同,但實質上沒有太大不同。

這幾個人都將繼續採取過去三十年摧毀中產階級的類似政策:對中產階級徵收更高的稅,為那些不屬於這裡的人提供更多低質量的醫療保健;全球化使工作流失;邊界鬆散以加大他們的票倉,為不繳稅的人帶來更多的州福利。

這為現任政府留下了巨大的機會。假設川普再次當選,他必須集中精力恢復中產階級。這應該排在股市和軍事之前。

他必須恢復中產階級的三大支柱:可負擔房屋的所有權、醫療保健和教育。這意味著進一步和永久性地降低個人稅率,打破醫療保健提供商的卡特爾(即企業聯盟,通過統一價格、防止競爭來增加共同利潤)以推動市場競爭,並允許個人和家庭通過任何從屬關係享受相同的低稅率。至於工資,意味著阻止美國公司僱用非法勞工,或停止輸入勞動力來替代高薪高科技行業中的美國熟練工人。

這些政策會一夜之間恢復中產階級嗎?當然不會,但是會朝正確的方向前進。

作者介紹:

詹姆斯‧高里(James Gorrie)是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講家。他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Will Trump’s Economy Restore the American Middle Class?刊登在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更新】韓國夜增400多確診 中共官員作秀遭罵
美衛生部長:總統果斷行動助美降低新冠風險
何清漣:中國掌控聯合國機構越多 世界越糜爛
應對新冠疫情 彭斯:我們已經做好一切準備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直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珍言真語】梁錦祥:大紀元被打壓證明有實力 值得自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