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個新疆人的痛、憤怒與絕望

人氣 432

【大紀元2020年08月27日訊】不久前,有位新疆網友在微博「烏魯木齊超話」裡發了一篇批評新疆現狀的帖子,在關注新疆現狀的網友中引發了強烈的反響。

作者在帖子裡動情的寫道:

「我祖輩來到新疆開墾新疆,父輩建設新疆,原來是我輩該開花散葉的時候了,卻活生生被逼到離開。我熟悉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每一輛公交車,每一塊瓷磚,每一家店鋪,我愛烏魯木齊的的每一條街道,我愛烏魯木齊的每一家小吃,我愛人民電影院裡放映過的每一場電影,我愛衛星廣場夏日裡的噴泉,我愛每一個饢坑裡香噴噴的烤饢,我愛少數民族那可愛的疆普,我愛維吾爾大叔手推車裡每一種水果,我愛新疆每一粒任性的風沙,我愛她乾燥又多變的氣候,我愛我20多年賴以生存的家園啊。我為什麼要走啊?!」

不用說,如果不是生於斯長於斯,對新疆有著特別深厚的感情,一般人哪怕就是新疆本地人也是無法寫出如此動情,對於自己的「被逼到離開」又是如此痛心疾首的文字的!

那麼,這樣一位與新疆淵源甚深,對她有著特殊大愛的新疆人為何要離開自己的故鄉?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活生生被逼到離開」 ?他給出的答案是:「因為新疆特殊。」

新疆「特殊」在哪裡?

在當下這種特殊集中體現在疫情防控的與眾不同。作者告訴我們:「北京疫情反撲沒見把上海封了,大連疫情反撲沒見把東北封了,可你敢信嗎?烏魯木齊疫情反撲把整個新疆封了!」

「整個新疆封了」是什麼概念?

作者解釋說:「你知道新疆有多大嗎?飛機一小時飛800公里,從新疆一個叫吐魯番的城市起飛飛到另一個叫喀什的城市需要兩個小時十分鐘。從新疆烏魯木齊開車出發去伊犁霍爾果斯口岸需要11小時,整個新疆面積166平方公里,占全國的六分之一,比河南+山東+北京+天津+山西+陝西+湖北+江蘇+安徽+上海+浙江+湖南這13個省市加一起還要大一點,巴州(新疆的一個地級州,相當於地級市)相當於江蘇、浙江、福建、江西四省面積的總和;就連巴州下屬的諾羌縣,也比河南+北京+天津+上海四省市加一起還要大點;如果以平均120碼的時速開車繞南疆行走一週(天亮出發天黑休息);需要7天時間,和國際比的話相當於3個法國,4個日本、7個英國、16個韓國。」

這麼大一個地區,就因為首府烏魯木齊疫情反撲連帶著一股腦兒全都被封了,這種不分青紅皂白一刀切的搞法可能帶來怎樣的負面後果可想而知。

作者寫道,封疆後,「整個新疆停了。我能理解突然的反撲帶來的恐慌需要果斷的政策穩住民心,按下暫停鍵也是為了更好的開啟繼續按鈕,全疆老百姓配合工作,指令下,行動到!政策落地的相當快。但他們沒想到的是,這一停就停不下來了,全疆人民陪跑高風險地區,然而時至今日都沒有公布源頭在哪。那些不在高風險地區需要返程工作的,需要返程求學的,需要養家餬口的,需要秋收耕作的,需要探望病重親人的,甚至需要見家人最後一面的,這麼多需要都被否定了,暫停像一個巨大的玻璃罩籠罩在新疆人的天空,壓抑到讓人窒息。疫情沒有打垮的意志馬上就要敗給了窮。

七、八、九月份對於新疆來說是黃金月,四季鮮明的美景,瓜果飄香的時節,是老百姓努力秋收的季節,是張開雙臂去擁抱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的季節。可大家在家什麼都幹不了。」

如果你每天都關注「烏魯木齊超話」的話,對於這種粗暴封城、封疆造成的次生災害想必會有更多更具體的了解(一位網友說:「每天看超話都是哭著進來哭著出去的」)。

而按照當地政府的說法,新疆之所以要採取這種株連式的封疆措施,是因為新疆的情況「特殊」。

真是這樣嗎?作者的看法是否定的。

他質疑道:「新疆哪裡特殊?有不安定因素是北京沒有?是上海沒有?是雲南沒有?還是香港沒有?新疆為什麼要被妖魔化?新疆老百姓不配擁有中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嗎?政府到底是為了做政績維穩還是為了老百姓維穩?我實在不敢苟同這些年接著新疆維穩這個平台來邀功領賞的人。跟著馬列毛鄧思想幹革命是正義之光,那法西斯希特勒日本天皇也是精神領袖擁有絕對的政治地位,你敢說他們執政當局的時候所下的指令和判斷是對的?在我大中國暗流涌動的分裂祖國的勢力遠不止在新疆,也不是新疆最嚴重,但只有新疆老百姓在不停地為這些來政治鍍金的懶政惡政的人買單,他們最大限度的配合工作,真的是任勞任怨,指令下,行動到!絲毫沒有怠慢!逢年過節雙休加班值班早成了必修課。全疆配合維持穩定,這點兒我曾經引為自豪。但換來的是什麼?是來加爵的風光離場,百姓只是沉默不語。」

顯而易見,這段文字已經不單單是在批評封疆了,而是把矛頭直接指向了中共近年來在新疆實行的維穩政策!

雖然帖文沒有明言,但作者話裡的意思是大家都能聽出來的——正是這種毫無道理可言的維穩及封疆政策才是導致他「活生生被逼到離開」新疆的原因。

比起那些至今還被籠罩在「巨大的玻璃罩」裡的新疆同胞,作者不免為自己的離開感到幾分慶幸。「我熱愛這片土地,這片我成長的土地,甚至這是我打算一輩子紮根的土地。可現在我在每一次清晨醒來深呼吸時我都要感謝自己出來了。雖然要更辛苦但還是慶幸出來了。」

但在這份慶幸背後的卻是掩不住的痛、憤怒和絕望——那種被逼出走後「想回家但又回不去」的痛、憤怒和絕望。這恰恰是這篇帖文最讓人動容的地方!

作者在文中寫道:「我打這段我愛烏魯木齊每一個字的時候都在流淚」。

「出來以後才明白什麼叫有的人努力一輩子才到羅馬城下,而有的人生來就在羅馬。可對我而言,烏魯木齊就是我的羅馬啊!我有多心痛有多難過有多不甘被迫離開我的羅馬,大概只有認真在新疆這片土地上努力活過的人才能感受到這份憤怒的絕望。」

「疫情真的是面照妖鏡,你看上海,你看北京,你看武漢,你看大連,你再看看新疆。就到這裡吧。我哭出了聲。人至三十還能因為這些事發聲像個憤青真的是罪過,但我真的不知道該去責怪誰。我像一個想回家但又回不去的傻子就知道站著哭了。」

作者的痛、憤怒和絕望引發了許多新疆網友的共鳴:

「看得我流淚了,作為一個在內地上學的學生,在外五年從未動搖過要回新疆工作的內心因為這次疫情而被撕碎,心痛又無奈,我愛我的家鄉,可我實在找不出留在這裡的理由了。」

「我的故鄉,心碎神傷。饒過這些普通人吧……從我有記憶時,被傷害的是新疆人,被污名化的是新疆人,被關進教育營的是新疆人,被三封隔離的還是新疆人。是人啊!把人當人這麼難嗎?不管怎樣,撐住,記住,別人不幹人事,我們自己得對得起自己。總有能喘息的那一天。」

「這些都是事實啊!都是每個新疆人的心聲啊!這個地方不是今年7月按下了暫停鍵,暫停鍵已經按下多年了。環境,能源,農牧業,礦產,旅遊資源,地理位置,樣樣都有的地方,被按了十年暫停鍵。曾經的烏魯木齊是西北最好的城市,曾經的中山路是中國排名前十的商業街,你可知道嗎。這暫停鍵還要按多久?」

如果說中共在新疆的極權暴政早已把這片遼闊而美麗的土地變成了一個不帶圍牆的大監獄,那麼新疆當局在這次疫情反撲後強制推行的封城、封疆政策,則更是把這種暴政推向了巔峰造極的頂端。在這個意義上,這篇帖子道出的豈止是作者個人的心聲,可以說也是許許多多被變相囚禁在這座監獄裡的新疆同胞的共同心聲。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新疆疫情嚴峻 信息被嚴密封鎖
袁斌:封城中的烏魯木齊,另一個武漢
新疆過激防疫手段曝光 民眾崩潰群吼視頻流出
【一線採訪】烏魯木齊久封小區 居民:會崩潰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有冇搞錯】美國大選 決定人類未來之戰
【新聞大家談】亞利桑那見聞 紐時爆民主黨全輸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重播】三名爆料人現身揭郵寄選票舞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