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銘:疫情下 新疆普通人的生活處境

人氣 1278

【大紀元2020年08月29日訊】生活在美國這樣的自由世界的人們,也許無法想像中共集權社會對人們全方位的控制。很多年輕人被媒體和左傾教育得傾向於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但他們不了解真實的情況。且不說中共幾十年來對異見團體和個人的殘酷鎮壓,即使是普通的民眾也生活在艱難痛苦之中。疫情期間,新疆的人們不但被強制居家,甚至不能拒絕喝所謂的防疫藥。

下述微信帖子的發帖人,只是居住在烏魯木齊等地的普通居民。自從2020年7月中旬,新疆烏魯木齊市爆發疫情以來,中共極權統治下的防疫模式又一次讓人們瞠目結舌。

強制人們居家

政府官員在微信群裡留言:「各位離退休老師傅,昨晚區黨委會議要求,清零後14天將執行最嚴格的封閉管控,任何居民擅自下樓遛狗散步的,一律抓起來,送隔離點隔離21天,自費;隔離後送看守所拘留15天……任何單位的值班人員若擅自外出感染病例的,單位一把手一律免職,當事人先治病,病癒後直接投入監獄判刑。」

從傳出的微信視頻中人們可以看到:新疆採取了極端嚴厲的封門措施,貼封條、上鎖、釘木條、地上打入鐵條封住向外開的門、用鐵絲拴緊門把手封住向裡開的門。

網民「鄉村樹啊」發帖說:「如果發生了火災,大家該如何逃生啊?」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門上封條還寫著「歲月靜好」。

傳出的視頻和照片顯示,抓到外出的人後,或在烈日下暴晒;或在臉上貼紙條示眾;或用手銬將人銬在電線桿上或樓梯扶欄上。

強制隔離

「烏魯木齊超話」的帖子說:「因我爸病危趕回來的,被落地隔離25天至今,期間多次申請都是無限期地等待。我爸在醫院堅持等了我25天,剛才我爸走了,沒見上最後一面.……」

「8月7日被帶去集中隔離,入住毛坯房,窗戶不讓開……連續吃到好幾次臭雞蛋、生土豆片、發霉的饃饃……多次反映無果。」

大面積封鎖

網民「猩猩惜猩猩」發帖說:「疫情只出現在烏魯木齊和極少數地級市,結果全新疆都被封鎖。那些離烏魯木齊1000多公里的地區,一個病例也沒有,結果把家門都封上,已經一個多月都不能出門了。」

「北京超話」的帖子說:「烏魯木齊有病例,為什麼其它地區也被隔離呀?現在都秋收了,損失慘重,吐魯番的葡萄熟透了,庫爾勒各地的蟠桃成熟了,都不讓採摘。」

喝藥

某小區管理人員發帖說:「各位居民朋友們,為了確保我轄區第三次檢測不出問題,大家一定要把2種藥(連花清瘟膠囊和3號顆粒)吃上,這是專家指定的預防肺炎的藥。老人、孩子、有慢性病和基礎病的可以減半,但必須吃。吃了藥,核酸檢測時就會全部正常。」

「烏魯木齊超話」發帖子說:「半夜三點來敲門,拿來兩瓶中藥,必須喝,必須拍照……我明天再喝?不行,必須現在喝,必須拍視頻。」

網民C留言說:「預防的沖劑喝完後頭痛,原以為是自己的問題,結果爸媽都覺得頭痛。」

「烏魯木齊超話」還發帖子說:「在酒店隔離了31天,這兩天開始了第二次發藥,剛開始是讓我們錄喝藥的視頻發在群裡,現在是一天三次打開門,看著我們喝完了才離開……已經隔離了兩個14天了,什麼時候能觀察出結果?」

奇葩防疫措施

「烏魯木齊超話」發帖子說:「從昨天開始,所有外面買的東西必須在室外暴晒一小時。這好不容易團(購)的新鮮肉,肉有質檢,送貨員也做了核酸檢測。這是哪個昏君領導的決定?」

網民「老王家的媳婦」發帖說:「不知怎麼被感染的,住院期間本來是信心滿滿的,已由陽性轉陰,卻得知家裡沙發、床墊和衣物都被社區大爺們燒光了,瞬間崩潰。」

微信中農大社區的居民紛紛報上家裡每個人的體溫,而工作人員在群裡發錄音「理直氣壯」地說:「特別告訴居民,從現在起,一天吃三頓飯的減為兩頓,吃兩頓飯的減為一頓,以節約資源和減少垃圾……我們農大社區的工作人員也不是你想告就告得了的。」

禁止在社交媒體傳消息

「烏魯木齊超話」發帖子說:「剛接到通知,所有社區人員有微博帳號的,全部停用,並刪除帳號。發布不良信息者,將影響個人的信用、就業、工作、子女考學等。」

隨後,微博上「烏魯木齊超話」等微信群被清理,水軍的帖子大量湧現。

網民「*愛吃草莓」發帖說:「2018年大一開學時,我驕傲地介紹我的家鄉(烏魯木齊),這裡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人們熱情善良有話直說,這裡有最好看的晚霞,上班不用五六點起床,有好吃的大盤雞炒米粉……現在,我再愛它也沒用,它不再自由……」◇

責任編輯:李欣#

相關新聞
新疆過激防疫手段曝光 民眾崩潰群吼視頻流出
【拍案驚奇】新疆封城憋到瘋 數字幣為維穩?
項雲:中共權力決定「主義」用來耍弄人民
袁斌:一個新疆人的痛、憤怒與絕望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五大暴力超限戰 左派逼宮川普
【新聞大家談】腐敗窩多離奇 史詩級訴訟提交
【微視頻】三州將聽證舞弊證據 墨菲教訓深刻
專訪李劼:正邪決戰 美重打獨立戰爭
【財商天下】金融窟窿難堵 中共亂局已成
【羅廚尋味】黃金酥大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