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月:為何紐約總檢察長要解散全美步槍協會

人氣 570

【大紀元2020年08月22日訊】紐約州總檢察長 (Letitia James)在2020年8月6日提出起訴全美步槍協會 (NRA),指控其首席執行官和其他官員濫用職權、貪汙欺詐。 起訴中要求解散全美步槍協會。

全美步槍協會是一個非盈利組織,其總部設在弗吉尼亞州的費爾法克斯縣。148年前,全美步槍協會在紐約州成立。因其當年在紐約州成立,所以,紐約總檢察長對其擁有調查權。

如果一個組織或者私營企業的某些領導人貪汙腐敗,或者説是領導層集體腐敗,違反法律;正常情況下,把犯罪的人士經過法律程序起訴、治罪;州檢察長可以要求該組織聘請新領導人,或者更換其董事會或整個管理層。當把犯了罪的領導人替換之後,企業與組織將正常運行。為什麼紐約州總檢察長要解散全美步槍協會?如果是GE公司的領導層侵犯了法律,或者是美國電機工程師協會IEEE的領導層侵犯了法律,難道紐約州總檢察長也會訴訟解散GE和IEEE?顯而易見是不會。那麼,這一事件後面有什麼原因使得紐約州總檢察長非要把全美步槍協會取締不可呢?

乍一看,此案似乎隻是對持槍問題的爭論。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給予美國公民持槍權力。該修正案於1791年12月15日通過。它保障人民有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力。亦即公民享有正當防衛的權力。更重要的,也是這條法案的內在精神,是為了限製強勢專製政府,防止政府權力膨脹進而侵犯公民權力,賦予公民反抗的武器。

在2008年及2010年,美國聯邦高等法院分別做出了兩個與本修正案有關的指標性判決。其中的在哥倫比亞特區訴黑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 554 U.S. 570 (2008))中,聯邦最高法院判決認為,不論該人是否屬於民兵,第二修正案保障個人擁有槍支的權利。並且可以使用武器,諸如在屋內自我防衛

雖然擁槍是憲法給予美國民眾的權利,如今卻成了美國左派政治精英與普通民眾的分水嶺。奧巴馬與喜萊利克林頓都反對第二修正案。 可是川普,不僅是支持擁槍,而且支持持槍自衛。

2016年5月,川普在競選總統時,曾在全美步槍協會年會上做了演講。 他說:「民主黨的領先者希拉裡·克林頓將廢除「第二修正案」,然後將暴力罪犯從監獄中釋放出來,卻不在乎無辜的公民無法保護自己。」「無論是在佛羅里達州年輕的單身母親還是俄亥俄州的老奶奶,希拉裡都希望他們沒有自身防備能力,想奪走他們生存的機會。」

川普說:「我將把罪犯關在牢裡,並保證遵紀守法的美國人有權自衛。」

川普還説:「即將到來的大選就是對第二修正案的投票,」 「我永遠不會讓你們失望。我將保護第二修正案。我會保護我們的國家。」

川普的講話贏得了陣陣的掌聲。全美步槍協會支持川普總統當選。川普贏了選舉。自從川普進入白宮以來, 「通俄門」,「彈劾」,一個調查接一個, 民主黨從來沒有一分鐘放過川普。2020年的大選之年,有五百萬會員的全美步槍協會再一次聲明支持川普。

面對這樣一個有五百萬會員、支持川普的保守派組織,左派能夠容忍嗎?

現任紐約州總檢察長(Letitia James)是一位非裔女性民主黨人。她在2018年競選時就清楚地聲明,全美步槍協會是一個「恐怖組織」。當時就誓言只要上任,就要對其進行調查。這次的調查理由是領導人腐敗。 總檢察長沒能拿出她當年攻擊步槍協會是「恐怖組織」的證據。

民選官員上任後是保護民眾的權力,還是設法拿走人民手中的權力?現任紐約州總檢察長顯然在設法拿走民眾的權力。這在民主黨人中不是個別現象。

2020年1月20日,當弗吉尼亞民主黨州長要簽署槍支管理法案時,從美國全國各地趕來了兩萬多人。他們每人荷槍實彈,包圍了弗吉尼亞州國會大廈,以抗議新的槍支管制立法。

抗議的人群中,85歲的雷蒙德‧帕夫(Raymond Pfaff)說:「我不喜歡他們以「維護我們的權利」的名義而做的事情。」帕夫先生胸前戴著一個黃色的標語,上面寫著:「先控制槍械,然後控制人」。

他說:「槍隻保護了這個國家兩百年了,而這個兩面派的州長要把我們的持槍權拿走。」他指的就是民主黨州長拉爾夫‧諾瑟姆(Ralph Northam)。

帕夫接著說:「我是一個愛國者,」 「現在的左派向左走得太遠了。」

參加抗議的人群中,有許多持槍的非洲裔美國人。 巨大的抗議人群與聲浪,把弗吉尼亞民主黨州長給嚇了回去,他沒有在一月份簽署禁槍法案。

2020年4月1日,弗吉尼亞州的民眾因疫情被限制在家中執行「居家隔離」令。弗吉尼亞民主黨州長趁此機會簽署了槍支管控法令。因為他清楚居家令下沒人可以上街抗議。民主黨州長趁人之危簽署了法令。法令已在2020年7月1日生效。民主黨要拿走民眾持槍權之心昭然若揭。

紐約州的檢察長有非常強大的權力。她可以有目的的使用現有州法律來騷擾她不喜歡的組織。但無需解釋,任何一位州級官員或聯邦官員,都沒有權力利用政府的強大執行力針對他/她不喜歡社團組織,或者不支持他/她的社團進行攻擊並強行將其解散。

顯而易見,紐約州總檢察長正試圖利用法律制度來摧毀民主黨的政治對手。而且,還不僅限於此。 民主黨要利用法律制度與手中的權力來取消憲法第二修正案,最終取消民眾擁槍的權力。徹底奪走美國民眾手中的武器。這樣,民主黨人可以永遠把權力控制在手,把美國變成一黨專制的國家。

如果紐約檢察長說全美步槍協會的行為不符合第二修正案,但是全美步槍協會享有第一修正案給予的權利。自由結社的權力可以為第二修正案中所謂的錯誤而伸張辯護。美國憲法的第一修正案,保證美國民眾享有自由結社的基本權利。今天紐約檢察長要解散非政府組織,阻止民眾自由結社,將法律制度用於政治目的,將職權置於憲法之上。

在紐約市被「黑命貴」示威者嚴重打砸搶後,紐約州的檢察長對搶劫者一律不予起訴。搶劫罪犯們無需保釋全部釋放。可是她反而對一個保守組織進行訴訟解散。真正的罪犯不去抓, 但是卻要斬釘截鐵地解散政治敵人,不允許政治對手說話。這本身就是違背了憲法的第一修正案。利用自己的總檢察長身分解散非營利組織,超越職權范圍。

按照檢察長的訴訟,法院將不得不進行廣泛的事實調查以找到正確的結論。這將花費大量納稅人的錢。如果法官和州檢察長串通一氣,全美步槍協會將無法免於被解散的命運。

前紐約市長、共和黨人Rudolph Giuliani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采訪時說:「此任紐約市政府的財政上,有九億美元的資金無名消失。據說是給了奧巴馬妻子的基金會。這麼大的金融問題為什麼不調查? 因為他們沒有膽子去調查。」腐敗案例不去調查,反而去調查民間組織, 是典型的濫用職權。也是腐敗的一種表現。

如果這種濫用職權的行為得逞,將為美國其他各州開創可怕的先河。其實,這已不是第一次。我們都還記得6月28日一群拿著武器的「黑命貴」示威者,砸爛了聖路易斯的一個高檔私人社區的鐵門,沖到私家住戶門前示威。左派媒體卻說,抗議者只是「和平抗議」。當Patricia 和 Mark McCloskey這對夫婦看到持槍的抗議者,拿出了搶,站在自家門前自衛。地方檢察官 Kim Gardner,也是一位非裔女性民主黨人,以「非法使用武器」將夫妻倆人起訴。。 Mark McCloskey 參加一個採訪節目時說:這是一個「顛倒的世界」,他還說:「公訴人,地區檢察官不是保護我們不受罪犯的傷害,而是幫助罪犯不被受害人的傷害。」這對夫婦的代表律師說:「我和我的客戶都支持每個公民應該擁有第一修正案下言論自由的權利,但是不要忘了在第二修正案和密蘇裡的法律規定,人們有保護自己家園和家人不受威脅的權利,這兩種權利必須要有平衡。」

從以上的案子就可以看出, 民主黨人一旦手裡有了權力會如何利用權力來顛倒世界。上面的這兩個案子都沒有結束。讓我們拭目以待。

上個星期,川普總統對步槍協會的領導層說,「訴訟案結束後,把總部搬到德克薩斯州吧。」川普總統認為, 保守的民間組織,在激進的州不受歡迎。把組織搬到保守的州,可以繼續生存。但是川普總統沒有想到的是,左派的用心不是只停留在把步槍協會趕出紐約州。左派的真正目的是徹底拿走人民手中自衛的武器。一旦人民手中沒有了武器,將會被政府任意宰割。

美國處在十分危急的十字路口。如果民主黨贏得2020年的大選,人類將會失去自由與民主的最後一座堡壘。◇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新法施行 加州攻擊性武器註冊量暴增
金郡法官駁回全國步槍協會訴訟
紐約州總檢察長  支持華人社區舉報仇恨犯罪
紐約總檢任命新顧問調查警隊執法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戰戰兢兢?中共博鰲自打臉
【唐浩視界】隱忍50年 日本為何挺台叫板中共?
【有冇搞錯】中共極左派的眼中釘 溫家寶文被封
【秦鵬直播】王岐山博鰲給習報幕 被嘲林副統帥
【探索時分】二戰德國七大名將綽號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